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3th Feb 2013 | 評論 | (268 Reads)

      124日下午下班時,離開朋友們請我吃晚飯還有一段時間,所以先行順道回家一次。到家時正好是下午6時半,是鄰阜香港開始播放新聞的時間。因此扭開電視機準備看完電視新聞後,才離家去就餐的餐廳。那晚鄰阜的頭條新聞播放的是有位在香港選舉行政長官中非常支持梁振英先生競選的全國政協委員劉先生,一反常態地嚴厲指責梁振英先生不誠實、沒誠信的新聞。這條新聞引起我內心極度的不安。當然我的不安並非因為劉先生對梁振英先生的指責,而是劉先生指責時用的言詞和原因。

      自從去年初開始,這位劉先生頻頻地在電視新聞中曝光,特別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前,向傳媒高談闊論地評論各候選人的言論,和他高調地表白他支持梁振英先生競選的立場更是出位出格、引人注目。記得在去年北京兩會期間,他幾乎每天都在港澳全國政協下榻的貴賓樓飯店的大堂中,向雲集在那裡的記者們發表高論。有好幾次他和在他身邊的記者,把本來就不大的大堂擠得水洩不通,令我和其他港澳政協委員們被堵在門口,進出困難。在此之前,雖然在兩會期間,我會在貴賓樓的電梯、走廊和餐廳偶遇這位劉先生,但是我對他並沒有什麼印象,也並不知道這位劉先生是何方神聖。

但自去年3月起,他的名字和樣子從那時起卻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我想他如此這般努力地支持梁振英先生,應該對梁振英先生非常了解,並可能是過往從密的摯友。後來在選舉過程中,另一位候選人唐英年先生被揭發在住宅中擁有僭建物時,這位劉先生更站在唐英年先生大宅前,向路人派發反對唐英年出任行政長官的傳單一事,更令我深信他一定是梁振英先生的知心好友,甚至是梁振英先生的“大粉絲”,否則的話,他又怎麼會如此堅決地支持梁振英先生。不過,我當時常常因他的言詞過分偏激、出位而感到有些好笑。不過由於我和他並不相識,而且他的言詞僅代表他個人的見解,與他人沒有任何關係和我就更無瓜葛,所以往往在一笑之後,也不會再予以理會,更不會放在心上。

      我之所以感到劉先生的言詞和行為非常可笑,是因為我覺得劉先生太自以為是,並有過分抬高自己之嫌。我自1993年起獲擔任全國政協委員。我認為全國政協委員的確理應比普通老百姓更關心國家大事,並積極參政議政,向政府建言獻策。當然在香港澳門回歸祖國後,已經成為祖國大家庭中的一份子,因此身為全國政協委員,本著愛國愛港和愛國愛澳的原則,適當地向政府在施政方面提出一些有建設性的建議和意見也是無償不可的。但是這位劉先生在香港利用他全國政協委員的名銜對地方選舉事務如此高調地、毫無忌憚地發表高論,在我看來卻是欠妥當也是令人奇怪的。再説,我是一個一向主張做人要低調,做事要有度,説話要有分寸的人。我心裡非常討厭好大喜功、自吹自擂的人。所以我對劉先生如此高調,心中除了有些反感外,也是很不以為然的。

      在那天的電視新聞中,看到劉先生一反常態地,對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作出沒有誠信的嚴厲指責的言論,引起了我的關注。但在劉先生言詞激昂地訴說他認為梁振英先生不守諾言,沒有誠信的理由後,我内心對這位我並不相識的劉先生產生了極度的反感。首先是劉先生揭露梁振英先生在僭建問題上隱瞞事實,並稱掌握梁先生説謊的證據。繼後劉先生又指責梁振英先生在當選行政長官後,沒能兌現委任劉先生為行政會成員和推薦劉先生出任全國政協常委的承諾。在聼到劉先生的這些指責時,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出自一個正常人之口的。在那一刻我才明白在短短幾個月前,這位劉先生之所以傾全力支持梁振英先生競選的目的,純粹是為他個人的升“官”。説白了,劉先生本來是想通過這一場嚴肅的選舉機會作一次交易,而這次交易的籌碼就是他本人的仕途。結果他因為沒有達到他的目的。在老羞成怒的情况下,大爆“内幕”。當然他所説的只是他的一面之詞,我們無法判斷“内幕”的真實性。不過我在那一刻內心慶幸他沒有被委任為行政會委員,也沒有實現他當上全國政協常委的願望。因為我覺得憑劉先生的那番話就足以證明,他是不適宜擔任上述的那兩個職位的。其實,我對在世界上的官場裡,存在著類似上述的這種交易,早已有所聞,但是像劉先生那樣高姿態地自爆內幕的情況卻聞所未聞。因此雖然心中對劉先生的指責很不以為然,甚至有些氣憤,但內心出現了一種滿懷對當事人卑視和厭惡的感覺。

