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7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564 Reads)

      前幾天從超市買了一點東西離開時,看見一位身材矮小略有駝背的老太太的背影,這個身形和我相識的一個人十分相似,她令我想起了我從未忘記的一段往事,也勾起我心中對一位古人的懷念。

     1969年我的工作進入了十分繁忙的時期。當時我食無定時,起早摸黑,有時連續工作幾十小時,每次回家總是十分勞累,倒在床上就蒙頭大睡,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做家務及打掃衛生。所以在生活上極需有人照顧。在我公司任職廠長的小舅舅徐卓然,主動在公司找了一位清潔工帶回我家充當保姆。那天舅舅帶她來我家時我一看心中一陣疑慮。因為那是一位年齡很大、頭髮花白、滿面皺紋、身材矮小且略有駝背的老太太。當時我只有廿多歲,在我眼中只要超過四十歲的人,對我來說就已經算挺老的了。而這一位看起來至少有六十歲了。所以沒等舅舅開口介紹,我心中就已打定主意拒絕。相信我舅舅從我的表情上,已猜到了幾分我的所思所想,所以沒等我開口,就將我拉往一邊告訴我說,家中日間無人一定要用一個可靠的人,而這位阿婆在廠已工作了好幾年,所以手腳乾淨,靠得住,並且會煮飯燒菜。所以舅舅叫我先別拒絕讓她試一試,如果試下來真的不喜歡的話是可以不要的。那位阿婆也表示她會燙衫煮飯,清潔衛生,這份工作她會做得很好的。看舅舅和那位婆婆十分投投契地一唱一和,我也就鬆口說試一試吧。我們說好了婆婆的工資每月120元並供她一日三餐。但不供住宿。每星期休息一天。等條件談妥後我問她幾歲,她說她55歲。當時很多人都沒有身份證,請保姆就更不會要看身份證。但我心中根本從來沒有一分鐘相信過,她只有55歲。我以阿婆稱呼她,而她對我的稱呼是大小姐。我從開始寫這篇文章時就開始想她究竟叫什麼名字,但一直都沒能想起來。

     阿婆做事比較認真,家裡打掃得也算乾淨。中午我除了有應酬,一般都回家吃飯,但在家停留時間不長,放下飯碗就回公司上班。我下午下班晚,也因此我回家吃飯較遲,所以晚上她做完飯菜自己吃了飯就回家,把我的菜放在桌子上,我自己回家熱。我因工作時間長而且經常出差,所以我和阿婆真正見面交談不多,我只知道她有一個女兒嫁給了香港人,女婿是建築地盤工,經濟環境很差,又有幾個孩子,所以沒有剩餘的錢供養她。不過她覺得她自食其力倒也還挺滿足的。我除了不太喜歡她有抽煙習慣外,我們的相處是挺融洽的。阿婆是個挺聰明的人,她知道我不喜歡別人抽煙,所以在我面前從來也不抽。有一年冬天,我患了重感冒,發很高的燒,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阿婆非常著急,幾天都沒回家睡覺,晚上就在我的客廳沙發上打盹休息。頭兩天我沒有出房門,所以根本不知道這個情況。到了第三天晚上我有些餓,想去廚房找些東西吃,這才發現她在沙發上和衣躺著。我那時非常吃驚,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已第三天寄宿在我家了。她看我精神好些並感到肚餓十分高興,立刻去廚房為我煮麵條。我囑她回家休息,她說什麼都不同意。我讓她到我隔壁客人房間的一張床上睡,她也執意不肯,她說上床睡的話萬一睡得太香,我晚上需要她時她不知道。我最後還是說不過她,因此只能由她去。第二天她看我基本恢復了,才回家去了。阿婆對我家的一切東西都看管得十分緊, 她雖識幾個中國字, 但對英文根本是目不識丁, 但是她每天都會到我的書房將書架上的書數一遍。有一次我出差在外, 我的小舅舅徐卓然晚上到我家看看(我的舅舅有我家的鑰匙),隨手拿了一本書回家看。第天阿婆就打電話給舅舅說書架上少了一本書,囑他早些歸還。從那兩件事情我感覺到阿婆對我的深情厚意。我明白在澳門她孤苦伶仃獨自一人,所以對她來說我就是她心目中的親人。 

