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Apr 2016 | 一般 | (143 Reads)

      每年在兩會期間,全國政協都會安排三場委員的發言大會。今年被安排在312日下午的大會發言的,最後一位發言者何宗文委員的發言引起了我巨大的關注。

     何宗文是安徽省政協委員、安徽省殘聯副主席、池州市信訪評議福利保障團團長。他今年全程列席了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他是站上全國政協大會發言臺上,發言的首位地方政協委員。他的發言題目是【做有溫度的政協委員】。從他發言的短短8分鐘裡,響起了4次掌聲,和他在發言完畢時場內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的情景,我知道他的發言不但是感動了我,而且也感動了在場的200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我現將他發言的全文轉述如下:

【大家好!我的經歷很平凡,幹過農活、養過牛羊、開過餐館、經營過超市;我做的事情也很平常,以政協委員、信訪評議員等身份,用心幫了一些需要幫助的人。今天我有幸站在神聖而壯嚴的人民大會堂的講臺上抒發心聲,心潮澎湃。

      在我諸多的稱呼中,當地人最喜歡稱呼我為“何委員”,我也最珍視這個稱呼。我從1990年被推薦為區政協委員的那天起,就暗下決心:努力做一個有溫度的政協委員,用熱情消融冷漠,用光明明亮社會。

     我的眼睛有毛病,但並不影響我看見群眾困難、理清提案線索;我的腿有殘疾,但為了掌握群眾的心聲、反映群眾的呼聲、解決群眾的營生,我願意‘跑腿’和‘拚命’。我曾幫過一個叫龔建平的人。他因為一場意外高位截癱,妻子辭職照料他,既沒有生活來源,也無暇“打官司”要賠償。我像個陀螺似的,在他家、企業、醫院、法院、政府部門間不停旋轉,經過幾年努力,在法院強力執行下,他終於拿到了65萬元救命錢。 在幫助他的過程中,我深深地認識到為重度殘疾人家庭建立護理補貼制度的迫切性,就此形成的提案得到安徽省主要領導重視。省裡出臺政策,從今年開始為全省近63萬重度殘疾人發放護理補貼。

      多年履職經歷告訴我:為群眾多「跑腿」,就知道群眾困難、“痛點”在哪裡;多到群眾那兒走走、問問,多提供些微小幫助,就知道群眾的“盼頭”、焦慮在哪裡。政協前面有“人民”二字,政協委員心中更要有“人民”;政協委員把人民看得有多重,人民就會把政協委員看得有多重。

      27年來,我訪貧問苦、調停糾紛、調查研究、宣講政策,拖著殘疾的腿跑了50萬公里路,完成提案、社情民意信息、大會發言數百件,主要以委員身份和市信訪評議團團長職務調處各類信訪案件、幫助解决群眾反映的實際問題620多件。池州的老百姓有困難,都願意來找“何委員”。人們傳說,政府的人對“何委員”很客氣,可能“來頭”不小。有人猜想我跑腿出力,是因為有空閒有錢。我從不拒絕幫人,哪怕這個人有點不講道理;從不拒絕接手任何事,不管這件事有多難;我幫人也從不收費...... 實際上,我既沒“來頭”,也無“萬貫家財”,只是因為政協委員的身份和信仰,因為有社會對政協的信任和支持。一年365天,我滿打滿算在家休息十來天,除了會議和活動,都在幫人跑腿、辦事;我兼任不少社會職務,不但分文不取,還把省吃儉用的20多萬元全部資助了特困群體。以前我做生意賺了一些錢,自從1998年當上省政協委員後無暇顧及,現在靠房屋租金養家糊口。我幫人的錢,有的是自掏腰包,更多的是厚著臉皮“化緣”,民政、殘聯、慈善機構、民营企业甚至寺廟,都去要過;拿到錢,我再挨家挨戶送到貧困人的手中。群眾信任我,是因為我從不打官腔,願意和他們說老百姓聽得懂的話。政府部門支持我,是因為我出於公心,只想為老百姓做事、解困。這些年,我把所知、所感、所思反映到政協這個參政議政大平臺,努力察實情、講實話、出實招、求實效,都是因為政協委員的使命感和責任心。

      對我做的事,也有人不理解,說我“逞能”、“出風頭”,甚至說我“犯賤”,我也曾傷心、彷徨過,委屈、憤懑過,但當有人帶著泣求的目光拉著我的手,满懷希望地說“何委員,請你幫幫我” 時,我真的難以拒絕;當經過千辛萬苦使問題得到解決,聽到他們欣喜地說“謝謝何委員”時,我所有的努力和辛苦都真的值得!

      幾天前,俞主席在常委會工作報告中要求政協委員深入基層,多做雪中送炭、扶貧濟困工作,多做春風化同、解疑釋惑的工作,要讓廣大人民群眾感到政協委員就在身邊、人民政協離自己很近。我想,每一个政協委員都有自己的光和熱,全國幾十萬政協委員都能成為群眾身邊的政協委員,想群眾所想,急群眾所急,就會使群眾的呼声得到更好的反映,使參政議政更有時效、更接地氣。

     這次會議,我終身難忘。走下講臺,還是原來的“何委員”。我願意繼續做一個有溫度的政協委員,讓人民群眾從我們身上,不僅感受到政協的溫暖,更能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社會的溫暖、人與人之間的溫暖!】。

