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0th Oct 2011 | 生活點滴 | (307 Reads)
      927日傍晚7TDM的新聞中看到立法會副主席賀一誠對過去兩年立法會工作作出總結的報導。電視新聞報導的時間很短,但這則報導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賀一誠副主席回答諸多記者提問時表現出來的從容和自信。(當然賀一誠副主席已出任全國大會常委多年,這樣的塲面是不可能難倒他的)。賀一誠副主席在談到立法會委員會工作時稱,立法現有的三個不同的跟進委員會,但是在過去的兩年時間中,三個不同的委員會中,只有一個委員會啟動了工作,他認為其實另外兩個委員會也有很多跟進工作可做 ,而立法會委員會通過對政府各領域工作的關注和跟進,能進一步了解政府的工作。從而向政府提出建議、意見,以便立法會進一步發揮監察政府運作,和更好地起到行政立法相互配合和制衡的作用。在電視機前看到對賀副主席的這番話的報導時,我的心中對賀副主席的敬意油然而增,因為在我的心目中立法會在尊重行政主導的前提下,必須做好本身對政府的監督和制衡工作,否則立法會就會有違功能而立法會議員們也會有辱使命,和失信於民的。928日一早起來,我就急不及待地仔細閱讀了澳門各大報章的有關報導。

      從報章報導上獲悉立法會副主席賀一誠在如次總結報告中涉及的更多的觀點和意見。賀副主席認為為監督政府財政運用、管好特區資產,他希望特區政府盡快修訂《預算綱要法》。賀一誠副主席並向政府提出了,政府應把政府在立法前搜集到的咨詢意見和分析報告交立法會,讓立法會在審議過程中清晣了解社會上的意見、以便提高立法質量。賀一誠副主席也在總结中指出立法數量非衡量議員工作的唯一標準,他認為立法須嚴謹重質他反對為立法而立法,也認為澳門已有眾多法律,部分更源自葡國,現階段不應胡亂立法,否則會造成新、舊法律互相衝突,從而引起司法爭議,困擾社會。賀一誠副主席更認為政府必須與立法會相配合,才能提高質量。他指出當政府不論立法或修法,相關範疇的司長都會到立法會引介法案,可是相關引介內容空泛,沒有内涵,因此議會在一般性通過法案時,議員們往往對法案一知半解,亦未充分了解為何要立法或修法。

      賀一誠副主席還指出雖然政府官員曾表示部門立法較佳,但他認為該位官員的言論忽略了部門立法往往出現法規變成法律法律等同法規等違背立法邏輯 的狀況。那天各報章對賀一誠副主席的報導篇幅很大,內容也十分豐富且牽涉很多方面的工作。隨着報章上的報導我能清楚地看到賀副主席對立法會過去兩年工作的總結的思路,我除了對他的觀點絕大部分是贊同的外,更多的是欣賞。

      我離開立法會主席的位置已經整整兩年了。兩年的時間在人的一生中不能算是太長,但也絕對不算是一個太短暫的時間。我也早已習慣在我的生命中沒有立法會的生活。不過十年立法會主席的生涯並不是說離開就離開,也不代表心中對它已不再牽掛和依戀。也因為心中的這份牽掛和依戀,在我離開立法會後,只要我聽到有關立法會消息的報導,就會特別地注意。也可能是我在澳門政界的時間長達幾十年,因此對社會上發生的一些事情往往有發表自己意見的衝動,當然對正在立法會討論的法案更情不自禁地有些個人的看法和想法。而且往往會手癢癢地想將它們寫在我的博文中。當然我也常常聽到有些人對我這個已退下政界的人頻頻寫文章評論政府施政表示不滿的意見,不過我覺得作為一個沒有官職的澳門居民,對在澳門社會發生的事情發表一些個人看法,並不能算是太過份的。也因此我並沒有因為某些人的反對或不滿意見,而產生放棄我作為一個澳門居民的權利和義務的念頭。我所寫的一切,都是因為在心中存在著一份對國家和澳門的愛,天地可為我作證,在我的心中從來都沒有一絲惡意。當然我的意見是對是錯都屬我個人意見。我一直說嘴長在我身上,而耳朵長在別人身上,愛聽的不妨聽一下,不愛聽的我也不會介意。

