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st Aug 2012 | 評論 | (316 Reads)

      在201276日的香港明報上看到下列兩則新聞。

      第一則是特大標題【救人者溺斃,獲救者:關我屁事】下的一小標題【網民怒斥一家三口無人性】。這則新聞的內容主要是:湖南婁底市一名27歲男子,跳入河中營救溺水的一家三口,卻因體力不支而溺斃。獲救一家既未積極施救,亦未留下關注事情進展,之後更漠然驅車離開,面對民眾阻攔時,還說「關我屁事」。當地警方待獲救者現身說明真相。事件令內地互聯網上再度掀起對社會道德良知的熱議,網民對獲救者的冷漠表示憤怒,並直斥無人性。

      第二則的標題是【火警仍落閘收錢,貪財老闆累死10客】。這則報導是在湖南婁底出現「關我屁事」爭議之際,天津薊縣亦發生拷問道德良知的事件,當地的萊德商廈於上周六(630日)發生大火,大火焚燒了8個多小時才完全被撲滅。大火造成至少1010傷。內地傳媒引述目擊者稱,火警發生時,商場負責人擔心顧客不給錢而跑了,因此著店員放下捲簾閘向顧客收錢,後來因火勢大了,門就拉不開了,因此導致多人被困在火場中而未能及時逃生。

      看完這兩則新聞,我內心有說不出的感覺,但是可以肯定的不是喜悅和歡心,而是悲憤和傷痛的交織。我心中在那一刻,不期然地想到了去年發生在廣東佛山小悅悅遇車禍倒地後,路經她身旁的18名途人見死不救的令人髮指的行為。小悅悅事件曾引起了社會的深切反響和網民們在互聯網上的熱議。當時的社會輿論異口同聲地譴責那18名途人的冷漠和無情。記得當時廣東官方為此事發生在廣東甚表震驚,因此公開提出應該通過立法來懲罰見死不救的行為。但正當小悅悅事件在每個人的心目中還是那麼“記憶猶新”的情況下,令人聞之色變的事件又接二連三地在我們的周圍發生。它們的不斷發生不但引起我內心的震驚和不安,更令我禁不住要自問,為什麼這些妄滅人性的事件會不斷地發生在我們這個文明之邦裡。當然又是為何在上述兩例中的“被救者”和命令下捲簾閘的“貪財老闆”是那麼地缺乏良知和道德。令我不能理解的是,難道在他們的腦子裡,除了金錢重要外,就沒有一絲一毫的“仁愛”、“感恩”、和“助人為樂”?

      在那一刻,我想起了6月初我去太陽村時,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會的理事長魏久明先生,向我介紹太陽村的情況時說,在中國很少人願意向太陽村這樣收留監犯子女的組織伸出救助的援手,反而有很多外國企業參觀太陽村後,會對太陽村的工作表示讚揚,並樂意解囊捐款。當時魏理事長的這番說話,引起了我的注意,並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為這批被社會忽視甚至唾棄的無辜兒童而悲痛,但同時又為他們慶幸的是,他們能在中華少年兒童慈善基金會和太陽村的村長張淑琴女士的大愛精神下成長。在回到港澳後,我有感而發地根據我親眼目睹的太陽村實況寫了一篇名為“太陽村”的博文。博文發表後,有好幾位網友發表了他們的評論。其中有幾則令我感到不安的是,因為太陽村的張淑琴村長,曾任職警官,因此有網友發表的評論裡,出現了了對“中國大陸的警察”充滿敵意的言語。其中如:

  【在中國的現實社會,充滿一些浮躁和恐佈現象,包括法庭,警察中有很多不負責任的人,人民的終身甚至性命,命運因而影響和傷害】。

      另外那位網友在留言中透露的我們國家目前存在的一些問題的擔心和憂慮。如:

  【感慨這個世界包括國家領導人,居位高者少點腐敗,多點清廉,為人民著想,為教育,為種族,這樣的民族,國家,個人才有希望。否則我們看歐洲世界經濟危機,不敢想像世風之未來。

   所以我們呼喚民主,平等自由的政治與法律,堅決擁護共產黨的協商制度,希望這個民族真的會有希望。我個人經歷是看見的好事少,壞事多,包括工檢法,尤其是一些有碩士文憑的律師,他們除了賺錢,沒有基本道德和良知,這就是我們民族的悲哀。】

      當然在我網上的留言僅只代表網友們的個人意見。特別是對其中有一位說的“看見的好事少,壞事多”心中甚為不安,而因為我不認識這位網友,更不知他究竟是生活在怎麼樣的環境中,因此對他說的“看見的好事少,壞事多”無法作出正確的評價。不過當時在我心中想的是這不可能是真的,因為我們的社會上雖然存在着一些問題,但是我絕不相信,它是壞事多過好事的。當然我這裡指的“社會上雖然存在着一些問題” 是我個人對目前出現在中國的一些道德滑坡現象的感受。如我上面引述的兩則新聞報導、小悅悅事件、南京的彭宇案、最近引起社會熱議的李旺陽事件、和一個已懷孕7個月的孕婦被迫墮胎事件的表面現象來看,(我這裡所以寫“表面現象”,是因為在76日明報上的“新聞背後” 中有這麼一段話:“只是,內地不少引起社會熱議的事件,真相往往和熱傳版本不同”),它們的確引起了我內心的難以接受和不敢相信感覺。我甚至為它們的出現感到非常地無奈和憤怒。至於說在中國不斷發生的“為了賺錢,沒有基本道德和良知”的事件,我們早已司空見慣思考,並見怪不怪了。特別是毒奶粉事件、地溝油事件、“工業明膠”生產“藥用膠囊” 事件、假藥品、假酒、假雞蛋、假…….等等更令人對那些埋沒良心和道德敗壞的商人們痛恨和唾棄。其實這些事件和上述的遇上火警仍落閘收錢的情況雖然在形式上不一樣,但是實際上是同出一轍的“謀財害命” 行為。我認為它們之間的唯一不同之處,是前者是“慢性謀殺”的,而後者卻是“急性謀殺”。這些都是道德極度敗壞的反應。

