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8th Sep 2010 | 生活點滴 | (407 Reads)
      1985 年我們公司在澳門投資開辦了織造牛仔布的工廠。我們的主要市塲是歐洲。開辦後公司生意很不錯,定單也源源不絕。我們公司歷來做的都是毛紡毛織廠,雖說我們亦辦有棉紡廠(不設在澳門),但在澳門的牛仔布織造廠還是我們公司第一次開辦的梭織生產廠。工廠生意好,令我們公司同人感到特別高興和雀躍。總公司也因此很快就作出大幅增加產量,並向高質量牛仔布市塲進軍的計劃。我們訂購了當時剛面世且價格非常昂貴的,由瑞士製造的100台濶封牛仔布織布機,亦設計並準備在澳門開設Rope  Dyeing (這是一種染色技術,中文名字叫繩狀染色) 工塲。當時在整個亞洲沒有一間織造濶封牛仔布和Rope Dyeing染色工廠,所以這個計劃不但投資金額大、在技術上也可說是我們公司十分創新和大膽的嚐試。  

      但正當我們緊鑼密鼓策劃開辦新廠、大幅增加產量時,澳門政府收到來自歐洲共同體(當時還沒有改名為歐盟)位於布魯塞爾總部的通知,歐洲牛仔布織造廠向他們投訴稱,我們澳門出口去歐洲的牛仔布在價格上有向歐洲市塲傾銷的嫌疑。所以他們正在展開調查,如他們調查後覺得情況屬實的話,那麼歐洲共同體的成員國將對澳門出口到歐洲的牛仔布徵收懲罰性的附加進口關稅。他們通知澳門政府是希望澳門政府在他們調查期間給於合作。由於當時我們的工廠是澳門唯一的一家牛仔布織造廠,所以澳葡政府當局在第一時間向我通報了這個消息。我聽到這個消息當然大為緊張。因為在一般的情況下,懲罰性附加關稅的稅率都很高。如果對我們的產品徵收懲罰性的附加關稅,就意味著我們的產品在市塲上的賣價會大幅度提高,也因此就會在市塲上喪失競爭的能力,最後會導致工廠因接不到訂單而被逼倒閉關門。

      反傾銷是每個國家(地區)保障他們自身工業生存的一項政策措施。當一個國家(地區)的政府發現其他國家(地區)向他們輸出低於生產成本的產品,因而導致他們國家(地區)自身的工廠的產品銷售受阻、工廠倒閉、工人失業時,他們可指責出口國家(地區)違反了貿易上公平競爭的事實,因而可以單方面對這項進口產品,採取徵收懲罰性的附加關稅的措施。當然對我們的牛仔布廠來說這種指責是荒謬的。雖然我們公司一向採取薄利多銷的策略佔領市塲份額,但我們絕對不可能用低於成本的價格出售我們的產品。其實我早已從書本上或新聞報導中知道各國之間存在著傾銷和反傾銷的貿易爭紛。因為只是聽聞而從未經歷過,所以我對傾銷問題的理解僅僅都只是在理論上的東西,從來沒有認真研究和關心過這個問題。但是在我自己真正遇到這種情況時,我們頓時陷入了恐慌。我和我們全廠員工都為此感到焦急萬分,不知怎麼樣去應付。我們唯一的辦法當然希望政府為我們解決困難。我懇求澳門政府為我們力爭,我告訴他們,這件事關乎我們工廠的生死存亡,不容忽視。當時澳門政府的經濟廳長(當時的廳長相等於今天的局長)告訴我其實澳門政府也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對處理此事也可說毫無經驗和頭緒,不過他答應我政府會通過澳門在布羅塞爾的駐歐洲共同體的辦事處,盡量向歐洲共同體據理力爭,向他們證明我們沒有傾銷的事實。在那段時間歐洲的報章上報導了我們澳門涉嫌向歐洲傾銷牛仔布的事件,並開始對澳門進行調查。他們單方面透露的這方面消息對我們很不利。我們的一部分歐洲客戶開始猶豫是否向我們提供比較遠期的訂單,因為他們怕我們到時萬一不能按照他們的價格交貨,那麼他們的生意會受影響。這種情況一直拖了一個多月,在那一個多月中,我幾乎每三、两天都去見經濟廳長,但一直沒有獲得明確的答覆。我開始感到不安和焦慮,我感得再這樣拖下去,一旦歐洲正式並單方面宣佈對我們的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時,我們會措手不及也可能已會為時太晚,而無法挽回了。因此在1986年春節後,我找了當時的經濟司長,我將公司的情況詳細的向他報告,我說既然在澳門我們是唯一的一間生產和出口牛仔布的工廠,所以我要求他讓我自己去布魯塞爾找歐洲共同體的反傾銷委員會談判此事,我覺得與其在這裡被動的等待對方判決,還不如採取積極的辦法,把這匹死馬當活馬醫,醫好了固然是好事,即使醫不好我們也能早作善後準備。再說談判結果是好是壞也僅只我自己一家公司之事,我的参與不會影響任何澳門其他公司。當然我需要澳門政府駐歐洲辦事處的協助聯絡,否則我以私人身份是無法約見對方的官員,並且得不到他們承認我的資格的。司長認為我的提議有其合理性,所以很爽快的接受了。他隨即吩咐澳門駐布魯塞爾辦事處負責人盡量協助我的工作,並為我安排約見歐洲共同體反傾銷委員會。

