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Oct 2016 | 一般 | (217 Reads)

      期待已久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第五屆部長會議”於順利地在20161011上午10點鐘在澳門開幕了。

      三年前的第四屆部長級會議召開時我沒有參加,因為在那次會議開幕式的前一天,我在醫院做了白內障的手術。但今年我必須參加,因為,我在澳門辦的專門為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往來平臺服務的至善有限公司,自去年11月正式運作。

      特區政府於1012日早晨安排的李克強總理與社會各界人的座談會。我有幸被獲邀出席。1012日那天早晨,因大會要求我們與會者至少要提前一個小時到逹會場,於是早上7:15分我就出了門口。其實我已經很久有那麼早就出門口了,但是能和國家領導人一起座談,對我還是很新鮮的事情,所以也不介意在那晚我只睡了5個半小時。

      以往每逢有國家領導人來澳門時,都會安排澳門社會各界人士和領導人合影拍照。在出任澳門立法會主席時,因為是擔任著澳門特別行政區公職的緣故,因此我每次都必須出席。但自從我離開立法會後,在我可以不參加這種活動的時候,我常常會選擇不去出席的。不過, 這次澳門特區政府的安排不僅是和李克強總理和澳門各界人土的拍照合影,而是坐下來和總理開座談會,所以我覺得這樣的安排意義非凡,應該積極支持和響應。因為在我的記憶中,除了李瑞環先生在擔任全國政協主席之時曾和港澳全國政協坐下來座談之外,安排領導人和群眾面對面地座談,還是從來有過的事情。

      那天座談會準時開始了。按慣常的規矩,是次的座談會也安排了三位社會人士先後發言。在三位講者結束他們的講話後,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開始要對座談會做總結時,李克強總理表示他還想多聽一聽在座人士的意見。在那一刻,我被李克強總理的真誠感動了。我一直認為座談會必須在有良好的秩序下進行,因此會前作些安排也不為過。但是如果能在預先安排的人士發言完畢後,而時間又允許的情況下,還是應該讓與會的任何人士有機會發表意見。當然,李總理了這樣的機會,我是不願放棄的,因此我舉手表示我想發表自己在澳門充當中國和葡語系國家商貿平臺中的困難。

      那天我的即席發言是向李總理反映是我們澳門至善有限公司在開展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商貿平臺的工作時遇到的實際困難。

      事關,自從去年11月開始由我出資興辦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一直開展著積極推動澳門充任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商貿往來的平臺工作。但是當我們帶了大型企業到葡萄牙語系國家並找到一些項目後,往往因為那些葡語系國家基本上都是發展中經濟不發逹的國家,因此項目的融資遭到非常大的困難。由於項目無法順利融資,最不得不令我們放棄辛苦找到的項目。這不但令我們澳門的企業承受很大的損失,而且也耽擱了那些發展中的葡萄牙語系國家急切需要的建設項目。當我講到我們因為無法及時融到資金,而不得不放棄項目時,李克強總理立刻問我是哪些葡語系國家融資有困難。他在得到我的回應後即時表態說,這次中央已決定將中葡基金的總部遷來澳門,並相信以後會及時對澳門企業在開展類似工作時提供幫助和解決問題。

      其實,我提出這個問題是有實際根據的。因為我們公司自正式開展工作的過去11個月中,融資難也確實是我們遇到的最大困難。我們公司的員工們雖然都十分年輕,但是他們都是不怕苦、不怕累,並有創業精神的青年。他們走到遙遠並陌生的葡萄牙語系的國家,並在那裡找到項目,因為融資的困難而必須放棄項目,這不但令公司承受經濟損失,而這些年輕人也受到非常大的打擊。當然我不指望李總理在座談會上幫我們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我堅信總理聽完我的意見後,一定會讓他的團隊研究解決的方案和辦法的。

      在我發言完畢後,我們的行政長官再次開始了是次會議的總结。不過當總理先生看到吳榮恪先生舉手想發言時,主動地打斷了行政長官的總結,並欣然地接受了吳榮恪先生的發言。此時,我再一次被總理的務實作風和親民形象感動了。為了出席是次和總理的座談會,我雖然是犧牲了一些睡覺的時間, 但是我內心仍然感到,參加這次座談會還是非常非常值得的。

      在那天下午3:00我出席並主持了在澳門觀光塔4樓舉辦的【舟山-澳門-東帝汶漁業合作洽談會】。如上所述,其實自從我離開立法會後,已基本上不再拋頭露面,更不用說去主持什麼會議。但這次會議對澳門、舟山市政府、企業家、東帝汶漁業的發展和我們至善有限公司未來發展具有非凡的意義,因此我自動請纓出席和主持是次會議。其原因是:

      把舟山的海洋捕撈帶到東帝汶發展海上捕撈的項目是,我們至善有限公司自去年11月正式運作後的第一項項目, 也是我們接到的第一筆生意 。這筆生意標誌著我們至善有限公司正式為中國和葡萄牙語系國家之間商貿往來搭建平臺的開始。所以不但對我們至善有限公司意義重大, 並且對我們年輕的員工更是至關重要的。因此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的全體同人們都下了決心,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只准成功而不能失敗。

      自從接了這筆生意後,去年12月份我們派兩位年輕員工,首次陪同舟山政府漁業局的官員和舟山寧泰遠公司的董事長余昌軍和其公子余謙超先生到東帝汶這個島國去開展工作。總括來說,我們公司自此以後,已有一位員工5次來往於澳門和東帝汶之間。而另外分別還有2名員工曾兩次往返澳門和東帝汶之間。

