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2th May 2011 | 評論 | (275 Reads)

      2001年的911日晚飯後,我一放下飯碗就急不及待地捧著前一晚沒能看完的一本小說。小說已接近尾聲,因此情節特别緊張,我正在聚精會神閱讀時,放在手旁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隨手拿起電話漫不經心地“喂”了一聲。對方傳來的是我好友Vitoria急促的聲音。她叫我趕快打開電視機,說美國紐約的世界貿易中心給飛機撞塌了。由於她說話時聲音特別響、她說話的語調近乎歇斯底里,而且她又在我沒有聽明白時就將電話掛斷了,再加上我在接聽電話那一刻的心思,幾乎還是完完全全投入在我那本小說的情節上,所以說是一時三刻我的思想還不能回到正常的日常生活中,也因此是接聽了這個電話後,根本沒有真正領會她說的意思。在那一刻我腦子裡唯一聽懂的是她叫我打開電視機。當然我馬上隨手按了電視遥控器將電視機開啟了。我往剛被打開的螢光屏看去,只見螢光屏上出現飛機撞向世界貿易中心大廈和大廈徐徐倒下的鏡頭。我第一個反應好像是在看電影,而電影裡正在播放一個特寫鏡頭,當然我心裡也沒有立刻想到這是發生在紐約的實實在在的事情。直到我聽清楚了電視機裡新聞的旁述,我才明白螢光屏上出現的畫面,並不是電影或電視中的虚擬特寫鏡頭,而是在美國紐約發生的真實事情。在那一刻我的精神為之一震,我的全身像觸了電,我問自己我這是不是在發夢。等我醒覺這一切都是真實時,我心中立刻想到了我在紐約的弟弟和他生活在那裡的兩個兒子的安全。我手上本來抓得緊緊的書一下子丟掉了。我本來半躺在沙發上的身子一下子也坐直了。我的两個眼睛一直沒有離開光屏幕。我的耳朵也好像一下子豎起來了。我專注地聆聽着電視機中傳出來的每一句話。在同一時間我拿起電話撥了我弟弟的手機號碼,我連續地撥了很多很多次,但是我每天聽到的要麼是電話線的忙音,要麼就是網絡繁忙無法接通的電話錄音。那天晚上電視臺不斷地、重覆地播放紐約世界貿易中心被飛機撞擊而倒塌的鏡頭,而我也目不轉睛地坐在沙發上看着螢光屏直到深夜。我的手不停地重撥着我弟弟的手機號碼,我的心裡是擔心、着急、恐懼、無奈..... 我把我一心想把那本小說看完的事情抛到了九霄雲外。大約到了半夜4點鐘,我的手機突然響了,電話那邊傳來的是我住在纽約的兩個姪子中的其中一個Luis的聲音。這個電話並非來自紐約,而是來自葡萄牙,因為Luis那天正好是離開了紐約去了里斯本公幹。他在里斯本成功地聯繫到了他在紐約的父親和弟弟。他告訴我說他的父親從紐約向香港、澳門撥電話老是撥不通,所以他在和他的父親通話後,遵他父親的囑咐來電向我報平安,請我不要為他們擔心,他們一切安好。在那一刻我為家人擔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我雖然在接了電話後上了床睡覺,但我在床上根本無法入眠。那晚紐約世界貿易中心在電視機的鏡頭裡徐徐倒下的畫面不斷地在我眼前重覆出現,這一幕一幕地就好像是被刻在了我的腦海裡,再也抹不去了。事後阿爾蓋達基地組織的首領拉登被指為釀成2998人死亡的這一次9·11事件的幕後總策劃人,並被放在聯邦調查局通缉名單的首位,並在全世界懸賞通輯拉登。拉登本人曾否認了這項指控,但2002年在阿富汗找到的一盤錄像帶强烈暗示他至少是“9·11” 襲擊的主要策劃者之一。2004年美國國會衆議院又通過法案將捉拿拉登賞金由美金2500萬提高到5000萬。自2001年起拉登開始了他的逃亡生活。在過去的十年中世人普遍認為他藏身於阿富汗與巴基斯坦邊境一帶,但是始終沒有人知道他藏身何處,直到5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於白宮發表全國演講表示,拉登於當天凌晨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堡以北150公里的境内的一座豪宅裏被美軍突襲隊擊斃。其遺體於次日被海葬。美國總統奧巴馬向全世界聲稱自拉登的死亡的那一天開始,世界會比以前安全。

