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7th Dec 2016 | 生活點滴 | (192 Reads)

      最近在網上搜查時,看到一篇關於什麼是真正的教育的文章,並深受啓發。這篇文章的標題是耶魯校長理查·萊文Richard Charles Levin:這才是判斷一個人受過教育的鐵證》。我現在將文章全錄如下:

【人為什麼要受教育?教育的目的是什麼?

獲得知識?掌握技能?取得成功?贏得尊重?還是,享受樂趣?……

以下三位不同領域的名家對教育的本質有著驚人一致的認知,也許,這就是教育的答案和目的……

①   教育不教知識和技能卻能讓人勝任任何學科和職業。

理查·萊文是享譽全球的教育家,曾在19932013年任耶魯大學校長。理查·萊文曾說過: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因為,他認為,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是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意願,在大學畢業後才需要去學習和掌握的東西,那不是耶魯大學教育的任務。

那大學教育有什麼用呢?

理查·萊文在他的演講集《大學的工作》(《The Work of the University》)中這樣提到,耶魯致力於領袖人物的培養。在理查·萊文看來,本科教育的核心是通識,是培養學生批判性獨立思考的能力,並為終身學習打下基礎。

通識教育的英文是,liberal education,即自由教育,是對心靈的自由滋養,其核心是——自由的精神、公民的責任、遠大的志向。

自由地發揮個人潛質,自由地選擇學習方向,不為功利所累,為生命的成長確定方向,為社會、為人類的進步做出貢獻。

這,才是理查·萊文心目中耶魯教育的目的。

正如《大學的觀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的作者約翰·紐曼(John Henry Newman)所說:只有教育,才能使一個人對自己的觀點和判斷有清醒和自覺的認識,只有教育,才能令他闡明觀點時有道理,表達時有說服力,鼓動時有力量。教育令他看世界的本來面目,切中要害,解開思緒的亂麻,識破似是而非的詭辯,撇開無關的細節。教育能讓人信服地勝任任何職位,駕輕就熟地精通任何學科。

②   教育不改變生活環境 卻能改變人的思維方式。

2005年,美國已故小說家大徫-福斯特-華萊斯(David Foster Wallace)曾在Kenyon大學的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

演講的一開頭,他講了一個小故事:兩條年輕的魚遇到一條老魚。老魚打招呼道:早上好,孩子們。這水怎麼樣?兩條年輕的魚繼續遊了一會兒,終於,其中一條忍不住問另外一條:什麼是

演講中提到,一個成年人的生活需要早早起床,趕赴辦公室,應付8-10個小時充滿挑戰的工作,然後去超市、做飯,放鬆一會就得早早上床。因為,第二天又得周而復始,再來一遍。

人,很容易在這樣的生活裡,形成無意識的慣性:無意識地翻手機、給生活加速、陷入瑣碎的柴米油鹽、忽略身邊的人和事、冷漠、憤怒、抱怨……而不自知。

就像開頭的故事一樣,生活在中太長時間,已經不知道水是什麼。

大徫-福斯特-華萊斯在演講中說到,教育的目的不是學會知識,而是習得一種思維方式——在繁瑣無聊的生活中,時刻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識,不是被雜亂、無意識的生活拖著走,而是生活由掌控。

學會思考、選擇,擁有信念、自由,這是教育的目的,也是獲得幸福的能力。

③   教育能讓你活得幸福,幸福取決於有意識的思維方式。

哈佛大學的《幸福課》風靡全球,教授這門課的泰勒·-沙哈爾(Tal Ben-Shahar教授認為,幸福取決於你有意識的思維方式,並總結出了以下12點有意識地獲得幸福的思維方式:

1. 不斷問自己問題。每個問題都會開啟自我探索的門,然後,值得你信仰的東西就會顯現在你的現實生活中。

2. 相信自己。怎麼做到?通過每一次解決問題、接受挑戰,通過視覺想像告訴自己一定做得到,也相信他人。

3. 學會接受失敗,否則你永遠不會成長。

4. 接受你是不完美的。生活不是一條一直上升的直線,而是一條上升的曲線。

5. 允許自己有人的正常情感,包括積極和消極的情感。

6. 記錄生活可以幫到你。

7. 積極思考遇到的一切問題,學會感激。感激能帶給人類最單純的快樂。

8. 簡化生活。貴精不貴多。對自己不想要的東西學會“no”

9. 幸福的第一要素是:親密關係。這是人的天性需求,所以,要為幸福長久的親密關係付出努力。

10. 充分休息和運動。

11. 做事有三個層次:工作、事業、使命。找到你在這個世界的使命。

12. 記住:只有自己幸福,才能讓別人幸福。教育子女最好的方法就是做個誠實的父母。】

      當我在網上發現上述這篇文章時,我即時將它讀了很多遍,而且將它粘貼在我的文檔中,因為我十分認同上述文章中三位人士的見解。不過,我同時也意識到的是,如果在我大學畢業之時,聽到耶魯大學校長理查·萊文說的下列的那段話:【如果一個學生從耶魯大學畢業後,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因為,他認為,專業的知識和技能,是學生們根據自己的意願,在大學畢業後才需要去學習和掌握的東西,那不是耶魯大學教育的任務。】,我是不會認同並且覺得他的說法是不可接受的。因為在我大學畢業之時,我認為自己在大學裡學到的專業知識和技能,是足以令我完全掌握到了謀生的本領。

