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Jun 2010 | 生活點滴 | (478 Reads)
       我們公司於1973年在巴黎買下了,離開巴黎歌劇院不遠的,一家專營毛衣進出口毛衫的公司。那一年我來往巴黎和香港之間十分頻繁。為方便起見我在巴黎的14區租住了一套兩房一廳的公寓。公寓的停車塲非常狹窄,稍大的車子很難駛進,所以雖然公司有兩輛汽車,我挑選了一輛較小的FIAT房車作為每天用以代步的車子。而另一輛較大的BENZ就給法國籍的經理用。

      有一天下午大約5點鐘,我正在辦公室工作時收到一個電話,這個電話由在澳門任警察局長的MR.Valasco打給我的。事關MR.Valasco在澳門任職的任期屆滿,因此攜同妻子及子女乘搭法國航空公司返回葡萄外,他們在巴黎轉機並在巴黎停留一晚。他們全家人都希望和我在巴黎能見上一面,因為他們這次離開澳門後,不知將在何年何月才會再回澳門了。對我來說能在異鄉遇故知當然特別地高興。我約他們大約在下午6時左右在他們下榻的酒店大堂和他們見面。由於他們是一家四口,而且兩個小孩都超過10歲,個子都已不小。他們加上我就是五個人,用我的FIAT房車接載,後排的乘客會覺得十分擠迫,所以那天離開公司時,我向法國經理索取了BENZ車的鑰匙,我告訴他那天晚上我們調換車輛用。

      我上了車後啟動了車子的發動機,汽車開始前進,但車子既開不快也停不下來,總是慢慢地向前行。我覺得非常納悶,照理這輛車的馬力是比我平時開的FIAT房車要大得多,但為什麼我總是加不了速。我想車子一定是有毛病了,但令我很奇怪是為何那位法國同事從來沒有說起過車子有問題。那個時間正好是下班的交通繁忙時間,車子本來就開開停停,因此開不了快車也急不了。我就這樣慢騰騰地到達了Hotel Meridian。我見到他們全家人時大家都十分高興,經過一番寒暄問好後,我邀請他們和我同晉晚餐,不過我告訴他們我的車子有些毛病,我必須先回公司換回另一輛車。我隨即打了電話給公司裡的法國同事請他在公司等我回去和他文換車輛。Mr.Valasco 一家隨我上了車後,我們就向公司方向出發了。

      Hotel Meridian 向公司的方向走雖有幾條路徑可供選擇,但經凱旋門轉入香日麗榭大道,然後沿著香日麗榭大道向Concord廣塲方向行走,在Concord廣塲的旋轉處再向巴黎歌劇院方向是比較易走的路。我一上了車就告訴他們我的車不但開不快,也難停下來,所以請他們坐穩了,我會慢慢地開。我由凱旋門的旋轉處轉入了香日麗榭大道。香日麗榭是巴黎最大最漂亮而且很長很直的大道,在道上的兩邊都有很寬的四車道。所有車輛一旦轉入了香日麗榭大道的任何一條車道都不能轉行( lane), 車輛只能跟著前面的車一直到另一端的旋轉處。在香日麗榭大道上也有好幾個交通燈。我由凱旋門轉入了大道中的一條lane, 跟著前面的車行走。前面的車是一輛法國牌子灰色的房車。車子裡只有一位開車的男士沒有乘客。當我們碰到了第一個紅燈,前面的車子放緩了速度,然後停下來了。我用力地踏在刹車上,但我的車卻無法刹停,它慢慢地向前移動,眼看著要撞到前面車子,我心裡著急,再用更大的力氣踏刹車,但車子還是徐徐的向前,我車上的四個乘客同時驚呼"Susana !”。 我的車就是不聽話,車頭輕輕地碰了一下前面的車尾巴前面開車的男士從窗口探頭向我看來我舉起雙手勁抓拳頭拱手向他致歉。就這樣在每一個燈位前同樣的情況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我車子裡的Valasco一家不斷發出尖叫聲、前面車中的男士不斷地從車窗門中探頭向我怒目相視、而我就不斷地用手勢示意我的歉意。直到我們到了Concord廣塲的旋轉處前。Concord廣塲的旋轉處很大,車輛可轉向很多不同的方向。我前面車上的男子在選擇轉入旋轉處旁的道路前停下車,隨後,突然他步出車外向我的方向走過來。我和我車上Valasco一家人都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特別是我著實有些緊張, 我心想這位強壯紮實的男士這次一定繞不了我。我吩咐車中的乘客把車門都鎖上。我想鎖上門至少可避免挨打,但是挨駡是免不了的了。我搖下一半窗門面對這位陌生的男士。那位男士的心挺急,他還沒等我開口,就先問我能否聽懂法語,我點頭示意後,那位男士問我在旋轉處轉向哪個方向?我一時間沒明白那位男士為什麼要問這樣的問題,所以很自然地說我向歌劇院的方向。那位男士聽後露出如負重釋的表情說,很好!我會向國會方向轉,因為我不想你再跟在我的車子後面。最後他囑我快拿車子送去修理廠修理,並祝我好運。我當時的表情一定十分白癡,因為我看著他目瞪口呆。那位男士看著我的表情,突然哈哈大笑轉身向前走回他的車子,並很快地向右轉了。大約隔了幾秒鐘我和車上我的客人才明白那位男士真正的用意,因此同時曝出了一陣哈哈大笑。這位法國男士真的幽了我們一默,並解除了我們的驚慌和不安。