      116日我和往日一樣,在吃早餐時閱讀當天的報章。但當我在打開香港報章,赫然發現當天的頭版用整整一大篇報導上述的劉先生於18日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於是劉先生在19日去信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要求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命令廉政公署停止對他的調查,但梁振英先生沒有回覆劉先生的信件,因此劉先生於120日接受【陽光事務週刊】的訪問,在訪問中劉先生大爆梁振英的“內幕”。據報導劉先生在120日至23日期間手持週刊答問筆錄前往北京會見港澳辦王光亞主任,要求王光亞主任介入阻止梁振英對他的【迫害】。他在被王光亞主任拒絕後,124日【陽光時務週刊】刊登了對劉先生訪問的全文。同日劉先生又前往求見香港中聯辦張曉明主任,指廉署對他的調查屬政治迫害,要求張曉明主任介入阻止。當然他的請求未獲接納是理所當然中的事。在報章同一版的報導中,現任行政會議成員』─ 梁振英先生的行政長官競選辨公室主任羅范椒芬女士表態支持梁振英,並表示對劉先生說話的真實性存很大的懷疑。那天報章上的報導,令我胃口大倒,對餐桌上的早餐失去興趣,並且在那天的整個上午,還是大有【反胃】的感覺。2012年那場關乎全港700萬居民福祉的、本來應該神聖的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因為在選舉前後,甚至在整個個程中不斷出現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故】,令這場選舉變成一場頗具戲劇性的【鬧劇】。並在選舉後,由於倒梁的聲音不絕,而令政府在施政上裹足不前、寸步難行。作為香港人之一,我內心感到憤怒、悲哀和萬分的無奈。

      我本人對劉先生所爆的料的真實性和行政長官梁振英先生究竟有否食言並不感興趣,所以我根本無意去看那份在【陽光事務週刊】的劉先生爆的【料】究竟是什麼?但是我對這位劉先生是經過什麼渠道而進入全國政協而成為全國政協委員卻頗感興趣。在中國擁有十三億人口中,全國政協委員僅得兩仟多名,因此能被邀進入全國政協,並成為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在我看來是光榮的、也是肩負重任的。根據我對我國設置全國和地方政協的目的和政協的工作任務的理解,我認為身為政協委員,必須利用政協這個平台,盡力為國家和人民作些貢獻。當我寫到這一刻時,我再一次上網查閱了有關設立人民政協的目的和它的工作任務。並將它摘錄如下(資料摘自互聯網):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簡稱人民政協)是中國人民愛國統一戰線的組織,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的重要機構,是中國政治生活中發揚社會主義民主的一種重要形式。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是中國各族人民經過長期的革命鬥爭,在新中國成立前夕,由中國共產黨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民主人士、各人民團體、各界愛國人士共同創立的。它根據中國共產黨同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民主人士「長期共存、互相監督、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方針,對國家大政方針和群眾生活的重要問題進行政治協商,並通過建議和批評發揮參政議政、民主監督的作用。這有利於堅持和改善共產黨的領導,又有利於更廣泛地聯繫和團結各階層群眾。它的工作任務可分以下三部分:1. 政治協商  2. 民主監督  3. 參政議政。】

      根據上述的有關人民政治協商會議資料的分析,我們不難得出獲邀進入政治協商會議的成員,必須是在各個領域、各個界別有代表性和有社會影響、並是擁有參政議政能力的人物的結論。但是,令我很遺憾的是,在我過去多年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過程中,我不止一次聽到港澳同胞對個別全國政協委員的個人素質低劣而提出質疑;又由於那些個別素質低劣的委員的言行、造成各級政協和政協委員在港澳社會中不獲認同和得不到尊敬。為此我常常感到傷心和不安。而上述那位劉先生的言論就是令我感到不安的最好的例子。他的言論和行為立刻成了港澳居民茶餘飯後的議論議題。但是我接觸到的和聽到的有關議論幾乎都是千遍一律地感到嘩然、反感和噁心。這個事實除了令我奇怪的是,這樣一位,非但不是具有社會影響,而且也沒參政議政能力之人怎麼竟當上了全國政協委員外,我還非常為他的無知和不知廉恥感到驚訝。作為政協大家庭中的一員,我為他的言行感到悲哀和極度的不安。

      我記得在10年前,當李瑞環主席退下政協主席位置前,曾到訪澳門,並在澳門和澳門全國政協委員座談。由於當時正值全國政協換屆前夕,因此我在座談會上提出希望各有關單位領導在甄選和邀請各界人士擔任全國和各省市政協委員時,必須嚴格遵循【德才兼備】的原則。我認為政協會議不應該、也不能讓一些無德、無才之輩加入。我們更要杜絕無德、無才之輩,利用政協委員的政治地位,謀取他們個人榮譽和利益的機會。

      不過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們政協這個大家庭中,還是不時讓一些不知廉恥之徒混入。因此我希望在今後,我們各級政協機關、統戰部、港澳辦、中聯辦和所有有權甄選政協委員的有關機關和單位,能認真地把好進入政協大門的【關】。絕對不能再讓【無德、無才】之小人蒙混過關,以致影響人民政協會議的聲譽和和令政協委員們因個別的無德、無才之輩而蒙羞。

      曹其真寫於20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