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1st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506 Reads)
      我父親有一個日本朋友,他的年齡比我父親稍長4到5歲。他的名字是神邊。他曾在上海經商,做買賣呢絨的“掮客”。我的父親是開呢絨舖子的,所以他和父親結識並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和他的夫人在上海居住過好幾年,所以我的父親和他的夫人也很熟。他們後來回到了日本定居,並在日本名古屋附近的愛知縣開了一家紡織廠。1966年我離開香港前父親讓我繞道日本,然後去加拿大。那是我第一次踏足日本。

      我到達東京機塲時神邊伯伯、伯母和他們的獨生女愛子一家三口都來了東京接機。由於他們一家三口曾來香港旅遊所以我和他們都是相識的。神邊伯伯和他的女兒會說一點點英文,雖然溝通不太通暢,但是加上手勢勉強可以明白對方的意思。神邊伯母除了會說一两句上海話外,完全不懂英文。所以我和神邊伯母除了鞠躬和咧開嘴相互展示笑容外,絕對無法溝通。他們從機塲接了我以後,將我帶到東京的AKASAKA TOKYU 酒店。那家旅館的房間是我一生人見過的最小的房間。房間裡除了一張小床、一張小小的床頭櫃,和一個壁櫃外什麼東西都放不下。房間帶有一個袖珍的浴室,胖一些的人幾乎無法在裡面轉身。但房間裡十分明亮及乾淨,所以雖然小了一些但是令人有很舒適的感覺。神邊一家人和我在旅館安頓好後,和我出去在旅館附近的一家飯店吃了晚飯。我在飯桌上發現神邊夫婦在吃飯時幾乎都不說話,神邊伯母非常客氣地不斷為我夾菜,並用上海話和我說“儂吃、儂吃”,他們的女兒愛子用英文不斷地和我說 "Please eat,Please eat", 而我就不斷地以 "Thank you, Thank you" 作答。晚飯後他們帶我在街上轉了一圈,AKASAKA是東京一個很熱閙的區,夜市很旺,旅館附近有一條街两邊都是各式各樣的飯店。在逛街時我發現神邊伯伯總是大搖大擺地走在最前面,而神邊伯母在後面急急步地跟着,在街上有很多外國人,但也有很多日本人,我發覺中年以上的日本男女走在街上時,絕大部分是男的在前面大搖大擺地,而女士手中拎著東西在後面急步地跟。我當時心中就想做日本女人真倒霉,也慶幸自己不是日本女人。第二天他們帶我逛了百貨公司,日本的百貨公司都很大很大,神邊伯母每當看到我將脚步放慢時就會用手勢問我是不是要買東西,所以嚇得我目不轉睛的一直往前走。那天下午他們帶我去銀座的帝國酒店裡看茶道表現,我也有喝茶的習慣但我從來不知道泡茶會有那麼多的程序和禮儀,日本的一切對我都是那麼的新鮮有趣,他們人與人之間也總是那麼地有禮貌,無論在什麼地方你可以看到两個日本人,在街上道别或問好時相互長時間的躹躬。我們在東京住了两個晚上後,乘火車經名古屋轉到愛知縣神邊夫婦的住家。愛知縣是一個很小的但安靜的典型日本小城。那裡的房子都是木的。神邊的房子是一幢两層的樓房,樓下是客廳飯廳、厨房和浴室。樓上是睡房。睡房裡沒有床只有塌塌米。房子裡的一切都像是童話故事裡描寫的那樣是袖珍型的,但是一切都是乾乾淨淨的,真可說是一塵不染,光潔明亮。

