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8th May 2010 | 評論 | (496 Reads)

      澳門特別行政區社會文化司長張裕先生,出席了5月12日晚上由教青局主辦的澳門青年關心社會座談會,並和青年作了現塲的互動和溝通。第二天各澳門報章都對這次的座談會作出了報導。據報導那晚計有500多名青年参加了座談會,在現塲有16位青年朋友發言並向司長提出了問題。在我的印象中這應該是在澳門在第一次由政府组織的,主要官員和青年直接對話的座談會。各報章對座談會內容、素質和安排的評價的報導各有不同,有的甚至批評多於讚揚,但是我認為無論如何,政府踏出這樣的“第一步”是值得被肯定和讚賞的。本人曾多次提出,希望行政長官直接和青年座談,一方面傾聽年輕人對一些社會問題的看法和想法、他們在生活上、工作上和學習上面對的問題和他們的訴求。另外也能通過座談會,讓他們能和政府最高領導人拉近距離,消除隔閡,讓他們親耳從政府領導人口中聽到政府的治澳理念,和方針政策。老一代人更能通過對話將在生活工作中積累起來的,成功的經驗和失敗的教訓傳授给年輕的一代。正面引導青年建立未來社會主人翁的正確人生觀。當然張裕司長是具體負責青年工作的澳門主要官員,由他和青年進行座談應該亦是恰當的。我雖然沒有参加座談會,但看各報章的報導後,我認為政府應接受這次社會上有些認為组織安排方面的不足的意見,在下次安排類似座談會時作出改進,盡量在第一步的基礎上走好第二步、第三步和以後的每一步。      

      我們大家都知道也都會說青年是社會未來的主人。因此我認為,我們不能忘記,悉心培養、教育和關心青年在各方面的全面發展是我們老一代人的責任,而且更是澳門特區政府責無旁貸的義務。我認為在今天青年的心中增加一份對社會責任的認知感,也就是為澳門明天的主人翁在管治澳門時增添一份“政府良心”打下基礎。講到“政府良心”問題,我不得不在此提到我們的總理温家寶先生,前幾天就最近在國內頻頻出現的斬死斬傷幼童的事件向記者提問作出的回應。在鏡頭前的温總理神色凝重地說,這個問題的出現,反映了在我們的社會裡存在着深層次的矛盾。要杜绝這類事件在社會上發生,首先要研究和找出解決這些深層次矛盾的辦法。(這不是温總理的原話,是我看電視新聞時對他講話意思的記憶)總理的這個回應深深的感動了我。在我看來總理大可以說一些官面堂皇的話,例如:這是社會上個別的案件或正在調查中應該是精神病患者所為或是……。但是我們的總理是那麼地真誠和那麼地負責。我深深感到他是名符其實的,心中時時刻刻裝着老百姓的,我們大家公認和敬愛的“人民總理”。

     以下我想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思想已久的一個問題。我們常常能從報章上的報導中看到或在坊間人們平時閒談中聽到:“某某某來自建制派、某某某來自反對派。某某社團的年......、某某社團的青年……”在社會上把澳門特別行政區的人包括青年人劃分成不同的群體。有的甚至劃分成保皇派和建制派、反對派和民主派、愛國的和不愛國的。”我認為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任何一個澳門居民只要是熱愛我們的國家和民族的、擁護“一國两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和遵守基本法的、都是澳門特區的好居民。我們不能也不應該因為有些居民對政府的某些政策欠完善、施政欠妥當、或因官員的道德操守和能力不足引起的一些社會問題,提出一些異議甚至批評而將他們視為敵人。我們的行政長官和官員應該用寬濶的胸襟、包容的心態對待這些批評。人的心都是一樣的,無論是誰都喜歡被人認同和受到賞識,因此聽到批評的聲音心中總有不舒服的感覺也是能被理解的。但是我覺得人犯些錯,或受些批評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我們中國不是有句老話“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嗎?相信只要政府虚心接受批評,知錯能改的話,最終還是能獲得老百姓的認同和賞識的。不過我覺得我們必須特别注意和格外謹慎處理在這方面的青年問題。我認為我們不能標籤那些踴躍参加澳門傳统社團活動的青年,因為傳統社團在澳門的歷史上對澳門的貢獻是不可被抹殺的,我們應該絕對肯定愛國愛民族的思想和行動,並且應該將它在澳門的民衆中不斷發揚光大。不過我們必須要求青年端正他們参與社團工作的動機,我們的青年绝對不能將進入社團當着是自己平步青雲和達到個人名利雙收的起點。如果我們的社團領袖只顧私利而不把服務社會大衆當己任的話,群衆是不可能支持和擁護他們的。除此之外我們還需積極引導我們的青年在工作中解放思想,放眼世界,不能也不應將老一代的工作模式一成不變的用在不斷進步和發展的社會中。在鼓勵和愛護傳統社團的接班人的同時,我們還必須特別強調團結那些不参與傳統社團活動,並且常常發表一些不滿政府施針言論的青年。對他們的言行我們絕對不應亦不能排斥和打壓,也不能對他們採取打擊報復的手法,更加不應歧視和孤立他們。我們可以和他們在平等的基礎上進行心平氣和的對話,盡我們的能力和誠意爭取他們對我們的認同。我們大家都曾年輕過,我們都不難明白青年人的心理,對他們除了理解外還要尊重他們的感受。當然年輕人由於生活經驗不足,看問題往往容易偏激也相對感性和理想化。但只要他們的出發點是正確的,那麼我們對他們的言行必須是耐性和諒解兼容的。我們要鼓勵他們將他們心中存在的疑問和想法告訴我們,以便我們在了解了他們所思所想的基礎上,和他們作出有效的溝通。

