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Apr 2010 | 生活點滴 | (404 Reads)
     每年春節假期我都會離開澳門去旅遊,因為春節假期是唯一的時間工廠完全停止開工。春節也是在一年中我們做工廠的人最輕鬆的两個星期。1981年的春節假期也不例外,我也沒有在澳門,而是趁假期去了度假。春節假期結束後我又回到了我在澳門的日常生活。由於春節假期較長,當時不像現在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從電腦上看到澳門的新聞。因此我的秘書將我不在澳門時的報纸都送去我家中,方便我了解在我離開澳門那段時間在澳門發生的事情。在翻閱報章時我看到一則令我很震驚的消息。消息的內容是當時澳門的两間電子廠突然關閉,欠下工人的工資不顧,老闆逃之夭夭。可憐的工人們除了飽受失業和收不到辛勤勞動應得的酬劳的煎熬外,還投訴無門,欲哭無淚。那一年的春節特别寒冷,而那些工人中的絕大部分是由中國大陸來澳定居的新移民。他們一般是手停口停,在澳門完全沒有家底的人。這件事引起了社會的關注,報章上也連續登載了來自社會各方對那两個無良僱主的聲討和責。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想起了在中國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我挨餓受飢和冒着嚴寒到冰凍的河水中捞豬草充飢的情況。我暗自下決心為這些工人做些事。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當時位於澳督府的社會福利文化司Dr. Rorque  Martins(我忘記了他的中文名字)的辦公室。司長和我不但是相識並且是較熟悉的,所以他很快就接見了我。我向司長了解了那两家電子廠欠薪和老闆在逃的情況。並責問為什麼政府不出面幫助那些可憐的工人。那位司長告訴我那两家廠的總共欠薪為18萬元葡幣,政府不是不想幫忙,而是根據法律政府不能拿現金出來救濟,政府是可以發放大米、食油、火水、禦寒衣物被褥等等實物作為救濟。當時的工人當然需要一些上述的各種實物,但他們也需要現金支付日常開支。我當時就問司長如果我能籌集到10萬元,政府是否發放相等8萬元的實物。司長當塲就向我表示,只要我能籌得10萬現金,政府是一定可以發放相等8萬元的實物。那天晚上我睡在床上輾轉反側,思前想後,難以入眠。當時我根本不知道去那裡籌集那10萬元錢。10萬元在今天可能不算很多錢,但是在30年前10萬元可是一筆很可觀的龐大數目。10萬元在當時是我8個多月的工資。如果由我個人拿這10萬元出來的話,雖然還不至於影響我的生活,但是心中却是有些不捨,因為當時我買了自住的房子,房子和裝修已化了我大部份的積蓄,餘下的已是所剩無幾了。不過我馬上又想到那些工人如果收不到錢,生活可能會過不下去。我既然已經知道此事,又怎能袖手旁觀。我也想起了我父母對我的教導。他們教我做人要注重創善舉,做善事。自己豐衣足食時一定要想到貧窮人的苦惱。我又想,我還很年輕,積蓄雖然暫時少了,但我還有大把時間賺錢,再積蓄養老的錢應該不成問題,所以不需要太擔心。總,那天晚上我經歷了一塲劇烈的思想鬥爭。

      第二天早晨我回到公司後,在第一時間開出了一張價值10萬元的支票。我將這張支票交给了我公司的一位經理林華旺先生。我吩咐林華旺先生將支票交到澳門工會聯合會,請工會代為發放给那些工人。我告訴林先生不要透露我的名字,因為我做好事是出自心並不為名(當時不是所有的支票都印有支票擁有者的名字的,我的支票上是沒有我的名字的)。林先生將支票交去後告訴我,他按我的意思將支票交到工會,並拒绝透露我的名字。那天晚上我輕輕鬆鬆地睡了一覺。早上起來我攤開報纸一看嚇了一大跳,因為頭版上的頭條新聞是我捐了10萬元给那些我不相識的工人。我相信雖然林先生在交支票時没有透露我的姓名,但是工會還是在銀行查到了開票人。這件事很快地過去了,我也很快將它拋諸腦後,直到我任立法主席時去工會談,工會的彭為錦先生舊事從提,才使我再次記起它。這件事是發生在我生活中的一件普通事,令我很高興的是我在當時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我的生活也從來沒有因為我的付出而受到任何影響。今天我生活無憂,也為晚年安定的生活攢積了錢。不過我真的希望這樣的事不會再次發生在澳門。

       今天我寫出這一段回憶並沒有一絲想耀我自己的目的。促使我寫出當時情景的是昨天在我博文“探親” 中留言的網友一段話“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有能力的,多幫助受災受苦的同胞吧!”。這位網友說的沒錯。我一直相信我們有能力幫助别人的人才是最幸運的人。我也相信我們要真正快樂地活在在這個世界上,就必須是别人都快樂。因此我希望,所有有能力的人向那些需要幫助的受災受苦的人伸出援手。盡我們所能而為和諧社會作出貢獻。

    曹其真寫於2010422 

     


[1]

捨得捨得,
越捨越得,
不捨不得.


[引用] | 作者 果王 | 24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曹主席,我很高興看到您幫助他人的事蹟。

在這裡順便一提,Roque Martins 的官方中文譯名是「馬思濤」,而當時他的官職是「社會事務政務司」。

回歸前,政務司相當於現在的司長,而當時的司長等於現在的局長。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24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論語有云:「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人生活富裕無憂時,眼見周遭的人吃不飽穿不暖,能否安心?

人世間,有些人含著金鑰匙出生,有些人雖生於窮困但憑後天努力而致富,也有些人一生潦倒 (原因不一,有命運使然,亦有咎由自取)。

但,不管如何,財富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上天用不同的方式讓我們在短暫的人生中擁有財富,我們應加以善用,幫助身邊貧困的人。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25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曹主席:很佩服你的慷慨及熱心助人之行為。


[引用] | 作者 陽陽 | 26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曹主席經歷“劇烈的思想鬥爭”後決定捐出十萬元,在當時確實一筆大數目,也真是難能可貴!當時那種思想掙扎,正常不過,正因此我更佩服曹主席心慈孝順、正直善良的高尚品格!


[引用] | 作者 晴空 | 26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好人好事, 積褔積德!


[引用] | 作者 Amy | 27th Apr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