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7th Jun 2013 | 評論 | (377 Reads)

      610在電視新聞的其中一則稱,前任美國中情局人員斯諾登(Edward Snowden 上月20日飛抵香港,並主動聯絡英美媒體,69在香港藏身的酒店中接受訪問,提供有關向英美傳媒大爆美國奧巴馬政府透過國家安全局監控美國國民和全球民眾的通訊數據, 蒐集情報之內幕資料據報道斯諾登出生於1983今年年僅29歲。曾任中央情報局(CIA)技術助理,於2009年轉往國安局受僱於美國國防外判商博思艾倫諮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在夏威夷的國家安全局辦公室工作。他在飛往香港前,稱因病向上級請假,並在國安局的夏威夷辦公室複印多份機密文件後隻身來港。來港後主動向英美媒體提供大量機密資料。

      斯諾登是在「911」恐襲兩年後,即2003年加入美軍特種部隊,其後因在一次訓練中跌斷雙腿,因而退役,但他渴望為國家效力,因此到國家安全局當保安員。而其科技才能獲中情局賞識,因此稍後轉到中央情報局從事資訊科技工作,並於2007年以中情局技術人員身份獲派駐日內瓦。在日內瓦工作和夏威夷的國家安全局辦公室工作期間,他因工作需要接觸大量個人私隱資料,對當局的竊聽等手法感到難以理解,並認為竊聽等手法是嚴重侵犯人權和個人私隱的行為。據報導,他早於2007年已想披露真相,但當時對新當選總統的奧巴馬仍寄於期望,但六年過去了,美國侵犯個人私隱情況毫無改善,所以他決定披露事實。

      根據英國《衛報》及美國《華盛頓郵報》早前披露,國安局監控數以百萬美國民眾電話通話後,並有「PRISM」(稜鏡)機密計劃,利用九大網絡企業,包括微軟、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AOLSkypeYouTube,以及蘋果的中央伺服器,提取用戶資料,包括個人語音、影片、照片、電郵與上網紀錄。這些消息令全球嘩然,但美國國安局則強調計劃合法和旨在粉碎對美國的威脅。美國政府監聽公眾通訊的消息,在美國政壇和民間觸發激烈回響。共和黨籍的眾議院國土安全小組主席金格(Peter King)認為應盡快將斯諾登從香港引渡回美國受審,因為斯諾登是一個「叛徒」,甚至可能向北京政府投誠,出賣美國情報。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James Clapper)批評斯諾登的行為莽,他的披露令美國情報單位造成重大的衝擊;克拉珀的發言人端納(Shawn Turner)亦謂,任何具有參與機密資格的人,都知道他們有義務要保護機密情報和遵守法律。至於美國眾議院特別情報委員會主席羅傑斯(Mike Rogers)就表示,沒有人能有權力對外發類似的信息,又稱此等行為危害國家安全,洩密者應該受到起訴。但是不少美國民眾對斯諾登揭露美國政府監控人民電話通話和互聯網紀錄表示支持,有民眾自發在紐約市聯合廣場公園集會,舉「斯諾登英雄」、「我們支持斯諾登」等的標語,冒雨公開表達對斯諾登的支持;在美國白的網頁上、社交網站Facebook上,均有民眾發起簽名運動,希望奧巴馬赦免斯諾登。據報導僅在網民發起簽運動的不到兩天時間裡,網上已收集到超過5萬名簽名。民間團體更發起籌款行動,為斯諾登籌集法律訴訟與生活費用。

      斯諾登於69日在香港一間酒店接受英美傳媒訪問時,表示他今次決定爆料並非為了名利,亦非想對抗美國政府,只因不能再忍受希望幻滅,任由美國當局踐踏民眾的私隱。他說,他雖然懼被美國當局追捕,但最擔心的是連累家人。他冀向冰島尋求政治庇護,並希望香港特區政府不要驅逐他出境,他更直言現在他已一無所有,此生也難以與家人團聚,但仍願犧牲一切,因為這是他的選擇。他強調自己沒有做錯,故不感害怕。據稱斯諾在接受訪問後,已搬離下榻酒店。而612日新聞稱俄羅斯願意給於斯諾政治庇護。而英國政府就勸喻各家航空公司,不要讓斯諾登上赴英國的航班,因為英國政府是不會讓他入境的。

      由於港美間的引渡協議,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已就事件在上周以「盜竊政府財產」及「間諜行為」罪行,要求香港政府按協議將斯諾引渡回美國受審。香港外國記者協會發表聲明,斯諾登個案是對港府於言論及新聞自由承諾的強力測試,該會密切留意港府的處理手法。監控醜聞亦令奧巴馬承受巨大外交壓力,歐盟官員譴責華府把歐洲人納入監控目標,把盟友視為外人。歐盟司法專員雷丁(Viviane Reding)表示,會在616日的會議中質詢美國司法部長霍爾德(Eric Holder);另據報導在奧巴馬6月下旬訪歐時,亦將面對德國總理默克爾的質問。在寫這篇文章時,事態正在不斷地發展,香港社會的各界人士也對事件表示密切的關注,而自從事件曝光後,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前也出現了香港團體對美國政府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抗議。最近從新聞報導中獲悉,斯諾亦已於623日星期日由香港飛往莫斯科,其最終的目的地稱是南美的厄瓜多爾。而626日俄羅斯總統已明確表示,不會應美國政府的要求而將斯諾交還給美國。

