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2th Aug 2012 | 生活點滴 | (264 Reads)
      從布達佩斯我們一行來到了布拉格。布拉格又是一個歐洲古老文化、藝術氣息特別濃厚的美麗城市。它雖然也和布達佩斯一樣經歷了二次世界大戰,但由於當時的捷克總統,很快就放下武器投降求和,所以它沒有像布達佩斯那樣幾乎被炸平了。因此在布拉格我們還能見到很多很多古老的建築物。這座城中佈滿教堂、皇宮,而它們讓我們深刻地認識到它悠久的文化和歷史。布拉格城中也是由一條名為伏爾塔瓦河貫穿著。在河上諸多橋樑中有一條查理士橋是東歐最古老的石橋。這座橋樑是連結舊城區和布拉格城堡區的唯一橋樑。橋的兩端有哥德式的橋塔,而橋上的兩側豎有以宗教為題的15座石聖像。河的左岸高地上聳立著布拉格城,右岸則是中世紀建築風格佈滿的街道。市中心有古羅馬式建築、哥德式建築及巴洛克式建築,因此它在世界上獲有建築博物館的美譽。當然我對建築行業一竅不通,但是對建築群帶給這座城市的美麗、莊嚴還是能清晰地感覺到,也十分的欣賞。

      布拉格據說是全世界舉辦音樂會最多的城市,市區裡的每一座教堂裡都經常舉行音樂會。這些音樂會一般都是演奏世界各著名作曲家的作品。由於教堂的密封和樓頂高的建築優勢,在教堂裡的大風琴的配合下,音樂的音響效果往往達到最佳狀態。由於我們一行在布拉格的時間不足48小時,所以我們在下榻的酒店辦好入住手續後,匆匆地把行李放下後,就直奔查理士橋旁的聖法蘭西斯教堂,趕聽晚上8點的Ave Maria音樂會。由於教堂離我們下榻的酒店很近,步行大約只需5分鐘,因此非常方便步行往來。音樂會的門票不貴,而且時間也僅只一小時,所以9:00音樂會結束後,我們就走到附近的一條佈滿小飯店、小旅館、小舖子、找換店的小馬路的街邊檔吃既廉價又可口,並且別有風味的晚餐。這種享受真的可說是既新鮮又特別的。

       那天聖法蘭西斯的音樂會由捷克歌劇院的男高音歌唱家Socha和小喇叭手Lastovka及風琴手Hejskova組合演出。我曾多次在那座教堂聽過這位男高音歌唱家的演唱,他的音質非常好,他的演唱技術也很高超,因此我對他的演唱非常期待,也很欣賞。坐在教堂裡聽音樂的時候,我總有忘卻一切世俗煩惱的輕鬆自在感覺。心中的快樂和寧靜也無法用言語形容。由於在我的朋友們中,有的從來沒有出席過類似音樂會的經驗,而且他們對西洋音樂也不是太熟悉的,所以我的心中一直有些擔心,不知他們是否適應這樣的環境。也因此音樂會期間,我在自己欣賞之餘,一直冷眼旁觀朋友們的表情。當我看到他們聚精會神地、陶醉地聆聽每一首曲子,我的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我知道他們和我一樣幸福地沉浸在優美的音樂旋律和演唱家甜美的聲浪裡了。

      第二天早晨我們離開酒店,前往布拉格的皇宮、各大小的教堂、名勝古跡參觀,也觀看了總統府外的守衛士兵換崗儀式,並坐在河邊吃了中午飯。這又是一個藍天白雲的晴天,而且氣溫也很適中,一陣陣涼風吹來令人感到特別的舒服和心情愉快。下午我們又參觀了城中的名勝古跡和歐洲最古老的一座猶太教的教堂。傍晚時分,我們回到酒店稍事休息後,在將近晚上8時,我們又回到聖法蘭西斯教堂聆聽當晚的另一場Ava Maria音樂會。那晚的音樂會,由女中音歌唱家Polaskova、長笛手Vokalkova及風琴手Matznerova的三人組合演出。我以前沒有聽過這位女中音歌唱家的演唱,但這場音樂會也和所有在這所教堂音樂會一樣,是一場非常精彩和高水平的演出。音樂會結束後,我們又懷著輕鬆、愉快的心情步出教堂,走到附近的露天的餐廳飽嚐大家嚮往的豬蹄和豬手。然後,在第二天,我們出發去了意大利的Verona(維羅納)。

