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9th Apr 2012 | 評論 | (872 Reads)
      近日來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澳門政制發展向社會展開全面諮詢。澳門社會各界人士和專家們也紛紛撰文,分別就2013年澳門立法會選舉辦法,和2014年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成員是否增加和如何增加議席及人數問題各抒己見。但引起我關注和讚賞的卻是聚賢同心的一位青年林宇滔的「澳門政制發展探討」。林宇滔的文章和其它專家學者的文章不同之處是,林宇滔在他的文章中沒有太多的理論。他用了任何階層和任何年齡的澳門居民都簡單易懂的語言和生動的生活實例來說明他對『一人一票就能選出最好的結果?』『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就民主公平?』的觀點。他並通過列舉英、美、日本、台灣等先進、民主國家和地區的選舉制度向讀者介紹『西方國家的普及選舉制度』和『民主能否杜絕貪污腐敗』的看法,他得出的結論是儘管一直被人們認為最民主的美國,它的選舉總統制度亦並非簡單是一人一票的直選,在參議院的選舉中,無論是五十萬人的小州還是三千多萬人口的加州,同樣只選出兩名參議員。被認為並不太民主的新加坡廉潔程度卻是最高的,而選舉制度十分民主的台灣卻出現了陳水扁這樣的世紀大貪污案。

      在文本中林宇滔闡述了他認為澳門立法會:由直接選舉,間接選舉和委任議席組成,是單一議會選舉模式中的一種相對先進和體現均衡參與的模式的觀點。因為他認為:

  • 委任議員的作用除了要確保行政主導,亦有助平衡不同界別利益,保護小數。

  • 立法會的選舉模式在可見的將來不但需要維持三種渠道產生,而且在議席比例上,亦有需要維持,否則相關結構就會失衡,此制度的優點就會消失。

  • 澳門的間選制度確實有令人不滿的地方,有完善的必要;但絕不應因某些人或席位存在問題,就要將整個制度取代。我們不能因出了陳水扁就認為台灣的選舉制度有問題,甚至要被取代。

      由於林宇滔認為現有立法會的制度具有優越性,因此他在文章中指出為達到確保現有制度的優點,由三種不同渠道產生的議員在立法會內所佔的比例應該基本維持不變。所以他認為在增加議席時,應該考慮這一重要因素。他指出在2013年的選舉中,在直選和間選的議席各增兩席的情況是最理想的。因為根據目前直選、間選和委任議席在總議席中所佔的比例是41.4%34.5%24.1%。而2013年在直選、間選議席如是各增兩席的情況下,直選議席佔42.4%、間選議席佔36.4%而委任議席佔21.2%。他認為這樣接近的比例是保證立法會的組成架構不會受議席的增加而遭破壞。

      我本人同意立法會在2013年維持由直選、間選和委任三部分組合而成的意見,因為這符合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並對直選和間選各增加2席以避免議會結構失衡之說也表贊同。不過本人對林宇滔的文章沒有就現在社會上對立法會存在間選和委任這兩大界別的議員有很大不滿的原因,作更深層次的分析有些遺憾和惋惜。林宇滔在文章中雖然指出了“澳門的間選制度確實有令人不滿的地方,有完善的必要”。但他對此只是“點到即止”。且沒有深入探討為什麼社會上對間接選舉有如此多的反對聲音,和我們應該採取什麼措施,而將其改良以符合社會大眾的願望。其實我認為目前社會上的反對聲音是因為對澳門間接選舉的不公開、不公平、也缺乏競爭感到反感。另外我認為市民大眾對議會在監督政府不力方面有很大的不滿情緒,因此也自然地將它歸罪於立法會組成部分中存在間接選舉和委任議員的制度。根據我的觀察,我相信澳門民眾中有一部分人是真正的認為間選和委任制度本身有違「民主原則」。但另有大部份民眾是將間接選舉或委任的制度和在澳門間接選舉的落實過程中和在由行政長官委任的人選沒有符合他們的理想混淆在一起而致。因此應該說他們反對的並非是產生立法議員制度的本身。他們不滿的是立法會沒能真正在監督政府施政和立法質量有待改善。

