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9th Aug 2016 | 一般 | (174 Reads)
      自從接觸佛學和禪學以來,我深深地愛上了佛禪知識。所以我每天閱讀的書籍,和上網搜索的文章,幾乎全部都是和佛學與禪學有關的。最近在網上讀到一則名為〈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佛禪智慧的短文。讀後覺得受益匪淺。我再一次感受到通過閱讀真的是可以增加我們的知識和提升我們的智慧。我也很慶幸自己自童年起就養成了閱讀的習慣。因為這不但令我在獨處時不感到孤獨和寂寞,還讓我通過閱讀增加知識和不斷地學習為人處世的道理。

      在未接觸佛學知識時,我一直以為我已活了一把年紀,一生中也算做過一些大事,所以經常會認為自己在為人處世方面是有一些過人之處的。但是自從接觸佛學和禪學後,我才發覺原來我不但在為人處世方面尚有很多不足之處,甚至有些想法和做法都還是很幼稚和不成熟的。特別是讀完上述〈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這篇文章後,我覺得我在為人處世方面,在今後還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在此我將這篇〈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的全文盡錄如下:

【一個人的寬容來自一顆善待他人的心;
一個人的涵養來自一顆尊重他人的心;
一個人的修為來自一顆和善的心。
眼裡容得下別人的人,才能讓人容得下他;懂得尊重別人的人才能得到別人的尊重;柔和待人的心態才能讓自己處處祥和。
不要以自己的判斷去評論一個人,
不要讓自己的情緒波及其他人。
每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應尊重他人的選擇。 人不能霸道,霸道無友;心不能自私,自私則困。 心中有愛有情誼,眼中能容有世界。
路,不在他人的行動裡,而在自我的修為裡。
靜坐常思己過,閒談莫論人非。
做事要留些餘地,說話要留些口德,惡語出口不足以喪身,卻足以喪德。 言語之惡,莫大於造誣。 人的嘴要吐真話、善語,不要無中生有,信口雌黃。
口是傷人斧,言是割舌刀。 出言有尺,戲謔有度。
知人不必言盡,留些口德;
責人不必苛盡,留些肚量;
得理不必爭盡,留些寬容;凡事不必做盡,留些餘德。 多一些捫心自問,少一些爭執指責;多一些觀心自省,少一些挑剔苛責。 有所覺悟會從自身找問題,沒有覺悟只會把箭射向別人。
用自己的認知去評論一件事,事事都不完美;用自己的心胸去度人,人人都有不足;用自己的心眼去要求別人,人人都不達時宜。
眼是一把尺,量人先量己;心是一桿秤,稱人先稱己。
挑人過錯,自己也有不完美;責人短處,自身也有缺陷。 一味步步緊逼人,不會讓別人走上絕路,而會讓自己無路可退;眼睛總盯人是非,不會讓人顏面盡失,而會讓自己顏面掃地。
目中有人才有路,心中有愛才有度。
與人為善,與己為善;與人有路,與己有退。
他人有過不究,於人有恩莫念。 愛人先愛己,責人先問心。 地至穢者多生物,水至清者常無魚。 對待伴侶需要包容,對待朋友需要寬容。 君子有容人之雅量,不會為小事而一爭高下。
人人都如同有缺口的杯子,只要你不從缺口處去看,杯子就是完整的。 假如朋友對你說了謊,應考慮他是否有難處;假如他人給你帶來麻煩,應換位淡定面對。
看事不要武斷,做事不要趕盡。
智慧不生煩惱,慈悲沒有敵人。
真正的愛心,是照顧好自己的這顆心;真正的慈悲,是在日常的一言一行裡。
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者。
尊重別人是一種修養,更是一種品德。
心的高度決定了自身的際遇,自身的品味決定了所處的環境。 要想有一個良好的圈子,首先要審視自身。 虛偽的人交不到真心朋友,自大的人得不到人心。
做個真實的自己,以一顆誠心真心對待緣分;做個行為端正的人,以一顆自重心來愛護自己。
懂得尊重,贏來尊敬;懂得自重,贏來尊嚴。】

      其實上述這篇文章中所說的道理,我們所有的人都是懂得的,並且也是非常認同。但是我們雖然都懂得這些道理,不過在實際生活中,在這個世界上,能夠真正按照文章裡的道理為人處世的相信不是太多的。而當我將自己和這篇文章中所列的內容作一個對比的時候,內心感到不安和羞愧。因為我意識到了在為人處世方面,自己實在是非常欠缺的。

      我一向以來都為自己心直口快、並堅持講真話而感到自豪,因為我覺得堅持講真話是為人正直和待人真誠的象徵。其實在接觸到佛學智慧後,我已經開始意識到了如果因為堅持講真話,而在無意中透露了別人的隱私並傷害了別人的自尊,那就並不是值得自豪的事情。

      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堅持著【有理可打太公】的觀念,因此我責人時,常常會不留餘地。有時甚至會對別人的缺點出現挑剔和對別人的錯誤出現苛責的情況。我也經常會為了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和別人爭吵不休,直到爭個高低方肯罷休。另外,我也常常會用自己的想法和看法去要求別人做事。而當我發覺別人並沒有按照我的想法做事的話,我不但會覺得別人做的事情是不完美的,並且對做事的人感到很不滿意。在這點上,我在面對和我關係親近的家人、朋友和同事時,就會更加變本加厲。因此在無意中,搞得和我原本關係特別親密的家人、朋友和同事,要麼見到我害怕,要麼表現得非常緊張。有的甚至也為此而和我疏遠並避而不見了。