      我覺得除了上述的一些從常理上,不能解釋的事情不斷地在社會上的發生,令老百姓對政府產生不滿外,令老百姓不滿的一個根本原因是,在我國改革開放進程中,由於經濟高速發展,引起了財富分配不均衡的問題。在中國出現了自1949年起從未有過的貧富差距,而這種差距又隨着經濟不斷發展而增大。貧富差距的增大無形中激化了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再加上隨着經濟不斷發展,在中國屢屢出現的官塲腐敗案件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近年來被揭發的腐敗案件,其中牽涉到的官員職位之高,金額之大,危害之巨,令人觸目驚心並毛骨悚然。它們不但損害了官民之間的感情,也損害了政府的管治威信和人民對政府的信任。當然不可否認的是,我們中國在過去三十多年改革開放中,在經濟上取得了驕人的成果,老百姓的生活也普遍地得到提高。但是老百姓對官塲腐敗撲而不滅、肅而不清的厭惡程度也日益增加。在不知不覺中,社會上“向前看” 的優良傳統消失了,在部分人的心目中,“向錢看” 佔了上風。在中國出現了很多為“錢”生、為“錢”奔波、甚至為“錢”而犯罪並死亡的人群。在這樣的一股,一切以滿足“自我” 經濟利益為人生目標的歪風的侵蝕下,在人們的心目中除了對財富的追求外,什麼仁義、道德,信仰、理想當然是蕩然無存的了。

      想到這裡,我不禁想起了在我的另一篇博文“慈善” 後 一些網友的留言。它們分別是:

  【因為前一段時間郭美美的事件,接連一波又一波的善款被濫用事,現在在中國大陸搞慈善捐款,很困難!這種情況,也不知怎解決!當我看見慈善機構的人在大魚大肉時(他們常來我餐廳吃飯,開發票都是XX慈善機構的),心底很難受!】;

  和

 【善款,善物的公開透明化有助於樂善好施的社會風氣,社會保障體制的完善化可催化樂於善舉的行為;讓國人放心捐款,樂於善舉還是個漫長的過程,這裡有體制問題,也有暗箱操作帶來的負面影響】;

 

 【自發助人是好事,可行善積德。不過近十年,常聽說有部分慈善團體以騙錢為主,最後真正落到有需人士手上的金額不多,使不少有心之人對“慈善或捐款” 卻步。從來施恩莫望報,除了身體力行外,我們應如何感染身邊的人,放下心中疑慮,讓他們也加入助人行列,一起分享當中的喜悅】。

     從上述這些留言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留言的網民心中,希望發揚“行善積德” 和“樂施好善” 的傳統道德觀念的心聲還是很强烈的。但是由於在過去幾年中,隨著一些慈善機構借行善為名,欺騙公衆錢財以獲利的事件不斷曝光。如郭美美事件、汶川大地震後出現的救災款項被私人侵吞等事件,在公衆心目中留下了極惡劣的印象。人們對將自己辛勤勞動所得,捐入別人口袋的事例極為不滿和不忿。也因此在人們的心中即使時時想着“行善積德” 和“樂施好善”,但是由於對一些慈善機構的不信任,因此造成了行動上的遲疑。在這種思潮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疏遠。人間本來應有的互助互愛精神也隨之不斷地褪色甚至消失。令我感到特別可悲和可嘆的是,最近看到傳媒報導稱,有人對小悅悅施予援手的拾荒婦女陳賢妹被譽為“最美婆婆” 和獲頒良心獎一事表示猜疑,這些人覺得她救人的目的是為了“出名”。這種對好人好事的猜忌,說明了在現今社會中,如釋達觀法師在他的「無礙之心」一書中所述的《「真」心待人,人人亦真;「善」良處事,事事皆善;「美」好環境,處處都美》,的人性“真、善、美” 在我們的實際生活中越來越難找到了。

      最近北京大學社會系教授夏學鑾的一段說話,引起了我的注意也令我深思。夏教授說話的大意是:「在這次發生的鄧錦傑事件中,被救者這麼冷淡和冷漠,應受到譴責。他指出,改革開放以來,尤其是最近幾年,處於轉型期的中國價值信仰缺失,並導致金錢拜物盛行。在拜物法則大行其道的社會,導致人的尊嚴受損,價值偏低。人的法則受物的法則壓抑的社會下,易出現昧良心的事情」。對夏教授在這番說話中指出的“處於轉型期的中國價值信仰缺失,並導致金錢拜物盛行”。這句話我除了深表贊同外,還深深地感到中華民族已經處在“信仰缺失” 的危機時刻。我認為如果我們的政府不關注這個問題,不加強補足這方面的缺失,不加強對下一代的思想教育工作,不積極引導青少年們樹立正確的價值觀,和不及時抑制官場貪腐的歪風,那麼對我們整個社會和中華民族的昌盛繁榮造成的危害將會是不可估計的。

      曹其真寫於2012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