      本人曾兩次循直選、五次循間選進入立法會擔任議員一職。我不得不承認直接選舉的競選過程中參選人面臨的是競爭大、壓力大的局面。而間接選舉的參選人在整個競選過程中是相對輕鬆、甚至沒有壓力的。但是我認為因為三種循不同渠道進入議會的議員都享受同等的權利和應盡同樣的義務,而他們在議會中也不分等級。所以每名議員都應該盡最大的努力將為服務澳門社會為己任。也因此本人在長達29年的議員生涯中,從來沒有在主觀上,放鬆自己作為一名議員的職責。也不會因為是循間接選舉途徑進入立法會和在競選中沒有激烈的競爭,而不盡力做個符合市民要求的議員。在本人在任立法會主席期間,留下最大的遺憾是澳門立法會在監督政府方面沒能達到市民的要求。其中有很多客觀的原因例如澳門法律不健全,因此限制了議會發揮對政府的監察作用和無論政府官員、立法議員都對行政主導的政治模式處於摸索和適應階段,因此在自身定位方面都出現一些偏差等等(本人在卸任前撰寫的立法會主席十年工作總結報告概括地提到了其中的一些問題)。不過在十年主席生涯中,我感到絕大部分的議員同事們,在主觀上還是為爭取做個合格的議員而作出很大努力的。立法會和議員們沒能完全得到市民的認同是令人遺憾,作為議員也應該為此而作出深刻的檢討。當然作為立法會主席,儘管我認為我已盡力,但是我還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此我常常自責和感到遺憾甚至內疚。

      當然對於林宇滔對在現有澳門議會組合的基礎上,得出他認為2013年立法會選舉時,在直選和間選各增兩席的建議較為合理的看法,在社會上不一定會得到全面的肯定和支持。但是在闡述他的見解時,在整篇文章中,林宇滔沒有生硬的八股“教條”,也沒有照搬硬抄官場常見的“套話”。顯而易見林宇滔的這篇文章是在他研究和收集大量各個國家、地區的選舉制度後作出的。故不論他文章中的一些觀點和他所得出的結論是否可獲社會上持各種不同看法人士的認同和支持,但是他這篇深入淺出的文章充分顯示了,他的好學和鑽研精神。也反映了他是一位不生硬教條地為迎合“主流意見”或為“反對而反對”的具有獨立創新風格的青年。也為此通過對林宇滔文章的閱讀,在我內心引起的喜悅無法壓抑。在那一刻,我對澳門長期埋怨沒有人才之說感到深深的遺憾。其實長期以來,有獨立思維、見解和主張、才華出衆的青年才俊在澳門保守並帶有濃厚封建色彩的社會中非但無法脫穎而出,而且因為澳門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認為這樣的青年不聽話、難控制。他們害怕這樣的青年一旦在社會上冒出頭,會對他們或其家族的勢力和利益造成嚴重的威脅。因此對他們擁有獨立的人格,並有獨立思維、見解和主張,產生戒備甚至恐懼之心。當然在這種心態下,他們講真話、求事實,和具獨立思考能力的優點會受到敵視甚至受打擊。令我感到萬分遺憾的是在這樣的社會氛圍中,澳門長期以來浪費和埋沒了不少有心有力、並希望貢獻和服務澳門的人才。這種現象不但是對當事人極度的不公平,並是對整個澳門社會的進步和發展造成嚴重的損害。我和林宇滔雖然認識,但並不熟悉,更不能說對他是了解的。這次我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聽別人告訴我他寫了一篇很好的文章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輾轉要求他給我發來文章。當我看完他的這篇文章後,我認為這篇文章無疑是我在近期內看到的有關澳門政制發展討論中最突出、最易被大家接受和最具說服力的文章。我知道最近在社團的邀請下林宇滔曾和關翠杏議員一起向澳門市民介紹他們對澳門政制發展的見解。他們除了深受歡迎外,他們的很多觀點也獲得於會者的歡迎和認同。

      在我即將完成這篇文章時,林宇滔又給我發了一份電郵,他說: “附上最新版本的政制發展PPT,內容根據多日的講解互動作了補充和更新,亦更正了之前部分引用錯誤的資料,如英國選舉公投應在2011年進行等,及後亦會不斷更新,僅供大家參考,THX!”。我知道林宇滔還在聽各方面的意見,並逐步改善他的文章。的認真和鑽研精神又一次深深地感動了我。

      最後我注意到在林宇滔的電郵署名和他的電話、地址後引述了溫家寶總理的這樣一句話:“公平正義比太陽還要有光輝”。在這一刻我想向林宇滔說句由心而發的話:“林宇滔我支持你,希望你不斷成長並為社會多作貢獻!”

      曹其真寫於20124月9日


[1] 離權力越近,只會越讓人看不清社會!!
私人留言 (按此查看)
冷峰
[引用] | 作者 冷峰 | 12th Apr 2012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