      據網上提供的資料稱阿爾蓋達基地組織(下稱基地組織)在1989年蘇聯攻打阿富汗後期所創立。成立初期的宗旨,乃為了訓練和抵抗入侵阿富汗的蘇聯部隊,在蘇聯於1991年撤出阿富汗以後,宗旨已改為消滅全世界入侵伊斯蘭世界的西方國家,以建立一個純正的伊斯蘭國家。它尤其對中東國家以色列的批評和針對行動不遺餘力。基地组织在阿富汗擁有十多個基地,專門訓練成員使用武器、通訊設備和動員組織。據統計由八十年代至今,接受過訓练的有3萬人之多,成員則有4000-5000人。組織各成員會利用傳真、移動電話、互聯網,協調其在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一般對外發放新聞訊息,也是用互聯網或錄影片段形式公布。基地组织不斷擴張並在伊拉克、也門、敍利亞、利比亞等地建立分支,並與世界其他組織有聯繫,包括黎巴嫩南部、埃及、、菲律賓、埃塞俄比亞,爭取脫離俄羅斯的車臣共和國,和新疆的東突厥斯坦運動組織。它的活動範圍更是普及美國、英國、西班、印尼等國家。

另外根據網上資料查得由基地成立至今,已策動的多宗恐怖襲擊,其中幾宗較具代表性:

1998年美國大使館爆炸案:1998年美國駐東非國家肯亞大使館遭受汽車炸彈襲擊,200多人死亡。事後美國以巡航導彈轟炸東非蘇丹部分被指與基地组织有關的武器庫。

2000年也門遇襲:2000年10月,基地组織發動自殺式炸彈襲擊,轟炸美國駐中東的船艦,17名美國士兵死亡。

九一一恐怖襲擊事件:美國政府一直聲稱此事件是由基地组织策動,最初基地組織否認這一指控。但随後的情報資料,包括基地组织的文件、錄像帶、磁帶記錄顯示,本拉登参與了這一行動的策划。

倫敦七七爆炸案:2005年7月7日早上交通尖峰時間,倫敦連環發生的至少7起爆炸案。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數共52人,傷者逾百。

      最近幾天來,全世界的新聞都以頭版頭條的消息報導拉登被美軍擊斃的消息。從傳媒的報導中,我們看到了世界各地和人們對報導不同的反應。我們在電視鏡頭前看到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遺址和華盛頓白宮前,聚集了大量美國民眾歡欣鼓舞地慶祝9.11的罪魁禍首拉登被伏誅,以致在世貿中心恐怖事件中的死難者10年沉冤得雪。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民望也隨之飈升。美國中央情報局官員在事後預測拉登的副手扎瓦希里和其他基地首腦可能加速推動規劃中的恐怖攻擊計劃。一名阿富汗塔里班指揮官聲稱已成立一支特別部隊,誓言要發動襲擊以報復美軍殺死拉登的行為,他表示失去拉登對聖戰者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拉登的殉難永遠不會阻止聖戰。5月3日激進伊斯蘭網站證實拉登已死,阿爾蓋達稱拉登為烈士,揚言要對拉登的死亡展開報復,誓要讓美國等國家歡笑變成悲痛和血淚交加。隨之美國和歐洲各國在機塲、公共塲所甚至在主要城市的街道上明顯加強了的巡邏。但另一方面,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大批拉登支持者,参加了拉登的象徵式葬禮,為拉登祈禱、巴基斯坦木爾民眾集會譴責美軍擊斃基地領袖拉登期間焚燒美國國旗、印尼伊斯蘭教團體“伊斯蘭捍衛者陣線”在雅格達為拉登祈禱、蘇丹喀士穆市中心民衆集會讚揚拉登、更有拉登的支持者湧往拉登匿藏的宅園朝聖,並高呼“拉登長存”的口號。巴基斯坦政府於拉登被殺後三天通過外交部表示,對美國未經巴基斯坦政府授權而獨自捕殺拉登表示不滿。看着這些隨拉登被誅消息而產生的不同反應,我對奧巴馬聲稱,世界會從拉登死亡變得美好和安全的說法產生了極大的懷疑。我心中不期然地想這樣的冤冤相報,究竟何時才能了。

