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3th Mar 2012 | 一般 | (320 Reads)

      日前,在我北京新浪網上發現有一位來自澳門的,自稱是高級公務員的一個留言及一則評論。留言和評論內容基本一樣,但是留言內容只是評論的前面的一段。留言在網上的留言版裡,而評論是發在本人文章“智者務其實、愚者徒其虛” 的評論欄裡。評論全文為:

 【曹主席你好,我一向敬仰曹主席的敢言與正直,現在像你這樣的人好像越來越少了。我們是一班高級公務員,一向努力工作及想對社會有所貢獻,奈何我們局的領導是個心胸狹窄,極權及愛弄權的狂人,他除了管我們的工作外,就連我們的正常私生活也管,在這裏,只有他是官員,其他人就像蟻民一樣,任意給他踐踏及責罵,只要他不喜歡你或你有些事情得罪了他,你在這裏就會被不斷迫害及要求局內的人對你排斥,任何與你有點關係有交往,以及不願意聽從他排斥你的人,都會成會被追殺的目標,跟著,你以後上班的日子再不是工作,

而是如何防避追殺及誣害。從回歸後的十多年裏,不論任何職級均有很多人被其迫害,由於很多人(包括我們)都怕成為被迫害的對象,所以很多人一直不敢逆他意,但是,他的行為越來越離譜,越來明顯,近來,為了迫害一個高級官員,已不理管理工作及局內之事,甚至明確下命令下屬參與迫害,誰不參與,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由於我們今次實看不過眼,所以拒絕參與排斥那名官員,於是,我們一眾官員也成了被攻擊目標,但是,有關行為即使如此明顯,整個局上下人及局外面的人都知,但政府上層(監督實體)也視而不見,我們這班官員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但是卻感到很無助,我們想;是否政府每次都要把事情弄到傳媒處變成醜聞,才會處理,曹主席,你能教我們應如何做嗎?其實,我們的希望很簡單,我們只想做一個每天正常上班,正常工作,而不是每天上班把心機都放在如何不被人追殺及被人找機會誣害的生活,但是在上面不聞不問的情況下,我們是否只有嘗試找立法議員幫忙或透過傳媒把事說出,才可以解決我們的問題呢?我們都對這個陽光政府很失望。】

      由於寫留言和評論的網友用的是網名,也沒有說是在澳門政府裡哪一個部門工作的,所以我無法知道這位網民代表的是來自澳門政府的哪一個部門的公務員。不過我想即使這位網民告訴我,他的真實姓名和他在政府的哪一部門工作,相信我也不可能滿足他對我提出的要求,因為我不知道應該教他們怎麼做,更不要說能拿出靈丹妙藥幫他解決問題。因為我對澳門政府裡面的運作和架構都不是很熟悉,對現任的官員更是不了解。雖然有時我也能從和朋友們的閒談中,對某些官員的行為舉止、道德操守方面略有所聞,但總的來說,我所了解的也都只是屬於道聽途說的片言隻語。所以對這位自稱高級公務員的網民所指的情況,我實在難以真正明白, 更無法求證。但是我看了評論和留言後,還是決定將這篇評論公開在我的網上,並且寫出自己的一些想法。

      在我網上寫這篇評論的這位網友自稱他是代表著一些高級公務員的。在他的評論中他並沒有為他們的待遇福利提出要求,更無意爭取“高薪厚祿”。按他的話說,他只是提出了“我們是一班高級公務員,一向努力工作及想對社會有所貢獻。” 和“我們的希望很簡單,我們只想做一個每天正常上班,正常工作,而不是每天上班把心機都放在如何不被人追殺及被人找機會誣害的生活”。在我看來他們這些要求不但是合理的,而且還是我們任何一個人,在工作中應該獲得的最基本的工作權利。當然,我不是太明白“被人追殺及被人找機會誣害”究竟指的是什麼,令我更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高級公務員竟然連“每天正常上班,正常工作”的工作環境都沒有。因為根據我的經驗,我認為政府部門和私人企業招取員工的目的,都是為了滿足日常工作的需要,因此每一個員工在被錄用後,都應該有正常上班,正常工作的機會。而這則留言和評論中所說的,員工們不能正常工作究竟是為了什麼。它們令我感到迷惑和不可思議。

