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Nov 2009 | 評論 | (1556 Reads)
     2009年11月18日早晨翻開澳門的報紙看到有關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法務司司長陳麗敏於11月17日下午在政府總部舉行施政座談會總結10年行政法務範疇的工作的報導。據報導陳司長對10年來行政法務範疇工作稱滿意,對成績予以肯定。對這一點本人不想作出任何評論,因為對特區政府10年來各政府部門施政的成績和缺失,廣大澳門市民自會作出判斷。但是對報章上報導的陳司長的有些觀點,本人是不能認同的。現可歸納為下列2點:

 

       1. 陳司長稱她不認同社會上泛指澳門法律滯後。陳司長還表示每次當她問哪方面法律滯後,如何改善等一些具體深入的問題時,從來得不到回應。本人不知道陳司長問了哪些人?但令本人百思而不解的是身為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司之首,統籌負責行政法務之長,天天說“急市民之急”的高級官員不知道市民目前急的是什麼?其實,即使真如陳司長說的那樣,每當問及法律滯後問題時得不到回應是真的話。那麼本人不得不質疑難道陳司長從來沒有留意在過去十年本人擔任立法會主席期間,議員討論法案時在會議中的發言,或議員的議程前發言中,對改變澳門現有法律滯後情況的訴求是多麼的強烈。澳門過去十年經濟以驚人的速度增長,澳門政府年收入每年增加。目前,特區的財政滾存加上儲備基金的總和累結約達一仟億,與回歸初期比較增長了近七倍,特區成立後公務員隊伍不斷壯大,特區政府預算逐年增加。但至今澳門特別行政區仍未制訂與基本法相配套的預算和公共財政管理制度,而在預算的編制與執行上,至今仍沿用回歸前的41/83/M號法令(預算綱要法)。該法令雖然經多次修訂並為第6/2006號行政法規廢止部分內容,但總體上仍然適用至今。當然根據基本法145條的規定,這些原有法律得以保留,但本人認為像這樣一部與澳門廣大市民切身利益有關的重大法律,其繼續生效的安排畢竟是過渡性和暫時性的。試問陳司長澳門市民究竟還要等幾個十年才能有一部符合社會發展的預算法?特區政府在過去十年不顧社會上要求建立財政儲備的強烈呼聲,繼續沿用財政滾存的形式管理日益龐大的財政盈餘。而為建立財政儲備所必需的法律及配套制度卻至今沒見。試問陳司長有否考慮過什麼時候才是合適的時候立法?澳門現有的土地法的實施已超過25年,雖經多次局部修改已與澳門經濟現實脫節,亦不能適應大型項目土地批給的需要。特別是在歐文龍巨貪案被揭露後,社會上強烈要求修改土地法,但我們至今未見政府有任何的計劃和行動。再如,澳門在過去十年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城市面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澳門至今沒有一部符合城市發展需要的法律,整個城市沒有整體規畫,試問陳司長難道這不是法律滯後的結果?澳門目前在稅務執行方面依然運用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十二日葡萄牙第38.088號命令核准的《稅務執行法典》。具體情況是:財政局組織法(七月五日,第30/99/M號法令)第三條規定:稅務執行處附設於財政局;第二十九條規定:稅務執行處有權作出經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十二日第38.088號命令核准之《稅務執行法典》所規定之一切不屬法院許可權之稅務執行行爲。政府對此法典未予更新。譬如,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兼任稅務執行處處長的劉玉葉在向助理處長作出相應授權的第18/DIR/2007號批示中,還繼續援引了上述《稅務執行法典》。試問陳司長究竟何年何月才會制定澳門自己的稅務執行法典?另外在今年司法年度開幕典禮上,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先生發言的第四點“相關之訴訟程式制度沒有因應特區的發展進程適時革新”中,岑院長稱“回歸十年來,我們的主體法律制度並沒有根據特區社會發展的實際作出相應的調整,與特區發展的步伐相脫節,尤其是刑事法律制度,無論是程序法還是實體法,仍然是十多年前所制訂生效的法典,世所罕見。”岑院長的這段話難道不是對陳司長認為澳門法律不滯後最好的回應?本人由回歸日起擔任十年立法會主席期間最大的遺憾是沒能在任期   內,根據社會發展需要,順應社會訴求而改變澳門法律滯後的現狀。但基於基本法75條的規定,議員提案權受到很大的限制。立法會在就澳門很多重大問題的立法事宜上沒有主動權。議員們除了通過議程前或議程中發表個人意見,反映市民訴求外,能做的實在不多。