      讀完上述文章後,我發覺文章中的內容對我思想上的衝擊特別大。正如上述的我一直自豪地認為我在為人處世方面是有過人之處的。但是讀完這篇文章後,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之處。特別是,文中的那段文字【知人不必言盡,留些口德; 責人不必苛盡,留些肚量;得理不必爭盡,留些寬容;凡事不必做盡,留些餘德。 多一些捫心自問,少一些爭執指責;多一些觀心自省,少一些挑剔苛責。 有所覺悟會從自身找問題,沒有覺悟只會把箭射向別人。 用自己的認知去評論一件事,事事都不完美;用自己的心胸去度人,人人都有不足;用自己的心眼去要求別人,人人都不達時宜。】,好像是特別針對我而寫的。

      其實,在我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初期,我就發現了,自己的心太直、口太快,責人太苛刻,和對一些小事情太執著,給我在工作上帶來很大的不便之處。因為在此之前,我是企業的老闆,所以我平時對員工們要求有些高、責備他們比較嚴厲,甚至對他們有些苛刻的時候,員工們都會盡量地忍讓。但是擔任立法會主席後,我發覺情況就和我做老闆時太不相同了。因為擔任立法議員的都是代表社會上的不同階層和利益的社會精英,他們不但和我無從屬關係,而且他們對立法會應該如何運作都各有自己的主張和想法。而立法會的工作人員全部都是澳門的公職人員,所以雖然我是立法會員工們的領導,但是根據澳門公職人員的法律,即使他們採取不積極、不配合立法會工作的態度,我都是拿他們毫無辦法的。

      記得,我在立法會主席位置的十年裡,立法會有一位員工我只見過三次。因為那位員工在十年間因病只上過幾天班。我多次問當時的秘書長,這位員工究竟得的是什麼病?秘書長說她曾向醫生詢問過多次,但是醫生說由於這牽涉到醫生和病者之間的秘密,所以不便透露。在這種情況下,作為立法會主席的我,一不能叫這位員工退休,二又無權辭退這位員工。就這樣,我眼看著這位員工佔了立法會工作崗位上的一個位子,而他應該做的工作必須由其他員工負責完成,並且還令我們立法會無法另招員工替代這位長期缺席的員工。當然我對這樣的制度不但不解,而且還覺得實在是太不合理了。但是對此,我卻毫無應對之策。

      像上述的這個具體的事例,不要說是我在管理企業的長時間裡從未經歷過的,而且也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所以對我來說,立法會的管理是我人生中面對的一項全新的挑戰。在這個新挑戰面前,我意識到了,如果我用管理企業的那套辦法用在立法會的管理上的話,並對議員和立法會員工們在不按我的意思辦事時,對他們責備過嚴、甚至苛刻的話,那麼立法會的工作一定是會一敗塗地的。

     也因此我意識到了,如果我真的想把立法會工作做好的話,我必須改掉自己過於執著和心太直、口太快的習性。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得到議員和立法會員工們的支持和配合。不過正如常語說的那樣“江山能移、本性難改”。所以在那十年期間,雖然我盡了很大的努力改正那些習性,但是還是沒能將它們全部改掉。譬如說,我會在議員們發言和員工們做的事不合我意時,心急生氣。並趁一時之氣,對議員的言論發表很不滿的意見,並對犯了錯誤的員工給以非常嚴厲的責備。當然,事後我會為自己的衝動自責,但是很多時都為時已晚了。

     當然我對堅持講真話是為人正直和真誠的看法從來沒有改變過。因為正直和真誠處世是我的原則和底線,我絕對不能為了工作而喪失原則和拋棄底線。我之所以說要改掉心太直、口太快和責人過嚴的習性,並不表示我要以虛偽的態度作為為人處世的原則。

      在那十年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的過程中,我在實踐過程中逐漸地認識到了,我必須在最適當的時候說最適當的話。因為同樣一句話在生氣或心態平和時、在衝口而出或深思熟慮時,對聽的人來說,其接受程度是完全不相同的。另外,如果我們能站在別人立場上,以寬宏大量的態度多思考別人為什麼會說這樣的話或者會犯錯誤的話,那麼我們自己不但不會生氣,而且還不會傷害同事們之間的感情及有利於團結。當然我認為,有錯必糾是一個機構、企業及團體領導的責任。然而在糾正錯誤時,一個機構、企業或團體的領導用什麼樣的方式處理問題,還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作為一個機構、企業及團體的領導人,除了需要魄力、魅力和能力外,最重要的還是要有智慧。

      最後,我想引用文中一段對我影響極其深遠的文字:【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者。尊重別人是一種修養,更是一種品德。心的高度決定了自身的際遇,自身的品味決定了所處的環境。 要想有一個良好的圈子,首先要審視自身。 虛偽的人交不到真心朋友,自大的人得不到人心。】作為我本文的結束語。 因為這段文字給了我很大的啟發。它讓我真正地明白了,如果我們真的要成功的話,就必須不斷地增加我們的人生智慧。

 

曹其真寫於2016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