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8th Dec 2012 | 生活點滴 | (495 Reads)

      今年八月份有一個在香港大學讀博士的澳門80後的青年梁佳俊,來電我的秘書詢問我是否能接受他的來訪。他說他正在撰寫博士論文,而因為他論文的議題是和我有關的,所以他很想在他公開發表前,就他論文中的有些內容,向我當面就證。

      事關梁佳俊先生,將於今年1215日在由香港大學,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联合舉辦的題為「家族企業與婦女」(Seminar on Women and Family Business)的公開講座中演講。他囑秘書轉告我,他在公開講座中的演講稿的題目是,《斯世多偽,吾曹其真-曹其真與澳門》。

      在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一般是不會接受訪問的。當然我接受我不認識的陌生人訪問的機會就更是微乎其微了。其實,在退下澳門特别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位置後的三年多時間裡,我很少見和我目前工作沒有關係的陌生人士,我對別人撰寫有關我個人生活和工作的文章採取不鼓勵、不讚同的態度。因為我既不願意看到別人對我的私生活和工作情況指手劃腳的批評,也不習慣看到别人對我讚美的文章。我總覺得我為人處世有我自己的原則,我所想的和做的事,可能是外人不理解甚至未必認同的。我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的年齡已大。但是我的內心很清楚,我退下的最主要原因還是想在自己人生的最後階段,能過上幾年清閒的普通老百姓的平實生活。

      在過去多年中,我常常對自己成為澳門的公眾人物而感到不習慣和不適應。因為我喜歡低調和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對公眾人物生活中的一點一滴都會成為别人關注的焦點很不喜歡。我覺得公眾人物在私人生活中的犧牲太大,代價太高。公眾人物在一定程度上,都會失去按他们個人意願而生活的自由。這種生活不但是不適合我的性格,而且也是我非常不願意接受的。說真心話,在我退下立法會主席一職後,我覺得我的生活比以前輕鬆和自在多了,至少現在我已基本上擺脫了生活在衆目睽睽的壓力下了。

       我一向對好學求上進的青年深有好感,當然對澳門求上進的青年就更加倍感親切。一向以來,只要青年們有需要我幫助的話,我一定會盡我的能力去幫助他們。也為此我覺得雖然梁佳俊的請求,有些令我為難,但是因為他是一位澳門求上進的青年。所以我內心感到,對他伸出援手是那麼地理所當然的,

      我在決定見梁佳俊前已經相信,他在求見前,早已定下了文章的題目,那麼他一定早已搜集了很多有關我生活和工作的資料。所以除了要幚助他以外,我在内心也對此充滿了好奇。不過在答應和他見面,但還沒有約定見面日期的時候,我生病了。連我自己都沒想到的是,我這一病竟然長達了2個多月。在我生病期間我基本上沒有回辦公室辦公,而且即使回去也是短短的一、二小時。並且在那期間,我也沒有約見過任何在慈善會任職的同事以外的人。1118日我覺得身體狀況已略有好轉,因此赴京去參加了全國政協常委會議。

      不過雖然我沒能及時約見梁佳俊,但在我的心中一直並沒有忘懷對他的承諾。我内心也開始為離開他發表文章的日子逐漸逼近而著急。所以我決定由北京回澳門後,即使我的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健康,我也必須主動約他來見面,以免影響他的演講。但沒等我約他,他給我寫來的電郵已在我澳門的辦公室中等待著我。他來郵的內容如下:

【您好!本人梁佳俊,係香港大學的澳門籍學生,8月時曾向主席提出採訪的申請。由於離1215日學術講座的日期漸近,不知可有消息?

作為學術研究人員,以探究事實、垂示社會為宗旨。作為澳門學生,本人也時刻把澳門的聲音帶進世界為己任。希望能得到這個和主席談道論學的機會。謝謝。】

      看了梁佳俊的來信,我內心泛起了陣陣對這位年輕人的歉意。因此我即時吩咐秘書Anna約梁佳俊先生,於翌日來我的辦公室見面。第二天梁佳俊先生在我們約定的時間,準時來到了我在同濟慈善會的辦公室。

      由於在見梁佳俊先生之前,我閱讀了他的簡歷,所以我內心期待著一名和我的年龄差距大達40歲的小青年見面。但在和梁佳俊見面時,我很驚奇地發現,這位小青年比我想像中要成熟很多。而當他在我面前坐下並開始我們的訪談時,我更欣喜地發現,這位坐在我前面的小青年是非常沉著和穩重的。在那一刻,我心中可說是感嘆萬千,我想起了自己在他的年齡時的一些情況,我彷彿見到坐在我面前的就是當年的我。而當年的我是那麼地不穩重和沉不住氣。那時我父親常常說,我做事冒失和心急,而且説話的速度像掃機關槍,因此我給人很不成熟的感覺。

      我們的話匣子一下子就打開了,我告訴梁佳俊,我仍有些頭暈,所以我不能說太多的話,也因此我不能給他太多的時間。梁佳俊確實是個很知趣的人。他連連稱是,並快速地向我提出了一些問題。他的說話很簡單扼要,也很有邏輯,提的問題基本上都能切中要害,並問到實處,我對他做足功課來見我的認真態度甚為欣賞,也為此我從心底裡感到很樂意為他的提問一一作答。令我感到驚奇的是,我雖和他素未謀面,但從他向我提出的問題中,我知道其實他對我的一切都是十分熟悉的。他甚至提起一些連我自己都已記不清的事情。在不知不覺中,我内心對坐在面前的小青年產生了好感。

