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9th May 2011 | 評論 | (501 Reads)
      日前,我國温家寶總理去馬來西亞進行國事訪問期間,温總理和馬来西亞大學的大學生們進行了一次對話。據報道温總理向年輕的大學生提出的希望是要他們做大事但毋做大官。當我看這條新聞時,情不自禁地發出了會心的微笑。我覺得温總理的這句話十分特别,因為根據我們中國的文化傳統,十年寒窗苦讀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躍龍門取功名,光宗耀祖做大官。而在中國的傳統觀念中只有做大官才能稱得上做大事。因為在中國傳統理念按仕、農、工、商、兵排列的社會理念裡,從商者即使事業有成、腰纏萬貫,仍不算是社會上流,也非做大事之人。當然現在隨着社會的發展和改變,我們中國人的思想觀念也改變了。如比爾-蓋茨、李嘉誠等獲全世界公認的成功企業家們,也自然地在人們心目中成為做大事的人了。如果說我們總理今次講的話出自比爾-蓋茨或李嘉誠之口的話,我會覺得比較容易理解,但是現在這句話,出自我們中國最大的温家寶總理之口就不得不令我感到新鮮。當然根據我個人的理解,我認為總理講這句話是強調和鼓勵年青人努力爭取做番大事業。其背後的寓意是提醒年輕人做大事業的目的是為服務社會而非為做個大官。

      其實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必須自幼年開始,就在家長和師長的正確引導下,逐步樹立成年後做大事的雄心壯志和抱負。當然為了達到做大事的人生目標,我們每個人必須努力學習知識和不斷鍛煉自身的辦事處世能力。為此我們每個人成長的環境和所處的社會風氣對我們是至關重要的。我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的家長們,從我幼年開始就一直向我灌輸辨別是非的能力和學習知識的重要,更諄諄教誨我長大後做一個正大光明的人。但是我內心最慶幸的是我在祖國完成中學和大學的學業。因為那段時間是每個人的人生中長身體、長智慧和建立正確人生觀和價值觀的黃金時代。那時的成長環境對我們一生的影響最為關鍵。雖然在我讀大學期間,適逢國家嚴重的自然災害,那段生活經歷也確實是我一生中在物質生活方面最最艱苦的歲月,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感到那是我在精神上最愉快和最不可忘懷的歲月。因為那時社會風氣良好,人與人之間都坦誠相處,大家口袋裡雖然都裝著很少的錢,但是人間充满親情、友情和温暖。特別是我在中學求學的時代,學校的師長們對我們的教育都是離不開向前看”“ 努力學習、 積極向上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在那段時間,民風純樸、路不拾遺、萬眾一心、社會和諧。即使在大學求學期間遭受飢餓的煎熬,但是我的同學們從來沒有放棄學業的念頭,也從來沒有對前途喪失信心。大家心中想著的都是如何克服困難,如何戰勝自然災害,如何為建設祖國貢獻自己的青春。我真的特別懷念發生在那段人生中的人和事。回顧自己的一生,我深刻地體會到我在那段時期接受的教育,除了堅強了我在風風雨雨的人生道路上穩步前進的信心外,也直接影響了我這一生人在為人處事的方式方法方面的取態。當然它們對我一生中的人生觀、價值觀、是非觀的建立和不斷成熟起了最關鍵的作用。

      1965年至1978年期間,我離開了我成長和學習的環境。其間雖然偶然會去廣州參加交易會和一次回上海探親(那次探親的遭遇,本人已在探親一文中詳述),我基本上不了解國内情況,中國大陸的一切對我都變得很陌生了。在祖國改革開放前一年,我奉父親之命在珠海負責開辦和管理自中國大陸解放後第一次由境外資金投資開辦的珠海毛紡廠。當時珠海經濟特區尚未成立,珠海鮮有人煙、一片荒涼。全國其它城市也都處於落後狀況。眼看著國家在過去31年間經濟突飛猛進、中國徹底擺脫一窮二白的面貌,並躍居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我為祖國興奮,也為中華民族深感自豪。但是令我痛心的是,國家富有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但是純樸的民風不在了、中華民族的優良道德不見了。我兒時的向前看普遍地變成了向錢看。為了錢,人們可以不顧仁義道德、出賣良心殘害無辜兒童、老人;是為了錢買官賣官,做官不是為了為人民謀福利,而是為了賺錢。也因此,為人公僕者中,存在著捉不盡殺不光的貪贓枉法的。又是為了錢… 令我最吃驚的是我心目中最崇高的理念我為人人、人人為我,也不知不覺地變成了我不為人人、人人必須為我。我在早前一篇博文講真話、做實事中已敘述了我對講真話要獲讚揚、辦實事會令人奇怪的怪現象感到十分不解和不滿。