      最後我想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首重思想上的交流和溝通,我相信只要我們的官員放下身段積極和年輕人溝通。那麼不僅是我們的年輕人得益,我們的政府的得益可能是更大的。

       曹其真寫於2010年5月17日


[1] 開facebook吧!

曹小姐:
建議您開個facebook,比這個好,一邊可以繼續寫綱誌,一邊又可以有即時回應;互動性很強.


[引用] | 作者 | 1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耿網友,你已不是第一個叫我開facebook的朋友了,我会認真考慮。不過我還沒有搞清楚facebook是怎么回事,容我先了解一下怎麼弄好麼。我在任立法會主席時只会摸手機,電腦都只會看mail,現在對電腦還很生疏。那時太忙了,但我會逼我自己跟上時代的。謝謝你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18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社團要爭取更廣泛的代表性

曹女士,
您好!知道您的blog很久了.今天有朋友推薦我看這篇blog.就這個話題,我覺得您的取態很中肯也很開放.首先必須肯定政府以致主要官員舉辦這次活動的善意和誠意.尤其張司長的臨場應變是值得讚賞的.
社團對澳門的貢獻當然不容抹煞.但目前很多社團面對的其中一個問題是缺乏一種張力令他們作再作進一步的發展.也因為這種張力的缺乏令一些社團容易有一種"理所當然"或"捨我其誰"的心態.一些社團沒有好好地使用這個來之不易的"發言權"(有些"發言權"更是祖傳之寶.不好好珍惜真是有點....),也不懂利用它去更好團結社團外的不同持份者.使自己"發言"更豐富,更響亮.看來他們不太瞭解"團結大多數"的真義吧.

那有什麼可以充當這種"張力"呢?政府除現有對社團的諮詢外,應增加與市民直接溝通的渠道和機會.首要的好處當然是彼此加深了解從而累積互信;附帶的其實也對社團形成張力.社團必須思考,如何更好服務好市民或如何加設一些增值服務,如何增加在市民心目中的代表性,認受性而令到市民或業界願意通過社團發表意見.

社團中人持上述意見者不在少數.是精神錯亂嗎?還有批評認為這種社團中人一邊拿政府的資助還一邊罵不合道理.第一這些社團中人都是為了社團的長遠利益著想,這是愛社團,不是害社團.社團的健康發展最終得益的是市民以及整個社會.參加社團目的不正在於此嗎?其二,容我提供一些理論知識,社團之所以被稱為第三部門是因為承擔了政府(體積,運作成本大,對具體界別認識未必很深)及市場(追逐利益)外的社會責任,政府給予資源予社團的原因是社團承擔了一些社會責任及職能.因此,政府請不要站在一個施予者的角度.而這更不是交換條件.如果有相關人士"龍顏不悅",認為該等"吃裡扒外"的傢伙不應留在體制內.我相信能公開提出這樣意見的人,在意的並不是僅僅自己的前途.更不是為了出鋒頭.

曹女士,最後希望通過您的平台寄語年青人要好好裝備自己,努力持續學習才能更好地為民發聲,追求自己的理想.還有,市民是我們最大的支撐點,爭取他們的認同才是生存之道.另外對於澳門年青人在五.一通過遊行理性表達訴求,充分體現了一種社會文明."非暴力抗爭"之義盡現於此矣!我為您們自豪!

p.s.曹女士,請繼續您的blog,我相信這也是社會上的一種正能量.

BEST REGARDS
H


[引用] | 作者 H | 19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曹小姐:
我覺得現在的官員及年輕人的價值觀變得越來越奇怪。
葡朝時代,因為語言文化的關係,很多人無法順利接觸權力核心,於是槍口一致對外,罵葡人如何如何。
及至回歸後,自行政長官、主要官員、以至各局級官員,與社會各界有著千絲萬縷的人際關係,很多人不斷拉關係,務求獲得更大利益,地位更上一層樓。
公務員體系內,層層奉承,曾經何時,大家已不再稱呼先生、小姐、女士,取而代之的是司長、主席、主任、顧問...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職銜來聯繫,既疏離又荒謬。
小城變成了國際都會,而人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Monster


[引用] | 作者 monster | 24th May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