      在訪談的短短一小時中,我發覺他不愧是一個富有鑽研精神和勤奮好學的博士生,因為他對連我都不太清楚的,我父親年輕時的一些事情都瞭如指掌。我一直喜歡和年輕人交談,因為和年輕人在一起時,我覺得自己也變年輕了。另外,年輕人思想活躍,說話也比較直截了當,一般都不會像中老年人那樣的世故,所以在和他們的交談中,我經常能了解到我們這一代人無法了解的青年人的想法。這次我從梁佳俊身上也學到了很多東西。他提出的澳門是一個“熟人社會”的見解,除了令我感到十分新鮮外,更令我覺得他對澳門的形容,是太恰當和非常形象的。

      澳門不但面積小而且人口少,在澳門這個小城市中,人與人之間好像不存在什麽距離。在澳門當你好不容易見到一個陌生人時,你會很驚喜或很失望地發現,原來這位陌生人對你非常熟悉和了解。因為他可能是你同事的親戚朋友,或是你朋友的朋友,或是你同學的親戚…… 在澳門,保守秘密或保護隱私是一件非常難能可貴的事情。當然,我們不可能認識在澳門生活的所有的人,更不可能和所有的人都有來往。但是我們會從朋友、同事、親戚和同學的口中獲知一些我們並不相識人的事情。由於一切都是經過人的口傳播的,所以在經過多人的轉述後,在現實中發生的事情會和真實情況有很大的出入。有時,當這些傳聞再傳到你的耳朶時,連你自己都不能相信傳聞中述及的人和事就是在你自己和在你生活中發生的事情。

      真如上面所述的那樣,我在澳門可說是一個公衆人物,因此在澳門這個“熟人社會”中,我的任何言行都常常會引起人們的注意,甚至連我的私生活也會引起别人的關注。為避免自己成為他人茶餘飯後的談論對象。也為“好事不出門、壊事傳千里”這個道理,我平時很注意自己的言論,也特别約束自己的行為,更會儘量低調地處世。也因為這個原因,我這個本來外向和好動的人,逐漸變得內向和好靜了。現在,在澳門,我除了去辦公室或吃飯的飯店外,可說足不出戶,也不涉足其它地方。我對這樣深居簡出的生活模式,在開始時覺得有些不習慣。但現在我已經完全適應了這樣的生活。

      當然,由於澳門社會是一個如梁佳俊形容那樣的“熟人社會”,因此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自然地比其它城市密切,在澳門生活的每個人,都比生活在其它城市的人,更能體會人間的溫暖。也因為這個原因,在澳門居住時間長了以後,人們就會自然地喜歡上澳門這個小小的城市。

      在和梁佳俊談話結束前,梁佳俊告訴我,他沒有什麼東西可送給我,以示他對我的感謝之意。聽他這樣説,我立刻插嘴説,不必擔心,你什麼也不用送給我。但沒等我説完,梁佳俊搶著説,“我和你一樣也是歌劇愛好者,我沒有東西送給你,但我想唱一首歌當作我送給你的禮物”。梁佳俊的這番話,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這樣的禮物不要説我從未收過,就算聽也沒有聽過。但當我看他一臉真誠,我知道他並不是在開玩笑。在那一刻,我意識到我絕對不能拒絕他的一番心意。但我心裡真的感到有些為難,也感到有些手足無措。因為令我有些擔心的是,在我寧靜的辦公室中,到訪者突然唱歌的聲音會讓坐在慈善會辦公室大廳中,正在辦公的同事們受到驚嚇。因此我在稍作考慮後,建議他步出我的辦公室,到辦公大廳中,為所有慈善會的同事們獻上一曲。梁佳俊欣然接受了我的建議,從容地走到我們慈善會的辦公大廳中,並面對著慈善會的同事們用美聲演唱了一首意大利民歌。

      梁佳俊的歌技真不錯,他的歌喉遼亮優美,並富有感情。看得出他是一位歌壇老手。我和同事們都在他演唱完畢後,都為他鼓了掌。不過,可能因為我們大家都沒有思想準備,也可能因為他唱得太好了,因此在他唱完後,我們誰都想不起叫他再Encore一首。梁佳俊在我和我的同事們還沒回過神時,向我們告別並很快地離開了我們的辦公室。在他離開後,我們慈善會中的一位同事告訴我,她雖然不認識梁佳俊,但是她知道梁佳俊是誰,因為梁佳俊是她的朋友的…… 我同事的話又一次證明了梁佳俊用“熟人社會” 來形容澳門是那麼地確切。

      對梁佳俊用唱歌的方式當作禮物並表達謝意,我感到很意外和新鮮。我對他的好感也因此大幅度地增加了。每當我想起他時,我彷彿又聽到他美妙的歌聲。這一件事令我又一次感到,在我們的一生中,我們每天都會遇見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甚至令我們非常驚喜的事情。

      在梁佳俊到訪的幾天後,我收到了梁佳俊的長達19頁紙的文章,他在文章中收集了很多有關我的父親和我的資料,有一些是我早就忘懷了的。當我粗略地讀完全文後,我在心裡為這位小青年叫好,除了祝他早日成為博士外,並在人生道路上一帆風順。更祝他愉快和健康!

      曹其真寫於2012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