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0th Apr 2011 | 評論 | (346 Reads)

      香港市民幾乎都熟悉即將退休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上訴庭副庭長胡國興法官的名字。胡國興先生和香港其他法官不同的是,他除了擔任法官外,也多次由政府委任擔任公職:如選舉管理委員會、嘉利大廈大火調查小組、新機場調查委員會及出任截取通訊及監察事務專員等等。也因為他擔任公職的關係,我們會經常通過電視和報章的報導見到他和瞭解他。香港市民對他都有深刻的印象,而香港的傳媒朋友都很親切地稱他為胡官2011328日和29日的明報A10版和A9版分別刊出胡國興先生退休前的專訪的第一和第二部分。在讀完胡官的專訪後我心中真的是有很大的感觸,我對胡國興先生在專訪中提出的很多觀點和見解非但是十分地認同, 而且是非常地讚賞。如:

胡國興先生說:

   【退休後不會戀棧法官工作和生活:「你不在位,沒有了權勢,好多事情,都是人家給面子,不是實質的。你不可以戀棧權位,有位就有權,無位就無權,如果離開司法機構,難道還回去和同事吃早餐?還用senior(長輩)的口吻和他們講話?你都戇居,睬你都傻。(注:他這段講話是用廣東方言說的,但因為很多字是報社的造字,普通電腦沒有,所以我在無法用報章上用的辭彙時,只能根據他的意思用其他的辭彙寫出來)】

      我對胡官上面的這段說話有特別深刻的體會。我自從立法會主席位置退下來後,在我的生活中出現了角色的變更。我面臨了一個調整心態和調整生活習慣的問題。我的快速生活節奏消失了,我進入了節奏相對變慢的半退休生活。

      儘管在我離開立法會主席位置前,我已經經常告誡自己,要對退下來以後的生活的變化作好充分的思想準備,但是真的到了退下來的時候,我還是在心中感到有一股說不出的失落感。理論上我很明白在退出澳門政壇後,應該儘量給現任立法會主席自由工作的空間,讓他能順利地從我手上接過立法會主席的重擔,繼續引領立法會的議員們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服務並發揮作用。但當真正到的那個時候,真正的要這樣做還是需要很強的自我克制力。不過因為我明白這個道理,所以我在退下來後的一年半時間裏,儘量克制自己不在公開場合,特別是在官方舉辦活動的場合出現。即使在無可避免而必須出席的那些場合裏,我也絕對不就目前立法會的工作情況發表我個人的意見。另外我也在退下來後的足足一年時間中,拒絕任何團體和學校對我發出在他們組織的講座中任主講嘉賓。但是當我離開繁忙的立法會辦公室,到同濟慈善會後,我發現我每天在同濟慈善會處理的日常事務並不多,處理它們根本不需要花我太多的時間。因此在退下來的第一個月中,我對生活中突然出現了很多空餘的時間感到無可適從。我除了難受和感到無聊外,也實在對一天只幹半天活的生活心有不甘。為了填補自己生活中的空閒時間,我從09年的11月開始,也就是離開立法會後的一個月開始執筆寫博客。我最初的目的純粹是寫些文章填補生活中的空閒時間。但是,我發現通過寫文章不但令自己在生活歷程中開闢了一條新的道路,而且也能趁現在自己精力還比較旺盛時,將自己一生中一些覺得值得回憶的人和事用文字記載下來,以便家人和自己日後閱讀。另外,我認為作為澳門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我雖然已退下澳人治澳的第一線,但我還是有責任從一個普通市民的角度,對政府在施政中的缺陷和不足提出一些個人的意見、建議、甚至批評。當然我早就對上面我引述的胡官的那句話還用senior(長輩)的口吻和他們講話?你都戇居,睬你都傻 有所領悟。因此雖然我寫出的每一句都是真心話,但我對我這些純屬個人的見解和批評是否會被認同和接受,抱著很坦然的態度。我覺得政府認為可以接受的最好,如果認為不能接受或不願聽的話,我也不會覺得奇怪,更加不會介意或生氣。但是儘管我是抱著如此的心態,但社會上還是有些人會對我寫的針對政府一些施政不足,而提出批評的文章感到不滿。有的甚至用匿名的方式撰寫文章對我提出的意見進行反駁和攻擊,甚至刻意醜化我寫文章的動機。他們覺得像我這樣已經退下來的人,還要對政府的施政作出評論,有留戀權慾、不甘寂寞的嫌疑。記得在我的博客的某一篇文章有一段留言,就有網友叫我不要再寫。如果一定要寫的話不妨多寫點生活往事,不要再寫對政府的政策和施政的評論。因為他們認為我的文章和觀點會在社會上會造成不良影響,並會起到打擊政府威信的效果。其實這些人的擔心是多餘的,他們也太抬舉我了。我自己知道我已不在位,我的說話在實質上已經沒有多大的份量,並且也沒有什麼影響力了。當然我不會為此而輕易地放棄這個能為我的退休生活注入強大生命活力的機會,更不會因此而忘記自己作為一個澳門人應盡的社會責任。因為我認為任何一個澳門居民都有責任向政府提出自己中肯、善意的意見,即使這些意見是片面的和難以被接納的。在我這一生中,到目前為止,包括我的父母在內,還沒有任何人能夠輕易地左右我的行為。不過我還是對我文章表示不滿的意見作了仔細的考慮,並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了他們的某些意見。儘管我心中還是堅持認為作為一個已卸下責任的官員或政治人物,仍然應該有政治責任感,仍然應該堅持原則,對政府的政策和施政該表揚的表揚、該批評的還是要批評。但是我告誡自己在堅持我手寫我心想的同時,儘量要注意方式方法,因為無論如何我已不在位了。我絕對不能也不應該給別人留下妹仔大於主人 的感覺。也因此現在我在寫有關政府政策和措施的評論文章時,會儘量注意措詞,也儘量在文章中抹去可能令人誤會我仍舊是以立法會主席的口吻寫的每一句話。  

