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3rd Apr 2019 | 一般 | (221 Reads)
      今天是201942日星期二。

      自從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開始中葡法律雙語人材培養計劃後,我養成每個星期二跟同事與學生吃中午飯的習慣。現在吃飯的人越來越多了,因為很多在學業完成之後在澳門工作的學生們,只要他們有空的話,是一定會來跟我一起吃飯的。

     今天見到已經完成學業的一張張非常熟悉的學生們的臉,我的心裡由衷的欣慰。因為他們個個在工作上都很出色。令我更欣慰的是,自從澳門同濟慈善會開始中葡法律雙語人材培養計劃後,我認識了很多以前接觸不到的年輕人。更令我高興的是, 儘管我與所有的學生們年齡差距很大,但我面對年輕人的時候,特別是面對我們同濟慈善會的學生們,我的態度是從容自如的。直到目前為止,我跟年輕人交談、講笑是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的。在這一刻,我想到的是,祈求上蒼讓我的心態永遠年輕。

      今天在飯桌上,除了見我們同濟慈善會前幾年招收的已經工作的學生外,我還見到兩位今年招收的學生。儘管在面試時,只見過大約10分鐘的在澳門長大的兩個學生,但是我對他們沒有陌生的感覺。哦,緣份真的很奇妙,好像他們本來就是應該坐在我的飯桌上的。

     在飯桌上,我看到我的助手準備的,兩位新同學的名字、姓別、出自哪個大學和學科的資料就貼於我的餐具旁邊。我想跟他們說說話,令他們不再拘束。所以隨口問他倆是哪年出生的?他倆的回答都是1997年出生的。當時我心算一下,我跟他們的年齡足足相差56歲。在那一刻,我有一點吃驚的感覺。因為按年齡算的話,他倆都可以做我孫子和孫女的。但是也是在那一刻,我想到,在年齡那麼大的時候,還能培養孫輩成長,我真的是不枉此生了。

      我看到學生們個個樣貌出眾,渾身散發著青春和活力。我羨慕是他們的年齡、青春和活力。我想,如果我能退回到他們的年齡的話,我願意把我現在擁有的一切名和利都放棄掉。但是我知道時光不會倒流的,我根本回不到我自己年輕的時候。現在唯一我可以做的事,就是我在餘生裡,盡量發揮我的餘熱,盡自己的力量為社會做出最後的貢獻。

      光陰真的如箭,今年中葡雙語法律人材培養計劃已經是第十屆了。想當初我們開始中葡雙語培養計劃的時候是非常困難的。事關,我開始推出中葡法律雙語人材培養計劃的時候,第一屆只有一位學生來報名,第二屆也只有兩位學生來報名。當時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是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收第一屆和第二屆的三位學生。幸虧這三位學生都很爭氣。現在他們都在澳門工作。一位已經考到大律師牌照,另一位在律師事務所當實習律師,還有一位在澳門大學教書。直到第三屆招生時,生源情況出現了轉機,隨後逐年增加報名的人數。到今年有51位學生來報名,多了報名的人數,我們在選擇問題上是費煞心機。在51位學生裡挑選12位學生,是非常難的。我們需要考慮同濟慈善會的能力。我們的能力告訴我們,我們是不能照單全收的。我自覺單憑他們的申請報告,成績表和寫一篇中國心,世界人的文章,我挑選了18位學生來面試是不公平的。但是我們沒有其它的辦法。51位學生們來自不同的城市,我不能見51位學生。所以說緣份在每一次挑選學生的時候是很難解釋的。經過面試後,我在18位裡面挑選了12位。對沒有被我們選中的39位學生們,我在這裡說一聲對不起。 

      我這個人很執著。我從來沒有後悔過我推出的中葡法律雙語人材培養計劃。開始的時候,虽然报名的人數稀少:第一屆只有一位學生來報名,第二屆也只有兩位學生來報名。但我認定這件事是為中國和澳門培養接班人。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是天大的好事。因為葡萄語是小語種。培養年輕人對國家對澳門都是有利的。在中國內地需要葡語人材,在澳門尤其需要中葡雙語人材。因為澳門被葡萄牙統治了四佰多年,在基本法裡規定了除中文外,葡萄牙語也是正式語言。再說澳門法律是葡萄牙體系的,很多政府文件,法院的判詞都是用葡萄牙語寫成的。

      我每年夏天和春節飛到葡萄牙去看學生們,這個春節原本以為我因身體關係不能去了。學生們聽说我也許不去看他們,很是失望。我後來還是去了,給在葡萄牙學習的學生們一個天大的驚喜。自從推出中葡法律雙語人材培養計劃後,在十年間,我這次是第19次長途飛去葡萄牙看學生了。其原因是因為,一來是平時我跟他們不大接觸,二來是每次到里斯本,我與他們相處45天,成效很大。我每次去里斯本,都召集全體學生開座談會23次,趁周末陪他們遊覽里斯本附近的名勝古蹟。

      在座談會上我每次講的話都是做人的道理。我說做人不好、不善良、不感恩的話,將來做事一定不會成功的。我覺得育人先育德這句話真的是非常重要。人的道德不好的話,最後還是不會成功的。

      我們的同濟慈善會還給每一個學生一些旅遊費用,讓他們趁假期、長周末去歐洲各國旅遊观光。我覺得學文化比學語言更重要,因為我認為多元文化的人,一般比單元文化的人更優秀,而腦子更靈活。歐洲文化是一個古老的文化。我跟學生們說文化是不講好壞的。歐洲文化有好的地方,如果我們學人家好的文化,去掉壞的習慣那就是太好了。

      我真希望我保持身體健康,以後有多點機會到葡萄牙看望我的學生們。

曹其真寫於201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