     我們就這樣和睦相處了幾年。1975年有一天晚上,我回家很晚,阿婆早已放工回家。睡覺前我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突然我看到沙發上有一個小洞,這是一個被香煙燒的洞。家中除了阿婆沒有其他人,因此我知道一定是阿婆坐在沙發上睡著了,是她手中的煙無意中燒到了沙發。當然燒了沙發我心中有些發火,但是令我更擔心的是阿婆年齡已很大,萬一家中著火將她燒死或燒傷了那可怎麼辦。第二天中午在家吃完午飯後我沒有立刻回公司,我告訴阿婆,我想是時候讓她退休了。阿婆一聽著急了。她紅著眼和我說,她不用退休,她身體很好。我知道阿婆手停口停,在當時沒有什麼社會福利,她擔心退休後的生活。我請她不用擔心,我會每月給她生活費一直供養到她離開人世為止。我知道在那一刻阿婆並不相信我說的話,我安慰她並相信我一定會實現我的諾言。阿婆還是哀求我讓她繼續在我家為我打工。不過我決心已下,她必須退休。因此我吩咐司機帶我和她回她的家去看看她居住的環境。阿婆住在馬場,馬場裡面全是鋅鐵皮屋。阿婆的房子很矮,矮得和我差不多高,阿婆因為矮小,她在裡面勉強能站直。那是一個夏天,天氣十分悶熱,當她將她的那個小屋門打開時,裡面很暗幾乎是什麼也看不見。我所能感到的是一股熱氣沖我而來。我的心突然一陣痛,我到澳門已近7年,但我竟然不知道和我相處6年的身邊人住在這樣的房子裡。我感到自責和歉疚。我吩咐阿婆把門關上,我將她再帶回我的家。我告訴她暫時住在我家中客房。我立刻叫為我公司裝修的公司老闆來我家。我吩咐那位老闆將阿婆的鋅鐵屋拆掉,重新為她建一間高一點和大一點的屋(她的房子和隔壁房子之間是有些空隙的),錢由我付。就這樣在不久後阿婆有了她新的房子。房子雖然不是太好,但樓底足足有普通樓房一層半的高度,裡面開了很大的窗戶,比較暢亮。房子裡有一個小小的客廳、睡房、廚房和一個廁所。廁所裡有一個花灑可供她淋浴。我也為阿婆買了床、櫃子、桌子、椅子、藤的安樂椅、一把風扇和一個暖爐。一切都完備後我將她送回家。我臨走時怕她擔心,給她留下了3000元現金。(大約相等她當時6個多月的工資)。從第二個月的月底開始我叫司機黃根每個月到她家送家用。每次過年過節我都會叫黃根多送些錢給她。阿婆也來過我辦公室探望我,但是都是由於我太忙所以每次都是匆忙的見上一面,問個好。我每次都囑咐她不要太節省,應花的錢一定要花,特別要注意飲食營養,但她告訴我她過得很好。阿婆的身體在一年後開始衰弱多病,從75年到794年時間裡,她因為生病非常頻繁地進出鏡湖醫院。而每次當她進醫院時她的鄰居會主動通知我的司機黃根。為不讓阿婆擔心,我就會叫黃根去醫院去為她付賬。1979年有一天阿婆住院但因肺氣腫而沒有再離開過醫院。

     1979年那一次夏天阿婆在醫院的時間較長,在她去世前的三天,她叫她女兒打電話給我,希望我去醫院見她。我答應了她的女兒我一定會去醫院看她,但是那幾天我特別忙,每天來辦公室見我的人連續不斷,我實在無法抽身去醫院,但我心裡對阿婆非常牽掛。到了第三天我一早回公司安排了一些緊急的、且必須處理的工作後,大約10時半我坐車奔向鏡湖醫院,進了醫院在醫院大樓的石梯上見到阿婆的女兒走下來。她看到我時向我哭訴著說她的母親大約在45分鐘前走了。我說既然已來了就想再見阿婆一面。但她女兒說太晚了,因為醫院已將她母親送往了醫院的停屍間。我當時真是十分後悔沒有早一個小時到醫院來送她最後一程。

      第二天阿婆的女兒來我當時位於大豐銀行的辦公室要求見我,我見了她,並預備了一張支票給她,為她辦理她母親的喪禮所用。阿婆的女兒說什麼都不肯接受我的支票。她告訴我她不能再接受我的錢,因為她來見我的目的是來給我她母親的一本銀行存褶。我接過存褶薄一看,裡面有三萬餘葡幣。我簡直不能相信我的眼睛,因為當時的三萬元是很多很多的錢。我告訴阿婆的女兒我不能接受這些錢,但她回答我說,她每年在過年時和她母親生日時各給她母親一佰元,一年總共才兩佰元錢,存褶上的錢都是我給她母親的。所以她執意要還給我,說她母親最後除了想再見我一面外,也是想親自把錢還給我。我們就在我的辦公室裡推來推去。最後我們同意她將存褶中的錢留下,而我也不再負責她母親的喪葬費。我希望她能為她母親辦個簡單但是莊嚴的喪禮,以慰藉她母親的亡靈。