      日前收到哥哥其鏞發來的名為《給中國人上了一堂--震撼教育》的電郵。電郵的結束語是:这是一篇非常好的記實文章,看了讓國人汗顏。請廣為轉發,謝謝”。可惜的是電郵中多次出現亂碼,所以無法全讀,但大概意思還是能領會的。我現在摘錄如下:

    【 德國總理默克爾以她的低調、樸素、謙和、平易近人等品格給中國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以實際行動為中國人上了一堂活生生的政治課。
    
默克爾抵達南京後,獲安排入住市内索菲特銀河大酒店頂樓的四百多平方米、可以看到南京全景的總統套房。但默克爾認為這個安排過於奢華,堅持要入住七十多平方米的普通商務客房,房價一千八百元,只是總統套房的二十份之一。這種平實、樸素的作風,令國人耳目一新。
  早在一个月前,德國方面的先遣人員已到南京對酒店進行了一番考察。因為總統套房面積達400多平米,覺得太大。普通商務豪華客房面積70平方米。每層都有两間,内設卧室、客廳和衛生間。德方先遣人員反饋给酒店的意況是,總理稱:普通豪華套間條件已經足够好了。看来,默克爾總理出訪入住普通房間已經成為習慣了。
  據了解,在索菲特銀河住房部裡這樣的房間有30多套,每一層都有。入住價格每夜為1700多元人民幣,加上服務費不到1800元;而總統套房入住一晚,要3萬多元,連同服務费則要近4萬元,價格相差20多倍。
  第二天早上,酒店本来準備了两套方案,房内用餐或是在只為貴賓服务的46樓行政樓層索菲特會所用餐,但默克爾謝絕去專門為其準備的私密性强的索菲特會所,堅持和一般住店客人一樣到7樓西餐廳吃自助早餐。而且不進VIP包間,和隨行的德國工作人員一道在大廳吃自助早餐。她也謝絕了工作人員的服務,堅持自己到自助餐台取食物,並自己動手切法式長棍麵包。
  此时,發生了一件小插曲。在取一種燕麥麵包時,默克爾不小心將一片麵包落到了地上,按照慣例,酒店的工作人員會幫客人檢起來換一個,而默克爾卻拒絕了服務人員,並彎身檢起掉在地上的那片麵包,並放進自己的餐盤裡。
  默克爾總理的早餐很簡單,煎雞蛋卷、奶酪餅、西瓜、麵包,也包括掉到地上的那兩片麥片麵包。
  對德國人來說,這並不是什麼特别的事,他們這個平民化女總理,平時就經常到超级市場購物,而且跟其他師奶”(大嬸)一樣乖乖的排隊,絕沒什么特權。但對中國公眾而言,默克爾的作為實在太震撼了,當她這些故事被中國傳媒報導出來,立即在網上被廣為傳頌,為她喝采,更有不少網民以反諷方式表達對中國官僚鋪張浪費的不满。
  默克爾為什麼如此儉樸?並不是她不懂得享受,也不是德國政府出不起這區區幾萬元錢,而是她及其身邊的工作人員清楚地知道,他們用的是納税人的錢,不能也不敢鋪張浪費。在德國,法律对公務員消費奉行零容忍原則,即任何鋪張浪費都是不可容忍的,都可視為腐敗,總理自然也不例外。对德國官員來說,用納税人的錢大肆鋪張簡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正因為此,德國很多地方的政府大樓都顯得破舊不起眼,官員的公務消費都受到嚴格限制,其消費清單,公眾隨時可以查詢。如果有官員大肆揮霍公款,那不僅會遭到輿論的質疑,還有可能因此丢掉烏紗帽,甚至鋃鐺入嶽。
  在天朝盛世的幹部宴席,必定是珍饈百味,美酒佳肴食不盡、喝不完,絕不會有人像默克爾那樣拾起地上的麵包來吃。只要是公款吃喝,一定是極盡奢華,否則也不會一年的公款吃喝達到六千億的驚人水平了!
  為什麼同樣是公僕,同樣是國家的高級幹部,在中國和德國有此天渊之别呢?默克爾的行動告訴中國人,一個高級幹部,即使吃公家住公家的,但也不一定能够心安理得的大吃大喝,她还要向她的選民交待!这就是制度使然!
  默克爾送給中國人卻是一份厚禮,就是實實在在的身教,讓中國人親身領會,一個文明、民主制度之下選出來的官員,該有怎樣的行為標準,該怎樣要求自己的幹部,該追求一個什麼樣的社會制度。這比一千句批評來得更有力量,更能震撼中國人的心靈!】

