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4th Aug 2012 | 一般 | (953 Reads)

      最近我常常上網瀏覽,而且特別喜歡的是“禪心學苑”網站。這個網站上其中有一欄名為“禪修天地”更成為我的最愛瀏覽的網站之一。我已將這個網站的網誌放到了我電腦“我的最愛”這一欄,現在我隨時點擊即可上網閱讀其中文章。在“禪修天地”上有很多由禪師釋達觀詮釋的禪詩。其中由日本“中峰明本”禪師所作的【我是誰】,和我國北宋“蘇軾”所作的【大夢誰先覺】,是我在諸多禪詩中比較喜歡的兩首。釋達觀禪師的詮釋更是非常的精闢。它們分別是:

【我是誰(中峰明本著)】

人生猶如幻中幻,塵世相逢誰是誰,
父母未生誰是我,一息不來我是誰。

以下是由釋達觀法師詮釋的全文:

〖人生如戲,每人皆是自編、自導、自演。編出喜、怒、哀、樂,導出動、靜、語、默,演出愛、恨、情、仇,戲一齣一齣演,劇一幕一幕落。不是成,就是敗;不是興,就是衰;不是男,就是女;不是少,就是老。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故「人生猶如幻中幻」。

生死輪迴,隨個人業力,流轉於世。人進紅塵,步入社會,彼此相逢,卻不知誰是誰?說者叫人為“張三”,聞者不知己是誰;若問李四汝是誰?說者自身亦不知,此謂「塵世相逢誰是誰」。
因緣所成,父母生我,今有此身,感念雙親。人長之後,常思生前,誰是我?又從哪裡?為何而來?此生不解,又待何生!所以起疑「父母未生誰是我」。

花開必然花謝,有生必定有死。現在活活潑潑,生氣依舊,不知何時,一息不來。若大限已至,世間假名不存,合眼矇矓,我是誰呢?將往何處去?又為何而走?想未來之路,起不解之疑,故感嘆「一息不來我是誰」。

禪意須心悟,實修方為貴;人生如夢幻,切勿迷中迷;身相有來去,自性不生滅;若問我是誰,見性便知曉。〗

【大夢誰先覺(蘇軾著)】

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及至到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以下是釋達觀法師詮釋的全文:

〖要人無欲何其難,心想無求日出西。世人夢想一切,卻又失落一切;期盼所願,但又失望所願。

廬山煙雨是奇景,浙江海潮是奇觀,縱使文人雅士的蘇東坡,也期待到天下名山一遊,至各地美景一覽,更何況是一般人呢?若不能滿足此願,總覺得心有不甘,人生有所遺憾!故言:「廬山煙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

有欲必追,有願定成。直到滿願之時,才發現:一切美好的幻想,皆是自心假設所創造出來的;並沒有想像中的驚奇,也只不過如此而已。故感嘆「及至到來無一事,廬山煙雨浙江潮。」

沒有的時候,想要擁有;等到擁有之後,卻極力想要擺脫。因為還有下個慾望,等他去追逐;因為還有下個空虛,等他去填補。人的欲望,永不止息,如同內心的妄想,永遠在織夢,不斷的欺騙自己,生生世世……唉呀!「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當我第一次讀這兩首禪詩時,我內心受到的震撼是巨大的。因為我雖然常常聽到“人生如夢”、“人生如戲”等說話,並且自己也經常會引用如詩中所指的[人生如戲,每人皆是自編、自導、自演。編出喜、怒、哀、樂,導出動、靜、語、默,演出愛、恨、情、仇,戲一齣一齣演,劇一幕一幕落。不是成,就是敗;不是興,就是衰;不是男,就是女;不是少,就是老。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故「人生猶如幻中幻」]。但是我卻從來沒有像中鋒明本禪師那樣想過 [常思生前,誰是我?又從哪裡?為何而來?此生不解,又待何生!] 。回憶自己的一生,我發現我雖然是一個比較善於觀察在我周圍發生的一切。我也常常會對很多事情的發生產生好奇,並追究這些事情發生的原因,有時甚至會刨根問底地尋求答案。但是我卻從未想過我究竟是“誰”這個問題。如果有人問我“你是誰?”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他我姓甚名誰,做什麼事、任什麼職。我的心中也會覺得這個答案是多麼地自然,也一定不會去多想它。但是自從讀了上述“我是誰”和“大夢誰先覺”這兩首禪詩後,我內心深處發生了一些變化。我會經常問自己,我究竟是“誰”、我從何處來、我又會往何處去?另外,我也會認真地、反覆地思考我為什麼來這個世界?我來這個世界究竟是來做什麼?現在只要靜下來獨處時,我就會反思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是為了什麼而活?我一生中追求的目標是什麼?和我想達到的思想境界又是什麼?

