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6th May 2010 | 生活點滴 | (471 Reads)

       5月3日從上海回到香港原本想在港探望父親後回澳門。但一回到香港還未及到家,在由飛機場到家途中,收到友人余先生的手機信息,問我是否想在第二天去香港灣仔會展中心,欣賞國際一級男高音歌唱家Andrea Bocelli (中文譯名安德列、波伽利) 的個人演唱會。對這個消息我雀躍不止,因為對我這個歌劇迷來說,這是天上掉下來的饀餅。其實上個月當我知道在香港會有Andrea  Bocelli的獨唱音樂會時,曾托香港友人為我買入塲券,奈何由於去得太晚所有入塲券已全部售罄。因此我也只能等待下次有機會時再欣賞他美妙的歌聲了。不過在世博會的開幕式的文藝表演晚會上,很慶幸地在現場聽到了他獨唱的“今夜無人入睡”。我對此已覺得十分高興和滿足了。

      5月4日晚,我提前10分鐘抵達香港會展中心五樓的演唱會塲館。塲館很大一次可容納8000個觀衆。很快塲內座位全部坐滿,8時正,音樂會由Eugene Kohn任指揮的台灣愛樂團演奏法國作曲家Bizet(比才)作的著名歌劇 Carman (卡門)的序曲拉開了序幕。跟著的是Andrea Bocelli為觀衆獻唱他音樂會的第一首歌, 那是一首我最喜歡的由Verdi (威爾第)作曲的著名歌劇Regoletto(弄臣)中的La Donna e Mobile(善變的女人)。我對那首歌曲非常熟悉,我也會經常在家裡聽唱片中由世界著名歌唱家演唱這首名曲。隨後他和那晚嘉賓美聲女高音歌唱家Sabina Cvilak 演唱的多首歌劇名曲。下半塲的音樂會由Von Suppe (蘇沛) 在Peasant and Poet(詩人與農夫)的序曲拉開序幕。但下半場的歌曲全是流行的抒情歌曲。那晚Andrea Bocelli 邀請了年僅25歲的著名澳洲女演唱家Delta Goodrem一起共唱了9首美妙動聽的抒情歌曲。他們的演唱贏得全塲聽衆一次又一次的歡呼和鼓掌。演唱會的節目全部結束後,全塲聽衆到不願離開座位,在大家經久不息的鼓掌和歡呼下,Andrea Bocelli 和他的嘉賓們又獻唱了四首歌曲。最後他在聽衆一再的熱烈和經久不息的掌聲要求下,他以“今夜無人入睡” 一曲。這首曲子為演唱會劃上了圓满的句號。       

        那天晚上,我回家後久久無法入睡。自從Pavarotti逝世後, 我一直沒有再聽到過能令我真正心曠神怡的男高音歌唱家的演唱。但那天晚上儘管會展中心的音響效果很差,但Andrea Bocelli 的歌藝和音樂會仍然讓我的心靈獲得了無比的喜悅,我在那接近兩個半小時的音樂會上完完全全地忘懷了人間所有的煩惱。我感謝和讚嘆上帝在人間造出如此美妙的歌喉和那麼令人癡迷的音樂。可惜的是由於Andrea Bocelli 雙目失明而無法看到他那美妙的歌聲帶給8000位在座的聽衆的歡樂。這不但令我為他感到無比的惋惜,也因此慶幸自己的幸福。更加令我感到一定要加倍珍惜自己健全的身體,在有生之年儘量為家人、朋友甚至周圍的任何一個人帶來快樂。      