      我將這位網友的評論來回地看了很多遍,最後在很矛盾的心情下,我對他的留言作了簡單的回覆如下:“看了你的留言心中有說不出的滋味。這種滋味應該是心酸、痛楚、無奈、不解的綜合。但令我感到不安的是我不知如何才能幫助你們,目前我能說的是你們千萬不要因此而抱放棄的態度,一定要繼續努力把自身的工作做好,認真為社會貢獻力量。相信工作做好了,市民心中是會明白和認同你們的。 ” 隔了一天我發現這位網友除了留言,還在我去年的一篇文章後發表了評論,因此我對他的評論作出了簡短的補充回覆如下: “很抱歉、我只發現你的留言卻沒有發現你在這篇文章後的評論。你所説的如果都有確實的根據,你們是否希望我為你們向特首反映? ”。當然,相信這位網友是一定會看到我的兩次回覆,不過他對我的回覆採取了沉默的態度。在這種情況下,我是無法在茫茫的網海中找到他的。不過我不得不承認,我心中一直沒能放下這件事。這個網友的評論、留言和他在我作出回應後的沉默,令我感到非常不安。因為我相信網友在評論中說:【在這裏,只有他是官員,其他人就像蟻民一樣,任意給他踐踏及責罵,只要他不喜歡你或你有些事情得罪了他,你在這裏就會被不斷迫害及要求局內的人對你排斥,任何與你有點關係有交往,以及不願意聽從他排斥你的人,都會成會被追殺的目標,跟著,你以後上班的日子再不是工作,而是如何防避追殺及誣害】這番話時,內心一定是忍受著沉重的壓力。除此以外,我相信這位網友也是在心裡懷有怨恨和恐懼的情況下,寫下這段評論和留言的。這也可能是他在一時沖動的情況下,執筆發洩內心感受的擧動。因此我懷疑即使我真的找到了他,他也未必敢真的向我說出他們的處境,因此我也根本不可能幫上他們的。這一點我們能從這位網友的評論中很清楚地體會到。因為他說“有關行為即使如此明顯,整個局上下人及局外面的人都知,但政府上層(監督實體)也視而不見,我們這班官員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但是卻感到很無助”。

      在開始讀這則評論時,我第一個反應是在打工者行列裡有一句流傳的“東家不打,打西家”話。如果在私人企業裡員工們遇見這種情況,相信他們早就另找工作、並早就轉環境了。但是仔細考慮澳門實際情況,我是很容易理解這些公務員不按“東家不打,打西家”的規律,繼續忍氣吞聲地留在工作崗位上的理由。因為澳門的公務員、特別是高級公務員,無論在工資和福利待遇上都比較優厚,而且公務員的老闆是政府,在任何情況下,工作的穩定性和保障都較充足。因此在澳門,公務員要另找一份待遇、福利均佳的工作,實在是很不容易的。相信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文中所涉及的高級公務員只能忍受被踐踏及責罵,而過著蟻民的生活。因為如果他們選擇離開所屬政府部門的話,很可能意味著他們從此就會失去相對優厚的待遇、福利和穩定的生活。我內心在那一刻,除了可以理解他們的心情外,更多的是同情他們的處境。我雖不能了解事情的真相,但無論如何,我認為任何人的工作權利和尊嚴都應得到保證。我們的社會是由收入不等、社會地位不同的人群組成。但不管人與人之間的社會地位和收入是如何的懸殊,我們每個人都是平等和必須受到尊重的。另外我覺得無論你擔任的職務是多麼的重要,你的收入是多麼的豐厚,都不代表你比別人尊貴和享有更多的權利。