      我送阿婆的女兒離開我辦公室時,看著這位和我素不相識的瘦弱的中年婦女離去的背影,我的心被她無私、崇高的品德震懾了。因為我從她的衣著上和談吐中可以斷定,她是一位沒有受過什麼學校教育並生活在艱辛中的人。三萬多元錢在當時對任何人都是為數不少的錢,相信這三萬多元錢對她是非常有用的,她如果不告訴我的話我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但她為了完成她母親的遺願,不惜看著那麼多錢在她眼皮下消失。我心中當時真是百感交集,那是由酸楚、感嘆、敬佩和感動交集在一起的滋味。直到今天當我想起阿婆和她的女兒時,我還會被她們的純真和可愛而感動。我覺得她們才是我們5000年道德教育所推崇的有骨氣的中國人,是我們每個人學習的榜樣。我也因此常常以她們的行動和思想警惕自己,暗自發了一定要向她們學習的誓言,絕對不能做一個貪婪和無良的人。

      那次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阿婆的女兒。我曾收到過她的賀年卡,但是後來因為我的辦公室搬離了大豐銀行大廈,我和她也就失去了聯繫。有一天我回到馬場,想找回一些往日的回憶,但一切都不同了,那些鋅鐵屋已消失了。在過去幾十年中整個澳門也已經完全變了。它變得更美麗了。最近政府推出了全民雙重社會保險制度,雖然在辦理開戶手續時,政府在具體安排上出了一些小紕漏,行政長官也因此向市民道了歉。但是我認為政策本身是非常好的,如果阿婆能活到今天,看到這一切是會非常高興的。

      曹其真寫於201066


[1]

曹小姐有善心!阿婆的女兒有骨氣!我們也要多多學習!


[引用] | 作者 Amy | 7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人與人之間的相遇相知離不開一個「緣」字!

芸芸眾生中,您們遇上了,那便是「緣」!

曾幾何時,我想把這個「緣」字翻成葡文或英文,但也找不到一個完全100%對應的詞。

「緣」的意思,只可意會,難以言傳,也難以筆墨形容。

緣到人相聚,緣盡人分散,這便是人生!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7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但願
一嚿雲 : 您近期的博文有點悶,予人自我吹噓的感覺!不過仍有不少人回應了一些我個人感到很肉麻的字句!哈哈,也許這就是澳門的生活寫照!

但願嘈主席句句屬實,


[引用] | 作者 澳門蟻民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唉!真不明白人為什麼總喜歡懷疑別人的誠信......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澳門蟻民

但願嘈主席句句屬實,

真的,為甚麽別人的誠信我等蟻民要懷疑!!!!


[引用] | 作者 澳門蟻民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6]

終於見到提及亞婆的故事,知道這傳聞已有卅多年了,不過內容並不清楚,今天由妳道出細節,妳對亞婆真的做到生養死葬,實是難能可貴.
各位網友們不須懷疑曹小姐的博文可信性,我估計還有很多感人的事情陸陸續續在這裡出現.


[引用] | 作者 果王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7]

其實看了曹主席的博文一段時間,我現在對她的誠信是沒有懷疑的,而且不自覺地變成了她的fans。

但不能漠視的是:其他網友的留言,在某個程度上也反映出在澳門這個社會裡,是存在對富人不信任的情況。究其原因,在澳門確有部分如曹主席相同或類似背景(指家世如財富及政治背景)的人,所作所為實在令老百姓失望萬分,痛心疾首。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8]

謝謝两位網友的留言。我不介意別人對我抱不信任的態度。人有各種活法各人有各人的看法,特別在網上言論更加自由。公道自在人心,好的說不壞,壞的也說不好 。 其實今天令我覺得特別沒勁的不是別人懷疑我的誠信。而是我聽到朋友和我說起一些在澳門發生的事情,我覺得消息來源很可靠,我不應質疑它們的真實性,但如果這些事情是真的,那麼我就不能不懷疑我相識也可說是相交的一些人的誠信。我不喜歡隨便猜疑別人為人處事的方式方法,所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但我認為這個世界應該是有公義的,正像一嚿雲網友的留言那樣,社會上有些人為一己私利,不斷破壞社會公義,這些行為不但分化社會並將社會的不正之風合法化合理化。對我來說人活着求的是活得坦蕩,活得有尊嚴。人的富有和貧賤並不是單看這個人擁有的財富。沒有人格的人即使富甲一方也只是行屍走肉,是一個沒有尊嚴可言的人。我對任何人都懷着信任和友善的態度。對我不了解內幕的事,我總會將別人從好處裡想,所以真正令我感到沒勁的和不安的是我今天也開始懷疑別人的誠信了。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9]

曹女士:        您的博文已越來越多人看了,總會出現一些搗蛋無聊人令您生氣,唯一辦法就是笑罵由他,不予理會。不順心意之言刪去。      人生能有靜下來回憶故舊,寫人情、談世俗、講心靈、舒感受,實賞心樂事也!     濠江雖小其存溫情處處千萬,值得大書特書。       望適量運動保持體魄,繼續扶掖後進,為澳門添光增熱;繼續多寫文章,舒坦心境,談今憶舊。      謹致敬禮!    


[引用] | 作者 小隱 | 9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10]

想對蟻民網友說聲,曹主席的姓氏是"曹",並非"嘈",純屬善意提醒.


[引用] | 作者 過路人 | 9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