      我們很快地到達公司,我那位法國經理抓住Fiat車的鑰匙站在公司門口等我。我們全部轉入Fiat內,然後告別法國同事,這次後排座位雖然比較擠迫,但是我這個司機卻十非輕鬆地一面駕駛,一面和他們說笑。那晚我和他們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第二天早晨,我回到公司詢問法國同事那輛車是否已拿去修理廠了。那位法國同事看著我一臉茫然地說車子好好的呀,一點問題也沒有呀!我對這個回答完全無法接受,我告訴他我的經歷,他也無法相信我的話。最後我們一起步出辦公室,他和我一起坐上車,他輕鬆如自地開車在公司附近打了個轉。回到公司門口後,我坐上了駕駛位,他坐在我旁邊的位置,我發現車子和前一天有同一樣的問題。突然、我的法國同事叫我將車靠馬路邊。他問我用的是一隻腳還是兩隻腳來控制車子裡方向盤下方的兩個腳掣。我毫不加思索地回答當然是兩隻腳。我的同事聽完我的話後,突然放聲大笑,他笑著和我說這輛車是自動波車,自動波車只用一隻右腳控制。因為手動波車有三個控制掣,我們的左腳是用在轉波檔時用的。自動波的車只有兩個腳掣,其中一個是油門,另一個是刹車。我的兩隻腳一隻踩油門加速,另一隻踩刹車,你倒底想車進還是停呢!聽了他的一番話,我也忍不住大笑起來,不過我的笑聲中一半是真的覺得可笑,另一半也是為掩飾尷尬而笑,我想當時如果有個地洞的話,我想我一定會鑽進去的。

      上面就是我第一次開自動波汽車閙的笑話。我們在一生中是不時會遇到一些自己不明白和不懂的事,也因此會出些洋相。當然在這種小事上鬧些笑話的問題不大,但是我們在嚴肅的工作崗位上就不能隨便出這樣的洋相。特別是我們的官員、領導有時因為不明白而隨便亂說一句話都能給社會或企業帶來不良的影響,也可對別人帶來不便甚至傷害。因此我想我們在任何事之前一定要弄明白後才做,這樣不但不出洋相並且會把事情做好。

      曹其真寫於2010627

 


[1] 家庭和企業

一個家庭 ,就當他是一個企業的投資 ,曹伯伯給子女的投資 ,是正確 ,當年是硬著心腸 ,慧眼更棟識主席必是大將之才 ,為什麼我們有些人對子女教育感到失敗 ,怨聲載道 ,就是我們不懂得投資之道 ,主席 ,所說 ,家庭和社會同樣重要 ,需知安家才可立業 ,先苦後甜 ,是教育子女首要 ,正確認識金錢價值 ,以及靠辛勤工作賺錢的觀念 ,送給為人父母名句 “莫為失敗尋藉口 ,要為成功想辦法”第二稿


[引用] | 作者 蓮花居士 | 2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令人欽佩的胸襟

看了曹主席的多篇短文,不少短文都是曹主席自我剖析自己過往的做法,甚至是一些不足與缺點,深為曹主席廣寬的胸襟折服!
不要說曹主席的身份地位,就算是一名普通市民,有多少能自爆昔日的"瘀"事?還將其中的得失與人分享?古人云:吾日三省吾身.但願有更多的人可以以此為榜樣,不僅以別人,更要以自己的得失為鋻.


[引用] | 作者 tony1218 | 2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以人為鏡

唐太宗曾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


[引用] | 作者 tony1218 | 2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这篇文章看得我很温馨呢,谢谢您慷慨的分享,让我们这些晚辈可以有机会也分享您的生活片段和经历。为您的胸襟而折服,也为您的思考感动,时刻都不忘人在社会上的意义,人和社会的关联性。坦率面对自己,坦诚面对社会,才能为社会做更多的事吧。

颜舍


[引用] | 作者 颜舍 | 28th Jun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其实拜读完这篇轻松欢笑的文章,我不由得联想到一个人究竟是应该做个通才还是专才呢?术业有专攻,通才必然不如专才在某个领域精通,而通才却能应付日常生活中多方面的问题。也许这不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每人在社会中的定位决定了发展方向,或者每人的发展方向决定了其在社会中的定位。这不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争论,但它的问题在于对社会的贡献到底是谁在起作用?是研究导弹的专家还是路边卖茶叶蛋的阿婆?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6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