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Nov 2010 | 評論 | (253 Reads)
      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三屆部長級會議20101113日的開幕式上,國務院總理温家寶先生作了主旨講話。温總理在講話中充分肯定中葡論壇成立七年以來,澳門有效推動了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交流合作,將來更要充分發揮澳門的合作平台作用。並提出了四項建議和六項措施。其中總理特別指出﹕充分發揮澳門的合作平台作用。澳門擁有東西方文化交融、完善的基建及開放的商業環境、大量中葡雙語專業人才等優勢,正在成為中葡經貿合作的重要平台。中國政府全力支持澳門與葡語國家的經貿交流,鼓勵中國企業借助澳門平台與葡語國家企業開展多種形式的交流合作,希望論壇各與會國繼續利用好這個平台,推動建立更緊密的經貿合作關係。澳門特區政府要繼續發揮自身優勢,為落實論壇各個項目的目標,提供良好的服務,使中葡論壇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往來和友好合作的橋樑。為此總理還特別提到在澳門設立中葡論壇培訓中心。 在翌日的閉幕式上中國和7個與會葡語國家簽署了《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第三屆部長級會議經貿合作行動綱領》。行動綱領提出,研究利用澳門熟識中國和葡語國家法律體系的獨特優勢,推動澳門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企業解決雙方商業糾紛的仲裁地點之一。

      在開幕式和閉幕式中,不論是我國總理温家寶先生或是7個與會葡語國家,都對澳門發揮獨特優勢,成為中國內地與葡語國家經貿往來和友好合作的橋樑寄於厚望。事實上, 澳門自回歸以來經濟持續以雙位數字增長,並且即使在世界金融風暴橫行全球之際,澳門的發展勢頭還是特別地強勁。但是澳門一方面受地方小、人口少的限制,另一方面又受經濟規模嚴重單一的影響,要確保澳門未來經濟持續發展的確存在着很大的隱憂。澳門政府和澳門市民,對中央向澳門提出的澳門經濟發展適度多元化的要求也正在積極地、不斷地探索中。由於受客觀條件的限制,澳門究竟應該如何在經濟發展上適度多元化的問題比較複雜,也因此具體相應的政策也尚未清晰制訂。

      温總理在論壇開幕式的主旨講話中,提出了擴大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的四個建議。1) 擴大雙邊貿易規模:減少貿易壁壘;力爭2013年雙方貿易額增至一千億美元;中方進一步增加自葡語國家的進口,逐步給予亞洲和非洲葡語國家絕大多數商品零關稅待遇;鼓勵企業開展貿易融資;舉辦更多葡語國家商品展,為葡語國家產品進入中國市塲創造便利條件。2) 著力推動雙向投資:完善雙向投資法律法規,消除投資璧壘;加強基礎設施建設、電信、能源、農業、自然資源開發等領域的投資合作;鼓勵中小企業開展多渠道的合資合作。3) 積極開拓新的合作領域:中國願意推介葡語國家的旅遊資源,支持更多葡語國家成為中國公民出境旅遊的目的地;加强各國中央銀行、監管當局的交流,推動政策性銀行和商業銀行的合作,鼓勵擇機互設銀行分支機構; 4) 中國政府全力支持澳門與葡語國家經貿交流,鼓勵中國企業借助澳門平台與葡語國家企業開展多種形式的交流和合作。