      其實電郵到此並未結束,但在後面的一段中夾雜了很多的亂碼符號,所以讀起來斷斷續續,不過大概意思還是可以看得明白,那是說中國駐德國使館人員在德國某餐館請我們國內的考察代表團人員吃飯,他們點了一桌子菜,因此他們在付賬離開時,桌子上還剩下很多莱。這個情況遭受在鄰座吃飯一位老太太不满。老太太對他們提出批評,並致電叫來了社會保障機構的工作人員。社會保障機構人員問完情況後,拿出罰單,開出50馬克的罰款。中國使館人員付了罰款後,這位德國工作人員鄭重地说:需要吃多少,就點多少!錢是你自己的,但資源是全社會的,世界上有很多人還缺少資源,你們不能够也沒有理由浪費! 

      我反覆地讀了好幾次這份電郵,我深深地被默克爾總理的樸素、平易近人而感動。默克爾是歐洲一個大國、強國的總理,她也是我心目中的偶像。我相信德國完全有能力支付官員的公差費用,而總統套房本來就是為各個國家的領導人所設,她所以棄之不用是因為,她明白她花的每一分錢都是納稅人用汗水換取回來的,因此她必須節約、自律。默克爾是世上少數的女性國家領導人,她做的是治理一個大國的“大事”,但是她並不認為自己大權在握,是一個可以為所欲為的“大官”,她認為她只是一個為老百姓服務的公僕。相信她的作風完完全全符合了我們溫總理“做大事毋做大官” 的要求。

      我在過去的多篇博文中,批評我們澳門政府官員濫用公帑的事例。我們的某些官員,在花自己口袋中的錢時,精打細算。但在花公家錢時,慷慨大方。依我之見,我們澳門這樣的小城,如果不是中央堅持奉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政策,而是按人口和區域面積計算的話,說真的澳門特別行政區實在是連中國一個小縣城都不及的小城。但我們澳門卻有為數不少的沒有自知之明的,自以為是、自命不凡、沾沾自喜。說得好聽一些是不自量力,但是實際上就是真正的井底之蛙。他們在我看來既無學識、德行又無能力、智慧。他們雖然受著高薪厚祿、但他們不思進取、不急民之急、也不思為民排憂解難。他們不明白天外有天的道理。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相比,他們的工作和地位都微不足道,但是他們外出公幹時講究排場,除了山珍海味,出入豪華套房外,更是喜歡前呼後擁、賣弄威風。更有離譜者竟然開口要求紅地氈和一定級别以上的官員在機場或車站相迎。這種愚昧無知、小人得志的可笑行徑令人感到啼笑皆非。我亦曾聽到某研討會的接待方向我表示,澳門代表團之龐大令人咋舌,澳門政府之氣派更是令人大開眼界。作為澳門人我為這一切感到汗顏和無奈。面對這種膚淺幼稚的暴發户心態和作風,我心中明白為什麼人家會說我們,除了錢什麼也沒有。但是因為我是澳門人,我聽到外人對我們作出如此這般的評論時,心中還是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我不知道我們的那些不以對社會毫無建樹、並濫用公帑為恥的,在看到上述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故事後,心中會有怎麼樣的感受。我希望他們還沒有到麻木的程度。而是採取知錯能改的積極態度,做個愛民且自愛的做大事的公僕。不再繼續走和溫總理的要求背道而馳的做大官但毋做大事的路,並真真心心、踏踏實實地為老百姓做些大事。

