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3rd Aug 2011 | 生活點滴 | (483 Reads)

      在Verona看歌劇Aida的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餐,我和我的朋友們離開下榻的酒店,乘車沿著位於意大利北部的Largo di  Garda (加爾達湖)遊覽。Largo di Garda 是意大利第一大湖,湖的北部窄長,三面環山。它離Verona(佛羅那)Breseia(布雷西亞)Venice(威尼斯) Milan(米蘭) 都不遠。我們那天離開Verona一路都穿過湖邊的小市鎮 ,每個小市鎮都很幽靜、美麗。現在Garda湖(加爾達湖)的沿湖各城鎮已經成為意大利北部重要的旅遊點。我們從酒店出發一路上經過的都是青山綠水的美景。再加那天天氣晴朗,藍天白雲、萬里晴空。清新的空氣和適中的氣溫都給我們的遊覽增加了無限的樂趣。我和朋友們前一晚都睡得很遲,但是我們的心情都非常好,精神也特別地飽滿。大家對看到經過的每一個地方的美景都嘖嘖稱奇。他們都說他們早就聽說瑞士湖景、山水無敵,但想不到在意大利有如此山青水秀的地方。我們的車子在一個叫Riva的地方停留了大約半個多小時。那裡風景優美,湖上有很多出租的小快艇可供遊客在寬闊的湖面上暢遊。我們雖未搭快艇暢遊,但在湖邊的小徑上漫步行走,眼觀清秀美倫無絕的美景、再加一陣陣微風拂面而來,令人有飄飄欲仙之感。

       離開Riva後,我們在湖邊小鎮San Vigilio下車,先在位於一個San Vigilio 名為Locanda San Vigilio的小旅館的湖邊茶座小坐觀景,然後在旅館裡面的露天平臺上吃午餐。從平臺上,我們對湖上景色一目了然。我曾多次到過San Vigilio,也特別喜歡在這家從1500年起就接待旅客的小旅館,但它實在是迷你型旅舘,因為它總共只有4間雙人房和3間套房。其實我很想在這麼小的旅舘裡住上一晚,但因為我每次在遊覽歐洲時,總希望能多去幾個地方,所以為方便起見,每次都會住在Verona。因為Verona除了有露天劇塲外,還有很多商店和餐廳。不過我雖然不在那家旅館住,因為它和Verona不遠,所以我每次都會去那個旅館的餐廳就餐。這個餐廳的服務員十分友善,餐廳的食物也非常可口。最令我驚奇和好感的是在歐洲,即使在這麼小的旅館裡的每一個角落都是那麼地乾淨。在幾乎最差的街邊咖啡室裡的厠所都是聞不到臭味,並且是非常乾淨的。

      我們那一天飽餐後坐車去了Garda湖邊著名的古城Sirmione(西歐米奧)。據網上資料稱,最早在那裡發現人類的痕迹是始於公元前65仟年。從公元前一世紀開始,Garda湖包括Sirmione的周圍成為來自Verona的富裕家庭度假和建造別墅的地方。著名拉丁詩人Catullus(卡圖盧斯)在他的詩中曾盛讚Sirmione 像一個美女,亦曾描寫他在Sirmione的別墅。在Sirmione最出名的旅遊景點是建於公元13世紀的The Scaliger Castle (Scaliger 古堡) ,這個古堡位於Garda湖南端頂部的小半島。它是意大利北部中世紀最優秀和典型的防禦工程。古堡的範圍內也包括一個非常強大的海軍港口,曾在多次戰爭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可惜我們到Sirmione的那一天,正好是星期一,所以古堡不開放給公衆進入。但是我那些首次到遊Garda湖的朋友們並不介意古堡關門,因為即使不能進入古堡,他們也已早被古堡雄偉的外貌迷到了。Sirmione小鎮位於Garda湖的小半島,也因此小鎮的周圍都有美麗、迷人的湖景。我和朋友們在鎮上漫步,因為天氣不是太熱,所以感到很舒服。意大利的冰淇淋是最出名的。Sirmione鎮上到處都是賣冰淇淋的舖子,所以我和朋友們也買了各自喜歡的不同口味的冰淇淋邊吃邊逛。這一切對我來說可真是樂趣無窮。這種穿著T恤、牛仔褲、手執冰淇淋筒邊吃邊走的境況,令我感到自己又回到了年輕和精力充沛的時代。我為此心中非常感激要求我帶他們來歐洲遊的朋友們,也慶幸自己作出的正確決定。

      本來我那天打算請司機把大家帶到沿湖的小鎮Salo(薩羅)。我曾多次到過這個小鎮。這個小鎮和Garda湖邊的其他城鎮並沒有什麼不同,意大利人也很少特別提起這個小城。但我覺得這個小鎮有其歷史上特殊的地位。在第二次大戰期間,意大利的墨索里尼是希特拉納粹法西斯的忠實追隨者。墨索里尼和他的共和黨法西斯黨的總部設於Salo19431125日該地成為意大利社會共和國的首都。當然它是受納粹德國控制的傀儡國家。意大利人實際上都沒有正式承認過這個意大利社會共和國,而且現在年輕的意大利人甚至不太清楚這段歷史。那天因為我們離開Sirmoine時,已為時不早,所以就從高速公路直接回到了Verona,而沒有再去Salo了。那天回到Verona後,我們立刻到Verona市中心的商店購物。但由於全部店舖都在傍晚7點半關門,所以我們沒能走完一條街,街上的舖子都關門了。我從朋友們的表情裡可以感到朋友們的失望。那天位於市中心的露天歌劇塲沒有演出,所以Verona市中心和前一天比較顯得特別地冷清。我們還是在前一晚就餐的露天餐廳吃飯。因為我覺得前一晚大家都吃得很滿意,所以建議還在那一家餐廳吃飯。我也相信朋友們一定會樂意接受的。自從我們於17日晚離開香港前吃過一餐中國菜後,在歐洲的一星期中,我們沒有吃過一餐中國餐。我雖然在離港前已告知朋友們,在歐洲我是不會帶他們去找中國餐館的,因為我們所到之處基本上是找不到像樣的、甚至是不存在中國餐館的。但每當我們吃飯時我還是會擔心。擔心他們吃不慣、吃不飽而在旅途中病倒。不過令我驚喜的是每一餐我的朋友們都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基本上都會把盆子中的東西吃得精光。其中一位朋友告訴我,他以前在港澳從來不吃西餐,而且覺得西菜很難吃,因此在出發前心裡還着實擔心。但經過這次歐洲遊,他發現原來每一餐都那麼好吃,所以他回來後一定和我去吃西餐。這位朋友也真的是說到做到,在我回到澳門的第一晚,他就請我去吃意大利菜,而且他也真的是吃得很滿意。

      那天晚上我們大約在10時半,帶有些疲倦但非常愉快的心情,回到下榻的酒店就寢。這是我們在這次旅行中最早回旅館的一晚。每個人都期待著第二天早晨去VeniceCortina繼續我們的歐洲行了。

       曹其真寫於20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