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1st Sep 2010 | 一般 | (592 Reads)
    日前和一位朋友聊天,無意中聽到一則令我啼笑皆非的消息。事關據報導在前一段時期中的某一日在澳門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車禍,肇事者是一位姓曹的青年人,而被車禍撞死的受害者是任職某博彩公司的荷官。這位被撞死的苦主的家屬在痛失親人後,欲將肇事者告上法庭,但令苦主家屬十分苦惱的是,竟然沒有一間律師行的律師願意代表苦主家屬。我聽了這個消息後深覺奇怪,心中對澳門眾多律師不願代表苦主家屬討回公道感到納悶和不解。照理說這是件人命關天之大事,無論如何死者家屬向肇事者討回公道是天經地義的事,如果因為苦主家屬無錢繳付律師費用,那麼檢察院也會向肇事者提出刑事起訴為受害者家屬討回公義,所以苦主家屬實無苦惱之理。那位朋友接著又告訴我 ,肇事青年屬澳門富戶,所以青年的父母希望用金錢向苦主家屬作出賠償而換取肇事者的牢獄之災。聽到此話後,我更覺得奇怪,因為如果此話當真的話,按律師行規律師可在庭外和解的賠償金額中,抽取一部分作為律師調解的費用。苦主家屬的律師也因此根本不需擔心收不到律師費。我心中當時就覺得這件事並非表面上看來如此簡單,其中一定有蹊蹺,不過我由於不知詳情,因此無從作出判斷,所以也沒有再多說。我的朋友說著說著說到了她的一位任職律師樓的朋友告訴她,在律師行業裡最近盛傳著這位曹姓肇事青年是本人姪兒的說法。聽到這個傳言我當時真可說是一頭霧水,因為我是我們家族中唯一在澳門生活的曹姓人,我又哪裡會在澳門冒出一姪兒來。而且這個姪兒在澳門還是出了車禍撞死人的。這是一個真叫人感到莫名其妙、毫無根據的謠言。事實上據我所知姓曹的人在澳門確實並不多,但是澳門雖小其總人口也有55萬之眾。所以把澳門所有的曹姓人士都說成是我的親屬實在是無稽之談。再說即使那位年輕人真的是我姪兒的話,但如果他觸犯了法律就應和其他人一樣受法律制裁,哪有放縱包庇之理。否則的話澳門的法治不是蕩然無存,澳門也必然成為一個公義盡失、無法無天的社會。我當時確實對這則謠言感到很意外並有些惱火。但使我更無法接受的是從事律師行業的律師應該都是學習法律的有識之士,怎可在不經調查的情況下就聽風就是雨地胡言亂語。不過那種情況下,我也只能按捺住心中之火,而對此以一笑而了之了。

