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0th Aug 2012 | 生活點滴 | (243 Reads)

      由Mafra回到里斯本酒店,我快速地洗了澡、將換了的髒衣襪洗完,看看尚有大約一小時時間,因此打開我隨身所攜的手提電腦,開始書寫我這次歐洲遊的遊記。因為我要趁我對這次歐洲遊中發生的種種事情還記憶猶新,並還歷歷在目時,抓緊時間將它們用文字一一記錄在案,以備日後閱讀。我開始撰寫“2012年夏歐洲遊記之一。當然在不到一小時的時間中,我所能寫的字數十分有限,但是我總算抽空寫了一個開頭。這是我開始這次歐遊後,第一次執筆寫博文。

      很多人都說我精力太旺盛,從我外表上看來,在一般情況下,也似乎從來不覺得疲倦。但是我自己知道,我和其他人一樣,都會感到疲倦。但由於我心急的脾氣一輩子都無法改掉。所以對於我想做的、應該做的或感興趣的事,不管有多麽地困難,也不管自己多累,我一定會立刻去做,而且希望做什麼都能做得最出色。這次和我同遊歐洲的朋友們都說,在我們一行中數我年齡最大,但一路來一切事情都是由我一手安排,他們除了跟著我走,連腦子都不用動。但他們都對行程的緊湊感到十分疲倦,而我看來非但沒有倦意,並且每天精神奕奕,連走路都走在他們前面,並且比他們都走得快,令他們都有在我後面追著我跑的感覺。

      那晚8時,我和孩子們準時在離開里斯本市中心不遠的吃晚餐的咖啡館見面。這家咖啡館是在這條佈滿咖啡館和餐館街上比較大眾化的一家。我們從晚上8點入座到晚上11點鐘過後才離開。咖啡館中比較嘈雜,不時聽到碗碟碰撞聲和其他客人的說話聲浪,但是在超過3個多小時裡,我和孩子們聊天的興趣都沒有因此受到影響。我們除了吃飯外,還圍著桌子不停地聊天。在聊天中,孩子們問了我很多問題,而我也如實一一作答。其實在那三個小時中,雖說是聊天,但基本上是保持著我說他們聽的情況。在離開餐廳時,我們的那位導遊女士很驚奇、也非常讚賞地告訴我,她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守規矩和全神貫注聆聽長輩說話的年經人。她說如果這群孩子都是葡萄牙的年輕人的話,那麼聚會一定會亂成一窩粥。因為葡萄牙的青年圍著桌子吃飯時,一定不可能那麼聚精會神地聽一個人說話的。在那種場合,每個人都會爭著說話,到最後,因為大家同時說話,所以誰也不能真正聽到誰說了些什麼。

      在餐桌上,有一個孩子問我,我在他們的年齡時,我心中的最大的願望和理想是什麼?我的回答是,未到澳門之前,有很多。但是到了澳門後,我的願望只有一個,那就是賺錢。當在賺錢 這兩個字剛脫口時,我發覺圍著桌子的十幾張臉上都露出驚訝的神色,而十幾對眼睛也都盯著我看。看到他們的表情和疑惑的眼神,我知道他們絕對沒想到我的答覆是那麼簡單的兩個字。而在他們的心目中,他們盼望我說的是做一個偉大的、服務社會的、造福社會的人……  在那一刻,我明白他們為什麽對我這簡單的答覆感到不可思議和無法接受。看著他們奇怪的模樣,我告訴他們,賺錢本身並不可恥。可恥的是用不正當的手段去搶、去奪、去騙。我這裡指的賺錢,是強調用智慧、用勤勞、用知識、用創新的辦法和正當的手段去賺的錢。而我賺錢的目的只有兩個,一是為自己和家人改善生活;二是讓自己有能力去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並將自己從社會上賺的錢,回饋給社會,為社會作貢獻。緊接著有一女孩問我,你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想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說:是的

