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Aug 2012 | 生活點滴 | (212 Reads)

      2012年7月28星期晚上11點過後,和孩子們分開回家休息,並又於第二天上午10點鐘在我下榻的酒店集合後一起出發開始那天的遊覽。我們一行先去了位於里斯本附近的Sintra(辛特拉)。一路上,我發覺孩子們沒有像前一天那樣地一上車就打瞌睡,他們個個都表現得精神奕奕,並專注地聆聽導遊的講解。對此我覺得非常的高興,因為在前一天,我對有個別孩子一上車就睡的表現表示了不滿。我告訴他們,在他們的年齡時,我每天只能睡45個小時。是我的父親教會了我,無論自己感到多累,都不能在人前顯露自己精神萎靡不振的狀態。我建議他們即使再睏,他們也要把自己掐醒,努力地將瞌睡蟲趕走。我並向他們說出了發生在多年前,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

      事關,我初到澳門時,適逢公司面臨倒閉危機。父親幾乎在每天下午快下班時召開會議,商議對策。每天的會議都顯得特別沉悶、枯燥,而且也特別地長。所以我們每天都不能準時吃晚飯。每天在傍晚7時左右,公司的雜工會在公司附近的渡船街買油條回辦公室給與會人士充飢。會議一般要到晚上11時左右才結束。而在會議結束後,父親會邀請與會人士一起到位於高士德馬路的高士德茶餐廳吃東西。在這樣長期的持續戰後的有一天,我告訴父親我實在太睏太疲倦了,而且我也根本不感到肚子餓,所以那晚我想回去睡覺,而不跟大家一起去吃飯了。

      在那時,我每天早晨7:30必須到公司上班,我最缺的不是不夠吃,而是睡眠時間。父親聽完我的話後,很嚴厲地對我說,我必須和大家一起去吃飯。因為他說像我如此年紀輕輕,連這一點點苦都吃不了,是意志薄弱,缺乏奮鬥精神和不能刻苦耐勞的表現。而這樣的人,是不能擔任重任的。聽到父親的責備,我心中感到十分委屈,還差點想哭,但我忍住了,那晚我鼓起精神,並咬緊了牙關和大家一起去吃了飯。從那一次以後,我再也沒有在別人面前叫過苦和累,因為我最不願意給人留下意志薄弱和不能擔任重任的印象。

      由於那天我為孩子們安排了很豐富的節目,而我們從里斯本出發時已是上午10時,離午飯時間僅只3個小時,所以為節省時間,我們到達Sintra鎮(辛特拉)後,沒有進入位於鎮上的皇宮參觀。我吩咐司機在鎮上皇宮前的廣場停留片刻,讓孩子們下車在皇宮前留影紀念後,就直奔矗立在Sintra鎮山頂的皇宮Placio da Pena。這座皇宮有世界上19世紀浪漫主義的宮殿之稱,也是世界浪漫主義建築時代的傑出代表之一。宮殿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為世界遺產和葡萄牙的七大奇觀之一。那天里斯本的天氣特別晴朗,藍天白雲、氣溫適中,我們站在皇宮的大露臺上看到的是萬里晴空、一望無際的里斯本全景。這個景色美得令人如痴如迷、精神爽利、並心情特別的愉快。我們一行都進入了皇宮參觀,這座皇宮雖然已很古老,但是保養得很不錯。它雖然沒有我們中國的故宮那麼大,但從皇宮中的佈置和設備來看,住在裡面是絕對比住在中國的故宮裡要舒服得多。那天極大部分同行的孩子都沒有到過此地,因此都顯得特別的興奮和雀躍。而我雖曾到此遊覽過幾十次,但是當我再次踏足皇宮的大露臺時,還是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與我同行的小兒子 好像對這座皇宮特別鍾愛。他一邊走、一邊告訴我說,他一定會再來,並且下次他會徒步而攀上山頂的,我笑著稱很好、很好!但是我看著他微胖的身材,心中還真的有些疑惑他是否真的能徒步攀上山頂。