     2. “行政主導”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治體制的根本。但在澳門基本法全部145條文和三個附件中我們都無法找到“行政主導”這四個字。因為本人認為在澳門實行行政主導不是以基本法某條條文的表述作根據,而是體現在澳門政治制度的整體設計上。基本法在政治制度總體設計上賦於行政長官具有較高的法律地位和較大的決策權限。基本法75條條文明確訂明制定法律和政策的主導權屬於行政機關。本人在今年撰寫的“立法會主席十年工作情況的總結報告”中充分肯定了有效落實一國兩制在澳門實施,行政主導體制的必要性和合理性。但本人在充分認同行政主導政治體制的同時,指出過去十年政府單方面制訂法律改革和立法規劃時既沒有與立法會進行充分的溝通和協商,也沒有事先徵詢立法會的意見和建議。在過去十年,政府長期忽視在澳門政治生活中最具代表性的民意機關的立法會。對立法議員們提出的對現有法律體系中存在的問題應該根據社會實際分輕重緩急,有計劃有步驟的進行改革的意見建議置之不理。在立法工作的具體安排上也沒有充分考慮立法會的工作安排和承受力。立法會過去十年要麼處於“等米下鍋” 的半開工狀態,要麼處於超負荷運轉的趕工狀態,難以保證立法在寬鬆的環境下有序進行。因此政府法律改革最終無疾而終實在是在所難免的。根據11月18日各大報章的報導,對陳麗敏司長認為制定法律改革和立法規劃前和立法會充分溝通和聽取意見建議將導致“立法主導” 有違行政主導的原則的觀點,本人實在難以接受。相信陳司長沒有認識“行政主導”和“立法主導”的根本區別。本人認為,在一個國家或地區實施“行政主導”或“立法主導” 是取決予政治體制的設計。而非取決予行政立法關係的處理方式。本人確信在目前澳門基本法設計的政治體制下,“立法主導”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不可能出現的。                                       

曹其真寫於2009年11月25日


[1]

曹小姐,拜讀您的文章,非常同意您的說法,陳司長確實是個庸官,而且是個厚面皮的庸官,但現實是澳門有不少厚面皮的庸官,他們都得到連任,做澳門人的都感到很無奈。

另外,近日出現不少「官方打手」在ctm的討論區罵您, 希望您明白,「人一走,茶就涼」的道理,不要介懷,希望以後還能看到更多您的文章,祝生活愉快! 


[引用] | 作者 何先生 | 29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2] 無奈又無奈,那又如何

曹女仕:
看過你的文章後,總覺澳門就是與別不同.

我們都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澳門現存的問題人所共知,只是澳門太小,大家只是默不作聲,不願理太多,因為問題不在乎於一個或幾多個司長的問題,而是澳門整個體制出現問題,要解決亦不是換了司長就可以.我相信你亦比我們更了解現存的核心問題.

算了吧,澳門只是一個幾十萬人口的地方,相比內地其他省市微不足道,中央亦不理太多.

我們已對澳門死心.


[引用] | 作者 澳門人 | 29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3]

人有種習性,只喜歡聽自己想聽的東西,她不想聽的,便聽不到了,儘管十人,百人,千人向她說,她也不會聽到,所以可以跟人說,從想沒聽過。


[引用] | 作者 澳門人 | 30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4]

人有種習性,不喜歡聽的便當入沒聽過。


[引用] | 作者 澳門人 | 30th Nov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5] 無奈

正所謂官官相衛,曹女士你在立法會這些年間實在令本人不明白,你是如何忍下去。本人每天看見那些高官厚薪的政府公務員,天天只在騙著澳門人的錢在做著他們所謂的政務工作,但實際做出來的結果卻未如澳門市民的期望,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難到是他們太忙未能盡心表現,還是因為他門根本就沒有這個本事去做事,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澳門市民其實只是生活在一個空殼的社會裏,內裏既無核心、又無法治、更無可見的未來。


[引用] | 作者 綠茶 | 2nd Dec 2009 | [舉報垃圾留言]

[6] 滯後的不是法律而是思維

曹小姐:
很開心看到您的blog!
身在野而尚能思廟堂之憂,真是澳門的福氣!
澳門法律是否滯後?學界和業界對此有不同看法。曹小組所舉之例當然是對的,然而,依個人拙見,核心的問題實應是:該如何理解法律與社會發展之間的關係!
滯後,既包含歷史的因素,但其所呈現的不足,恰說明法律對社會變化回應性不足的現象。
面對當今之局面,個人是十分痛心的。因為這種不足實質意味著我們將為此不斷支付代價,然而,個人一直偏執地以為,這或不僅僅在於在位者不能謀事(這也是事實),而應涉及整個結構問題。如專業人才的自立性不足、專業教育有明顯的缺憾(至今未有完整的中文教科書)、中文文本因中文化不足而缺乏權威性、沒有法律史和文本不梳理,當然還涉及學術研究的發展!
但最大的問題則在於:雖然澳門是回歸了,但在此領域我們的心態與認知並沒有真正的回歸,我們總是著眼於過去,以舊知識、舊觀念敷衍塞責,假行政之難為由,拖沓行事;假當下經濟之成果而自滿,巧言令色盡是不實之言,既無意亦無法回應現在又不能為未來制定出該有之願景!有負於澳人之期望!
外行人管內行人,內行人綁架外行人與社會。為政者既怯且惰於改革之心昭然,方向不定,魄力不足,兼而傲慢待事,法改怎能不舉步為艱!?
可惜,白白又浪費了數年的好時光!
一直從心裡感謝您過去多次在議會關注到法改之事!不像其他人都只是走個過場。
春寒似水,還請多保重!


[引用] | 作者 黃宏耿 | 23rd Ja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7] 貪官輿庸官

如果一定要我選擇,我寧要貪官,不要庸官.


[引用] | 作者 傻雞梁 | 2nd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