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nd Jul 2016 | 生活點滴 | (272 Reads)

      最近在網上讀了一篇資中筠先生2014420日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舉辦的沙龍上的講話整理稿。這篇整理稿被命題為學校培養趨炎附勢的精神是最大失敗。雖然我對中國現今的教育制度和狀況知道得沒有資先生那麼地深刻,但是她的這篇文章還是引起我的讚賞和內心的共鳴。

     資中筠先生是國際政治及美國研究專家,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美國研究所退休研究員、原所長。我對資中筠先生的大名不但早就已很熟悉,而且在心中對她也是充滿欣賞和敬佩。因為我早在多年前就開始並喜歡讀資中筠先生的著作。由於資中筠先生的筆清新、觀點鮮明,作風大膽、思想開放,並對國際上和國內發生的大事都分析得十分到位,所以我對她的每篇著作都是愛不釋手的。

      兩年前由於澳門同濟慈善會和資先生任職顧問的慈善機構建立了合作關係, 所以有幸和資中筠先生面對面的一次接觸。資先生在我們會面時,不像我那麼滔滔不绝地說話。如果我們不知道她是大名鼎鼎的資中筠先生的話,我們一定會以為她是一位衣著樸素、性格溫純,不引人注意的再普通不過的老太太。資先生聽說我喜歡她的文章,所以那天她送了一套由她親筆簽名的一套五本的,資中筠自選集給我。我拿到後如獲至寶,並很快將它們閱讀完畢。

      當我不久前在網上看到資先生上述的2014420日在21世紀教育研究院舉辦的沙龍上的講話整理稿時,不及待地將這篇一萬多字的文章一口氣地讀完,並將文章粘貼在我電腦的文檔上資先生上述的講話整理稿,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是資先生的演講,第二部分是她和現場觀眾的互動。

      由於我長期居住在港澳,所以我對我國的教育制度了解不多。但是資先生在文章中指出的一些教育上的弊端,卻也和港澳教育制度上有著共通之處。我現將資先生演講中的一些段落摘錄如下:

在「我上學時教育界沒有那麼勢利 」的這一問題上,資先生說:

     【總的來說,我覺得現在的教育很不自然。教育應該回歸人性,應該引發孩子自然的創造力,每個孩子都是不一樣的。有些外國的教育機構就覺得我們特別奇怪,「三好學生」,哪有一個學生什麼都比別人好?別的學生,這個學生有這個長處,那個學生有那個長處,怎麼就有一個學生或者幾個學生什麼都比別人好? 這是不符合人的發展規律的。我們那時候當然也有考第一、考第二、總的平均分這樣的統計,我們班也有學生特別棒,所有功課年年考第一,全面發展。大多數學生是這科好,或是那科好。經常考前三名的學生是全面發展的。但是也沒有像現在這樣,就那麼了不起了,比別人高出很多。】;

     【這個學校還有一個特點(不僅僅是這一所學校的特點,我覺得過去的學校基本上都這樣),沒有現在這麼勢利眼,對誰誰的孩子在哪個學校那麼關注,當時區別沒有那麼大。天津有一個特點,很多過去北洋軍閥政客下臺以後都在那裡的租界上當寓公。我們學校有曹汝霖的孫女、袁世凱的孫女這一類的。徐世昌的侄女,還有袁世凱的孫女都跟我同班,沒有任何特殊之處,大家只是知道,有人這麼說,但也沒有人注意,沒覺得這是了不起的事。還有很有錢的大資本家的孩子,也有很貧窮的孩子,衣服還有些補丁。都沒有什麼區別,在分數面前人人平等,誰功課好就受到大家尊敬。那時候的社會至少在教育界沒有那麼勢利。我特別不喜歡現在社會趨炎附勢的態度。那時老師也很敬業,從來沒有給老師送禮的,想都沒想過這樣的事情。】

在「幼稚園的費用比大學高很奇怪」這個問題上,資先生說:

     【還有一個問題,一個小孩的教育費用如此之高,以至於允許生兩個孩子了,好多人都不敢生兩個孩子,覺得一個孩子已經承受不了了。我的父母輩,從前一家子生好多小孩是常事,一家有六七個小孩在我的親戚朋友裡是很平常的。一般的工薪階層,所謂的公教人員,幾個小孩也都能上學。不少人經濟有一點兒緊張,有些人家每次要交學費的時候甚至會去借一點兒錢,是有這種情況存在的。但是還沒有像現在那麼負擔重。特別是在知識界,小孩都是可以上大學的。那時候大多數是私立學校要交學費。但公立學校真的不用交費,這個很清楚。比如一個縣、一個市都有縣立或市立中學、小學,都是完全不交學費的,而且它多半是教育品質最好的。因此貧寒子弟只要憑成績考進去,就可以上學。】;

     【我就覺得納悶,現在上學的費用怎麼那麼高。現在人的收入情況,從城市來講,平均應該比以前高。】;

     【一般工薪階層的收入就相當低了,生活拮據。但小孩上學的問題也沒有像今天這樣吃不消。現在幼稚園的費用都比大學高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在「挑學校看升學率是本末倒置 」問題上,資先生說:

     【從前我們挑學校,說一個學校好,一般會說這個學校的師資力量好,教員很好,風氣很好,學生在裡面都好好學習、不瞎鬧,管得比較嚴,是這樣看的。很少聽到「升學率」這個說法,沒有說挑學校是挑升學率的,因為好的學校出來的學生考大學自然好一些。而不是本末倒置,說先有升學率然後學校更好一些,而是先有好的教育品質,將來學生出來才容易考上好學校。這整個觀念跟現在很不一樣。】;