      Sintra我們來到了Guincho海灘。Guincho海灘的沙和澳門的黑沙海灘一樣是黑色的。Guincho一年四季的海浪都很大,在夏季從北部吹來的強風,特別是在每年的6月到8月,令這個海灘成為沖浪、帆板和風筝的理想地點,而冬季季節中特別是在12月份,從東邊吹來的東風,也是令它成為沖浪和帆板的好地方。90年代時此地曾是世界風帆錦標賽的地點。我40年前隨父親第一次來葡萄牙里斯本時的第一餐晚飯就是應葡萄牙大西洋銀行總裁之邀,在位Guincho海灘旁的著名的海鮮餐廳吃的。40年前的那餐晚飯給我留下對葡萄牙極大的好感。因為那天坐在餐廳裡看著海上的海浪、品嚐鮮美的大西洋海鮮的感覺特別良好。從此以後,每當我來里斯本時,必定會到Guincho重溫那次的美夢。除此之外,另有一事讓我永生難忘。那就是大約30年前的一個夏天的周日,當時恰好我和弟弟其鋒都在里斯本,因此我們相約去了Guincho海灘。記得那天里斯本天氣十分炎熱,猛烈的日光曬得沙灘滾燙滾燙,而我身上的汗水也不停地流著。因此我走近灘邊準備用海水浸浸身子,讓自己涼快些並舒適些。但想不到的是,當我剛將右腳伸入海水中時,感到一陣有如冰塊刺割腳部的嚴寒,因此馬上將腳縮回,並跑回沙灘去了。原來這個海灘的海水一年四季都寒如冰水,所以這裡是適合人們的日光浴場,卻不是適宜人們下水遊泳的泳灘。當年的這一經歷讓我對Guincho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Guincho海邊有很多專門供應海鮮的飯店。孩子們下車後,在飯店門口看到一望無際、海、天連成一片的美景,都驚喜地叫了起來,並嚷嚷著要多看幾眼才過癮。我看午餐時間已到,因此沒有讓他們去海灘,並要求他們快速進入餐廳。這是一家在Guincho眾多海鮮餐廳中,我最喜歡的一家。在我們就座後,我告訴孩子們這一餐他們不用點菜,由我統一來安排。由於這家餐廳是我每次到葡萄牙時必到的餐廳,因此很熟悉在這裡應該吃些什麼。侍應們很快為我們送上了一碟碟可口的海鮮。孩子們面對那些引人口饞的、來自大西洋的新鮮海鮮,登時胃口大開,並吃得津津有味。吃完頭盤的海鮮後,侍應們又為我們送上了海鮮飯。由於孩子們已好久沒有吃到米飯,所以更是驚喜有加。坐在我鄰座的男孩,感嘆地說,他終於吃到米飯了。我看到他們興高采烈的樣子,內心也感到喜悅萬分。

      午飯後,我們向Cabo de Roca (羅卡角)出發。Cabo de Roca 位於歐洲大陸的極西點。圍繞著Cabo de Roca的都是懸崖峭壁。懸崖峭壁由強烈褶皺和斷層沉積物的結晶岩組成。我們站立在結晶岩上高度超過100米的懸崖,看著浪濤滾滾、一望無際的壯觀,真有欲仙欲醉、如痴如迷的感覺。在陸地的盡頭有一座十字在頂的紀念碑。紀念碑上刻著的是這一地點是歐洲大陸終止之處和海洋開始的地方。上面更刻有懸崖的經緯度。第一次到達Cabo de Roca遊覽的遊客們都會在紀念碑前拍照留念。 我們站在懸崖上看到的是一片汪洋大海,並無盡頭。但我們大家都知道,在大海的彼岸就是美國的東岸。

      Cabo de Roca 的懸崖上,在一年四季中都吹著特別強勁的海風。我每次站在懸崖上時,都會有幾乎被吹倒的感覺。我吩咐孩子們,別太靠近懸崖的木欄杆,以免失足掉入海中。正當我被勁風吹得搖搖欲墜時,在孩子中長得最壯健的兩個,跑到我身旁並排而立為我擋風,他們的這一舉動,除了令我特別的感動之外,也令我心中充斥了一股強勁的熱流。

      我第一次來Cabo de Roca 時距離今天已長達有40年了。而我每次來葡萄牙時,只要有機會就一定會到此一遊。因為這裡的天永遠是那麼的藍,而這裡的海也總是那麼地平靜。它的美麗景色都對我具有極大的吸引力。我愛聽那浪花沖岸的聲音,更愛看那海天連成一片的美景,對我來說這一切都會令我忘懷世界上的煩惱,並尋得內心少有的安寧。它對我來說簡直是人生中少有的享受。當我每次站在懸崖上時,內心都會為當年葡萄牙人出海航行的壯舉所感動。他們征服世界、發現新大陸的勇氣也令我折服。