       曹其真寫於201158日 


[1]

一竹篙打一船人,是一個我們華人普遍所認知的意思,我認為甘樣評批整體公務人員是不公平,因自回歸後十多年來, 大家都看到由局級去到最低級前線的公務員都只是執行官,執行官的意思是跟隨司級官員的命令行事,最典型的例子世紀貪污歐文龍事件,是由回歸至06年濫用職權,在公開秘密情況下貪污,而沒有任何主要官員或行政長官阻止。曹女士的言論是不出奇,除了這種發洩方式來平衝個人的心態,但是對整體官員是不公平,我認為出奇的是曹女士任十多年立法會主席裡面,喪失了一個好好的機會在立法會用這樣的形式和火力批評官員,因立法會最好的地方來監督、問責如曹女士所說的官員,我認同有d官員真的很似曹女士所說,但為著公平應該清楚說是有d司級官員帶頭,才這種行為,我認為很似曹女士所說特區政府還有許多司級、高官,除了無能中還濫用職權、不負責任,而又往不需問責,但為何這些官員可以生存?因為有司級背景支持他們,有很多人其實可以直接見司長,而不需透過局長。我很希望曹女士日後亦用甘的膽量和說話批評特區官員,但請曹女士說清楚所指的官員是誰?避免市民們胡亂猜測是誰!不要介意我直接和你這樣對話。謝謝。

sousa
[引用] | 作者 sousa | 13th May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

[2]

sousa 網友,谢谢你的留言
其實今早我已留意到在一份中文報章上有一篇文章中,提出我文章中有“一竹篙打一船人”的嫌疑。我仔細看了那篇文章和你的留言,更翻看了自己的文章,雖然我原意並非如此,但客觀上確實會引起這樣的感覺。谢谢你给於我機會解釋。我的文章絕對不是針對公務員,我亦不認為凡公務員都是“官”。可能因為我主觀上認為我寫的是温總說的“大官”所以在我的概念上就不可能是那麼簡單地指公務員。也因此在措詞上没有注意加上“有些”或“某些”甚至“個别”。為此引起誤解,請原諒。
我寫文章不是因為我現在手中没有掌握公帑而妬忌能支配公帑的官員們,所以必须通過發洩以求心理平衡。我只是對一些官員過於浪費公帑、並過於“擺款” 而感到心痛。在我任立法會主席十年期間從未支取法律規定我可支取的交際費是事實,但我不認為官員收取應得的報酬或享受一定待遇不對。不過任何人都不能過份。在我任職十年主席期間我並没有少對某些我認為不對的類似情况提意見,甚至批評。只不過很多時說了有沒有人聽是關鞬。我相信在這點上我對得起自己是問心無愧的。
其實我們做大官的有不舖張浪費也不擺架子的,在我的博文中曾提過譚司長自己拖着行李在等的士等事,當然有權用政府公車並配有司機的官,用車是允許的,也是合法的,但譚司長能這樣做很不簡單,因此我覺得值得讚揚。就像德國總理住總統套房相信也沒有人反對一樣。
人是主觀旳,我是一個普通的人,想的和做的難免有錯,或不正確。如有不周之處或令人誤解還請各位網友見諒。最後我想說的是我不會中傷任何人,我寫的也絕對不是憑空想像、更不會造謠。如果為此得罪和冒犯了別人也並非我的目的。

曹其真
[引用] | 作者 曹其真 | 13th May 2011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