      當然溫總理的上述四點建議未必全部適合我們澳門參與,但是中國商業部部長陳德銘先生公開表示,只要澳門能做的一定由澳門做。對我們澳門這個人口少、面積小,而且全面消費型城市來說,中央制訂這樣强有力地支持澳門經濟發展的政策,是為澳門帶來了無限的商機,同時也為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開闢了一條明確的道路。我們生活在澳門的居民在回歸後的11年時間裡,都見證了澳門的快速發展,我們大家都為澳門今天的繁榮感到喜悅,但是我們也為澳門的發展前途感到擔憂。我們更加為我們下一代長大成人後的就業問題擔心。因為按照澳門目前的狀況,完成學業後的年輕人,除了進入政府部門充當公務員或進入博彩行業就業能獲較好的工資待遇外,根本是很難找到理想的工作。如果要想憑本事創立自己的事業就更加是難上加難了。所以本人認為澳門政府務必加倍重視中央政府的這一項政策,因為我相信如果我們真能緊緊抓住這個良機,落實論壇各個項目的目標,在未來為論壇提供良好的服務的話,不但是有利於我們的國家,更是有利澳門未來的發展。因為實現論壇各項目的目標必定會促進澳門的各種新興行業的誕生,更有助澳門走出經濟嚴重單一的困境,並為澳門居民帶來多元的創業和就業機會,令澳門在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發展的成果中分一杯羹。

      本人對於澳門為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往來建搭平台,並成為中國和葡語國家友好合作的橋樑的思路一向十分贊同。不過我認為我們要真正起到平台和橋樑作用,並提供良好的服務,還是存在着一些急待解決的具體問題。依本人之見,為達到預期的目標,澳門急需做好以下兩件事﹕

 

1 ) 大量培養中葡雙語人才。

      澳門雖然自1557年就被葡萄牙佔領,並於1887年經中葡簽訂的不平等條約被割讓給葡萄牙而正式成為葡萄牙殖民地。儘管葡萄牙語在葡國統治的400多年中一直是澳門唯一的官方語言,並且這種情況一直延續至1992年後,中文官方地位被正式確立。但和其他葡萄牙殖民地不一樣,葡萄牙語在長達400多年的歲月裡始終沒有在佔澳門人口95%以上的中國居民中普及。長期以來絕大部分在澳門的中國居民讀的是中文,溝通用語也是中文。在澳門熟諳葡文的中國人可說是鳳毛麟角,寥寥無幾。長期以來在澳門的中國人和澳門統治者之間的溝通都是通過中間人—— 土生葡人進行的。這種狀況在中葡為澳門回歸簽署聯合聲明後,在澳門回歸前的後過渡期有所改善。澳葡政府為順利移交政權才着手在中、高級公務員中挑選一部分中國人送去葡國讀葡萄牙文,並於90年代初邀請了一批葡萄牙中小學語文教師來澳任教。經過幾近10年的努力,澳門在回歸祖國前的確是多了一批懂葡文的中國人,特別是在公務員隊伍中、在司法界中出現了一批雙語人才,但是大部分的澳門居民還是不懂葡文,也覺得學習葡文沒有什麼用處。

      澳門回歸後,在澳門除了個別供葡籍後裔就讀的學校繼續用葡萄牙文教學外,一般的中小學生都以中英文教學,並且對用國際通用語言英語代替葡文的呼聲日益增加。絕大部分澳門的中國居民認為讓子女學習葡語浪費時間,念了也沒有用處。另外也有為數不少的澳門同胞認為澳門已經回歸祖國,在澳門繼續用殖民地時代宗主國的語言,傷害民族感情且有辱澳門人的尊嚴。因此對在澳門行政、立法、司法各領域繼續使用葡語心存反感。其實在本人看來,語言本身並沒有任何政治含意,任何一種語言只是人類相互溝通的工具。因此學習語言是我們充實自身知識和加強了解其它國家、民族文化內涵的最好途徑。在澳門這個獨特的地方,儘管澳門在葡萄牙人管治的400多年中,葡語在中國人的社會中並沒有獲得普及,但是環顧我們的城市,我們還是能深深地感到這是一座中西文化滙集的城市,不論從城市建築風格還是歷史遺跡中,我們都能找到這座城市幾百年來歷經滄桑的痕跡,和葡萄牙人在此留下的點點滴滴的南歐文化風味。我們生活在其中的人,可能對此並不覺得它的珍貴和獨特,但在外人眼中,澳門就是一個與眾不同的城市。我相信在澳門的居民中沒有一個喜歡回憶澳門曾經淪落為葡國殖民地的事實,但在我看來歷史就是歷史,無論我們是喜歡它或者不喜歡它,我們都不能改變它。因此我們倒不如利用好我們城市的特色,將它變成我們發展經濟的動力,特別是像目前作為中國和葡語國家經貿往來和友好合作的橋樑的機遇千萬不能錯過。但是要真正突顯澳門的優勢,搭好平台就必須要大量的培養中葡雙語人才。