      記得,在我大學畢業時,當時中國內地對大學畢業生實行統一分配的政策。因此我和我的同學們在大學畢業時,不需要為找到心儀的工作而煩惱和奔波。我更是在非常輕鬆心情下,進入了一機部屬下設在上海的一所研究所工作。當時年輕的我,自豪地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足夠的專業知識和技能,和完全掌握了謀生的本領。

     1965年當我離開上海,回到香港定居後,我面臨的首要問題是語言問題。但是,我同時也發覺了,即使在我克服了語言的障礙,我還是對如何去找適合自己做的工作毫無頭緒。而且我更發覺我在大學所學的知識是非常局限的。因為隨著環境的變遷,原來自己掌握的所謂的知識和技能是,遠遠地不足以滿足自己謀生的需要。到了法國巴黎以後,我更清醒地體會到了自己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和技能是微不足道的。因為在巴黎,我除了去中國餐館去做收銀員外,我根本無法找到和我在大學學到的知識和技能相關的工作。1968年我來到了澳門定居,我開始從事企業管理的工作。事實是,在過去的幾十年的工作中,我所從事的工作和在大學學習的專業是根本沒有絲毫關係的。

      在漫長的人生路上,我經歷了很多在求學期間完全想不到的挫折和困難。這些在人生中經歷的挫折和困難,讓我逐漸認識到了, 學校的教育只是讓我在思想上建立了對公民責任的認知和確立了人生中的遠大志向。在學校學習的過程中,我逐漸學會了獨立和邏輯思維的本領,也為我终生學習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因此,讓我清楚地認識到了,在大學畢業的時侯,我並不是一個已經完全掌握了謀生本領的人。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地認識到雖然我的工作和我在學校學的專業毫無關係,但是學校的教育對我來說還是至關重要的。

      因為在受教育的過程中,我學會了邏輯的、開闊的、創新的思維方式。學會了如何克服困難和挫折的正確態度。所以在離開學校的幾十年光陰裡,我把在學校裡學到的邏輯和創新思維應用在了日常工作中,令我克服了重重的困難和挫折,並無數次地為我掃除了工作中的障礙。也因此,我能相對順利地完成工作任務。

      也正因為此,隨著年齡的增長,我逐漸地感悟到了,大偉-福斯特-華萊斯在演講中所說的,【教育的目的不是學會知識,而是習得一種思維方式——在繁瑣無聊的生活中,時刻保持清醒的自我意識,不是被雜亂、無意識的生活拖著走,而是生活由掌控。】, 和【學會思考、選擇,擁有信念、自由,這是教育的目的,也是獲得幸福的能力。】。

      我一向喜歡和年輕人相處和交朋友。因為年輕人思想都比較開放、活躍,他們說話直爽,而且一般都不世故、也不虛偽。因此和年輕人相處時,我不用顧忌自己會說錯話,更不需要考慮萬一因為說錯話而給自己的生活造成負面的影響和在工作中帶來的損失。而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喜歡和年輕人相處了。因為他們的朝氣常常會令我忘記自己已經進入了暮年的年齡。

       自從退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特別是2010年初,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開始了【培養中葡法律雙語人才計劃】後,我和同濟慈善會的學生們有了很頻繁的接觸。也自從7年前起,我和慈善會的學生們接觸交談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部分。因為同濟正在培養的年輕人,正處在尚未踏入社會,但已大學畢業的成年人階段。和他們相處時,他們的一言一行,都能令我回想起我在他們的年齡時,和他們現在一樣的單純和幼稚的模樣。

      我們同濟慈善會中葡法律雙語人才培養計劃中的學生,基本上都是學習成績良好道德品質尚好並且都是胸懷大志的年輕人。但是我能從他們的言語中,感到在他們的心目中都以為自己在大學裡學到了很專業的知識和技能,他們已經掌握了謀生的本領。當然我認為年輕人充滿自信是好事。但是我覺得如果他們認為在大學畢業時,就已經完全地掌握了謀生的本領的想法,那麼相信他們總有一天是會感失望的。

      為此,我經常用我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像故事一樣講給他們聽。希望我人生中的點點滴滴對他們有所啓發,並令他們明白學校中學習到的專業知識只不過是為他們的終生學習打下的基礎,而不是足以令他們掌握了謀生的本領。在談話間,我還有意無意地向他們透露,他們將來從事什麼行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必須靈活地將在學校教育中學到的邏輯的、創新的、開闊的思維方式,應用在他們的工作中。因為我認為只有掌握邏輯的、創新的、開闊的思維方式的人,才能在工作上取得一定的成績。而且也會真正地成為一個在人生道路上【無往不利】的人。

 

曹其真寫於2016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