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Mar 2012 | 評論 | (265 Reads)

      3月16日也就是在我開完兩會繞道杭州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晚上,電視臺現場直播了香港三位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梁振英先生、唐英年先生和何俊仁先生的公開辯論。我雖然於2月25日已離開港澳北上參加兩會會議。但由於我在過去幾十年都在澳門工作和生活,而我又始終保持著香港人的身份,因此即使身處北京,我對香港選舉行政長官競選的過程還是一直用心關注著。我和這三位香港行政長官候選人都不熟悉,對他們中任何一人都沒有偏愛或成見,所以我是懷著平常心觀察選情的。

     自從選舉序幕拉開後,我就感到這場選舉和15年前香港回歸前夕舉行的第一屆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有天壤之別。記得當年三位候選人董建華先生、楊鐵樑先生、吳光正先生在競選過程中始終保持良好的君子之風。他們面對選委成員或傳媒時都集中介紹他們治理香港的理念和政綱,並且不會對其他候選人作人身攻擊,或互揭對方的短處和弊端。但是這一次選舉,在一開始時就令人聞到陣陣火藥

味。 何俊仁先生是香港民主黨主席,在很多香港人的心目中他是反對派,因此他和另外兩位候選人持不同立場、甚至有些敵對態度是意料中事。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隨著選舉的進程,在香港人眼中同屬建制派中的梁振英先生和唐英年先生之間的兩大陣營,關係日趨白熱化,到最後引成水火不相容、你死我活的局面。我認為凡是選舉其結果必定會有勝負之分,而參選的任何一方都應遵守選舉的遊戲規則,並客觀、理性對待輸贏成敗。但是這次香港行政長官的選舉卻從一開始就偏離了遊戲規則。其結果出現香港建制派內部全面分裂和相互仇視的局面是令人惋惜的。

      在競選活動進行得如荼如火之際,唐英年對太太不忠、甚至有私生子的緋聞不斷傳出。由於唐英年的夫人對丈夫的不忠表示並不介意,並一再力撑丈夫,說丈夫是個愛家庭、愛子女的大好人,因此誹聞並沒有對唐英年先生在競選過程中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是在2月中唐英年位於九龍塘約道的住宅中建有2000多呎的地下僭建物曝光事件,令唐英年先生本來偏低的民望跌至到谷底。唐英年先生在此事件剛曝光初期對這一報導矢口否認。後來經過傳媒對僭建物作出詳細報導後,在公衆輿論的壓力下,才和他的夫人一起見記者承認確有此事。但是那天面對記者時他的夫人出面承擔一切責任,並強調唐英年先生並不知道僭建之事。他的不誠實和無承擔的態度引起了香港市民的嘩然。記得那天我在電視上見到唐夫人語帶哽咽地在電視上對事件攬下全部責任時,我内心除了對唐夫人的委屈感到不值外,更是對唐英年先生的言行充滿反感和不滿。我這輩子最看不起的是不誠實和沒有承擔的人。在那一刻,唐英年先生的誠信在我的心目中跌到了最低點。接下來的是香港社會中一些知名人士勸唐英年先生退出這場選舉,但唐英年先生公開表示堅決不會退選,並在他原屬黨派的黨友們紛紛表示可能不再支持民意太低的候選人的同一天,去行政長官選舉辦公室提交了他手上收集到的提名表,並正式宣佈參選。他的這一行動比原定時間提前了兩天,在他正式參選的第二天,香港的傳媒披露了所有向唐英年先生提交提名表格、支持他參選人的姓名和資料。唐英年先生的這一提前兩天辦理參選手續的舉動,令我震驚。當然我並不清楚他這一舉動的真正動機,但是在那一刻,我心中感到唐英年先生並不是他夫人口中的那個大好人。因為我認為在他的醜聞不斷曝光、民意跌到低谷時,他將手中已掌握的提名表交給了選舉委員會,讓本來支持他的朋友們再也無法改變初衷,向他索回提名表轉交有意參選的其他人的事實,在我眼中是有對朋友“不義”的嫌疑。我這個人雖然深受西方文化的影響,但是中國人的忠孝仁義在我的心目中還是判斷一個人的人品最重要的因素。

      在唐英年先生的醜聞一再被揭發的同時,梁振英先生也被揭發在西九龍事件中漏報利益,並於3月20日被召出席香港立法會獨立委員會調查聆訊作供。雖然梁振英先生強調在西九申報一事上,沒有漏報、也沒有做錯,並認為事件源於西九利益申報表的條文複雜及填表時間倉促,令人理解錯誤。在多位議員的追問下,梁振英先生都是以「不記得」和「無印象」回應,因此被議員批評他迴避問題,拖延時間。梁振英先生在聆訊作供時更表示,西九規劃比賽的性質是國際建築及設計比賽,這與西九的興建並無關聯,而坊間所說的200億元延後利益,是不正確的。調查委員會將於下月14日再傳召相關政府官員作供,梁振英先生則將於21日作第二次作供,而因涉及事件的馬來西亞建築師楊經文本月底前未能到港,委員會將再作安排。這件事雖然還在調查之中,但是相信事件令梁振英先生在市民心目中的誠信受到了一定的損害。另外有一位朋友告訴我,梁振英先生曾致電正在考慮是否參選的現任香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先生,他不會揭發曾先生的黑材料。告訴我這個消息的朋友和曾鈺成先生很熟悉,相信這些話不會是空穴來風,也不像是我那位朋友的捏造。在這種情況下我雖不知梁振英先生致電曾鈺成先生的真正動機,但我認為梁振英先生的做法會令人誤解,所以也是有欠妥當的。