      由於我必須在周末趕到里斯本探望由同濟慈善會資助的學生們,所以我這次的行程安排得非常緊湊,在每個地方的逗留時間最長都不會超過48小時。而我的朋友們都沒到過尼斯、摩納哥、布達佩斯和布拉格,所以我希望他們都能在最短的時間裡看到最多的東西,但是雖然我們在Verona的時間也少於48小時,但是我覺得在那個古老的城市中,不到鬥獸場中聽歌劇太可惜,因此我還是預先購買了連續兩晚的歌劇票。由於去年7月底, 我曾和另一批朋友一起在同一劇場觀看Aida,而那天的氣溫由開幕前的攝氏20幾度,驟降至閉幕時的攝氏8度,那突然到來的低溫凍得全場觀眾大喊救命。那次的滋味是我有生以來從未嘗過的。正在大家叫苦連天的時刻。劇場的管理層趁觀眾大喊救命時,推出鮮紅色的厚厚的披肩叫賣,雖然觀眾們因披肩售價偏高,有被斬了羊牯的感覺,但那時大家都被凍得直打哆嗦,所以也只能乖乖地就範買下披肩。不過在入夜的劇場中,由於多數人的肩上都有一條鮮紅色的披肩,所以劇場中呈現一片紅海,而這片紅海也確實為劇場增添了不少的壯觀景色。有了去年的教訓,我今年特別自備毛衣和披肩等物帶入場,以防去年幾乎被凍僵和被迫買下價貴質劣的披肩的情況再次出現。但奇怪的是今年氣温和上一年大不相同,第一天散場時氣溫適中, 當時大約是攝氏20度左右而第二晚劇場中卻炎熱得令人透不過氣來。那天劇場推出售賣的是扇子和礦泉水。對此,我不得不對劇場管理層斂財有方而寫個字。這樣的天氣變化反常現象,令我真正體會了天有不測之風雲 之說。

      露天劇場的歌劇由晚上915分開始,因為夏天Verona黑夜的真正來臨一般都要在9點鐘過後,而由於露天劇場燈光設計非常優美,在日光下演出不能顯出它的獨特之處,所以一定要等到入夜後才能開場。由於開場晚,所以歌劇散場的時間一般都會是凌晨1點鐘。因為我們一行這一路上行程特別緊凑,參觀的地方很多,所以腳下走的路也特別的多。對我和長期坐辦公室的朋友們來説,這次在不到一星期中走的路,已遠遠超過了平時一年走的路。其實我們到Verona市時已很疲倦,但是我想我們由澳門遠道而來的目的是想看多些好的東西,到多些美麗的地方。我們如果躲在酒店裡休息,而錯過遊覽意大利最大的Garda湖之機會實在是太可惜了。因此我們第二天早晨還是出發去了環湖遊覽。我吩咐司機帶我們繞湖半周,並在景色最美麗之處稍作停留,以便讓首次到訪的朋友們飽賞美景,並拍照留念。我的朋友們對美麗如畫的湖景都嘖嘖稱奇,並頻頻地説他們真有墮入仙境的感覺。

      中午時分,我們來到了我最喜愛的St.Vigilio小酒店。這個酒店是名符其實的小,因為它總共僅只7個房間。由於我幾乎每年都去,所以餐廳的經理和侍應見到我時,都顯得特别開心和熱情。我和朋友們像往年一樣在美麗寧靜的露天的小天井吃飯。這個小飯店是名符其實的世外桃源。這一次,我仍感到此地景色依然令人陶醉、食品也仍可口美味,但是可惜的是,由於那天天氣實在太熱,中午時分氣溫更高達接近攝氏40度,因此在露天吃了一餐中午飯後,我的全身上下都給汗水濕透。這對我來說,真的有些意外和美中不足。中飯後,我們一行來到意大利著名古城Sirmione,本來對從未到此一遊的朋友們遊覽這個古老的城市非常值得。因為這是個風景特別優美的古老城市,它的四周還有高高的城牆聳立著。但由於天氣太熱,而且烈日當空,所以大家都沒有太大的興趣仔細參觀小城美景。而我更是買了一個大的雪糕筒,躲在陰涼的地方大吃了起來。此情此景除了在學生時代,幾乎很少在我身上發生。我當時心想,如果有人在澳門見到我如此的狼狽情景,一定會大吃一驚,並會笑我儀態盡失的,但在那一刻,我卻真的顧不上自己的儀態了。