       我在青少年時期,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不喜歡音樂甚至厭惡音樂的人。因為母親在我很年幼時就逼我學彈鋼琴,我清楚地記得母親拿了一條細細的木棍,坐在鋼琴一側看我練琴的模樣。當時只要稍不留神母親手中的木棍就會打在我的手背上。因此我十分憎恨練鋼琴,也拒絕聽音樂和不喜歡唱歌,我對學感興趣的東西一般都很快速,但是對五線譜就是看不懂也學不會。每當坐在鋼琴旁時的感覺比赴任何的試塲都要痛苦一百倍。有一次我實在忍無可忍,我伸出雙手,告訴母親你可打斷我的十隻手指,但我再也不彈鋼琴了。母親雖然很生氣,但拿我的犟脾氣一點沒有辦法,所以也就只能准我停止學鋼琴。我也從此像脫離苦海似的遠離鋼琴、遠離音樂。直到有一天,我在大學的宿舍裡,聽到大學的大喇叭裡廣播著俞麗娜拉的小提琴協奏曲--梁祝,那是一首我們中國的两位作曲家陳鋼/何豪占將我們中國的傳統愛情故事,用西洋古典協奏曲的旋律創作而成。儘管學校大喇叭的音響效果很差,但我還是聽得入了神。聽著聽著我的心對這首曲子產生了共鳴,我給那優美的旋律迷住了,我忘了自己在哪裡,也忘了自己在做什麼,我只知道心中和腦中除了那動聽的旋律外,什麼都不存在了。那一刻我真的達到了忘我的境界。演奏結束時我發現我的臉上有淚水,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我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淚,但那絕對不是悲哀的淚水,而是從心裡發出喜悅的淚水。我直到今天都無法形容我當時的感受。這種感受在過去的幾十年一直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裡,我無法忘懷、也不可磨滅。它是我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到音樂的魔力和震撼力。在那個年代裡,我們每天過著吃不飽肚子的艱苦日子,我腦中只想著兩件事,那就是怎樣唸好書和吃飽肚子。除了看小說和偶然看一塲電影外,我們大學生的生活基本上是單調和簡單的。我從來沒有想過追求生活中的精神糧食。但聽了那首溫暖和觸及我的心靈深處的協奏曲時,我忘掉了生活上和學習中的一切的苦澀和煩惱。我也第一次領略到人除了實質的糧食能填飽肚子外,能調劑我們的心靈的精神糧食在我們的人生中佔據的位置是何等的重要。從這以後我開始關注音樂,也開始在課餘安排時間聽各種交響樂、協奏曲和歌劇。我將幾乎所有的零花錢都用在買唱片上。儘管,我在大學裡和來港定居後,甚至在法國求學時聽音樂的條件十分差。但只要我心中有煩惱和遇上困難、心情煩躁時,我都會聽音樂。音樂能讓我的心平靜安逸也能讓我忘掉煩惱。在過去幾十年中,音樂和書本成了陪伴我度過愉快和悲傷時刻的最好的兩個生活中缺一不可的朋友。現在我常常後悔,當年我沒有學會彈鋼琴或拉小提琴。我想當年我的母親如果不是用懲罰的辦法逼我學音樂,而是用激勵的辦法令我對彈鋼琴發生興趣,那麼雖然我相信憑我的差劣的音樂天分,我不可能成為一個有成就或出色的演奏家,但至少我可以在工餘時間通過彈琴抒發內心的感情,並鬆弛緊張的神經,而因此達到減壓的目的。        

       從我上述的例子,我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父母望子成龍的願望本來是出自善意,但父母對孩子的教育必須實事求是。因為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個性,我們不能要求他們是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因此父母只能引導和誘發孩子的興趣,可以的話盡量讓孩子們自己選擇,自由發揮。我們不能也不應該根據自己的主觀願望要求孩子,並將自己的愛好強加於孩子。因為如果這樣做的話,孩子會對父母的善意產生叛逆心理,這樣的話除了既辜負了父母的一片心意外,也對孩子的成長沒有任何好處。    

             曹其真寫於2010年5月15日 


[1]

學習要有動機,要引起學習動機就先要引起或誘發興趣,而基於人的個別差異,每個人不同的本質及經歷,需要因材施教,這本身是ABC的邏輯與道理,可惜,很可惜的是,給小孩、兒童、學生、青年以致成人身上的教育,還是用強逼的一套為多,無論在家庭、學校或社會上,厭學現象十分普遍。非常諷刺的是,即使正在接受師範教育或在教育學院就讀的,也許接受的也是強制學習的方法。或者學了一套好理論,實踐的卻是另一囘事;又或者空有一腔熱忱,無從發揮,沒有機會一展抱負。
近年,澳門教師的學歷、資歷水平應比以前大幅提高,社會上高學歷的人也大幅增加,但整個教育環境、教育制度架構上、投入資源及精神鼓勵上,能否讓教師們、青年們、家長及市民大衆自由廣泛參與,為澳門的教育建言獻策,實踐改革創新,培養澳門多元人才,形成重視人才,重視學習,重視科學,重視文化文學,重視歷史音樂藝術,重視自由批判,重視社會倫理,重視別人價值,百花齊放而互相包容的氛圍?
教學相長,學習本人的能動性非常重要,在很多情況下,特別在惡劣環境下更加要靠自己。很多時,走了一段彎路之後,始終會走囘原來的軌道上。幸運的是頓悟,也可能是修行的回報。
成長路上最怕的是迷途不知返,還在混混噩噩。
曹主席接二連三的故事令我很有啓發。我很佩服及感激。


[引用] | 作者 晴空 | 17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看了您今天的博文,我竟然一點也接不上,因為我是真正的音樂白痴,對外國音樂更是一無所知!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17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有機會可以試下聽 Paul Potts.


[引用] | 作者 | 1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毛網友,我從來沒有聽過Paul Potts 謝謝你告訴我。
一嚿雲 網友,聽音樂是個人愛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愛好。有人喜歡京戲也有人喜歡其它的地方戲。有人喜歡抒情的現代曲,也有人喜歡古典音樂。其實他在人生中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東西。我也不是所有的音樂都喜愛的。談不上是否白痴。我發覺你對澳門歷史和政治都+分有關心,研究歷史和政治也應該是空閒時消遣時間一種很好的嗜好。謝謝你經常留意我的博客。
晴空網友,謝謝你對我的誇獎。我希望我的網是一個大家探討人生真意的網,謝謝你的支持。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1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如歌的行板

最近友人寄給我一首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很淒美。雖然我不懂音律,但也深深被吸引。一邊聽一邊想起當年在蘇聯遊歷的情景,又是別有一番感覺!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23rd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