      由於我們至善有限公司對海洋捕撈這個行業一無所知,並且在東帝汶亦沒有任何政府與企業的關係及人士,因此陪同舟山漁業企業家們到東帝汶去遠洋捕撈,對我和我們年輕的員工們是一項極具挑戰性的工作。不過,這項工作雖然艱難,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的員工都下了決心一定要把事情辦好、辦成,並想盡辦法地要讓舟山市的遠洋捕撈企業,如願地在東帝汶海域上開展海上捕撈的工作。我們員工認識到,這不僅是我們份內的工作,也是舟山市的政府和企業家對我們的重托。因此,我們的年輕員工,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家和沒有任何熟人的情況下開始了他們的工作。在他們的努力下,幾經周折終於在今年五月份得到東帝汶漁業部長口頭承諾可以批准舟山寧泰遠洋公司的兩條船隻到東帝海域經行捕撈勘察。這個消息令我和至善有限公司的全體員工都受到極大的鼓舞。而舟山寧泰遠洋公司也就此,開始了在舟山基地準備兩條巨型遠洋捕撈的船隻。

      舟山寧泰遠洋公司於912日通知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的員工,由於船隻巨型,設備齊全,他們在過去的三個多月的時間裡,花了四仟萬人民幣將兩條遠洋捕撈船隻準備就緒了。我們至善的員工為此興奮萬分,並即時和東帝汶政府漁業部報告舟山的兩條船隻已準備妥當的消息。怎知那天東帝汶漁業當局的答覆是他們已改變主意,並不準備批准舟山去東帝汶水域捕撈的許可。這個消息不但令舟山寧泰遠洋公司的企業失望和造成巨大的損失,而且對我們至善有限公司的年輕員工們也可說是當頭棒喝。因為我們雖說只是一家服務公司,但是我們客戶的成功與否對我們是至關重要的。

      巧的是,那晚我約了在東帝汶方面非常有影響力的僑領葉鋼書先生吃飯。在飯桌上,我提起了這件事情的時候,葉鋼書老先生不加思索地表示,他可以幫我們說服東帝汶漁業部長批准舟山企業按原計劃去東帝汶海域進行海上捕撈的探索。他並表示他本人對參加海洋捕撈工作非常有興趣。兩天後,葉老先生傳來消息說東帝汶漁業部長已口頭答應他,舟山的兩條船進入東帝汶海域是沒有問題的。在這件事上,我感到葉鋼書老先生絕對是我在這事上的【貴人】和【及時雨】。但是我覺得葉老先生雖然在東帝汶幫我們在部長面前講了好話,但是我們至善公司和舟山方面還需繼續努力,爭取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第五屆部長级會議期間具體落實這件事。

      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第五屆部長級會議開幕前夕,各葡萄牙語系的政府代表團都陸續到達澳門,而東帝汶代表團由漁業部長掛帥。由於我從未見過這位部長,所以這次才知道他是身兼4個部長的東帝汶重量級人物。而舟山市代表團由年輕有為的舟山市市長任團長。舟山市代表團其中的兩位成員是,舟山漁業界的佼佼者寧泰遠洋公司董事長余昌軍先生和他的兒子余謙超先生。葉剛書老先生因為在東帝汶有要事纏身,所以派了他的兒子Tony葉先生代表他出席論壇。

      為了把12日下午【舟山-澳門-柬帝汶漁業合作洽談會】開好,我在10日和11日分別和舟山企業家余氏父子和舟山代表團和Tony葉先生見了面。

      我首先見的是舟山寧泰遠洋公司的余昌軍先生和余謙超先生。在見他們之前,我做好充分的思想準備,告訴自己我去見的是中國改革開放後,在中國發財的企業主,因此必須保持高度的耐心。因為,我見過不少的中國近30年來發了財的企業家,他們中有為數不少的都給我留下【土豪】的壞印象。我從內心討厭那些,口出狂言、目中無人、行為粗魯,而且開口閉口都是炫耀他們如何富裕的【土豪】,所以和那些【土豪】們見面時,我常常會流露出不耐煩的態度。不過那天見余氏父子的過程中,我發現他們十分是有修養、並絲不粗的、真正想做大事業的商人。在見面時,我向他們真誠地透露了心聲。我表示我們至善有限公司是一個有良心的公司,我們一旦開始為一個走出中國的企業服務之時,就和這個企業坐上了同一條船,我們是希望由我們帶到葡語系國家的每一個企業要辦的事情都能取得巨大的成功。因為這不但能令我們的客戶將他們心目中的項目在異國得以落實,而且對我們公司帶來經濟利益和讓我們年輕員工得以從中嚐到他們在辛苦勞動後的成果。

      12日下午的會議開得非常成功。東帝汶的漁業部長當場宣佈他批准舟山寧泰公司已準備就緒的、花了4000萬人民幣改裝大型捕撈船隻開往東帝汶。而舟山市市長、東帝汶和舟山企業家也即時表態一定會盡力將這個項目做得最好。在會議中,年輕的余謙超先生的充滿信心、感情洋溢的發言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的發言讓我感到後生可畏、和中國年輕企業家的有為精神。他更讓我看到了我們國家的前途無量。

     舟山遠洋捕撈的成功事件,令我和我們年輕的團隊不但受到莫大鼓舞,而且更認識到了萬事開頭難的道理。通過這件事,更令我感到只要在理念清晰、路子和方向正確的前提下,堅持、專注和擁有不折不撓、服困難的艱苦奮鬥精神,即使再困難的事情也會迎刃而解並得到圓滿的結局的。


曹其真寫於2016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