      在觀看3月16日三位候選人的辯論前,我本來很想通過辯論了解他們的政綱和治理香港的理念。但令我非常失望的是那場辯論會有如一場鬧劇。唐英年先生在辯論時一反常態的表現更令我吃驚。他向梁振英先生詢問在多年前,香港推介23條立法事宜遭受市民反對時,梁振英先生是否在在行政會會議中說過出動香港防暴隊鎮壓和拖延商業電台續牌的言論,這實在令我咋舌。作為一個政治人物和香港有經驗的高級官員,連這麼簡單和基本的保密原則都不知道的事實,也令我感到特別的可悲和可嘆。據最近報章報導,唐英年先生此舉是因為他知道他大勢已去,為不讓梁振英先生當選,因此來一招魚死網破,以達到造成3月25日行政長官選舉“流選”的目的,並爭取時間讓“唐營”能有機會在流選後再推出適當人選奪取行政長官寶座。在整場辯論中唐英年先生詞鋒咄咄逼人、態度囂張、一改那天向傳媒交待家中違章僭建物事件時躲在女人背後的小男人的形象。而梁振英先生顯然對唐英年先生的突然襲擊有些意外,因此也一改平時能說會道的作風,表現有些失常也比較被動。平心而論,我認為在那天的辯論中,三位候選人中發揮得最正常的是大家心目中的陪跑者何俊仁先生。

      那天辯論雖然已過去將近一周,但它的情景還是經常盤旋在我的腦海中。我心中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這場選舉會將香港社會撕裂得如此四分五裂。這些候選人和他們背後的人為搶奪行政長官這個寶座,竟然不惜代價地互相攻擊,並互揭黑材料。這種內耗的現象不但破壞社會穩定,更把一場嚴肅的和關係到700萬香港居民福祉的選舉,搞成了一場遺笑天下的鬧劇。我想問那些候選人的是,難道在他們的心目中沒有一絲為香港人創建一個和諧和安定社會的理想?難道權力在他們的心目中超越香港700萬市民的福祉?這些人性中為爭權奪利而顯示無遺的醜惡一面令我感到極大的反感甚至噁心。

      依我之見,從他們各自在競選中的表現,可見他們特別是唐英年先生是一位心胸非常狹隘、操守非常缺失、沒有政治智慧、也不胸懷為人民謀福利的人。從此次選舉過程中發生的種種事情,我想無論哪一位當選,香港社會上的裂痕是無法在短期內修復的。而這種現象絕非是香港之福,也不可能是香港居民樂見的。在此我更要一提的是,上星期在電視上看到曾想參加行政長官選舉,但後來因拿不到足够選委成員提名表的葉劉淑儀在面對記者時的一段說話。她說唐營或梁營都曾和她接觸,並邀請她出任下屆政府的政務司長。但當記者問她現任政務司長林瑞麟和另一高官林鄭月娥是否也有足够能力擔當此職務時,葉劉淑儀用非常不嚴肅和不恭敬的態度,數落上述兩位現任高官的不足。對於葉劉淑儀的那種唯我獨尊、特首未選先爭政務司一職的行為,我感到幼稚、可笑和特別的反感。

      在那一刻,我不但為香港的前途擔心,更為作為香港居民的一份子感到羞愧。我希望類似的情況不要在澳門發生。我認為,從香港把這次選舉搞成一齣鬧劇的事實,是不難得出香港政治人物的素質和水平都奇差的結論。我希望澳門要以此為鑑,積極培養高素質、高修養的政治人材,以免類似的情況在澳門發生。澳門社會歷來相對比較和諧、社會上的反對聲音也比較小。在澳門政治生活中,排資論輩、封建意識還較嚴重,公平競爭的機制不完善,以致很多有獨立思想的政治人才和青年在這種社會紛圍中不容易冒出。但是我的經驗告訴我,公平的競爭是有其必要性和積極性的,而且也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所以我認為在培養政治人才時,必須在社會上建立公平的競爭機制,加強競爭意識,讓優秀的政治人才在競爭中脫穎而出。

      最後,我想引用澳門中聯辦白志健主任2012年3月21日在全國兩會精神傳達會上講話的其中一段話,白主任說“總的看,澳區建制內人士履職情況是好的,但也存在一些需要重視和改進的地方。如有的參政議政能力還需進一步提升,有的履職責任意識還需進一步強化,有的建言獻策質量還需進一步提高等。” 當然,上述白主任講話是指澳門全國人民代表和全國政協而言,但是我認為它是適用於澳門所有政治人物的。

      曹其真寫於2012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