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7th May 2016 | 一般 | (278 Reads)

      我於330日晚應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常設秘書處邀請,出席由該常設書處設宴招待當日出席中葡論壇常設書處第十一次例會的各葡語國家的駐華大使和駐設在澳門中葡論壇秘書處的代表。那天除了我有幸以特別嘉賓身份出席晚宴外,我們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的三位年輕員工也獲邀出席了是次宴會。

      宴會開始時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常設秘書處秘書長常和喜先生,以流利的葡語向各位在座的葡語國家的官員宣佈,我以賓身份出席他們的晚宴。在常秘書長簡短的講話中,他說他非常認同我們的慈善會培養了中葡法律雙語的專門人才的理念。而且對我們在過去的數年中不但培養了很多的中葡法律雙語專才和最近積極開拓為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平臺提供服務表示讚賞。

      我在到達宴會廳之前,原本以為是次宴會是一次較大規模的宴會。但是在到達宴會廳後,我才知道這次宴會純屬中葡論秘書處的家宴。而我和我的三位同事是唯一被邀請參加宴會的非中葡論譠秘書處成員。在晚宴上我是被邀的唯一賓也是我始料未及的。常秘書長和中葡論壇秘書處是次的精心安排令我非常感動。當然令我感動的絕非是被邀出席晚宴之事,而是常秘書長和中葡論壇秘書處的各位工作人員對我們至善有限公司,在過去幾個月裡,為開拓服務中葡之間經貿活動的工作所作出的努力給的充分肯定。

      其實,我雖早就知道澳門設有中葡論秘書處。也早就聽聞過秘書處的秘書長常和喜先生的大名。但由於我們在不同的領域工作,所以我們除了在報章和電視機中見過對方外,是未曾有機會相識和相交的。在去年的11月中旬,我們澳門至善有限公司決定正式開展工作以後,我的工作就和中葡論壇秘書處扯上了關係。所以在11月中的有一天,我致電常秘書長表達我去拜訪他,並向他當面闡述我們至善有限公司今後工作方向的意願。雖然說我們素無謀面,但是在電話的對話中,我感到了常秘書長是一位非常和、誠懇的官員。在電話中他說,他不敢勞動我去他的辦公室拜會他,並堅持由他來我的辦公室見我。

      常秘書長是商務部派駐中葡論壇的官員他的虛給我留下了非凡的印象。因為我接觸過很多在內地或是在澳門的官員。在我的印象中,幾乎所有的政府【衙門】都是朝南開的,而官員們亦一般是高高在上的。對一個普通老百姓來說,想求見一個官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因此常秘書長提出堅持由他來我辦公室拜訪的事實,令我在見他之前,已經在心裡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好感。當時我就想,如果我們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各級官員都能像他一樣,那該是多麼好啊

      很快我和常秘書長及他的兩位助手在我澳門的辦公室見了面。在我們會談的過程中,我向常秘書長闡述了,在退下澳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開始了我人生中的慈善之路。我現在的主要工作是主持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而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其中的一大任務是培養中葡法律雙語人才。因此我在過去6年時間裡,致力培養了50多名的中葡法律雙語專門人才。並在2年多前,為了響應中央在澳門搭建中葡商貿平臺的號召,和為同濟慈善會開闢財政來源,開辦了服務中葡之間商貿往來的至善有限公司。但由於在澳門很難找到合適的中葡雙語的專門人才,所以澳門至善有限公司直到2015年秋季,才真正具備了開展工作的條件。

      常秘書長在聽完我的介紹後,即時表態認同和賞我們的理念和行動。他表示他和他的仁將會全力支持我們的工作。因為我們的工作不但符合中央的政策,並且也是設立澳門中葡論壇秘書處以達服務中葡商貿平臺的最終目標。常秘書長和他的秘書處仁果然說到做到,在幾天後他們就為至善有限公司介紹了想去海洋資源豐富的東帝,開展海洋捕撈業務的舟山漁業局和舟山從事海洋捕撈的私有企業。

      經過常秘書長的推薦,我們澳門至善公司在201512月受舟山市的委托,為舟山漁業局和從事海洋捕撈的企業的東帝考察團提供了商務陪同的服務。這是我們至善公司自成立以來,接到的第一單為中國和葡語國家商貿往來提供服務的生意。這筆生意對我的年輕同事們有如一劑興奮劑,它除了令他們高興雀躍外,還令他們對公司的前途充滿了信心。

      其實,上述至善公司的這第一筆生意除了對我年輕的員工們意義非凡外,對我來說也是特別重要的。因為雖然我一直感到澳門至善有限公司在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商貿往來提供服務是大有作為的,並且我也認為這盤生意是隱藏著無限的商機。但是這些畢竟僅僅是我的主觀看法,而且也沒有任何實踐經驗可借的真實東西。所以我的內心對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和常秘書長,將我們公司推薦給舟山漁業局,並讓我們公司能做成第一筆生意,是充滿感激和感恩的。

      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向舟山方面表示,因為這筆生意是我們公司開張後的第一筆生意,所以我雖然派出兩位年輕的員工陪同舟山赴東帝的海洋捕撈考察團,但是我只收舟山方面一個員工的服務費。我之所以作這樣的安排是,因為我覺得這是公司破天荒的第一次作商務陪同,而我們的員工都沒去過東帝,對那裡的情況,也是毫無了解的。所以派兩位員工只收一位的費用還是合理的。當然如果我按在商言商的觀點來看,在舟山此行已決的情況下,我們如果收足兩位員工的服務費,其實也不算過分。不過我認為雖說在商言商,但是做生意也必須抱有放長線釣大魚的心態,並且也一定是要留有餘地。

