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5th Feb 2013 | 評論 | (312 Reads)

      2013120日下午3時澳門特別行政區民政總署,就【西灣湖廣場綜合旅遊項目】在澳門文化中心大劇院舉辦第二輪第二場公衆諮詢會。全澳各大報章於諮詢會翌日就咨詢會作出了報導。據報導除了澳門民署管委會主席譚偉文、副主席羅永德和多位官員出席了諮詢會外,亦有逾百名居民出席了該次諮詢會,並且有23位與會者在諮詢會上發了言。據稱政府計劃在西灣湖建立的西灣湖廣場綜合旅遊項目,主要包括特色餐飲區、休閒茶座、美食廣場、文創禮品街、露天劇場,將為居民及旅客提供集美食、購物等元素的休憩空間,成為展現本地民生及文化的活動場所。選址西灣湖廣場,是參考和評估業界和團體意見,地理位置鄰近市中心,又與民居保持適當距離,交通環境適宜。

      對於上述政府意欲建【西灣湖廣場綜合旅遊項目】,我早有聽聞。政府的這個項目的構思在最近亦成了澳門市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不過幾乎我聽到的市民對這個項目建在西灣湖畔都持反對的意見。

當然我在日常生活中接觸的人並不多,所以我聽到的意見,很有可能是不足以代表絕大部分市民的意見的,但是在2013年1月20日諮詢會上的23位發言者中,22位發言者都表示反對在西灣湖建造此一項目,持支持意見的市民卻僅只一位。這個事實足以證明,絕大多數澳門居民是不支持這個項目設在西灣湖畔的。民政總署主席譚偉文先生在諮詢會的總結中表示,政府對項目沒有預設的立場,無論是贊成的或是反對的意見,政府都會持開放態度繼續聽取。對譚偉文先生的開放態度我是讚賞的,因為政府舉辦諮詢會的目的就是為了聽取市民的意見。並在綜合多數意見後,作出切合市民意見的決定。 

      我認為政府構思在澳門建造綜合旅遊項目是積極的,也是值得鼓勵的,只是我覺得政府選擇了西灣湖這個地點,建造這個項目是有欠考慮的。當然由於澳門地方太小,在澳門做任何事情都會因為缺乏土地而頭痛。但是正因為地方小,所以我認為政府在做任何事情前,更加必須慎重和仔細地考慮,特別是選址方面更要謹慎,以免一推出項目就遭受市民的批評。記得2004年在澳門舉辦東亞運動會前夕,澳門特區政府在事前沒有徵得立法會同意的情況下,就在南灣湖立法會旁海面打樁建造【水上活動中心】,並在工程的首日將立法會側面牆上的方塊磚撬掉了很多塊(本人為此專門撰寫了一篇博文“撬牆腳”),幸虧我及時發現且勒令立即停止工程,並要求政府當局另找它處建造。相信如果不是我發現及時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另外還有一次,因有地產發展商看中了澳門立法會在南灣湖畔的優美景色,從而向政府提出要求獲得政府就立法會大樓所在地的地皮批給。當然在我獲知政府有意要立法會搬遷,以騰出地皮的消息時,立刻斬釘截鐵地回絕了政府的這一要求。因為以我之見,澳門再小、再缺地皮,也不少這一塊地方。立法會即使在某一天,因為地方不夠用而必須搬離現在的地址時,立法會大樓也不應該被拆掉,因為它是澳門回歸時,唯一見證回歸歷史的場所。它是應該獲澳門政府格外小心地當文物一樣被保護起來的。但是令人遺憾的是,政府在沒有城市規劃的情況下,往往不考慮澳門的長遠利益,也不積極制定澳門長期的發展規劃,而且對各個部門的各自為政、隨意圈地的情況聽之任之。這種情況嚴重損害居民的利益。相信如果我當時不在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上,而是一個普通老百姓的話,那麼上述我的親身經歷的那兩件事是很難被阻止的了。

      政府在推出上述項目諮詢時稱,【選址西灣湖廣場,是參考和評估業界和團體意見】後作出的。當然我認為徵求業界的意見是應該的,因為他們將是特色餐飲、休閒茶座、美食廣場、文創禮品街、露天劇場的操作者。但是政府不得不考慮的是【業界】人士必然是在商言商的,在徵求他們意見時,他們首先考慮的是他們將來能否賺錢。至於說隨之而來的噪音、環境和水質等污染,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質量,破壞居民運動休閒空間等等問題,相信就不是他們應該思考的範圍之內的問題了。關於政府稱除了【業界】已參考了【團體】意見中的團體,我就不知政府指的是哪些團體,因為澳門雖小,但團體卻特別的多,聽說目前光是在政府登記的團體就已經超過5,000個了。

