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8th Oct 2013 | 生活點滴 | (283 Reads)

       一年一度的澳門蘇浙滬同鄉會17周年會慶和慶祝國慶晚會,於2013911日在澳門萬豪軒舉行。

      由於我日常工作繁忙,所以雖然長期擔任著同鄉會的會長一職,但甚少關心會務和在澳的鄉親。因此心中常常感到對鄉親們懷有深深的歉疚。為減輕心中的歉疚,我在過去兩年的蘇浙滬同鄉會慶祝國慶和會慶的晚宴上,都為鄉親們送上一臺節目,以增聚餐的歡樂氣氛。我於今年5月份就開始籌劃和組織我預備為鄉親們送上的節目。

      由於去年澳門中樂團在同鄉會的演出贏得鄉親們的一致讚美,所以今年我必須找到一臺不比去年遜色的節目。否則的話,鄉親們一定會感到掃興,甚至失望。

     當我正在為此事發愁之際,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將我的想法告訴了上海歌劇院院長魏松。魏松聽完我的說話時,立刻表態並自動請纓,他告訴我將節目籌劃之事交由他來處理和安排。並於911日晚,由他和上海歌劇院出色的青年歌唱家們來承擔這次的演出任務。我滿心歡喜地接受了魏松的建議,並且對他此舉心存萬分感激。

      我認為上海歌劇院是中國最好的歌劇院。除了他們的院長魏松被譽為是當今世界上最好的男高音之一外,歌劇院的青年演員們也都是富有非凡的藝術造詣的美聲歌唱家。我心想他們來一次澳門不是容易的,所以如果他們在澳逗留期間,只為同鄉會演出一場實在有些可惜,另外,上海歌劇院的歌唱家,最擅長的是演唱經典西洋歌劇中的唱段。所以我決定在澳門為他們再安排一場純歌劇的演出。一方面能令我的親朋好友們欣賞一場高質量的演唱會,而另一方面也將好的東西介紹和推廣給澳門的觀衆。為此我為他們安排了一場910日的演出,並租下了當晚的崗頂劇院。而由於這場演出並非商業性質,因此所有到場的賓客全部是受我邀請並免費入場的。

      澳門崗頂劇院於1860年由澳門的葡萄牙人集資興建,以紀念葡萄牙國王伯多禄五世。崗頂劇院大樓位於澳門崗頂前地,是一座非常雄偉、高聳的以新古典希臘復興建築風格設計的建築物。據說澳門崗頂劇院是在中國的土地上第一個放映電影的場地。也是意大利歌劇作曲家普契尼的著名歌劇《蝴蝶夫人》亞洲首演的場地。

      在租下崗頂劇院的場地後,我親自和上海歌劇院商定了連續兩天的演出節目。910日在崗頂劇院演出的劇目,全部是意大利歌劇《茶花女》、《弄臣》、《奧賽羅》中的最佳唱段。而911日蘇浙滬同鄉會會慶中的表演節目, 則是由中國經典歌曲和意大利歌劇著名詠嘆調交叉組成。在我落實全部演出節目後,我開始向親朋好友們發出於910日去崗頂劇院觀看演出的邀請。當一切準備就緒後,我的心中非常急切地盼望著910日的來臨,另外我也十分希望每一個,到現場觀賞上海歌劇院的精彩演出的親朋好友們,都能在910日和11日那兩個晚上,渡過一個愉快並值得回憶的美好夜晚。

      崗頂劇院雖然是一個非常好的劇場,但它的利用率卻不高。所以在劇場中的燈光、座位編排、入場券的印發和劇院帶位員等等工作必須由我們自行解決,其工作量之大是可想而知的,雖然這些是我原先沒有估計到的。但是由於歌劇院的兩場演出都由我發起,而且我認為好的東西應該推薦給他人並且和別人分享。所以我是心甘情願地支付一切費用的。

