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7th Apr 2012 | 評論 | (351 Reads)
      我曾在任職立法會主席的十年間,和當時的澳門行政長官何厚鏵先生在工作中有緊密的合作關係,並在此期間我和他之間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誼。當然隨著我和他相繼退下各自的崗位,我們之間的來往也轉疏落。但我們共事的那十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也因此在當時我和何厚鏵先生之間在工作中遇到的每一件趣事、高興事或不愉快事都能在不自不覺中勾起我的回憶。我和第三屆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雖然早就相識,但因為我和他在工作中幾乎從來沒有什麼直接的接觸,因此我和他之間除了沒有任何私交外,還真的可稱是相當生疏的。在我任立法會主席一職的十年間,崔世安先生任職文化司司長一職。當然在那十年中,崔世安先生每年都會來立法會出席幾次會議,但是我們幾乎沒有正式的交談過。崔世安先生在我的印象中是一位相對內向、謙和和彬彬有禮的人。我經常從我的朋友口中聽到稱讚崔世安先生孝順他的母親的說話,因此我對他的孝順頗有好感。因為在我的心目中,孝順雙親的人,不會是大奸大惡之人。

      我於200910月中缷任,而崔世安先生於20091220日才接任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一職。因此在他任行政長官後,我和他之間,除了在澳門大學議庭會一年一次和澳門基金會信托委員會一年四次的會議中見面外,其他時候我和他幾乎是見不到面的,也因此更不要說和他交談和對他增進了解的。不過在過去兩年多時間中,我雖和崔世安先生沒有什麼直接的接觸,但我經常能從澳門各行各業、各階層的人士飯後茶餘的閒談中,聽到對崔世安行政長官和他領導的政府的一些負面評價。其中絕大部分人認為崔世安行政長官和何厚鏵先生比較,缺少魄力和在作風上相對軟弱,而且不起用有才華的部下。也有人稱崔世安先生心胸狹窄、不能容納和他不同的意見、喜歡迎合他心意和奉承他的人、不會重用有獨立主見的人。有的甚至批評崔世安先生偏聽偏信小圈子施政等等。當然也有人在我面前稱讚崔世安先生不失是位很勤力工作、謙厚的行政長官。不過我總覺得種種對崔世安先生的評價,都令我感到有他活在前任行政長官何厚鏵先生的陰影中的印象。雖然我有時會感到將兩個不同的人如此這般地作比較是不妥當的,也是對崔世安先生很不公平的,但是基於我對崔世安先生缺乏了解,因此我在主觀上不會仔細地去推敲這些評論的正確程度。在410日下午在由崔世安行政長官任主席的澳門基金會的信托委員會上,崔世安先生向我展示了他煥然一新和值得我尊敬的另一面。

      事關,當我於410月清明節和復活節的長假期後,回到同濟慈善會的辦公室時,發現我的辦公桌上和往日一樣有一大堆書信文件。但由於我那天早上一直沒空,因此到下午1時接近午休時才能坐下來查閱每一個文件和書信。在其中,我赫然發現有一封匿名信件。信件是對由澳門四個團體合辦的“恭迎佛陀頂骨舍利瞻體祈福大會” 向澳門基金會申請5仟萬澳門幣的事宜提出質疑的。信件署名為“一個不學有佛的市民”。其實匿名信對我並不陌生,因為在我任立法會主席的十年間,經常會收到匿名信。當然我並不贊成、也不鼓勵用匿名信件的形式告密。但是我能理解寫匿名信件揭發社會上發生不正常事件人士的心態。因此我在立法會主事期間雖不會對由匿名者舉報的事項立案調查,但其中有参考價值的資料還是會引起我注意的。在這封信中,舉報者稱『我不是佛教徒,但我心中有佛,此佛心者乃祥和的感情。報載此乃澳門開埠四百年佛教界前所未有盛事,我作為澳門市民當然拍手稱快。但據籌委人中透露,此舉所費5仟萬預算(?),3,500萬由特首小錢櫃的澳門基金會支付。這些做法我們市民都看慣了。但今次最奇怪,除了供奉舍利外,還做這麽一塲晚會,就這麼一塲晚會請王霏演出,1500萬!』