      我在閱讀上述新聞報導時,心中除了感到非常震驚外,更多的是感到激和不可置信。這些新聞報導令我有似在看美國好萊塢電影中刺激和緊張的鏡頭。令我感到特別不可相信的是,最近當我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加州面前,美國媒體登載了中國黑客侵入美國網絡的新聞,奧巴馬公開指責中國的黑客入侵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威脅。而令人感到諷刺的是,在兩國元首會晤的次日,即發生了斯諾爆料事件。我認為如果斯諾披露的事件屬實的話,美國國家安全局的行為,是嚴重侵犯人權、隱私,並是對他國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的行為。因為斯諾稱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使用由9家大網絡商提供服務的,世界上所有的人(包括美國人)與他人之間的通訊內容。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說人的私隱遭受侵犯,就算任何國家的安也當然是會蕩然無存的。在看完新聞報導後,我對美國政府又一次演了一齣賊喊捉賊的鬧劇心中感到很可笑

      我記得年前,我曾寫過一篇名為雙重標準的文章。促使我寫那篇文章的原因是,我心中對美國在處理國際事務方面採取雙重標準感到不滿。這次這件事件的發生,不但再次有損我心目中美國民主的形象,而且令我更增加了對美國在處理很多國際事務方面,採取雙重標準和霸道感到反感。我一直對美國的民主制度、社會開放和提倡人權至上非常欣賞。我也相信因為美國的民主開放促進了美國社會的快速發展和進步。另外我也一直很欣賞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精幹。但上述這件事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大到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小到一個團體領導人、甚至我們個人在為人處世方面,總會對自己別人的要求採取不相同的標準。也都會在不知不覺中顯露出“說一套、做一套”人性中虛偽的弱點。我從小就對人的虛偽行為非常的厭惡,所以我從來不願意和虛偽的人做朋友。因為我認為一個虛偽的人,在心理上一定是陰暗的。

      我雖然是成長在一個不大重視隱私的中國人社會,但我從小就養成了尊重個人隱私的習慣。因為我覺得每個人都必須有自己個人的生存空間。在中國傳統的家庭習慣中,父母和子女之間幾乎是無隱私可言的。我從小就對父母可以隨時闖進子女的房、可以拆閱子女與朋友之間的來往信件、甚至翻閱子女的日記等等的行為感到由心中發出的反感。我當然和所有的人一樣,都是覺得父母親是我們最可信任和最親近的人,但是我認為父母親如果因為子女的生命都是他們賦的,所以就可以掌握他們的命運的想法是錯誤的。當然孩子們來到這個世界時是完全不懂事的。不可否認的是每個孩子,在正常的家庭中,都是在父母無微不至的關心和諄諄教誨,逐漸懂事、長大成人,並產生自己的獨立思想和形成獨特性格的。而當孩子們擁有自己的思想和性格後,他們對周圍的事物就自然會產生他們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到了那時,他們就會需要有自己獨立思考的空間和受尊重的環境。父母親對子女的過分關心和干預都會對子女造成無形的壓力。在我成長過程中,我父母親每分每的關注眼神,就曾令我心中產生窒息感和無形的壓迫感。記得在我初中畢業那一年,當我發現我的母親拆看了一個鄰居給我寫的一封信時,我內心的憤怒無法用言語表達。也因為這件事,我終止了寫日記的習慣,當然這並不表示我想做些見不得人的事,而純粹是因為我希望能為自己保留一份自尊和一些不想與人分享的秘密。回憶自己的一生,因為我十分重視個人的隱私,所以我從來沒有和父母商量過置業、買房和自己工作中的事宜。當然我個人的婚姻、感情問題就更不會和父母商量了。也因為我尊重隱私,所以我也不打聽他人的私事,因為我覺得人家想讓我知道的就一定會自動地告訴我的。

      我除了對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理由,而採取的各種侵犯個人隱私行為感到不滿外,令我感到厭惡的是他們虛偽的面目。美國政府長期標榜自己是最民主開放,也是最重視保護人權的政府。但是當他們自己在嚴重侵犯人權的情況下,卻常常高調地指責和聲討他國政府不重視人權。我不禁自問難道美國政府真的認為,只有美國的國家利益才是高於一切,而其他國家的國家利益就不重要,並且是可以任人隨意踐踏的嗎?另外這次事件也令我感到我們中國的一句成語“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的正確。

      在這一刻,我想到了中國歷史偉人孔子在《論語》中的那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句話的中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孔子的名言。解釋很明白的是,自己不希望他人對待自己的言行,自己也不要以那種言行對待他人。另外,我又想到了星雲法師的語錄中的那一句“以言語譏人,取禍之大端;以度量容人,集福之要術;以勢力折人,招尤之未遠;以道德化人,得譽之流長”。當然上述無論是孔子或佛門法師星雲大師的言論都是教人正確為人處世的智慧語。在這種情況下,我相信由於一個國家和地方的領導人也只不過是一個凡人,所以如果他們真的要想把他們所領導的國家和地方帶領好的的話,那麼他們就必須牢牢記住這些正確為人處世的道理。

      曹其真寫於2013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