      如上所說,當何宗文委員的上述發言完畢時,全場2000多名全國政協委員為這位殘疾的安徽省政協委員送上了經久不息的掌聲。我當然也被這篇發言深深地感動了。老實說,如果我在馬路上遇到曾得過小兒麻痺症,右腿殘疾、左眼斜視的人,我相信我是不會看多一眼的。但是那晚回家後,我的腦海中出現的何宗文委員的面貌是那麼地可親,而他的形象是那麼的高大和可敬的。因此我在那天睡覺熄燈前,我將載在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大會發言材料中何宗文的發言又讀了好幾遍。

      兩會結束後,我的心中還常常會想起何宗文委員的發言。因此日前我抽空又在諸多的文件中翻出他的講話,並重新又讀了一遍。讀完後,我決定將他的發言撰寫成一篇博文,以便我日後能時時重讀他的那篇發言。因為每當我讀何宗文委員的發言時,我都會被文章中何宗文委員的真誠樸素而感動。我內心也會感到他真的是我們人類的道德典範。他的事跡更是我們活生生的為人處世的好教材。從這篇發言稿中,我深深地體會到了不管一個人是富貴或貧窮、也不管是權大或權小,只要心存善念,並一心為他人服務,那麼這個人一定能在社會上發光和發熱,並能造福人群的。

      顯而易見的是,從何宗文委員的發言中,我知道他並不是一位富有的和擁有很大實權的人。因為如果他是一個富有的人的話,那麼他不需要為了要幫助那個,因為一場意外高位截癱的,既沒有生活來源,也無暇“打官司”索賠償的人龔建平,轉得像個陀螺似的,在他家、企業、醫院、法院、政府部門間不停旋轉。最後經過在何宗文委員的努力,在法院強力執行下,他終於幫龔建平拿到了65萬元救命錢。另外,如果他真是一個富有的人的話,他也不需要常常厚著臉皮,到民政、殘聯、慈善機構、民營企业甚至寺廟“化緣”。並在拿到錢後,再挨家挨戶送到貧困人的手中。

      看到何宗文委員的情況,我感到自己是非常幸運的人。因為在我多年辛勤工作後,我積累了不少的財富。這些積蓄為我現在做善事打下了非常紮實的基礎。因此我現在做善事,根本不需要四出奔走、並厚著臉皮去求人“化緣”。對此,我感恩老天爺對我的厚愛,讓我從善的心願如願以償。通過何宗文委員的事跡,我還認識和體會到我們要做善事的話,除了存善心外,還是要具備經濟、人脈關係等方面的條件。而更重要的是具備堅韌的信念和克服困難的堅強意志。在何宗文委員事跡的啟發下,我更深切地認識到了,我既然擁有優越的經濟條件,那麼我必須更加努力地把與人為善的善事做好。

      大家都知道政協機構本身並非是一個權力執行機構。而政協委員除了通過在會議上發言和會議外提案參政、議政外,並沒有掌握實權的話事權,當然更不用說執行權了。而何宗文委員,他只是一個省、市的政協委員,因此他並不是什麼位高權重的人物。在既無權勢又無金錢的情況下,我們可以想像他要為老百姓辦實事是非常困難和艱巨的。因為在世俗的眼光中,能讓政府的人很客氣的話,那麼這個人的“來頭”一定不小。而誠心誠意幫助別人,並為他人的事情四出奔走的人,必然是會被人理解成是為了個人的利益“逞能”和“出風頭”,甚至“犯賤”之人。

      令我可敬的是,儘管何宗文委員常常遭到各種非議和誤解,但是他雖然也曾傷心、彷徨過,委屈、憤懑過,但他為幫助他人謀福利為己任的決心卻從未消失。他不理會流言蜚語,並堅持繼續他與人為善的為人宗旨。何宗文委員的救世濟人的精神,和他的堅強意志讓我深深地感到佩服。

      我認為何宗文委員遭受到的上述非議,充分反映了現今社會是一個功利主義盛行的社會。在功利主義盛行的社會裡,很多人為了一己私利而不顧道義、也不關心別人的死活。因此我們在社會上存善心、講道義和處處為他人著想的人,往往會遭人猜忌和非議。而正由於社會上很多不存善心、不講道義,並且處處不為人著想的風氣盛行,所以講道義、處處為人著想,並竭盡全力幫助他人排除萬難的人變成了社會的異類。這些都令現今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淡薄,並且還充滿猜忌、甚至敵意。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我內心感到特別遺憾的是,我們的社會是變得越來越冷酷和無情。

      回憶常常令我對童年和青少年時代所受的教育,特別是在德育方面感到深深的懷念。因為那時的教育首重【我為人人、人人為我】,而胸懷【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人一定是善良的和不自私的。在【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精神的影響下,我們的社會風氣和秩序良好,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緊密友善,社會上呈現一片和諧溫馨。可惜的並令我痛心的是,隨著時代的變遷,我們的國家雖然富強了,但是在人們的道德品質方面卻是每況愈下。我們的社會風氣也隨之變壞。當然在道德風氣每況愈下的影響下,我們的社會也變成了充滿功利、爾虞我詐和你爭我鬥的社會。

      我認為要扭轉我們的社會風氣,我們必須加強對孩子們的德育。讓我們的國民重新樹立【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觀念。而且要大力宣傳像何宗文委員這樣高尚品質的人物和事跡。讓他這樣的人物和事跡深入人心,在社會上重新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道德觀。

 

曹其真寫於2016年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