      我認為做生意和做人一樣,必須有長期的和細水長流的打算。因此在做生意時,如果我們真的要和生意上的伙伴長期合作的話,那麼我們首先要用我們的誠意打動對方,並在任何時間都能為對方著想。因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之間,不存互利互惠的想法的話,那麼合作必定不能長久。相反的,在互利互惠的基礎上,合作雙方才能矛頭一致對外把生意做好,才能在生意上贏得更大的盈利。

      當然,我們派兩名員工而只收一名員工的服務費用在表面上,是非常吃虧的。但是仔細的想一想,我們卻是不吃虧的。因為如上所述,我們員工也是首次去東帝,所以通過這次陪同舟山漁業局到訪東帝,令我們的員工能了解到那裡的政經情況,同時也能接觸到東帝的很多官員。我們的年輕員工能從中學習到很多書本上學習不到的知識。因此我的決定,不但為舟山省了錢,和令我們的員工學到了本事,這可說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情。所以在表面上我們好像是吃虧的,但是在實際上,我們不但不吃虧,並且可能是佔了便宜。

      在這件事上,我告訴我們年輕的員工們,在公司開業初期,我們不能急功近利,更不能太急於賺大錢。因為任何生意在開始時,都必須要下本錢。我們這次表面上雖然是做了吃虧的生意。但實際上,我們是賺的。因為我們的年輕員工們通過這次的生意是大大地增長了見識和知識的。而見識和知識的增長是書本上學不到的。我要求我們的年輕員工通過這次事件,要學懂【吃虧就是便宜】的道理。

      其實,我經常教導同濟的孩子們,要懂得【明吃虧】的道理。我這裡所謂的【明吃虧】,那就是我們要在知道自己會吃虧的情況下,作出願意吃虧的決定。因為雖然眼前我們是吃虧的,但長期來說我們還是佔便宜的。而【暗吃虧】就是完全不同的事。因為很多人吃了虧還不知道自己吃了虧。中國人有句老話,【給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就表示這個人是笨得無可救藥了。由於我明白【明吃虧】和【暗吃虧】之間的差別。所以我這一輩子都抱著不欺侮和不欺騙人家的觀點做人,但是我也決不會任人欺侮和被人欺騙。

      寫到這一刻,我又想起李嘉誠叮囑其子的那句話:你和別人合作,假如利潤你拿七分合理,八分也可,那我們李家拿六分就可以了】。李嘉誠先生的這句話,在表面上似乎是吃虧的。但是正因為他肯吃這個明虧,所以大家都會放心和他來往和做生意,也因此他能真正的把生意做大並做成功。相信這就是李嘉誠先生的過人之處,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

      我們公司帶舟山漁業考察團去東帝的兩位年輕員工,在回澳門後告訴我,東帝這個國家真是【遍地黃金】。她們興奮的向我說,只要我們努力,相信假以時日,我們澳門至善有限公司必定大有可為。當然她們所指東帝【遍地黃金】的意思,並非是真的指有遍地黃金可拾。而是指這個國家無論在哪一方面都很缺乏。如他們的工農業均落後,並且他們嚴重缺乏港口、碼頭、公路、電力等基礎設施。不過他們現在雖貧窮,但是他們擁有有待開採的豐富的石油礦和金屬礦等。所以對有心去當地開發自然資源和投資基礎建設的公司和商人來說,真可說是存在著無限的商機。

       當然,由於東帝2003年脫離印度尼西亞的霸佔和殖民統治至今的立國時間僅只不到13年,因此他們的政府不太成熟且效率也不太高是必然的、是可以想像的和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那兩位年輕員工,能從百業待興的東帝回來後,產生那裡是一個【遍地黃金】的想法,對我來說是可喜可賀的。因為這不但表示她們不怕艱苦,不貪圖安逸,並且還具有去相對落後的國家發展事業的意願。令我感到更可喜的是他們從百業待興的、落後的東帝看到了無限的商機。

      我一直感到現在的青年和我們老一輩的人對待生活的態度是不太一樣的。我們老一輩的人為了生存,往往是在最艱苦的環境中創事業。但現在的年輕人一般都是在物質條件相對優越的環境下長大的。因此青年人吃不起苦、並不願經受艱苦的事例比比皆是。相信目前社會上存在的大量的好吃懶做的【啃老族】就是最好的事例。

      但是我的年輕同事們能在東帝這樣相對落後的國家看到無限商機,確實令我驚喜。因為這表示他們已經有了正確的生意頭腦。因為在現今世界,競爭劇烈在發達的國家中競爭尤為厲害。所以到相對落後和不發達的國家去發展是一條非常正確的路子。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我們澳門至善有限公司的年輕員工和設在澳門的中葡論壇秘書處的各葡語國家的駐澳門代表都已有了廣泛的接觸,並可說是非常熟悉了。而我在過去的半年中,每次到北京都會和葡語國家駐中國的大使見面,並向他們推薦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當他們聽完我們的工作理念和方向後,他們對我們的工作理念和方向,都一致表示贊同和支持。

      我們至善公司到目前為止還是處在公司創業的困難階段,但是我相信只要我和我年輕的員工們堅持不懈地繼續努力,我們的公司一定會發展壯大,而我們的事業一定是會成功的。

 

曹其真寫於20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