      這次的兩場歌劇,一場是D.Giovani ,而另一場是Romio and Juliet 。這兩齣都是歌劇經典名著,我也早已在其它劇場裡分別觀賞過,但是在露天劇場欣賞這兩場戲可說別有風味。在連續兩晚的演出中,這座歷史悠久的鬥獸場中的30000座位,幾乎無法找到一個空位子。充滿人山人海的露天劇場顯得特別壯觀、雄偉。在那一刻,我從心中對Verona人和他們的政府充滿敬意。他們不但將Verona那麼一個古老的城市變成一個世界級的旅遊聖地,也將鬥獸場變成一個世界聞名的劇院,而且同時將世界上珍貴和稀有的文明遺產完整無缺地保護了下來。可惜的是最近聽說處於羅馬的另一鬥獸場卻出現了嚴重的裂痕,並且有一邊外牆開始傾斜現象,如不趕緊修葺,那麼它將會成為意大利的第二個斜塔。

      Verona露天劇院的燈光和佈景和往年一樣充滿藝術和美感。劇院中的音響和藝術家們的表演也非常震撼和出色。來自世界各地的歌劇迷穿著盛裝來到劇院。其實,根據歐洲人的傳統,去聽歌劇甚至去賭場耍樂都是一件大事,所以他們會刻意打扮,穿著整齊,有的更會穿著晚禮服。記得1973年我第一次去蒙地卡羅,希望進入賭場參觀時,因為當時身上穿著牛仔褲,因而被拒之門外。不過近年來這些規矩都逐步給打破了。現在有的還是穿著晚禮服和高跟鞋,打扮時髦地入場,但是大部分人已是穿著T恤和牛仔褲入場了。我好幾次為看到坐在鄰座的兩個人一個濃妝、禮服,而另一個披頭散髮、衣著隨便而覺得好笑。當然衣著隨便是對我這樣的遊客帶來方便的。不過我在此不得不提的是,在歐洲各地的劇院中,即使是在露天劇場,觀眾都會聚精會神,不會有人交頭接耳、也沒有人隨便吃東西、更沒有人在場中喧嘩或擅自離座、隨便走動。就算是拍手叫好,也頗守規矩,絕對不會因為亂喝亂叫,而打擾他人的欣賞。那兩晚劇場雖然爆滿,但一切都井井有條,全場肅靜。這一切都令我記起大約在10年前,我去上海大劇院看劇院魅影 時,坐在我鄰座的兩個青年人。他們從頭到尾大聲交談,嘻笑。並帶了很多零食入場,他們拆完一包花生、又拆一包薯片,再拆一包瓜子…… 在整場戲中,他們如入無人之地。此情此景有如郊遊野餐,並令人討厭。我很不明白,他們可在家舒舒服服地聊天和吃東西,但為什麼要花錢買票進劇院去交談和吃東西。他們不但影響他人欣賞,並對臺上的表演者也是大大的不敬。

      那天回到下榻的酒店時,我突然感到我的雙腿酸軟, 幾乎再也無法移動。到了這一刻,我才意識到我們這幾天走了實在太多的路,而我又因平時比較少走路,也很少運動, 因此感到雙腿已達到疲勞的極限。為此我內心產生了極大的擔心,因為第二天我將去里斯本探望由同濟資助的在葡國求學的孩子們。在離開澳門前,我為此行作了詳細的安排。我答應帶孩子們一起到里斯本近郊遊覽。我警告自己,我絕不能拖著疲乏的腳步去見他們,因為我絕對不能讓孩子們失望。為此,我在回酒店後,在睡房裡的洗澡房的浴缸裡用熱水泡腳,希望減輕雙腿的疲勞。糟糕的是在一不留神的情況下,我被熱水燙傷了左腳。幸好我的腳縮得快,因此燙得並不算太嚴重。更幸運和神奇的是在第二天起床時,傷口已不再疼痛,雙腿的酸痛也幾乎消失了。

      第二天一早,我的朋友們都回澳門去了,而我就獨自趕去里斯本,並殷切地盼望著那天在Sinho Vinho Fado 屋前見我那些可愛的孩子們。

     曹其真寫於201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