      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在過去不到4年的時間裡,發展的速度快得連我自己都想不到,我們慈善會的工作人員本來就很少,所以每個工作人員都是在巨大的壓力下,超負荷地默默工作著。而籌劃910日和911日連續兩天節目更對他們帶來了很多額外的工作。為此我心中對同濟工作人員,特別是我的秘書Anna感到非常的歉疚。我內心甚至有些埋怨自己的“愛管閒事”。說來也巧,正好在我埋怨自己“愛管閒事” 的那段時間裡,負責組織這次演出的一位來自上海的朋友,在落實具體操作時說錯了一些話。他言語的不慎激怒了我,我內心升起了萬丈的火。

      在心中有氣、有火的情況下,我不願再理會演出這件事。我把演出的事情全盤交給了我的秘書Anna處理。而每當Anna來向我請示有關演出事項時,我都顯得特別的不耐煩,並告訴她不要再來問我,一切由她拿主意,總之我不想知。Anna在過去的整整4年中,和我朝夕相處,所以她早已摸熟了我的脾氣,因此她沒太理會我的態度,而是始終耐心地、竭盡全力地將事情做到最好。

      9月10崗頂劇場的演出晚上8時開始,我於7時半就到達了劇場。當我踏入劇場大堂的那一刻,我見到了那位惹我生氣的朋友獨自坐在空蕩蕩的大堂邊上。我的那位朋友和我已相識了很多年,他是一位熱情和健談的人,每次見我都會跟我的弟弟和妹妹一樣,親熱地稱我為“大姊”。那晚在見到我踏入劇院大堂時,他雖然也迎上來和我很禮貌地打了招呼,但他很快地在我身邊閃開了。他除了顯得格外的拘束和緊張外,他平時燦爛的笑容也是欠奉的。在那一刻,我的心中泛起了一陣莫明的不安和歉疚。我意識到我近期對他的態度是有欠公平的。但當時由於受邀的賓客陸續到來,所以我因為忙著招呼來賓們,而沒能仔細再想這件事。

      8點鐘節目正式開始了。上海歌劇院的歌唱家們的確厲害,在不用麥克風的情況下,他們的優美歌喉顯得特別響亮、清澈和富於磁性。坐在劇院每一個角落的聽眾都被他們的歌喉深深地吸引住了,掌聲、喝彩聲震撼了劇院。環顧在劇場中的聽眾,我發現他們每一位都完全沉浸在忘我的歡樂中。我為演唱會的空前成功,特別是全部節目都是由我最後拍板感到很驕傲。但是令我自己感到奇怪的是,我雖然很滿意劇院中聽眾的熱烈反應,但是我自己卻並沒有感到特別的高興。

      其實,我為演出成功感到高興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奇怪的是,在劇院中,我有如坐針氈的感覺。我心不在焉,甚至是心神不寧,我開心不起來,我…… 我的那位朋友因言語不慎引起我火冒三丈的情境,和在崗頂劇院大堂他戰戰兢兢地和我打招呼的樣子,不斷地盤旋在我的腦海中。也在同時,我不斷地、默默地在心中自問,我究竟為什麼生那麼大的氣?

      我想即使那位一向對我敬重有加的朋友、犯了一些言語不慎的小錯,我的反應如此強烈和我對他的態度,是非常過份了。我突然感到內心陣陣的不安。因為我不但難為了他、也難為了Anna、更是難為了我自己。在那一刻我除了埋怨自己外,內心還覺得愧對那位朋友和Anna

      正當我在自怨自艾之時,我又想到了按照那一晚的演出水平,相信第二天在蘇浙滬同鄉會的演出也一定差不了。而兩晚聽歌唱家們演唱的聽眾總人數大約是900人次。我深信我要讓我的親朋好友們歡渡一個輕鬆愉快晚上的既定的目的是達到了。那麼我不禁自問,為什麼我卻還處在自怨自艾的心態中?又為什麼我開心不起來?