      其實,我很明白在孩子們心中產生疑惑的原因。事關,他們雖然都是還未踏上社會,但他們都是胸懷雄心壯志的知識分子,他們都有學成後為社會幹一番大事業的理想。他們心中擁有的知識分子的那份清高,令他們無法將他們崇高的理想和銅臭 聯系在一起。另外,他們雖然還都未踏上社會,但對社會上的一些不良現象,諸如官商勾結為富不仁 招搖撞騙等等都早有所聞,並且也深感痛恨和不滿。因此即使在他們心中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一個擁有很多的財富的人,但是他們在口上是不願意說自己的人生目標就是為了賺錢。不過很多人都會認為生意人才是在賺錢。但我認為其實不然,因為我們每個人一踏出社會,不論我們做的是什麼工作,都已開始賺取金錢來養活自己和家人,所以賺錢是一件人生中每個人必然要做的事情。我覺得不會賺錢的人、非但不能養家活口,也不能算是真正獨立自主的人。

     看到他們臉上的表情,我告訴他們,做人要實際,而且不必迴避自己的一些想法,更不用口是心非。想賺錢就說想賺錢,只要堂堂正正地賺錢,完全不必遮遮掩掩,因為賺錢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其實我在他們的年齡時也會覺得賺錢的思想是要不得的、是市儈的。回顧自己的過去,我的賺錢想法也不是出現在求學時期。事關,我在未離開大陸時,一切吃的和用的必需品,都由母親為我操辦、安排,養家活口之事更不必我操心,因此也從來沒有想過賺錢的重要性。但是在我離開大陸而未到澳門前,特別是在法國求學的那段生活,因為一邊打工、一邊讀書,而袋中又出現經常空虛的情況,所以在那段時間可說是飽嘗了沒錢的痛苦。最後又因無錢繼續學業,而被迫放棄攻讀博士做科學家的念頭,並垂頭喪氣地來到澳門。這段經歷在我的一生中留下的印象是刻骨銘心,並終生難忘的。

      在我到了澳門後,因自己生活相對窘迫(當然我當時情況是不至於沒飯吃的)及面臨公司因經營不良、而出現資金嚴重短缺的情景,令我再次處於惶恐終日的境況。再則在那段日子裡,看到當時父親忍聲吞氣地四出求人出資,以致在被迫無奈的情況下將公司的一半股份用廉價出售,以避倒閉厄運的一幕一幕,也都令我感到缺錢的痛苦。這些經歷促使我產生窮則思變和發奮圖強的想法。我下決心努力工作,並用自己的努力、勞力、腦力和意志力去克服一切在我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難。我除了立志改善自己的經濟狀況外,也誓言要竭盡全力,維護和保障員工們的生計。我並發誓必須要把公司做大、做好並賺大錢。當然由於我對自己因為沒錢繼續學業,和袋中空虛的苦惱深有體會。所以我深知年輕人沒錢讀書的和袋中缺錢的痛苦,也因此我為自己定下一個目標,那就是在賺到錢後,除了讓自己和家人改善生活外,還必須幫助世界上一切需要和值得幫助的人。那天,我也向孩子們強調,人除了要擁有一顆善良的心外,更要有實力。我們要幫別人,一定要自己先有實力。因為如果沒有實力,那麼很多事都是辦不成的。所以我不會覺得立志賺錢有可恥之處,更不會抗拒通過自己的智慧和辛勞堂堂正正賺來的金錢。

      在餐桌上, 我還向孩子們表示,我雖然和他們非親非故,而且以前也並不相識。但我願意視他們為自己的子女一樣地栽培,並不求回報地幫助他們成長、成才。我對他們唯一的一個要求,那就是在他們成才或成名後,他們能效法於我,去幫助社會上的年輕一代。我還告訴他們,我知道我這樣的做法存在著一定的風險,因為我無法保證他們都能不負我所望而成才,成功。但在這個世界裡做任何事都會有風險,所以我雖不能預見他們今後是否都能真正成才,但是我不會因為他們中有可能有些不成才甚至不爭氣,而放棄幫助年輕人的機會。再說即使到了他們都成才或都不成才之時,我可能早已不在人世。(當我說到這時,孩子們的表情都非常凝重,有些更熱淚盈眶。我的那位小兒子更是很無奈的說,請不要說那麼喪氣的話)不過對我來說,我當然希望他們有朝一日都能成為社會棟樑,在成功後仍能想起我的這番說話,並擔起責任去幫助比他們更年輕的下一代。