      這次當我和孩子們一起再次登上懸崖上時,心中突然想到40年悄悄地在我的生命中溜走了,我也由一名青年變成了一個老人。而且我根本無法知道,在我生命中,我還能有多少次到此一遊。但是我在那一刻,站在懸崖上看到的景景緻卻和40年前一模一樣,沒有絲毫的改變。在那一刻,我內心的感慨難以形容。我真正地感到了,在這永恆的天地中,人是那麼的渺小。我也再次深刻的體會到,人在這廣闊的大自然中,僅僅是一個匆匆而過的過客。我把我的這一想法及時地,如實地告訴了在我身邊的孩子們,並囑咐他們記得這個道理。在他們的人生道路上,切忌將人生寶貴的精力浪費在爭名奪利上。不過,我不敢肯定,在他們的年齡,他們是否真正能理解我當時的心情,並感悟到其中的人生哲理。

      我們離開Cabo de Roca 沿著海岸經過風景優美的Cascais Estoril回里斯本。由於道路彎曲,巴士搖晃厲害,再加上孩子們在飽嚐午餐後,又在狂風中被勁吹了一下,所以在車上有兩個孩子感到胃有不適。我知道他們是暈車了。由於我小時候也經常暈車,因此深知暈車的滋味特別難受。我給了他們幾顆含在嘴裡的消化藥片,叫他們坐到車頭打開的窗戶邊。並吩咐司機趕快開回里斯本讓他們在晚餐前能有休息的時間,以便恢復體力。因為那天晚上,我們還要出席由澳門中樂團擔綱的,在里斯本SAO CARLOS廣場,的露天音樂節的戶外閉幕演出。

      澳門中樂團是澳門特别行政區政府文化局属下的民族管弦樂團。現任音樂總監兼首席指揮家彭家鹏先生和中樂團在今年藝術節的開幕劇目,京劇漢蘇武中的演出,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令我對自己以往因偏愛歌劇,而錯過多次這支水平高超的樂團演出而感到後悔。所以這次當我在未離開澳門前聽說樂團在里斯本演出時,馬上就委托友人在位於SAO CARLOS廣場的飯店,預定露天餐桌,以便我們於晚上8時開始吃飯,然後於10時就在現場聽音樂會。我對我能在遠離澳門的大西洋彼岸,親臨現場欣賞來自澳門的樂團的表演而深感期盼,也為這次音樂會,將會成為我這次歐遊中度過的最後一晚在歐洲的節目而興奮。我心中非常希望和孩子們一起出席音樂會。但當我看到兩個暈車的學生難受的樣子,心中甚感不忍我不想他們為陪伴我而不好意思不出席音樂會。因此吩咐他們說,如果身體不適,可以不去聽音樂。幸好,兩個孩子,在到達里斯本時,也已恢復健康了,所以他們倆都說他們晚上一定會如期出席音樂會的。我們一行,在到達里斯本後,稍作休息就出發去了里斯本的Sao Carlos廣場。

      我們到達Sao Carlos廣場時, 剛好8點鐘,而音樂會要到10點才開始,但由於這場露天音樂會是免費的,所以一早就有聽眾到場霸位,也因此在我們到場時,在廣場中排得密密麻麻的座位早已座無虛席。我對預定的餐桌位置特別滿意,因為坐在餐桌旁任何一個坐位上的人都能清楚看到臺上的表演者。當時,樂團正在排練,我看到彭家鵬先生揮動著指揮棒聚精會神地在為10點鐘的演出作最後的試音排練。在他們排練結束時,我走上臺去和彭先生打招呼。彭先生見到我時,露出既驚又喜的表情,並上前和我握手。而當我告訴他我帶了孩子們專程來聽音樂會時,彭先生主動走到我們的餐桌旁,並和孩子們一一親切地握手致謝。為此,孩子們都雀躍無比。我們懷著愉快的心情,吃著美食並等候音樂會的開場。

      曹其真寫於2012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