 

2)積極培養中葡雙語法律人才

      澳門和所有葡語國家的法律同屬歐洲大陸法系,它們都或多或少與葡萄牙的法律具有某種淵源關係。當然,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會根據它們政治、經濟和文化發展的特性,制訂適合它們國情和地區的法律。但由於它們在制訂法律時都會相互借鑒参考,因而很多法律之間具有某種共性。雖然澳門回歸後我們以基本法為依據制訂各項符合澳門實際情況的法律,但這並不能改變我們澳門的法律特別是五大法典,在很大程度上源自歐洲大陸法系中葡萄牙法的這一事實。儘管對於這套源自葡國的法律能否真正植根於澳門社會一直頗有爭議,要求對現行法律進行改革,消除法律滯後的呼聲也非常之高,但對現行法律進行改革和現代化必須建基於熟悉和了解其內在原理的基礎之上。而要真正了解我們現行法律體系的內在結構和原理,了解其制度演變發生的歷史過程,我們只有培養一批通曉中葡雙語的法律人才不可。只有在此基礎上,我們最終才能建立本地的法律文化,才能實現我們自身法律的現代化。但另一方面由於歷史的原因,澳門在實現由葡文法律向中文法律轉化的過程中,由於沒有全面精確的翻譯法律,導致很多中文法律文本長期不為不懂葡文的澳門居民所熟識。因此,回歸後很多居民對立法和司法中仍繼續延用葡文特別反感。對於這一些,我都很理解,但是本人認為,無論我們喜歡與否,我們必須認識法律是法治最基本的工具,而且社會上的法律制度是有一定的延續性和連貫性的。一個政權可以在一夜之間被推翻,某些法律條文也可以隨政權的改變而改變,但法律的制度和體系却必須保持其必要的延續性和連貫性。因此我們必須有足够熟悉葡萄牙法律的雙語法律人才,了解和研究我們澳門法律的過去、現狀及其內在原理,從而為我們制訂出符合澳門發展的本地法律。另外,我相信論壇的行動綱領提出,推動澳門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企業解決雙方商業糾紛的仲裁地點之一的原因,是因為澳門具備熟識中國和葡語國家法律體系的獨特優勢。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培養中葡雙語法律人才的重要性就更加顯而易見了。在這裡我順便要提出的是,最近聽說澳門大學公開招聘澳門大學法學院院長,其中呼聲很高的竟是一位熟悉香港法律的人士。對此傳聞本人簡直不敢相信。眾所周知,香港的法律制度和澳門的法律制度屬不同法系,在具體制度上也差異很大,難道我們澳門最高學府的高層連這一點都不知道嗎?我但願這只是一個謠言,希望它不是真的……

      最近在北京聽到由於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經貿往來逐年增長,並且眼看未來的快速增長勢頭強勁,但却特別缺乏葡語翻譯和法津人才。甚至無法找到能用葡文起草合同的人才,我當時心中就想澳門在這方面應該可以發揮一些作用。經過前幾天的中葡論壇令我們更清楚我們作為中國和葡語國家之間的平台和橋樑任重道遠,我相信只要我們努力,我們是可以在這方面大展拳脚的。

      社會和人生一樣,在我們的一生中機遇並不會經常在我們身邊出現。社會上成功的人士都是有積極人生,並能牢牢抓住機遇的人。任由機遇在我們身邊溜走的人,是注定不會成功的。人生如此,社會亦不例外,我認為澳門這次的機遇是千載難逢的,所以我在此呼籲我們的政府為確保澳門平臺和橋樑的地位,認真研究、制定確實可行的政策,為澳門的發展創造條件。

         曹其真寫於201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