      對於釋達觀在“我是誰”的詮釋中所說的[生死輪迴,隨個人業力,流轉於世。]這句說話中的“生死輪迴”我雖在佛經和佛門高僧中的佛經講解中經常見到。但由於我無法知道我的前生是怎麼樣的而我的來世又會是怎麼樣的所以我無法求證它的存在,當然我也無法推翻它的存在。而因為我對它的存在與否有很大的疑惑,因此我一直採取當它是不存在的態度。但是我知道我今後不會再糾結在它是否存在這個問題了,因為我覺得無論它存在與否,已經不會對我做人處世再有任何的影響。所以我會客觀地對待這個問題,而且也想知道佛祖為什麼強調“生世輪迴”和[生死輪迴,隨個人業力,流轉於世。]中的“業力”究竟是什麼。

我在網上查了佛教中對“業和業力”的解釋,它們是:

英文karma),印度宗教一個普遍的觀念。印度傳統宗教包括印度教錫克教佛教耆那教都有業力的觀念,業力是組成因果關係的原素。業力是指個人過去、現在或將來的行為所引發的結果的集合,業力的結果會主導現在及將來的經歷,所以,個人的生命經歷及他人的遭遇均是受自己行為影響。因此,個人有為自己生命負責的可能性以及責任。而業力也是主導輪迴的因,所以業力不單是現世的結果,還會生生不息地延伸至來世

【『業』(梵語karma)乃行為,是我們身為人類的起心動念,這種『動念』、『行為』,能藉過去所造作的『因』,而感召現在的『果』報,透過此『因』與『果』的實踐過程,即是業力的展現。『業』,簡單地說,即是『行為』與『動念』。】

      在閱讀了上述有關“業和業力”的解釋後,開始明白佛教中“生命永恆”的道理,這一輩子人“死”只是軀殼已死,而非靈魂。知道這個道理後,我更加告誡自己,“來世”對我始終是一個未知數,它即使存在,但我不能為了為來世積福,而做個好人。因為我們做好人的目的,是尋求在今世自己心靈上得到最大的安寧,而不是為了未來可得到的果報。對我來說在因果關係中,我們是不應該太注重其中的得“果”,我們真正重視的應該是其中的種“因”。

      由於最近我常閱讀佛經和佛門高人的著作,並且經常寫文章或和友人探討佛經中的一些內容,因此有些親友都會擔心我走火入魔。我的兄長最近就曾囑我不要太著迷,應慎防走火入魔。當然對這些說話,我都是以笑作答。為怕我的親友們為我擔心,我不大願意將我最近心中常常自問的問題透露給他們知道。不過我覺得這兩首禪詩確實令我深思,並觸及我靈魂。其實我們每一個人自出娘胎,就由家中長輩為我們題了名字。從此這個名字很自然地屬於我們的。我們很少會問為什麼我們會叫這個名字,我究竟又是誰這個問題。

