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8th May 2010 | 生活點滴 | (1198 Reads)
       1983年當我接手殷理基洋行時,其屬下有一間位於議事廳前廣塲的便民藥房。便民藥房不但歷史悠久,並且經營方式也幾十年不變。其所處地理位置雖然是在澳門的黃金地段市中心,但那間古老的外觀葡式南歐兩層小樓,到1983年時已經幾十年沒有修葺。藥房裡面破舊不堪,通往二樓的樓梯木板和二樓的地板都因長年失修,木與木之間的空隙大得可以看到下面的一切。踏上地板時地板木發出吱吱的怪聲。可以說在當時是嚇得無人夠膽在上面行走的,我第一次踏上二樓的樓板時就是心驚膽戰地怕樓板倒塌。也因此藥房基本上只佔用樓下的空間,二樓的空間是長期沒有人敢用而被空置著的。當時藥房裡有三位男性員工,最老的約75歲最年輕的也已55歲了。藥房裡的一邊有一張長的玻璃櫃枱。櫃枱後靠牆釘了幾個隔板。隔板上放著幾個很大的玻璃樽。玻璃樽裡面放滿了基本上白色的一粒粒西藥藥片或藥丸。裡面也有些五顏六色的其他藥丸混雜其中。櫃枱裡面隔著玻璃能看到櫃裡稀稀落落地放著一些盒裝的西藥,總的來說藥物的數量和品種都很少。藥房中的另一邊放著一座十分古老貌似古董的磅秤和一座大時鐘。通往二樓的樓梯前是放著一坐屏風將樓梯口遮檔住的。我的司機差不多天天會在議事庭前等我,但是我很少見到有客人在便民藥房裡面買東西。在當時我需要購買藥品時,是去新馬路其的藥房購買的放。所以在我接管便民藥房前,我是從未踏進店裡面一步的。

       在接管並和殷理基員工開會後(在分享成果一文已有介紹),我並不預備急著接管便民藥房,一則是因為我想分步逐漸接管整個公司,當時除了缺少合式的人手外,我也不想引起殷理基工作人員心理上的不必要的恐慌。但在我們正忙於重新建立殷理基賬目和完全沒有去接管便民藥房的心理準備時,我收到澳門電力公司總經理的電話,這位總經理是一位葡國人,他找藥房負責人,雖然當時我還沒有正式去接管,但由於我已接管了殷理基,因此員工們將他轉介給我。那位葡國人在電話中向我投訴藥房中的藥物奇缺,電力公司員工礙於他們公司和便民藥房簽有合同,不得不去便民購買藥品,否則他們買藥的單子就不會獲准在他們公司裡報銷。但是便民藥房十有八九沒有病人要的藥。那位總經理投訴之餘,和我說如果繼續如此的話,待合約滿期就和便民終止合約。對此投訴我無言作答,只能希望他給我一些時間,以便我作出改進。不過,過了幾天,我又收到一個電話,這次的電話來自當時銀行監察處的處長,也是一個葡國人。當我拿起電話時只聽到對方傳過來的是聲浪很大、語氣很急,像機關槍一樣地投訴聲。原來銀監處有一員工前一晚服了便民藥房的藥不適,送入醫院後被證實為藥物中毒。我當時除了吃驚及擔心外,只能賠禮道歉。放下電話後,我心中焦急且生氣,知道我已被逼上梁山,接手便民藥房之事已不能再拖延了。我即刻去了便民藥房調查情況。那一天是我第一次踏足便民藥房。我查看了藥房內部,看到藥房內部我上面描述的情景。心中又著急又氣惱,因此立刻決定停止營業,進行內部改造工程。我也即刻委託里斯本公司的同事在當地報章刊登招請職業藥劑師廣告。(當時澳門只承認葡國學歷,因此我們必須在葡國招聘)我也在不久後帶同我的助理張堯光先生飛往里斯本面試來信應聘的人員。另外我決定藥房改造期間,在藥劑師到位後利用位於馬統領街的一間小小的地舖臨時營業。