      自從我開始寫博文後,我的理智告訴我,我在寫文章時應該特別注意的是,我文章的内容應盡量不涉及立法會正在進行討論的法案,因為第一我並不是法律專才,另外我不想我膚淺的、甚至可能不正確的見解影響我以前的舊部下們的工作,因為長達十年時間的共事是一個很長的時間,而且我和同事們的相處都非常融洽,以前任主席期間,我幾乎會和他們討論每一個在立法會審議的法案,我的意見也常常受到他們的尊重,因此我覺得現在我已不在位了,我就不應該再對立法會正在審議中的法案發表太多的意見。至於我對在法律和法規的關係保證在行政主導原則下,行政和立法關係問題立法會、立會會議員、同時擁有行政會委員和立法會議員身份的議員在社會應扮演的角色等等問題的觀點,也早已清晰地表述在我離開立法會前撰寫的十年立法會主席工作總結報告中了。我寫那份報告的目的本來就是想给立法會同仁和政府作參考的,因為那雖然是我個人的見解,但是它們是我在十年工作中,得出的一些心得和親身體會。不過理智歸理智,但是人的感情往往和理智是不一致的,我雖不會用筆寫下我對正在立法會討論中的一些法案的意見和看法,但並不表示我心中不想它們。很多次我已手握小蒙恬的筆,甚至已經開始就此書寫,但是寫到一半時,理智告訴我停下來,並將它們從我的文檔中刪除。

      自從上兩周看了聖嚴法師的名為『生死皆自在』一書中的一段話後,我仔細地分析了自己的內心感受。那段話是:碰到問題,做任何事的態度,可以用四句話來運用,即: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也就是四它。勇敢面對問題,接受現況,看應如何處理就處理,處理之後就應放下;放下不是放棄,而是處理之後,不要牽掛成功與否。我非常贊同聖嚴法師的看法,我覺得這四它” 是我們活得愉快、自在、健康和幸福的關鍵,我們每個人務必將它們做到。在過去的兩週時間我閑來獨處時,我會經常想起它。我也會認真檢討自己在這方面是否真正地做到了。但我很遺憾地發現,自己在這方面是存在著問題和不足的。

      我一向覺得自己是一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說實在的,過去我處理私人業務時,也一向是拿得起和放得下的,說撒手不管就不管,從來沒有拖拖拉拉、牽腸掛肚的感覺。但是對澳門特别行政區立法會,我總是好像特别牽掛和依戀。在細心窺察內心感覺後,我深深地認識到對聖嚴法師提出的四它中,我只能說在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 這三方面做得還算可以。在離開立法會的兩年後,我始終沒有真正在心中做到將立法會放下"。我感到有些羞愧,也再次感到聖嚴法師的大智大慧。通過反思我深切地體會到,只有智者是能真正面對現實,並且生活在坦然和灑脫中的。我心中一直放不下立法會的事實,成為我過去的兩年中心底裡的一塊保留地,它在不知不覺中常常牽動我的神經,也是因為它的存在,令我在過去兩年中一直沒能生活得真正的自由自在和瀟灑自如。

      最近我想明白了,立法會在我的生命中曾經佔有非常重要和不可被代替的位置,這是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但它必竟已經過去了,它現在也不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應該在離開它的那一刻起就放下它,真正地做到輕裝上路攀向人生的另一高峯。立法會當然會永遠是我記憶中非常美好的一部分,但記憶究竟不是現實,我從現在起必須要立刻將它放下。當然作為澳門居民中的一份子,我還可以對它像其他市民一樣對其關注和愛護,甚至有些要求和期望,但我已不能再把自己還是當成立法會中的一份子,並將自己置身其中。如果我繼續置身其中的話,我將永遠不可能以第三者的身份,客觀和冷靜地看發生在立法會中的一切。這對我個人來說是不利也是不健康的。

      看了有關賀一誠副主席對過去兩年在立法會工作的總结報導後,我進一步清楚認識到我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只是一個過客,我也更清晰地體會到這個世界永遠是屬於年輕人的。另外我也更加明白了人生在每一個階段,都有不同的使命和生活。我真正的理解我這個過氣的前主席,早就該對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採取“放下它” 的態度了。

       曹其真寫於201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