     我一貫相信人性本善,任何人都有善根、善性,所以我相信他們都有一顆善良的助人為樂的心。另外只要他們成才,我是不會計較他們在成才、成名後,是否還會記得世界上曾有我這個人存在。因為他們只要為國家、為民族爭光,我就已心滿意足了。其實我過去也曾幫過一些有志青年成名成才,但是其中也有個別的在稍有名氣後,就終止了和我的聯系。最突出的是其中有一位現時世界聞名的音樂家,在他最落魄的時候,是我向他伸出了援手。但在他成名後,再也沒有和我有過聯系。有一次他來到了澳門遇見了我的一位好友。當我的那位好友向他提起我時,他裝得若無其事,好像根本不認識我。而我那位朋友恰好是極少數知道我曾助他渡過困難、並走出困境的人。因此為之甚是氣憤,並對他的這種行為有些微言。當然我的心中對他的行為也有不解,甚至不滿,但我還是以一笑而將此事了之。因為我想當初我幫助他時,就沒有想過要從他那裡獲得任何的回報。他現在成名了,也為國家爭了光,我理應為他感到高興才是。如果我計較他對我的態度,就反而顯得我不夠大。況且我為他做的事是我認為自己應該做的事。我追求的一直是在幫助了別人後,自己內心感受到的充實和快樂,而並非要獲得他人的認可或感激。

      在那天的晚餐桌上有孩子問我在澳門回歸祖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那一刻起,我擔任了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會主席。在澳門的政治地位僅次於行政長官。當時我是否有想過去競選做第一任行政長官。我對這問題未加思索地答道:沒有。我說我沒有想過要去競選行政長官位置,是因為我們做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一定要清楚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及,更要清楚什麼事我們能做,什麼事我們不能做。而我清楚知道,憑我的能力是做不了行政長官這一職務的,也因此在我的腦海中,根本從未出現過競選行政長官的念頭。在座的好幾個孩子對我的答覆面帶疑惑,其中一位隨即問我,你真的連想都沒想過?。我看著這個非常努力奮進的青年斬釘截鐵地回答說:真的沒有。我接著說我既然自知沒有能力擔任此職,那又何必要費盡腦汁去想它。

      發問的這個孩子是一個很不錯的青年,他的出國留學機會對他來說可能比在座的同齡人來得更加不易。我如不是賞識他的奮鬥精神,相信是絕對不會送他去留學的。但從我和他的接觸和通信中,從他的字裡行間,和行為舉止中,我都能感到他腦中一直憧憬著他未來的成就。當然努力奮鬥、求上進是好事,值得鼓勵。但我同時感到他求上進的心可能太迫切,他對自己的未來估計可能太高,因此有些擔心他的奮進變成冒進,而冒進會令他陷入欲速而不達的痛苦。我對他在此刻有此一問並不感到意外,更不會覺得奇怪。我看著他期盼的眼睛向他解釋說,我們為人在世最要緊是腳踏實地、實事求是,千萬不能好高騖遠,想入非非。如果腦子裡想的都是自己沒有能力辦得到的事情,那是自己難為自己,並是和自己過不去。要知道世界上別人能做的事,未必是自己能做的。而我們能做的事,也未必是別人能做的。一個人對自己必須有正確的估計,要切記揚長避短。盡量挑能發揮自己的長處的事做,而避免去做暴露自己的短處的事情。每個人都有長處,但也必有短處。成功之人和不成功之人之間的分別,是成功的人一定將其長處發揮得淋漓盡致的,而失敗的人卻是自暴其短的人。孩子們聽我這番話後,都連連稱是。

      那天我們聊到11點過後,我看孩子們都已充滿倦意,因此我告訴他們第二天,我們10點鐘再集合,繼續我們的聚會,我們大家在充滿歡樂的氣氛中各自回去休息,並期待著第二天的來臨。

     曹其真寫於2012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