      在過去的兩年多時間裡,我曾多次撰文寫過有關人與人之間、特別是為官掌權之人,應如何和他人相處的文章。因為我認為社會和諧的首要條件是,人與人之間相處融洽和包容。我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中領會深刻的是,任何企業和政府部分真正成功的首要條件是『上下齊心、團結一致』。我的經驗告訴我,一個人的力量和智慧是有限的。任何一個企業、團體和政府部門要真正取得良好的成績和高的工作效率,是必須將所有成員的潛在能力發揮淋漓盡致。其實,生活經驗也告訴了我,不要說是我們人類社會需要和諧。就算是在自然環境中,我們都不難發現是山、水、樹木、花草之間的和諧,才將大自然的美麗顯示在我們的眼前。另外,相信我們大家都熟悉中國人的一句成語“紅花雖艷必須綠葉扶”。根據這句話,我們都很容易的得出的結論是,如果我的那位網友所言屬實的話,那麼評論中所指的那位領導,根本不明白這個道理。因為像這樣長期處於惶惶終日的員工,一定不能將精力和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上,就算有心將工作做好,但也不可能做得最好。令人感到可惜和可嘆,更令人感到痛心的是,這個部門的人員將精力耗費在內部的不必要的爭鬥上,這不但不利工作的順利的開展,另外也是浪費著屬於全體澳門居民的公帑。

      正確處理上下級的關係,在任何一個私人企業、社團或者政府部門都是至關重要的。工作的需要將不相識和毫無關係的人捆綁在一起,大家為同一要求和目標一起奮鬥。上下級關係的確定也純屬偶然,並完全源自工作上的需要。在工作上,上下級之間存在著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因此根據工作需要,上級可以向下級提出要求、批評甚至指責。下級也必須服從上級的領導和按照上級的要求努力工作。但是我認為上下級要保持健康和良好關係最基本條件是,它必須是建立在符合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包容、互助、互愛的原則上。但是我認為,因為上級手中掌握著下級員工的加薪、升職的權力,因此作為上級者一定要心存警惕,不能濫用手中所握之權。當然上級對下級在工作上可以有嚴格的要求,也可要求下級遵守紀律,並按自己的意見工作。但是作為上級者不能,也不應向下級提出不合理和令下級無法履行職務的要求。另外,除了領導下級工作外,我認為為上級者更重要的是承擔工作中因下級失誤而造成的損失。相信能為下級承擔責任的上級,才有權嚴格要求下級將工作做好。我也相信以身作則、並關心愛護下級的上級,才能真正獲得下級的擁護。而任何一個企業、政府部門和團體也只有在上下級齊心協力的情況下才能真正獲得成功。

      我從20多歲起就擔任領導工作,我在工作中曾犯下不少的錯誤,特別是我在工作中常常會對下級要求過嚴而令他們特別緊張,我也為此常常自責。值得慶幸的是我對任何一位在我手下任職的下級都一直心存感恩,因此我相對地寬容他們所犯的錯誤,也從來不會對他們存懷恨和報復的心理。相信這也是我和曾在我手下工作過的絕大部分下級保持著較良好關係的原因。但是,不可否認正確處理上、下級之間的關係是一門很深的學問,而要掌握這門學問最基本的條件是,我們每個人除了要有寬闊的心胸外,更重要的是心存感恩和仁慈。

      我現在基本上已處於半退休狀態,所以我已不再是一個擔任重要職務的領導。但是為把這個社會建設好,我還是希望不論是為人上級或下級的朋友們,都將如何處理好你們之間的關係作為自己人生中的重要課題,並且務必將自己的角色做得最好。

       曹其真寫於2012312


[1] 他對您的回應保持沉默是可以理解且合理的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冷峰
[引用] | 作者 冷峰 | 14th Ma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