      澳門自從賭權開放後,來澳旅遊的遊客大幅增加,據說現在已經逼近每年3,000萬人次。在我看來,在澳門這個小地方、小社會中,每年能接待和容納接近3,000萬人次的遊客可說是一個奇跡。現在的澳門高樓大廈林立,澳門街上車水馬龍,行人川流不息,市面上呈現一片繁榮的景象。在澳門這個小小的城市裡,我們再也無法找到當年澳門街的寧靜。澳門人傳統上的優閒生活的特色,也隨著城市的發展而漸漸地消失了。其實,我初到澳門時,是不喜歡這個小小的城市的。因為我來澳門以前,都是在大城市裡生活,所以習慣了大城市的生活方式。大城市裡的生活節奏很快、競爭也比較劇烈。所以來到澳門以後,我的心中總嫌澳門人做事慢吞吞、不講效率,我甚至覺得澳門人在馬路上走路,都要比其它我曾經居住過的城市中的人慢。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的澳門雖然很窮,生活節奏也的確較慢,但是澳門人生活樸素、簡單,並且澳門人都較安於現狀並與世無爭。最難能可貴的還有,在澳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密切又和睦。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澳門人的優閒生活,其實是有益身心健康的。我記得當時除了絕少數的人以汽車代步外,絕大多數的居民都是徒步或騎自行車上下班的。我來澳門的頭兩年半也是騎著自行車上下班的。我還清楚地記得在那時,當我們公司的總經理的坐駕在馬路上行駛時,在馬路上巡邏的警察都會立正,並向他敬禮,雖然儘管他並非政府官員,但在市民眼中,能坐上轎車的人一定是非富則貴的。而澳門的孩子們,在那年代無論在白天或晚間都能安全地在街上踢球、玩耍。總之一句話,當時的澳門人雖然都比較窮,但是生活得相對地無憂無慮,而且澳門的社會也是特別和諧的。也因此只要在澳門越住得久的,即使開始時不喜歡澳門的人,也會在澳門住上一段日子後,越來越喜歡澳門這個小小的城市。我也不例外,現在在我心目中,當時的澳門是世上少有的快樂淨土,世外桃源,也是非常令人留戀和懷念的。

      自從澳門賭權開放後,澳門市中心和路氹區都陸續開設了很多大型的博彩娛樂場所。這些娛樂場所幾乎都很接近民居,所以居住在娛樂場所附近的居民,長期受到交通阻塞、喧鬧聲浪和光污染的滋擾。以前澳門寧靜、優閒的生活環境的特色在這一帶已不復在了。令澳門人慶幸的是,在90年代初,澳門商人通過填海造地的方式,在澳門建成了南灣和西灣兩個人工湖。這兩個人工湖雖然離開繁華、熱鬧的市中心很近,但是並沒受到大型娛樂場所周圍的車水馬龍和人群的影響。也因為湖畔沒有博彩娛樂場所,所以除了個別遊客外,大多數遊客是不會來到這兩個湖畔遊覽的。也因此這兩個人工湖幾乎成了澳門本地居民活動的專用區域。而這兩個湖畔景色和環境一直保持著它們的優美和寧靜。也正因為此,在近年來,它們成了澳門人心目中的理想晨運、飯後散步的好地方。當澳門居民身處兩湖湖畔時,是可以暫時忘懷五光十色、擁擠繁華的大城市給人們在生活上帶來的煩惱和不便,並盡情享受現在在澳門已無法在別處找到的寧靜和舒適。

      澳門目前雖然博彩娛樂場所林立,但是絕大多數澳門人是不進入這些場所賭博的。也因此澳門居民中的大部分人都非常珍惜兩個湖畔的環境。因為它們幾乎已經成了澳門絕無僅有的為澳門居民專設的寧靜地方。相信也正是這個原因,當政府提出【西灣湖廣場綜合旅遊項目】時,澳門居民群起地、自覺地表示反對。我本人雖然贊賞民政總署建立綜合旅遊項目的構思,但我是同意那天在公開諮詢會上的反對意見的理由。據報章綜合反對意見後的報導如下:

【反對:失澳門市肺

部分居民則指,由於西灣湖岸一帶的幽靜環境和較闊的道路,多年來吸引不少居民前往跑步、踏單車,已成為澳門半島的另一個市肺。現時本澳中區、新口岸賭場區已擠滿大量旅客,大三巴、議事亭前地節假日更是寸步難行。集合夜市和美食的項目,必會帶來噪音、環境和水質等污染,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質量,破壞居民運動休閒空間,要求民署撤銷項目。】

      分析這些反對意見,我們不難看到,居民反對的並非建造【綜合旅遊項目】,而是不同意將它建在【西灣湖岸一帶】而已。

      而在出席諮詢會僅有的一位表示贊成的市民意見是:

贊成:新休閒去處

廿三名居民發言中,僅有一名居民明確贊成該項目,認為本澳適合一家大小的綜合休閒活動項目少之又少,作為家長不希望假期只帶小朋友到賭場或名店消遣玩樂,冀政府透過優化西灣湖設施,為居民和遊客帶來旅遊休閒好去處。】

      其實我們在這位市民贊成的理由中,也不難看到這位市民贊成的理由重點在於希望政府建造【適合一家大小的綜合休閒活動項目】,這位市民真正表達的意思是【作為家長不希望假期只帶小朋友到賭場或名店消遣玩樂】。所以我認為無論是贊成或反對的意見都對【建造綜合休閒項目】沒有異議。他們的分歧主要是應不應該建在西灣湖岸。但是我覺得贊成建造這個項目的市民,也沒有一定堅持將此項目建在西灣湖岸的,所以最明智的做法是將【綜合休閒項目】建造在它處。

      我希望民政總署在分析上述意見後,不要生硬地再將選址【西灣湖岸】和將【建造綜合休閒項目】兩個問題捆綁在一起考慮了。現在應認真考慮【綜合休閒項目】建造在【西灣湖畔】是否符合澳門廣大市民的意見。如果一意孤行的話,非但有違民意,而且又可能是政府又一次【好心做壞事】的事例。而我認為如果真到了那個地步,那是非常不化算的。

      曹其真寫於2013年2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