【 胡國興先生認為審案時除了要根據法例,更要瞭解社會情況,有些場合一去無妨,「有時要去見識吓,又唔係做衰嘢」。談起賭錢,令胡國興想起曾審理一宗非法賭場上訴案,原審的外籍法官連打麻將也不懂,誤當「抽水」是私下獲益而錯將被告定罪,結果要由他撥亂反正。胡稱他重新將「抽水」定義,判決亦令警方日後在賭博案件中不敢「亂拉人」。】 

     對胡國興先生的要瞭解社會情況,有些場合一去無妨 這個想法我舉雙手贊同和欣賞。正如胡先生所說,有時要去見識吓。我幾拾年的工作、生活經驗告訴我,要做好事首先是要做好人。但是要做好人就必須能辨是非,而每個人的是非觀念是在人成長的過程中和不斷積累經驗的過程中養成的。在學校念書時或在家庭中,父母會通過書本或生活中的例子告訴我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所以我們在很年幼時已開始建立了一些做人最基本的是非觀念。但是當我們踏上社會後,我們的家長和師長已經不在我們身邊,也不會再隨時提醒我們如何辦別是與非。因此在人生的這個大染缸裏,我們必須靠自己的認知能力去分辨發生在社會上和我們周圍的事情是對或是錯、是好或是壞。事實上,世界上的事情是好是壞,有時並不是都有明確的條例規範,當然我們的法律對殺人放火、搶劫偷盜等嚴重犯罪行為有規定外,其他的很多事情的好壞對錯,只有靠我們自己去鑒定。而由於每個人的人生觀不同,因此對同樣一件事,人們會得出不同的結論。所以說,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生活閱歷,沒有足夠的社會經驗,而且長期生活在狹窄的生活環境,我們的思維長期停留在封閉的狀態,我們對世界上發生的事情不問不聞,那麼我們的是非觀可能會永遠停留在我們踏出校門和家門的那一刻。我們除了掌握最基本的是非觀外,當我們在社會上遇到大是大非的問題時,或者出現新的,我們從來沒有遇見過的問題時,我們就可能無法判斷事情是好是壞或是對是錯了。另外我們有時確實沒有絕對的標準判斷有些事情。譬如說嗜賭不好,甚至說常常出入賭場不好,但是我認為進賭場看看走走,並不是什麼壞事。因為如果我們走進賭場,看到裏面的賭客們不分晝夜地、儀態盡失地昏天黑地的賭博,我們會很容易認識到,人們將辛苦工作得來的錢財,那麼輕易地和不理智地拿去輸掉是對還是錯的答案。但是如果因為怕人進入賭場賭錢,而索性禁止進入賭博場所的做法可能就值得商榷。我認為這種一刀切的政策,對一般的人來說問題不大。但是如果對負責管理、制定政策的官員實行禁止進入賭博場所的政策,可能就會出現較大的問題。因為連賭場是什麼樣的、是怎麼運作的都不知道的那些人,又怎麼能制定符合實際的政策和管理制度。其實這就好比我們讓一個盲人畫畫、讓一個失聰的人聽音樂、讓一個啞吧唱戲一樣,他們所能做的只是憑空想像,是一定脫離實際的。

      在我幾拾年的職業生涯中,我一直告訴在我屬下工作的工作人員,如果他們真正想要在工作中有出色的成績,那麼他們必須先要學好做人和學會生活。我在30多年前就帶著做毛衣的師傅們走出港澳。要他們去各大城市走走看看,接觸港澳以外的世界和生活。我帶他們到世界上售賣最名牌服裝的街道,用他們的眼睛和耳朵去體會真正高品質的名牌,要他們認識在這個世界裏天外有天,強中有強的道理。要求他們不能滿足眼前的成績,要他們開闊眼界,走進生活,面對挑戰和競爭。在任十年立法會主席期間,我嚴格要求立法會的工作人員,要求他們學習生活。特別是要求立法會的法律顧問們一定要懂得生活。我經常告訴他們,一個不懂生活的人是不可能寫出符合實際的法律。因為法律是規範社會秩序和人類行為的準則。一個不懂生活的和不會做人的人,是不可能理解什麼是正確的社會秩序和行為準則的人,那麼他們也必定是不可能寫出符合社會實際和人們需要的法律的。我在任立法會主席的十年中和在我退下來後所寫的文章中,經常批評社會上有些人不思進取、不懂生活、不努力學習、不接受新的思維、不跟隨社會的進步而進步。我認為他們在浪費生命,我為這樣的人感到可惜。當然如果他們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我們也不能對他們有太高和太苛刻的要求,只要他們感到快樂,按照他們的活法也未嘗不可。但是如果我們權高位重的、負責制定政策和法律的官員們也是這樣的話,那麼我會除了為他們感到可惜外,更會為我們的社會感到可悲和可哀。

      曹其真寫於2011419


[1] 現金分享計劃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beLIEver
[引用] | 作者 beLIEver | 23rd Apr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