      那天回家後,腦海之中還不停地盤旋著這段聽聞。我雖然覺得自己大可不必為這樣的事情不快,但是心中真的無法消除對散佈謠言者的厭惡。我也真的弄不明白為什麼在這個世界裡,會有這樣的人,他們捕風捉影、造謠中傷、惹事生非,而且唯恐天下不亂。我深信散播這個謠言的人可能根本就不認識我,因為作出此等謠言者對我在澳門的生活和家庭情況,可說是一無所知,也因此會胡亂地作出如此無稽的聯想。不過我不禁自問為什麼類似的謠傳總是圍繞著公眾人物而轉。在過去的幾十年我一直生活在澳門,我熱愛澳門、我喜歡澳門的寧靜也喜歡澳門人的純樸友善。但是澳門的社會很小,生活圈子更小,澳門的人際關係比較密切,澳門人和在其它大城市的人相比較下,工餘空閒時間較多(因為澳門地方小,澳門人在正常8小時工作之餘,花費在交通上的時間很少)也因此親朋之間交往聊天的時間相對地也比其它大城市多。另外社會上的公眾人物圈子非常小,而且公眾人物都為澳門民眾所熟悉,因此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都逃不過民眾的眼睛,公眾人物的生活和工作情況也常常成為老百姓茶餘飯後議論的內容。我在澳門生活的四十幾年裡,令我無法習慣和接受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在澳門社會裡總是充滿著那些毫無根據的流言蜚語,我覺得那些似是而非的東西有時真的令人啼笑皆非,也將人壓得透不過氣來。我這個人一向不愛管別人閒事,也不愛打聽別人的私事,更不喜歡將別人的私事作為自己茶餘飯後的消遣。不過儘管我不愛管別人的閒事,但別人卻很關注我的事情和我的舉止行動。也正因為此,我在澳門就經常受到一些毫無根據的有關我的一些謠言的困擾,雖然說我常常告訴自己真金不用怕火,我好的地方別人說不壞、壞的地方別人也說不好,只要我為人處世對得起天地良心,我根本無需計較和理會這些無聊的閒言閒語。不過我不得不承認我始終只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普通人,所以有些時候也難免會被那些明知是無聊的東西刺傷,也會感到無奈,甚至惱火生氣。為了盡量避免這一切,我在任立法會主席十年間,除了官方的應酬、和去立法會上班開會和偶然約一些知己朋友相聚吃飯飲茶外,就安坐在家裡看書報、看電視或聽音樂,如非必要從來不逛街也不外出。到了周末和假期就離開澳門去香港或其它地方。現在我雖已離開公職,但我還保持著原來的生活習慣,除了上班改為去慈善會外,其它一切維持不變。但儘管如此,偶然還會有莫名其妙的流言傳到我耳中。譬如最近有我多年前一位同事告訴我,澳門有一位做工程的公司老闆說,現在政府很多工程交由我做,甚至連輕鐵工程將來也會由我去做。儘管那位老同事說,自從我任立法會主席後,已不參與公司日常管理,並從不踏足公司。而且在數年前,我和公司也已毫無關係,因為我早將在澳門的有一部分生意賣掉,而剩餘部分也已全部結束掉了。但外界好像總是不能接受這一個事實。總之,類似的謠言實際上一直不斷地重覆發生,而且有些傳言是令人又好笑又生氣的。但是因為不知它們的源頭何在,又無法洞悉散播謠言者的意圖,所以我唯一的應付辦法也只能是聽之任之。因為嘴是生在人家身上,我已無法過問,也無從對它們作出追究,想不聽之任之也是別無他法的。不過我記得毛主席說過,世界上的壞事往往都會變成好事。我雖然對這些似是而非的流言蜚語感到厭惡,很多時甚至會感到冤屈,但是正因為社會上有這些流言蜚語,而它們的存在時時會給我精神上帶來很大的壓力,也令我為人言可畏而感到苦惱和不安,因此我會盡量設法小心避免它們的發生。而真正的要做到這一點,我在待人處世時對自己的要求變得更為謹慎和嚴格。我也會處處警惕自己,和時時提醒自己要做個言行一致和堂堂正正的人,並絕對不容許自己做任何不道德和對不起天地良心的事。我將本來令我不安、無奈甚至不悅的事情,當作是鞭策和監督自己改善行為舉止 ,待人處世的動力。這樣一來將自己從受害者的身份變成受益者,也因此從將本來來說是壞事變成了好事。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我們在社會上的所作所為都被受民眾關注。對我來說,這再次證明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免費午餐的,只要我們在社會上成為一個名人或獲得較高的社會地位,民眾對你的言行也必然會提出更高的要求。如果我們真的要成為有公信力的公眾人物的話,我們就必須端正自己的為人處世態度和保持良好的社會道德操守。

    曹其真寫於2010年9月21日


[1]

最近的确在网上看到过那个撞死人的曹姓青年是一位姓曹高官子侄的消息。原来是謠言,真可恶。造谣者是何居心?
网上世界虽然自由,但是必须遵守一定的道德和游戏规则,不能信口开河,胡说八道。

太空人
[引用] | 作者 太空人 | 23rd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如公眾人物乃或官員可以做到一日而三省自身, 辨是非; 查得失; 而秉承”兼聽則明,偏聽則暗”的原則,廣開言路,集思廣益;信奉 “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民”的古訓, 如今之社會自然會有個琅琅乾坤。

虫洞时空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24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澳門始終都係無法無天.法律仍未能保障受害人.律師始終為利益不敢開罪權貴之士。澳門街要生存始終要<錢>或<惡勢力>!本人都是法律界受害人,仍未有解决辦法!我竟然被一名任職律師摟文員恐嚇勒索.她是土生但只識中文!她手持一份法律文件向我勒索!真卑鄙!無道德操守!我决定不底頭,所以無法取回法律文件!可惜,無證據證明她 keep 住份文件!她亦會否認!

lw
[引用] | 作者 lw | 7th Oct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