      最近在看到我的一個剛超過1歲半的尚在牙牙學語的親戚的小孩子,在聽到別人叫她姓名時就會天真爛漫地高舉右臂大聲說“到”時,我突然想起了“我是誰”這首禪詩。這麼一個幼小的嬰兒也自然地知道什麼是“我的”這兩個字。我相信自現在起,她會清楚地知道什麼是她的玩具,什麼是她的碗碟,什麼是她的床、什麼是她的衣服鞋子。而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她會不斷地佔有一些屬於她的東西。而隨著她的年齡的增長,她追求屬於她的東西的慾望也必定會隨之而增強。相信這是與生俱來的本性的表露,是不可避免和被忽視的自然現象。

      其實縱觀我們的周圍和我們自己的生活,我們不能否認,我們每個人都是圍繞著“我的”這兩個字度過充滿歡樂和煩惱的一生。我們的腦中和心中都不斷地出現,我的父母、我的家、我的玩具、我的房間、我的床、我的錢、我的工作、我的房子、我的車子、我的……。有的人甚至在生命盡頭的時刻、在生命彌留之際,還會掛記著我的公司、我的房子、我的錢、我的…… ,這種現象雖屬人的本性的自然反應,但是過分地執著“我的”,可能會令我們活得大辛苦。

      我最近常常在想,在我的一生中,我不斷努力學習、工作;艱苦奮鬥和成就事業。今天我在事業上可算略有小成。我現在已屬有樓有車階層之人,當然雖尚不能稱大富大貴,但經濟上也早已無憂無慮,也因此過著相對舒適的生活。我年輕時曾立下的願望也似乎實現得十不離九了。我對目前的處境十分滿足也非常感恩。由於年齡關係,我知道我的人生道路也已走近尾聲。目前對我來說,在我諸多的“我的”中,也僅只剩下“我的健康”對我是重要的了。因為如果沒有健康的話,即使擁有再多名利,都會因為我無法享用而變得虛空和亳無意義的。而當我告別此生時,我會和來時一樣地光身而去。我的一切身外之物都是無法由我帶走的。

      想到這裡,我真的感到人生是夢,更像一齣戲。在我的夢中和戲中,我有喜、有怒、有歡、亦有悲。在那一刻,我不禁自問當我的夢醒了,戲演完了,我的那些我為了它們付出那麼多、吃了那麼多苦而掙錢買來的房子、銀行裡的金錢、我獲得的名譽、地位…… 對我來說還有何意義。而月前屬於我東西,它們又將會屬於誰的呢?在左思右想後,我越來越明白,我們每個人都是世界上“過客”的真正意義。我們擁有的地位、名利、金錢、財產都是“過眼雲煙”,它們也都只是“暫時”屬於我們的。而既然它們只是暫時屬於我們,那麼我們就不必過分追求。而因為我們對金錢掌握著暫時的支配權,那麼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把握機會,利用這個支配權,用我們的金錢幫助世上有苦有難的人,給他們帶來一些幸福和快樂。   想到這裡。我們對為人在世真正能留在這個世上的,只有我們精神上的東西這一說法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因為只有“精神”、“觀念”、“言論”和“思想”是不會因為人們的離去而消失的。今天當我們想起世界上偉人時,我們會記得的是他們留給後世的是精神、觀念、言論、思想。如中國的儒學、道學、佛學的精神、觀念、言論和思想在經過無數年後的今天,仍是我們取之不盡、用之不盡的寶藏,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知道在我這一生中,我已不可能成為一個歷史上的偉人,也不可能為子孫後代留一些很寶貴的東西。但是我覺得自己即使是一個普通的人,我還是可以在自己精力和能力許可的範圍內,盡量為國家、為社會做些貢獻,並盡量幫助生活在我周圍的人,讓他們都分享我生活中的幸福和快樂。

      很多人都認為佛學是悲觀、消極、甚至是迷信和愚昧的。因為人們學了佛學會產生“四大皆空”的想法,因此對生活的激情,和鬥志將會淡化甚至消失。以前我也確實有和上述相同的看法,但是自從我接觸佛經後,我覺得我以前的觀點是錯誤的,佛學教我們放棄“貪、瞋、痴”並從“自我”中解脫出來真正的目的,是讓我們的人生過得更積極和更有意義。

      曹其真寫於2012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