     為了更好的了解歐洲反傾銷的政策,我馬上著手尋找和閱讀他們有關的政策和他們相關的法律。同時又聘請了一位在布魯塞爾掛牌並專門辦理反傾銷訴訟的律師。通過律師我摸清了對方懷疑我們傾銷的理據,也和道了我需要準備的資料。在緊接著的大約十天裡,我整理和搜集了我們工廠的有關生產記錄、生產成本、原料成本、管理成本、運輸成本、和成品出廠售價等等的各項詳細資料。等一切就緒後,在和歐洲反傾銷委員會開會前的三天,我帶著厚厚的檔案飛往了布魯塞爾。我和我們的律師開了整整的一天會議,我們一起反覆地研究了我準備的整套檔案中的每一個文件。我的律師和我反覆練習在會議中,對方可能提出的問題和我的答案。在踏進歐洲反傾銷委員會的會議室時,我和我的律師心中都很有信心。我們所掌握且能提供給他們的檔案很齊全,一定能說服那些歐洲的官員我們並沒有傾銷的事實。因為我們知道我們已做足了“功課”。我和歐洲反傾銷委員會的會議一共是兩次。兩次會議進行得都比較順利,會議的氣氛也比較友善。我對他們提出的問題可說有問必答,我也向他們提供了他們需要的有關檔案和資料。在我們的第二次會議上,他們告訴我,他們會仔細研究我提供的檔案和資料,盡快派出專員來澳門作實地調查,並在實地核對資料。大約10天後,他們派了三位專員來到澳門。這三位專員在我們工廠足足呆了5天。他們非常仔細認真地查看核對了我們所有的生產記錄、生產報表、賬目等等資料。在他們的工作全部結束,離開澳門前的一個晚上,我請他們吃了一餐晚飯。在晚餐時,三位專員告訴我,他們查核了我們所有的資料,從資料中他們沒有發現我們的出口價低於我們成本的任何跡象。他們會如實地撰寫他們實地考察的報告。他們恭喜我說,他們經常出去作實地考核調查工作,但他們很少在一家公司裡見到那麼負責和專業的工作團隊。 半個月後,我們的律師來電通知我,歐洲共同體的反傾銷委員會決定撤銷對我們公司的牛仔布傾銷的控訴。我們的律師說這種撤銷控訴的結果並不多見、亦可說得來實在太困難了。他衷心的祝賀我打了一塲漂亮的仗。我和我的同事們聽到這個消息真可說喜出望外、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我們互相祝賀,因為我們成功了、我們勝利了。

      這是我人生經歷中一件比較難忘的事情。也是人生中邁過的一道崁。我清楚明白公司得以安然地脫離了那一次危機 ,全賴我們全體員工們的辛勤勞動。我本人通過對事件的處理,增加了很多平時不會想到和學到的知識。這件事令我再一次認識到做任何事前的準備工作,也就是我說的“做功課” 的重要性。另外,我從那一次事件更加體會到在公司裡善待員工和建立一個強大團結的工作團隊對公司的重要性。這件事早就過去了,而且是發生在20幾年前的事,但是我還是要借我的博文,感謝我的工作團隊,我堅信沒有他們的專業精神和認真負責的工作態度,我們是不可能勝利的。

       曹其真寫於2010年9月27日

   

 


[1]

說到國際貿易,出口方必然會涉及到貿易壁壘這個問題; 關稅就是一種進口國設立的有形的公開的壁壘, 而那些隱性的非關稅壁壘則更具殺傷性,不公平性和單方面性, 且名目繁多: 如配額制度、准入限制、知識產權、反傾銷、反補貼,而反傾銷則是最常用的手法, 如同開立信用證時給對方設置的紅色條款, 叫人防不慎防。這種隱性壁壘有失公平公正的原則,往往成為進口國扼殺、限制、削弱出口國產品競爭力的工具。
看了曹主席的經歷真是感同身受,驚心動魄,商場如戰場,此話不虛。

虫洞时空
[引用] | 作者 虫洞时空 | 28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2]

這是曹主席做足功課去迎戰的結果。年輕人必需要學。

蟻民
[引用] | 作者 蟻民 | 28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3]

我們年輕人一定要學會怎樣處理危機。路是人走出來的,辦法是人想出來的。一定要一步一步踏踏實實地做。

年輕人
[引用] | 作者 年輕人 | 30th Sep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

[4]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Sou
[引用] | 作者 Sou | 5th Oct 2010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