     【我們那時上學,功課沒有留的那麼緊。我記得一般三四點鐘下課,放學回家最多做一個鐘頭的作業,作業大多數是數學習題一類的,或者是國文老師留了一課書,下個禮拜背下來就好了。我也學鋼琴,再練一個或者半個鐘頭的琴。晚飯後是不做功課的,就是看閒書。睡覺也比較早。在求學期間,我看課外的書要遠遠多於課內的書,同學之間看書借來借去。所以,我覺得那時候寬鬆很多】。

關於「學校培養趨炎附勢的精神是最大失敗」資先生在演講中說:

     【我覺得也不用諱言,「聚天下之英才而摧毀之」,我說的就是清華。考清華確實非常難,考上清華的孩子大多數都是相當聰明的孩子。我說摧毀在什麼地方呢,主要是弄的人非常勢利眼,因為當下清華最以出大官自豪,一天到晚講出了什麼大官。當然它出了一些最高的官,比如說朱鎔基是我同年級的同學,跟我們一起畢業。那一年他是我們的學生會主席,我們當時也沒覺得特別了不起。 我記得幾年前清華有一次開什麼紀念會,有一個人上去說部長以上有多少是出自清華的。我相信除此之外高科技的企業家、富豪榜上的也一定有很多出自清華。如果一個學校,不管多高智商的學生,他的注意力和引導的方向都是往這個方向走,我覺得就屬於精神上的摧毀。】; 

     【但在精神上(從小學到大學,也不光是清華,好多學校都這樣),培養的是一種趨炎附勢、嫌貧愛富的精神,這是我們教育最大的失敗】;

     【我感覺孩子從小應該得到關懷和愛。我經常從報紙上看到,那些非法虐待孩子的事兒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現在有的老師經常對孩子加以諷刺,完全沒有感情。因為老師自己的業績跟學生的成績聯繫在一起,如果這個孩子扯了班級成績後腿,老師就會把成績不好的孩子看做仇人。這樣對孩子影響就太大了,將來長大以後要麼也變成這樣的人,要麼變得非常自卑。據說現在教師也是很難考的,但他們對學生的態度怎樣、有沒有善良的本質,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從前上學時不存在這樣的問題,有些成績不好的學生,老師也會批評,但他是很負責任、很誠懇的,沒有與學生為敵的態度。 而且我覺得,現在的制度,將升學率和老師的升職以及所有經濟利益相聯繫是絕對錯誤的,這種制度本身製造了這些扭曲。】;

     【至於說贊助費動輒幾十萬,這些絕對是教育腐敗,根本就不應該被允許。】。

在「民族精神墮落與否,教育最關鍵」這個問題上,資先生指出:

     【如果這個社會所有人都腐敗了,連教育界、文化界、新聞界都腐敗了,沒有人受不了,那也就大家見怪不怪,也不會有人拍案而起,要改變這個社會。清華大學的孫立平老師有一個說法:現在的危險不在於揭竿而起的動亂,而在於全社會的潰爛。我很認同這個看法。全民族精神的墮落是很可悲,很可怕。而教育是最關鍵的方面。】;

     【現在知識爆炸,小孩聰明得不得了,知道很多事,玩 iPad 、玩電腦,我玩不過十歲以下的小孩。他們知道的事情也不少,但是整個精神,特別是教育精神,我們教給他們什麼?精神支柱是什麼?現在的孩子在學校比家庭的富有、父母的地位。所以我覺得現在最可怕的不是知識學多少,而在於現在的嫌貧愛富、非常勢利的風氣,這是很糟糕的。】。 

對「教育不應該有讓人種退化的危險」這個問題,資先生說:

     【還有一個感覺,小孩是需要管的,不能完全放任不管,但管孩子什麼方面非常重要。我覺得很多家長管的不是地方,孩子在外面做了很多不道德的事情他不管,就是分數管的很厲害。所以,我覺得基本的教養和基本的文明是最重要的。杜威的教育思想認為,小孩天生都是好的,只要讓他發展他自己的興趣,他就一定能成才。】。

       如上所述,資中筠先生觀點不但給了我很大的啟發,而且也引起了我的共鳴。正如她所述,每當回想我自己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在小學和中學求學時,放學回家後,大概也只要花費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能把老師佈置的功課做完。而在做完功課後每天還有很多時間,可盡情地玩耍。因此當時的我,非常喜歡上學的生活。但是現在使在幼稚園的幼年孩童,在放學後就有一大堆的家庭作業在家裡做。孩子們從小就被做功課的巨大壓力壓得透不過氣,所以兒童們幼小的心靈裡,一般都認為上學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另外,家長在孩子還沒學走路就開始擔心孩子上不了托兒所或幼稚園。由於托兒所、幼稚園的費用非常昂貴,所以為了孩子能上學,特別是上一所名牌學校,家長可真的是費煞心思。另外現在稍有經濟條件家庭的孩子們,除了上學外,家長們還要求他們上彈琴、跳舞、游泳、拳擊、外語等等興趣班,因此孩子們每天24小時的時間好像都不夠用,並令他們完全享受不到童的樂趣。有的因為孩子學習成績差,還萌生厭世的念頭,實在是令人感到非常可悲的。

      當然,學校和家長向孩子們灌輸積極向上的思想是對的而且也是必要的。但是從小就向他們灌輸入名牌學校、崇拜名人的虛榮心,及攀比心理和拜金主義卻是錯誤的。這樣的教育不但不能發揮孩子的潛在能力,也會殺寶貴的童真,並扭曲孩子們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從而影響他們一生的幸福、快樂。

曹其真寫於2016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