  看了這封寫舉報信後,引起我內心注意的有以下三件事。

  1. 據匿名信所述在澳門舉辦佛陀頂骨舍利瞻禮祈福大會一事已經中央批准。國寶佛陀頂骨舍利也將於430日至54日在澳門蛋展出並供公衆瞻仰。但有關組織單位要求澳門基金會支付3,500萬澳門元的巨額申請一事,卻從來沒有向澳門基金會信托委員會成員事先透露過。我們信托委員會成員於45日收到申請資料,而46789日均為公衆假期,一般辦公室都是休息的。像我這樣到49日下午才回到澳門的人來說,正式接觸到基金會文件已是410日上午。而因為國寶舍利抵澳展出的日期是定在4月底,在展出前又有大量準備工作要做。因此基金會行政委員會要求信托委員們在410日下午舉行的信托委員會大會上務必對是否撥款或撥款多少作出決定。對事先連最起碼的溝通我內心深感不滿

  2. 如匿名信中那位人士所述,恭迎佛陀頂骨舍利瞻體祈福大會乃澳門開埠四百年佛教界前所未有盛事,作為澳門市民當然拍手稱快。但是令我百思而不得其解的是,我認為此要求基金會撥款3,500萬澳門幣,實在已是一筆非常龐大的公帑支出。又憑什麽要舉辦一場花費高達1,500萬巨額的王霏演唱會。當然澳門近年來賭稅收入巨增,澳門基金會也隨之水漲船高,收入豐厚,但我對如此花費屬全澳市民共同擁有的公帑,心中卻有存在著很大的反感。

  3. 這次活動由中國佛教協會、澳門佛教總會、澳門中華宗教文化交流協會、澳門宗教文化交流協會聯合組成組委會。而組委會主席為澳門基金會信托委員、而組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卻是澳門基金會行政會成員。因此這位行政會成員具備當然參與向信托委員提出申請的決定。對於這樣毫不避嫌的做法,我除了吃驚外也實在令我咋舌。

      我在疑慮重重中,拿出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向信托委員會提交的有關申請書。在申請書中該組織為是次活動向基金會申請的總額為葡幣35,000,000元。而行政委員會向信托委員會建議資助的總額為澳門幣34,000,000元,並列明其中澳門幣14,000,000 元用於舉辦“盛世中華、放歌澳門”。這個情形和匿名信中所說的總額50,000,000元顯然是有些出入的。但儘管如此,我心中對花14,000,000葡幣搞個超級豪華晚會還是充滿反感。那天中午,我幾乎沒有心情吃午飯。我腦中盤旋著如何應付下午3點鐘的會議的念頭。我也慎重考慮我是否應向信托委員會的同事們和盤托出匿名信的內容。其實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擔任過很多公家和私人企業的職務,在工作中遇到過無數的挫折和困難,但是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像擔任澳門基金會信托委員會委員那麼地“吃力和無奈”。在每年四次的會議中,我常常在面對放在我面前有待批准的,金額超過澳門幣500,000元的資助申請時,心中充滿矛盾和深感為難。因為我常常為心中無底或因資料不足而不知應該投贊成或反對票。我在過去的信托委員會會議中,亦多次提出我的這一看法,並要求行政委員會儘早向我們提交要求資助的申請資料。並在事後向我們提供由基金會批出資助的個案進展和補充資料。

      那天,面對這件事我又一次感到非常為難。對港澳兩地先後展示國寶佛陀頂骨舍利之事,中央已經正式批准。如果在此時提出反對國寶佛陀頂骨舍利來澳展示似乎已經太遲。在那一刻我心中隱隱感到,根據基金會行政委員的建議為展示僅只5天的國寶,花費3,400萬元澳門幣還是有些貴,我對此感到有些心痛。特別是對其中1,400萬是花在晚宴上感到特別的不解。我想如果我那天下午在會上不講出我心中的疑慮,我內心將會感到不安,並實在是有違自己良心。所以我最後決定,在討論該事項時將匿名信在會上讀出。不過說真的我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步入那天會場的。因為我覺得澳門基金會的行政委員會,提出如此巨額資助前,一定早就已經獲得了行政長官默許和認同的。也因此我認為,儘管我還是會提出我的意見,但相信我的意見被獲接納的機會是不大的。