       回到家後神邊伯母不停地上上下下忙着做家務煮飯,但是由於我無法和她溝通,因此也幫不上忙,只能坐在自己房間裡看小說消遣和打發時間。那天下午我本來打算洗個澡,但是愛子告訴我不能在吃飯前洗澡,一定要等她的父親晚飯後洗完澡我才能洗。對此我十分費解,也覺得這個規矩有些莫明其妙,但我問了她半天也問不出一個所以然,因此也只能作罷。晚飯後神邊伯母請神邊伯伯去洗澡。神邊伯伯洗好澡後,神邊伯母示意我可以去洗澡了。我上房間拿了替換衣服,為能舒舒服服地洗個澡而高興。那個浴室不大,浴室中有個有來到我胸口那麼高的很深的大木桶,木桶中裝了滿滿的一桶冒着熱氣的熱水。木桶旁邊放着一個小小的木盆,木盆裡放有一個木水瓢。小木盆旁有一個矮矮的小木桌,桌子上有香皂和擦背的海棉。我把乾淨的衣服放在小木桌上,脫掉衣服把一隻脚先伸進裝滿熱水的木桶。但我的脚剛放入水中,就被那滾燙的熱水燙得大聲的喊叫。我縮回被燙得通紅的脚,並立刻穿回衣服一拐一拐地走出浴室。神邊伯母在厨房,愛子在客廳都听到了我的尖叫聲,她倆不約而同地奔向浴室看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苦著臉向她們顯示我被燙得通紅的脚。她們倆看到我這狼狽的情形都哈哈大笑起來。接着她倆嘰哩呱啦的向我說了一大堆話。但她們的話我聽不懂。她們看我一臉茫然,也知道我沒理解她們的意思。突然神邊伯母靈機一動叫我等一等。她急步奔上樓上,然後手執一個膠制的洋娃娃折回浴室門口,她示意我和她一起進入浴室。她先把洋娃娃身上的衣服脫掉,她一手拿着洋娃娃一手拿起小木盆裡的木水瓢,她用木水瓢在木桶裡舀了一瓢水慢慢地將洋娃娃全身淋濕。然後她拿了香皂抹在洋娃娃身上,將娃娃混身上下抹上香皂,她用海棉擦了娃娃全身。她再用木水瓢在木桶中舀了水,將洋娃娃全身上下的香皂冲洗掉。最後她把洋娃娃放進木桶浸在水中,然後將洋娃娃抹乾。我看了神邊伯母給洋娃娃洗澡的示範後,心中總算明白了日本人的洗浴的復雜步驟。我向她們母女倆致謝後,按照神邊伯母的指示,一一完成了傳統的日本式洗浴程序。這是我第一次享受日本式洗浴的經驗。後來我才知道在日本,男的一定比女的先洗澡的理由。因為那一大木桶裡的水每天是全部人洗完澡後才放掉。木桶是不斷地加着熱,以防桶中的水涼却。因為在日本男尊女卑所以男人必須比女人先享用亁淨的水,因此在這個家中男主人是第一個跳入水桶浸泡的人。如果家中還有其他的男人,那麼也會按年齡尊幼分別先後洗浴。在神邊家中我是客人而家中神邊伯伯是唯一的一個男人,所以我是第二個洗澡的人,愛子輪到第三,而女主人是最後一個。我在她們家住了两個晚上,神邊伯母每當外出都把我帶上。他們一家人對我像對待上賓一樣招待,特別是神邊伯母特別慈祥惇樸,十足十賢妻良母,我雖很難和她溝通,但我卻從心裡喜歡上她。我離開她時還真的有些依依不捨。幾年後他們全家又來過一次香港,我和他們一起吃過一餐晚飯,那一次是我最後一次見神邊伯母,她還是那麼和藹可親。神邊伯伯後來又獨自來了一次香港和我父親聚舊。聽說他回日本後不久就去世了。我們也就斷絕了信息,我不知道神邊伯母是否仍在人世,不過她如果還在世的話也應該年過90了。

      我不知道現在日本人的家中是否還繼續傳統的日本洗浴。但對我來說這是一次很有趣的經歷,我相信這種經歷不是在書本上可以學到的。這是一個國家民族獨特的文化和生活習慣。我雖然更喜歡簡單和方便的淋浴,但是所謂入鄉隨俗,一生中有這種經歷也是十分難得和難忘的。

      曹其真寫於2010年6月19日


[1]

曹主席很有趣味的往事回憶,娓娓道來,令我增廣見聞。雖然從未到過日本,但也可以感染到其中的快樂。另外,從文中看到曹主席對周遭事物、人情世故觀察入微,且頗有幽默感,讀來有一種“道是無情卻有情”的奇妙感覺,難得,難得。


[引用] | 作者 晴空 | 21st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我很喜歡日本的溫泉浴.....其實澳門很多人喜歡去日本旅行,儘管"藥膏"國的湖光日色不及祖國,但人們喜歡去那裡旅遊,因為那裡吃暍有安全保證.....

如果國民能明白此點的真締,那就好了!


[引用] | 作者 一嚿雲 | 21st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一嚿雲網友,你17日的兩篇在留言簿中的留言,我也答覆在留言薄中了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22nd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享受生活

看了这篇文章,我越来越明白主席为何能一直用如此真诚的态度面对生活和工作了。是因为你对生活的热爱,能在不同的风景和习俗中都充分享受生活带给您的乐趣。无论在哪里,只要用真心去生活,生活总是不会辜负我们的吧~
不知道我以上的理解是否有误,到那时晚辈的确受教良多,谢谢您。:)


[引用] | 作者 颜舍 | 29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自1千多年前的唐朝開始,中日就有著密切的往來關係. 鑒真大師的六渡日本,最終成為日本佛教的律宗開山祖師。 而當時的日本遣唐使亦如同當今的留學生,規模之大,數量之多亦如同當今我們的出國留學潮。所以現今的日本到處都有大唐遺風:樓宇的制式,街道的佈局,文字的書寫,乃至部分的語言發音包括了大量的習俗,日本現今的茶道也在此列。轉個角度講,從日本的習俗也能窺當時之大唐習俗之一二。然而,作為曾是日本學習模仿的我們,很多禮儀習俗已經時過境遷,丟失得蕩然無存,反而日本卻能保留至今,不能不說是個遺憾和慚愧。

虫洞时空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9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