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1st Sep 2013 | 一般 | (323 Reads)

        8月底在北京遇見了一個8歲半的男孩。這個男孩是隨他的祖父到我家來作客。其實這個男孩已經是第二次上我家作客。上一次他是隨著他的祖父母來我家的,但是因為上一次他來時,家中賓客很多,所以我沒有單獨接觸他的機會。而因為他不停地穿梭在賓客之間,所以除了覺得他很活潑可愛以外,我並沒有對他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這次這個小男孩來作客時,我的家中只有幾個串門客,所以我和他有了很近距離的接觸。我給他吃一些糖果和冰淇淋後,就專心和小男孩的祖父及另外幾位朋友交談,對坐在旁邊的小男孩並沒有過分的在意。但是在交談中,這個小孩的祖父讓我考考這個小孩的英文。我當時心想一個8歲半的小孩,應該是剛開始唸小學的年齡。他的英文再好,也只不過是小學2年級的程度。所以隨口問了他的名字。想不到當我用英語向他發問後,孩子馬上跑到我旁邊挨著我坐下。他不但用英語告訴了我他的名字,並馬上向我反問了我的名字。當我告訴他我的名字後,他的話匣子一下子就打開了。

       他接著用英語告訴我,他對我的一切都十分了解,因為他的爺爺向他講了很多有關我的小故事。他又接著問我,我有沒有夢想?我對他這個問題雖然有些驚訝,但我回答了。我告訴他,在我年輕時有很多的夢想,但是現在年老了,所以夢想也少了。然後,我也隨即問他,他的夢想是什麼?他回答說,他的夢想是長大後成為一個科學家。我接著又問他科學家是要創造發明的,那麼他想創造發明什麼?這次他的回答真的讓我大吃一驚,因為他理直氣壯地告訴我,他未來的創造發明,一定是要讓人類的生活過得好、過得幸福。

      我們上述的全部對話都是英語的。這個孩子不但英語流利、發音標準、詞句組織完整、表達清晰,而且用詞也非常恰當。當時在坐的雖然都是在各自的工作中,取得非凡成就的人士,但是包括這個孩子的爺爺在內,都是不懂英語的。在那一刻,我對這個孩子能說一口標準流利的英語感到非常的好奇。於是向孩子的爺爺詢問孩子的父母是否在家和孩子用英語對話?孩子是否從小被送往用英語教學的學校?孩子是從幾歲開始學英語的?

        孩子的爺爺告訴我,孩子的父母英語並不好,所以在家裡是沒有任何人會用英語對話的。這個孩子也從來沒有受過特殊的英語訓練,他的英語是在牙牙學語的時候起,就在電視機上看英語卡通片時不學自通的。其實,他家中的大人包括他的父母,都不知道他是怎麼和在什麼時候學會講英語的。他的爺爺更告訴我,他不但會說,他還能看懂用英文書寫的文章。我聽了孩子爺爺的這番話,心中真有不可思議的感覺。另外孩子的爺爺又告訴我孩子學什麼都特別快,他雖然只有8歲半,但是他已彈得一手好鋼琴,最近也已通過鋼琴的6級考試。

        我眼看著這個小孩,心中不禁嘖嘖稱奇。他絕對是我接觸過的同齡孩子中,最聰明的一個。相信這就是亞馬遜創辦人在為普靈斯頓畢業生演講中說的“聰明”是天賦這句話中指的“天賦” 吧!我為這個孩子擁有這樣難得的“天賦” 而感到格外的高興。

