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4th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473 Reads)
       最近因感冒雖愈但咳嗽未止,所以一直不敢去探望父親。父親心中記掛於我,所以常常來電詢問我的近況。我為怕他長久不見我而擔心,所以周末帶著口罩,前去他的住家小坐。父親見到我十分高興,拖住我的手囑我坐在他旁邊和他聊天。我們天南地北地閒聊著我們社會和人生中曾發生過的趣事、悲傷事。聊著聊著話題轉到了二次世界大戰日軍投降65周年的事宜。父親問我是否知道在日軍佔領上海期間,他曾因為我而被日本憲兵抓去坐了一夜的牢。

  事關,我是在位於上海棋盤街,(据說後來改名為河南路)鴻祥呢絨店樓上的家中出生的。出生後一直到三歲才搬出上址。當時的棋盤街的整條街的兩面大約總共有超過40間呢絨店。我的父親是鴻祥呢絨店的老闆。當時雖然店舖不大,但也已有數名店員。店中的店員多數都在地面舖中搭舖睡覺,而我們一家人就住在店舖樓上。我在嬰兒幼兒期間身體十分虛弱,在半夜經常因身體不適而哭鬧,也有幾次全身冰冷,身體發青發紫。(在我幼兒時即使生了病,一般都不會被送往醫院留醫的)。阿香姆媽除了緊緊把我抱在懷裡用她的體溫為我取暖外,更是為我掐人中灌薑湯,常常忙得沒有好覺睡。大約在我一歲半左右,當時的上海被日本軍佔領著。那段時間上海常有空襲,所以晚上在上海實行宵禁,家家戶戶的窗上必須裝上厚厚的黑色窗如需要在晚間開燈的話就必須把窗拉得密密實實,以免燈光洩而向轟炸機提供投炸彈的目標。

       在一個盛夏的晚上,因為上海的夏天特別地濕熱,拉上厚厚的窗後,屋中完全不通風,因此房間裡實在是熱得讓人受不了。所以阿香姆媽在臨睡前都會將窗打開,以便屋中空氣流通,並稍減令人難受的悶熱。到了半夜,我突然哭鬧不停,阿香姆媽無論用什麼方法哄我,都無法阻止我的哭鬧。在情急之下,她忘了黑色窗沒有被拉上,一手將房間的燈的開關打開。等到她醒覺她無意中犯了大錯時,已為時太晚。很快日本憲兵隊沖進了店舖,住在店舖中的男士在睡夢中全部被驚醒並被抓走,當然住在店舖樓上的父親也沒有免。當時幸虧有一年輕店員十分機警,在慌亂中,他偷偷走到頂樓沿著頂樓屋簷,爬入了隔壁鄰居的舖子中躲藏起來才避過這一劫。第二天一早這位年輕店員就四出報信、通知父親的親朋好友們去營救父親和其他店員。我的父親和那些在店內居住的店員們在睡夢中被驚醒後,就莫名其妙不知原因地被日本憲兵抓走,並在日本憲兵隊的牢房裡被關了一個晚上。幸虧憲兵隊裡的日本憲兵並沒有對他們動刑,第二天一早經過朋友們的營救,他們都被放了出來。對於此事在當時因為我還太年幼所以毫不知情,但阿香姆媽為了此事,卻被嚇得半死。從我懂事開始阿香姆媽就常常和我講起這件事,我也可感到每次她說起這件往事時,好像還是餘悸猶存。我父親店舖的那些老員工,在我懂事後也經常和我打趣說,我害他們坐了一晚上的牢,等我長大後一定要對他們作出一些補償。

