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0th Apr 2019 | 一般 | (220 Reads)

      澳門「一個平臺」的建設始於200310月,中央政府牽頭在澳門成立「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初步確立澳門作為中葡平臺的角色。我當時的心中的想法是,我們澳門沒有足夠的中葡雙語人材,怎麼樣才能搭好這個「中葡平臺」?

      雖然澳門被葡萄牙政府管治了4佰多年,但葡萄牙政府從來沒在澳門普及過葡萄牙語言。1968年我來到澳門生活和工作時,當時的澳門社會分成三個圈子,分別是葡萄牙人、澳門土生葡人和澳門的中國人。這三個圈子裡的葡萄牙人是葡萄牙派來做高官的、土生葡人一般是普通的公務員,而澳門的中國人就是從商的。

      1968年我的父親派我來是做澳門針織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但是當時葡萄牙派來的高官都不大會說英語的。所以我不想通過土生葡人傳話接觸葡萄牙派來的高官。因此我在短短一年時間裡學會了用葡萄牙語講話。學會了講葡萄牙語言後,我交了很多葡萄牙的朋友,其中包括了澳門回歸前政府的高官。

      從19991220日到20091015日,我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時,我更深刻地體會到澳門特別行政區非常缺乏中葡雙語人材。由於立法會的大多數議員都不懂葡萄牙文,又不是來自法律界別的。而往往法律文本是葡萄牙文翻譯成中文的,所以那些不懂葡萄牙文的議員們,看翻譯文本的條文是,非常難讀懂條文裡真正要表達的意思。在這裡我需要澄清的是,我完全沒有貶低翻譯人士的意思。因為在澳門,幾乎沒有唸法律出身的翻譯人士。他們都是精通中文和葡萄牙文的人材,但是因為他們不是法律的人材,所以在翻譯法律條文時,遇到極大的困難。由於他們翻譯時出現的困難,他們翻譯的法律文本是非常難讀懂的。

     我出任立法會主席的時候,為不懂葡萄牙文的議員們讀不懂翻譯文本,內心是非常非常著急的,因為如果議員讀不懂法律文本是會拖慢討論過程的。

      當時我就想:怎樣才能提高翻譯文本的質量?但是,我毫無辦法,也是很無可奈何的。我速成學來的葡萄牙語,大家都可以想像我的葡萄牙文水準是非常低的。但是我在立法會當議員和主席的時候,我寧可看葡萄牙文本的條文,也不會看中文翻譯的文本。

      就是這個原因,促使我從立法會主席位置20098月退下來後2個月,我開始籌劃澳門同濟慈善會中葡法律雙語人材的培養計劃了。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中葡法律雙語人材的培養計劃正式開始的時間是2009年的年底。

      從2009年年底到目前為止,我們同濟慈善會已經培養和正在培養的中葡雙語人材已經達到了87位學生 。我們同濟慈善會為每位學生都提供四年的學費、生活費和交通費。今年再招收了11位學生,所以總數量達到了98位學生了。因為我不想學生們為了沒有學費、生活費和交通費而不專心地學習。另外也是避免學生的家長們為了學費、生活費和交通費而發愁。

      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除了在培養中葡雙語人材以外,還在北京成立了一個專做慈善的分支機構─澳門同濟慈善會北京辦事處。澳門同濟慈善會北京辦事處,是專注幼兒教育和基礎教育。我認為幼兒教育及基礎教育對一個人太重要了。因為一個孩子在受幼兒教育和基礎教育的過程中,逐漸地培養他們一生的世界觀、價值觀和人生觀。另外,我們在澳門也設立一個為長者服務的機構,這個機構名為澳門同濟長青會。我們的長青長者活動中心不是護老院。我們設立了很多興趣班,教長者們唱歌、跳舞、太極等等。

      在澳門同濟慈善會做了多項項目的同時,我想到了,我現在的年齡已經接近80歲高齡了,我希望完成“從善20年”的夙願之外,還希望在我身後,澳門的同濟慈善會繼續在這個世界上存在下去。因為相信在我生前,憑我和我一些好朋友的力量,一定會把同濟慈善會越做越好的。但是我死後一切變化就是我不能預見到的。最近當我向一位朋友透露這個我考慮到我身後的事情的時候,那位朋友說:“你為什麼要想那麼多?你該做的事已經做完了,現在應該是享清福的時候。身體健康和心情保持愉快是你最需要注重的。”

      當然我的這位朋友說的話都是對的。但是,我這人是一個停不下來的人。一天不做事的話,我心裡會感到很不舒服。而且我一旦決定的事情,一定會堅持去做,誰的話也聽不進去。中國人常說的“三歲定八十”這句話,真是太對了。我們多年前去為在杭州爺爺奶奶的掃墓的時候,我的大表姐跟我們兄弟姐妹們都說了,我3歲半的時候,一不開心,我包了幾件衣服就離家出走了。

      為了澳門同濟慈善會在我身後能繼續生存下去,我給澳門同濟慈善會創造一個【造血】的機構。

      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就是我為澳門同濟慈善會創造的【造血】機構。

      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於20131216日成立的,是一家做生意的公司。因為我們同濟慈善會是不能做生意的。所以我以私人的名義創辦了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和“至善有限公司”已經有共識,將來至善有限公司賺到的錢全部撥歸於澳門同濟慈善會擁有。

      至善有限公司是名符其實的搭建中國跟葡萄牙語系的平臺公司。業務範圍包括:翻譯、商務陪同和拓展中國跟葡萄牙語系國家的貿易往來業務。這裡必須說明的是:商務陪同的意思,就是帶中國大、中企業走到葡萄牙語系國家投資、也把葡萄牙語系國家的政要和企業家引入到中國來。

      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雖然成立了五年半,但正式開業的時間大約是四年以前。我們在創業階段走得很艱難和辛苦。在艱難和辛苦的期間,我曾經想過把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關掉。即使,我把至善有限公司關掉的話,我的人生60年的【從商、從政和從善】規劃也可以完成的。但是我不甘心,也不捨得把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關掉,因為至善有限公司是我在人生中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經過幾年的磨練,我們至善有限公司年輕的員工,逐漸地成長了。我相信至善有限公司最困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雖然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目前還處在收支平衡的階段。但是,我是很看好至善有限公司的前途,因為一則是,符合中央的政策,二則是,符合澳門的實際情況。

      我衷心地希望澳門的至善有限公司年輕員工快速地成長,令至善有限公司越來越賺錢,為澳門同濟慈善會注入新的契機。讓澳門同濟慈善會永遠存在在這個世界裡。

 

曹其真寫於2019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