       我除了為那個8歲半的孩子能擁有那麼難能可貴的“天賦” 感到高興以外,更為他的夢想是“必須讓人類的生活過得好、過得幸福”而高興。我相信一般和他年齡相仿的孩子們腦中想的都是吃得好、玩得樂的事情。像他這樣有如此充滿大愛夢想的孩子應該是很少見的。其實,那天在我們的談話中,我問了他,他究竟想發明些什麼能讓人類的生活過得好和過得幸福。他的回答是他要研究環保,讓人們呼吸上好的空氣,並因此健康長壽。對他的回答我讚嘆不已。這個孩子生活在北京,從他的說話中,我們可以看到北京空氣惡劣的程度。因為在一個年僅8歲半的孩子聰明的腦袋中,已經不斷思考如何改變這種損害人類健康的惡劣空氣質量問題。我感到這個孩子除了擁有聰明的天賦,和擁有極強的觀察能力和獨立思考能力外。他還是一個善良的和一個胸懷大志的孩子。我相信這樣的孩子,只要在正確的價值觀、道德觀和是非觀的引導下,在一個溫暖和充滿愛的環境中長大成人的話,將來必定能成大器。

        我一向喜歡和聰明的人交往,因為聰明人都比較討人喜歡。我特別贊同我們上海人的一句老話“情願和聰明人吵架,也不要為笨人出主意”。我也經常告誡自己, 千萬不要多管別人的閒事,特別是管笨人的閒事。因為幫他們出了主意,可能非但解決不了他們的問題,而且常常會令自己捲入莫名其妙的煩惱之中。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說得很對,天賦是與生俱來的,上帝造的人不是個個都聰明的。所以我在和天賦不够聰明的人相處時,必須抱比較寬容的態度。

        在我一生中遇見過很多聰明人。聰明人的思維一般活躍敏捷,說話也一定簡潔自信。而且聰明人一般不易鑽牛角尖,也不會太固執己見。所以和聰明人相處我從來不會感到枯燥乏味。並且也能從他們的行動舉止或思維方式中,學到很多的東西。但是在漫長的人生中,天賦聰明的人一般都有共同的毛病。他們都比較高傲、懶惰、和急躁。由於他們腦子靈活、好使,因此他們吸收新事物和新思維比較快。但是也由於他們聰明,所以他們在沾染壞的習氣和學會不良行為也一定很迅速。因此我一直認為,越聰明的孩子就越容易學壞。

        我向來關心兒童的德育。因為我覺得孩子們腦子裡想的究竟是什麼,我們成年人往往是不知道的。因此我認為,家長或師長,一定要在兒童們的價值觀、是非觀還沒有牢固建立前,加强對他們的道德教育。我也相信聰明孩子腦中的想法就更多樣化。如上述8歲半的孩子,他之所以能說出,“他未來的創造發明,一定是要讓人類的生活過得好、過得幸福。”是充分反映了,他的觀察、思維能力和吸收知識的能力,都比一般同齡兒童強。也因此我們對特別聰明孩子的教育方式、方法就尤須加強。因為如果那些聰明的孩子,在道德敗壞的風氣影響下,和在缺乏愛的環境中長大成人的話,那麼他們在成年後的價值觀、道德觀和是非觀會比資質一般的人顯得更扭曲。

        和上述我那位朋友的年僅8歲半的孫子相比,我的天賦當然是遠遠不及的。但是儘管如此,我也是在一片被讚“聰明” 的環境中長大的。我自出娘胎就交由我家保母阿香姆媽照顧,因此她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她是第一個稱讚我聰明的人,但同時她又是第一個擔心我學壞的人。由於她沒有上過學,所以她不是一個文化修養很高的人。但由於她是一個絕頂聰明和識大體的人,所以她雖然說不出太多的大道理,但她常常會用戲文裡的歷史人物作比喻,將中國傳統的忠孝節義的做人道理傳授給我。她也不斷地向我灌輸“與人為善” 和“勤勞樸素”的思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我的阿香姆媽是我一生中,對我在待人處世上影響最大的人。

        在我念初中時,由於母親曾有一段時間長住在香港,所以上海除了阿香姆媽和另一保母陪伴我外,經常來我家看望我的是我的一位姑媽。當時由於我少不更事,所以經常鬧脾氣,也因為貪玩而不好好地念書。記得有好幾次姑媽和顏悅色地勸我,不要將自己的聰明浪費掉,她告訴我以我的天賦,只要好好唸書,並在長大後做個善良的好人,那麼我的前途必定無量。