      令我特別驚奇和振奮的是,當我讀完信件後,還沒等其他信托委員就此事表態,我們信托委員會的主席崔世安行政長官,立刻說了兩點意見:1)根據他的經驗,今後遇到類似事件時,我們的準備工作不必等到中央批准後才開始,因為我們做了準備工作,而中央不批准項目的損失也不大。他在中央批准而造成了“既成事實” 後,大家都會感到措手不及,也難以推卻了。2)在他看來國寶佛陀頂骨舍利的展示和盛大晚宴並無任何關係。因此他認為不必為佛教盛事,專門舉辦一次由巨星王菲演唱的晚宴。

      行政長官崔世安先生在說完那兩個觀點後,並立即表態認為,由於國寶佛陀頂骨舍利展示日期迫近,很多前期工作必須馬上開始,他認為對此事的決定不能再拖延。因此在此基礎上,他說他大膽建議,信托委員會在行政委員會建議的金額34,000,000減少10,000,000萬元。也即是說批給這一項申請的總額為24,000,000萬元葡幣。相信崔世安先生這一快速決定,是在座的全體信托委員沒有預計到的。而在那一刻,我對崔世安先生的“快速回應” 和“果斷決定”心中索然起敬。坐在我面前的崔世安先生在那一刻贏得了我的好感,他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也一下子提升了許多。

      那天回家後,我心中一直想著這件事。在過去兩年中由於我不斷聽到有關崔世安先生的不是之處,也儘管我本人雖說挑不出他的什麼重大錯失。並且憑心而論,他對我一直以來都彬彬有禮,也和顏悅色。但我主觀上對他產生了一些先入為主的負面看法。因為傳言中的他,心胸狹窄、容不得一絲反對他的意見存在,另外他還偏聽偏信、優柔寡斷、沒有主見和不作為。也因此在我心目中,他雖然是一個好人,但他缺乏領袖人物的風度、神采、自信和主見。但是那天下午在澳門基金會上,崔世安先生的表現令我感到我對他的主觀判斷是有些偏差的,而且我也感到自己先入為主的想法和時時刻刻將他和何厚鏵先生作比較是很不正確的。那天下午崔世安先生的表現,令我再次意識到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容許他人具有不同的性格和處事的方式。人們過去凡事將他和何厚鏵先生比較,並且凡事用批判的眼光對待他,是對他很不公平了。

      我相信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對領袖人物都有一些不同的標準。有些人喜歡作風硬朗、喜怒形於色的領袖人物。而有些人喜歡溫文爾雅、和風細雨的領袖人物。但我想無論我們對領袖人物的要求是如何地不同,我們都必須給每一個領導人充分發揮他們才能的空間和時間。雖然我認為行政長官和這一任政府在短短兩年多一點時間的施政上,引起外界如此多的不滿,的確令人驚奇,也確實應該為存在著一些不足之處作出檢討和反思。但憑心而論,澳門也確實還存在著很多歷史遺留和前任政府沒能解決的事情,而這些客觀原因,也造成這屆政府在施政方面的一些困難。不過無論如何,我認為我們的領袖人物除了必須具備自信、果斷、並擁有承擔精神和廣闊的胸襟外,最主要的是要有一顆愛民如子的赤誠之心。

      在結束這篇文章時看到溫家寶總理在新一期中共理論期刊《求是》上撰文,指出「一個政府要讓人民滿意,必須做到為民、務實、清亷」。在那一刻我是多麼希望崔世安行政長官能是個符合溫總理要求的讓人民滿意的、持有一顆“為民、務實、清亷” 的健康之心的領袖人物。

      曹其真寫於2012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