       我很慶幸在自己的一生中從未遭受戰爭或因恐怖襲擊而喪失家園或親人的痛苦。我通過書籍、報章的閱讀和觀看電視、電影了解到戰爭和恐怖襲擊的殘酷。對因為發動戰爭者和恐怖襲擊者們的行為給人類帶來巨大的痛苦感到痛恨。我希望在我的餘生都能幸免這種痛苦的經歷。對於拉登,我雖然並無個人的恩怨,但是我對他因為宗教信念發動所謂的“聖戰”和策劃恐怖襲擊,殺害並剝奪他人生命的行為非常反感,心中也希望像他這樣殺害無辜的恐怖份子,能儘早地在這個世界裡被徹底鏟除。不過,我認為拉登雖然已死,但是世界上的恐怖主義並不會因此而消失,因為產生恐怖主義的根源是民族、文化、宗教和種族之間的矛盾。美國這次殺死拉登,雖然為世界貿易中心和在其它恐佈襲擊中喪生的家人討回了公道。但是,如果我們平時注意新聞報導的話,不難發現自9‧11事件後,拉登已經不公開露面,他雖然可能仍然在幕後指揮恐怖襲擊行動,但他已成為阿蓋達組織的一個象徵性的精神領袖。阿蓋達組織的分支機構都獨立地進行恐怖襲擊活動。拉登雖死,但他的追隨者們還在,也因此,恐怖主義的力量並不會因為拉登的死亡而消失或改变。我反而相信,因為拉登之死恐怖襲擊會變得更激烈和更不可預測。我認為一個拉登雖死,但相信一定會有第二、第三個拉登出現。

      我很認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於拉登死亡後,我們中國的官方態度,要真正消除世界恐怖活動必須治標和治本雙管齊下。最近我對北約空襲利比亞,炸死卡扎菲的一個兒子和叁個未滿12歲孫兒的消息,以及美國未獲巴基斯坦政府授權而闖入巴國領空捕追拉登的行動,報導中稱美軍本來完全可以生擒拉登,將他交由國際法庭公開審訊,但是美軍卻採取了在拉登年僅12歲的女兒面前將他擊斃。對美國這樣一個自稱最强調法治和人權的國家來說,這樣的處理方式是否合情、合理並合法引起我内心的懷疑。我認為卡扎菲和他那已成年的兒子即使罪大惡極並該死,但他的叁個年幼孫兒卻是無辜的,誰有權隨便將他們殺死?而拉登雖然可說該死,但美國私闖他國領空,並且將他處死的行為,又豈能算是正確的行為。在我個人看來,這是西方國家弱肉強食的又一證明。長期以來,以美、英、法等為首的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將他們的政治理念強加於其他國家,他們長期指責批判他國不重視人權和社會上沒有民主。他們在指責批判他國的人權和民主不足時,往往採用向被他們批判的國家,發動戰爭或實施經濟制裁的措施。我對美國向伊拉克發動戰争推翻薩達姆政權頗不認同,因為在戰爭中死亡和痛失家園的無辜的平民百姓數量無法估計,他們對利比亞、朝鮮或過去對我們中國實行的經濟制裁,美其名是不滿那些國家的當權者的獨裁統治或者是為捍衛在那個些國家中的人民的人權和民主權利。但是他們難道從來沒有想過通過發動戰爭和進行制裁,令他國人民痛失家園或處於水深火熱的困境中,就符合維護人權和推動民主的理念?美國強調尊重生命和人權,所以也包括了殺人、縱火、和嚴重的犯罪分子的生命和人權,對這一點我並不反對,但是在向伊拉克發動戰爭中被殺的那些人的生命,和日前在利比亞空襲中被炸死的卡扎菲的年幼的孫兒們的生命就能隨便地被剝奪?對那些被無緣無故被殺的死難者的人權就可以隨便地踐踏?這難道不是西方國家在對待人權和民主方面在國內和國外採取截然不同的標準的結果。我個人對這種雙重標準無法接受和理解。

      我非常慶幸我們中國在世界上的崛起,也為過去30年中國的發展感到驕傲。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直以來對我國在短短的30年中取得如此的驕人成績而感到不解、羨慕、妒忌、甚至恐懼。他們對我們國家的政治制度、人權狀況不斷地進行攻擊。他們認為只有他們的制度和模式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制度和模式,他們忽略了我們中國人的歷史和中國獨特的文明,也忽視了中國人民在過去的短短30年中,基本上改變了國民長期生活在貧困中的狀態。他們可以不認同我們的一些政策,但是他們不能不承認的是,對於一個擁有如此龐大人口的國家來說,讓國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並基本脫離赤貧是多麼艱巨的工程。難道這不是我們的政府在維護人的生活尊嚴和權利上作出了重大貢獻的最傑出表現。如果我們中國今天的國力仍然像伊拉克、敘利亞、巴基斯坦、也門一樣弱小的話,我相信西方國家對我們的不滿可能不僅僅只是停留在口頭上的指責和批評,他們的無人駕駛戰鬥機會隨時出入我們領空向我們投炸彈、他們的海豹隊員亦會突然在我們的周圍由空而降、他們還可能會向我們……

          曹其真寫於2011年5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