       父親告訴我其實他在那晚被捕之前,曾經也有一次差些被日本憲兵隊抓去。那一次是因為當時棉紗是被日軍看作違禁品的,所以任何人私藏棉紗會被視作違法行為。在棋盤街上的眾多呢絨舖中,位於鴻祥呢絨店對面的另一家呢絨舖的樓裡私藏的棉紗,有一天給日本憲兵發現并被搜獲。當然那間店家的老闆被抓了。日本憲兵隊為徹查各家店舖,因此將那條街上所有的呢絨舖老闆全部抓去問話。在來抓我父親的那天下午,適逢我父親不在舖子裡,我父親的好友高賢正先生正好來找父親聊天,見父親不在舖子裡,就坐在店堂裡喝茶等候父親歸來。高先生是做呢絨“掮客” 的。當憲兵隊的便衣來舖子找我父親時,高先生問他們找我父親何事,他告訢那些便衣,他也是做呢絨生意的,並告訴他們他是我父親的摯友,有什麼事都可問他,他能全權代表我的父親。日本憲兵隊一聽我父親不在,而高先生能全權代表他,所以就陰差陽錯地將高先生抓回憲兵隊了。我父親也就這樣地沒有被捕。當然高先生被抓後不久,父親通過朋友的幫忙,花了些錢很快將高先生從日軍憲兵隊贖了出來。

 我的父親也經常回憶那兩次往事的情景。父親還告訴我,上海被日軍佔領時,在上海出名的位於外灘的外白渡橋上有日軍站崗,也有日軍憲兵隊的便在橋上站立。當時我們中國同胞要通過此橋時,必須向站崗的日本兵行鞠躬禮,否則的話輕者會被抽耳光,重者會被抓回憲兵隊。那天父親說起此事時,心中還是憤憤不平。父親接著也和我提起當時上海的法租界裡的“法國公園” 門口竟然有“華人與狗不准進入” 的牌子。父親非常感慨地說在我們中國的地方,任由外國人欺侮我們中國人是多麼不可思議、並是我們中國人莫大恥辱的事情。父親還說他年輕時曾親身經歷了這些事情,可能是我們下一代難以想像的。不過現在我們國家強大了,中國人現在已不再受視和欺侮,所以我們下一代人已經很難體會他們在當時受欺侮時的憤怒、無奈的心情。他很感慨地和我說只有一個國家強大富有,這個國家才能免受侵略,國民才能有尊嚴的活著。當然一個家庭和社會也是一樣,只有一個團結的社會和家庭才是和諧健康的社會和家庭。最後父親還很慎重地說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他遲早都會離開這個世界,他的願望是我們的國家越來越繁榮富強,國民的生活會越來越好。至於我們的家庭,他最希望的是我們的家族成員能團結一致,和睦友愛地相處,並將他一手創辦的企業發揚光大。

  我那天任由父親說而自己沒有說太多的話,但當他說這些話時,我本來握著父親的手卻抓得更緊了。我在心中默默地向父親保證,請他放心,我相信我們家族成員,一定會按他的意思做的。

  曹其真寫於2010914


[1]

百年近現代史對於國人來講就是一部不堪回首的屈辱史, 晚清的國運衰敗以及閉關自守,使當時的中國同世界的差距越來越大。而“百日維新”也不過如曇花一現般短暫而無效。可歎當時之“我為魚肉,人為刀俎”般被淩辱欺壓。
然從鴉片戰爭到辛亥革命到抗日戰爭, 國人在戰火硝煙中完成了鳳凰涅磐般的自我救贖。觀當今之中國,國運昌盛,國富民強,如此盛況來之不易,更應珍惜才是。

虫洞时空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15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日本人欺人太甚。釣魚島歷來都是中國的。

蟻民
[引用] | 作者 蟻民 | 15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只有國家強大, 國民才能揚眉吐氣.

悅心
[引用] | 作者 悅心 | 15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您的父親沒說錯,中國人以後不會再受欺侮了。

太空人
[引用] | 作者 太空人 | 16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5]

中國人是否不再受欺凌,全看政府的態度是否真的強硬.是以主權先行或是政策為先.釣魚島的主權問題,中國政府一貫以來都以"以和為貴""經濟先行" 的態度來處理,這才讓日本政府得寸進尺,實在讓國人心痛不已.高陽曾在"胡雪岩"表示:別國的商企有政府的槍炮撐腰,清政府的民企只依靠自己的努力,實在是國貨不振,國力不強的其中一個原因.

chaumin
[引用] | 作者 chaumin | 21st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