        和張堯光先生在里斯本很順利地找到了一位年輕的葡國藥劑師Fernando。我要求他盡快來澳門,他就是在澳門第一位任職私營藥房的藥劑師。藥劑師Fernando在便民藥房工作了頗長的一段時間。並在我的助手張堯光先生的領導下,為便民藥房的重建和後來的發展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和奠定了基礎。馬統領街的臨時藥房開張時,我親自召開了會議,立下了新的規章制度。我強調了三條藥房必須遵守的規矩。那就是:1)為保證藥房出售的藥品的質量,從此不賣散裝藥。並嚴格控制藥物的有效期。2)某些必須有醫生處方才能出售的藥物由藥劑師保管和出售,並由藥劑師向每位來買藥品的顧客介紹用藥需知事項。3)藥房內必須設有冷藏設備,嚴格遵守制藥廠有關儲藏藥物溫度的規定。

        議事庭前的便民內部改造後,藥房遷返原址重新開業。我們也將營業範圍擴充至二樓。自85年後便民藥房不斷擴展業務,先後開設了便民醫務所,也開設了多家分店,成為獨立的便民集團有限公司。1999年回歸後,我退出了所有公司的管理工作。在回歸後我唯一的一次參於公司的決策是在SARS期間,我親自打了一次電話給當時尚未退休的張堯光先生,囑咐他在SARS期間嚴格控制藥品和消毒衛生用品的出售價格,不准隨便加價。我告訴他開公司做生意無非是想賺錢,賺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但賺錢要講道德,應賺的我們一定賺,但是災難錢我們公司不賺。因此如非來價上漲,便民藥房出售的口罩、消毒劑等等物品一律不准加價。我們公司的員工完全按照我的指示,在整個SARS期間保持著原來的利盈標準出售每一種貨物,沒有跟隨別人瘋狂加價,因此贏得了顧客的好評。

        我現在和便民藥房已是毫無關係了,但是每當我經過藥房時,看到裡面人頭湧湧,生意興旺,心中仍是很開心。我也十分高興常常能聽到坊間稱贊便民藥房的藥物和其他貨物價廉物美。我更一次認識到賺錢必須顧及道德,不能殺雞取卵,而是要細水長流。一家公司或商店的商譽是一家公司或商店長期生存的根本。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上當受騙最多一次,因為在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是儍瓜。

        曹其真寫的2010年5月7 

 


[1] 商德 - 欣賞!

曹主席:

很欣賞您在文中所顯現的商德,真希望傳媒朋友可將之在報章上推廣!

"1)為保證藥房出售的藥品的質量,從此不賣散裝藥。並嚴格控制藥物的有效期。2)某些必須有醫生處方才能出售的藥物由藥劑師保管和出售,並由藥劑師向每位來買藥品的顧客介紹用藥需知事項。3)藥房內必須設有冷藏設備,嚴格遵守制藥廠有關儲藏藥物溫度的規定。"

"我告訴他開公司做生意無非是想賺錢,賺錢也是天經地義的,但賺錢要講道德,應賺的我們一定賺,但是“災難錢”我們公司不賺。"

"一家公司或商店的商譽是一家公司或商店長期生存的根本。人的感覺都是一樣的,上當受騙最多一次,因為在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是儍瓜。"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商應有道

曹主席:
不發災難財沒多少能人做到了,尤其澳門經濟發展這幾年,很多事變得更不可理喻了.
你的blog算是更新得很快了,但還是貪心的希望你多寫.
祝你健康快欒!


[引用] | 作者 茉莉花 | 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曹主席: 本人十分同意閣下之生意之道。在澳門坊間,很多人都會認為(我不能說所有人:),到便民藥房買的東西,均是正貨,是信心保證。


[引用] | 作者 陽陽 | 11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我們也是便民的常客!


[引用] | 作者 Amy | 11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我最喜歡氹仔的便民,那裡的職員很友善,服務態度亦很好,只是貨品加價太快了,不知是何緣故?


[引用] | 作者 果王 | 19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医者父母心

学做事先学做人,做医药者尤甚。还记得同仁堂的前身宁波乐氏家族的作药家训:有方皆古法,无物不藏真。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6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