        在學校裡,對我的“聰明” 讚揚不已的是我的老師們。記得高中的幾何老師趙元濟就曾稱讚我說,我是他教過最聰明的孩子。另外,最令我影響深刻的是我初中二的班主任劉福寶在家訪時對母親說的那些話。她說:【希望我的母親能格外重視對我的教導。劉老師說由於我太聰明,所以我的膽子持別大。又由於我的性格強,所以用罵用罰的辦法來處理我的錯誤是行不通的。劉老師還說她認為如果家庭和學校配合,好好教導我的話,我將會成為一個很好的人。但如果在對我的教育中出差錯的話,我有可能變得很壞很壞。】(在博文《劉老師,我永遠懷念您》中有詳述。)

        其實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們的非我們自己莫屬。在回憶童年往事時,我清晰明白我雖不笨,但是我並不是一個單純和特別善良的孩子。我在很年幼時就喜歡揣摩周圍成人的想法和模仿成人的行為舉止,我對發生在我周圍的任何事物都產生好奇,並不斷思考發生這些事情的原因。我的母親是一個特別聰明和敏感的人,家中無論老幼都很怕母親,也不敢向母親隱瞞任何事情。但為了避過母親的責備,我會想種種辦法編一些故事,將母親蒙在鼓裡。總之一句話,在我童年時,我除了刁蠻和脾氣大以外,我的腦子中也經常存在一些歪主意。

        令我記憶最深的是我在初中時,曾指使並利誘年齡比我至少大10歲的阿香姆媽的養子,為我寫匿名信告誡對我不大友好的同學要善待我。(當時我雖年僅12/3歲,但我已掌管家中的財政大權。)我也曾多次利用手中掌握錢財的權力,向生活困難的年齡比我大超過15歲的堂姐實施報復,報復她在我幼年時沒有善待我。(詳情見博文《權力》)。我更在未滿11歲時,為不滿小姨惹哭妹妹的舉動而向她報復。那次我將她送給我的一本相冊撕成碎片灑在她的床舖上,令小姨氣得抱頭痛哭了一整天。我還只有12歲半那年,因不滿母親對我的責備,而不理睬母親長達數月,直至母親寫信向我道歉為止。上列列舉的那些事例,雖然聽起來可笑,也特別的幼稚。但是細想起來,那些行為和想法,都是在不正確思維的影響下產生的。幸虧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心中的仇恨、報復的不良心態得以修正和改變,追求權力的慾望也逐步趨於平淡。不然的話,可能我真會成為劉老師口中所說的成了一個很壞很壞的人。

        最近,我曾在一本書上看到一段很有意思的說話,它是:“在一輩子的人生中,我們除了要學會和別人相處外,還要學會和自己相處”。回憶自己的一生,我感到這句話真是太正確了。我越來越覺得和別人相處相對比和自己相處更容易。因為和人相處時,我們還能用偽裝來掩飾自己內心真正的一些想法和感受。但是和自己相處時,我們卻無法逃避自己良心上面臨的種種問題,更無法掩飾自己真正的感受。譬如在我上述列舉的那些童年的想法和行為,如果我不說出來的話,那麼我做那些事時,我內心的亂七八糟的一些想法,也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

         所以說,我認為人除了多學習知識和學習正確做人的道理外,也必須經常自省自己的思想和檢視自己的行為。當然在人生中我們會遇到一些是非界線比較模糊的事情。所以有時,我們想的和做的事情,都沒有絕對正確或錯誤的界線。不過我想我們還是可以在自己內心設立一些審視自己想法和行為的標準的。

         由於我認識到經常審視自己思想和行為的必要性,所以我在漫長的人生過程中,逐步建立了一些自省的標準。我的自省標準是,我的思想和行為,絕對不能違反道德,更不能對社會和他人造成損失。

          曹其真寫於2013年9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