      正當我心情處在上述的掙扎和矛盾中時,舞臺上傳出了四位年輕的歌唱家們演唱歌劇《弄臣》中著名的四重唱。這首四重唱是我最喜歡的歌劇重唱唱段。我的心慢慢地平靜了下來。我感到我的心隨著音樂的旋律和男女高音和男女中音的優美、神奇的聲音而自由地飄動。我的身心沉浸在歡愉的境況中而不能自拔,在那一刻我內心感到無比的快樂和輕鬆。

      威爾第的這首著名四重唱震撼了崗頂劇院,也征服了全體聽眾的心。在那一刻,我將心中的一切糾結都拋諸腦後了。也在那一刻,我意識到自己必須馬上調整心態,暫時將這一切不愉快都忘記掉,並專心和盡情地享受歌唱家們的精彩演唱。因為,如果在那麼多人開心的情況下,而我還固執地糾纏在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上的話,那我就成了“眾樂樂而唯獨我不樂”的“傻瓜”。

      那天音樂會結束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又想起了在過去的一個多月時間裡,我的一些反常行為。我感到自己的行為不可理喻,並傷害了他人。我試圖尋找原因,但我找不到。我想唯一的理由可能是因為我最近工作太忙、壓力太大,因此令我處在了神經過敏、精神緊張的狀態。但我告訴自己這不是合理的理由。所以在今後,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我並在那一刻,下定決心要在上海歌劇院的歌唱家們離開澳門之前,讓他們看到我態度的改變。

      第二天中午,我主動去和魏松一行午餐的飯店和他們一起吃飯。進餐的時候我和他們最後敲定了晚上演出的節目和程序。那晚萬豪軒席開大約70桌,氣氛歡欣、熱烈。上海歌劇院的美聲歌唱家們,不僅歌劇唱段唱得精彩,而且竭盡全力將中國的時代曲、懷舊歌曲、民歌和革命歌曲唱得讓臺下的聽眾如痴如醉,並拍爛了手掌。由於歌唱家們在演出前是不適宜進食的,所以在晚宴結束後,我陪同他們一起去吃夜宵。夜宵席上我和他們談笑甚歡,氣氛既溫馨又熱鬧。我告訴他們,在澳門很多人在背後稱我為“曹姑媽” 時,年輕的歌唱家們都紛紛舉杯祝“曹姑媽” 身體健康,並希望我多去上海看望他們。夜宵到凌晨1時才結束,我在一片依依不捨的情況下,登上了我的汽車。登上汽車後,我透過昏暗的燈光、隔著玻璃看到的是一張張歡樂的笑臉,和高舉著的揮動的手。其中最靠近車門的是扶我上車的那位曾經惹我非常生氣的朋友。在車子離開時,我的耳邊還蕩漾著他在扶我上車時口中說的那句“大姊,請多保重身體”。

      這件事已過去很久了,在我心中也早已事過境遷,但是我偶而還會想起它。而每當我在想起它時,內心還會感到羞愧和自責。通過事件我再一次明白人的開心或不開心,很多時是在自己的一念之間。而在大部分時間裡,人不開心的原因是因為太執著於別人的說話、行為和無心之過。這件事的發生,完全是因為我過份地要求別人的做人、說話必須符合我的標準所致。如果我從他的角度考慮一下的話,我自然會明白他並非有冒犯我的意思。其實這件事發生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我們是兩個不同的人,所以我們在思考、行為和語言表達上都會有所不同罷了。

      最近我的一位朋友給我發來兩篇分別名為《竹子結果》和《回家的路很長》的文章,其中有很多精句令我更明白了人的心態是決定一個人是否快樂的根本。它們是:

【竹子不會因為被風吹過,就永遠直不起腰來。清澈的潭水,也不會因為雲飄過,就永遠留住雲的影子。同樣的,心胸寬大的人,不會因為別人兩句不禮貌的話,就颳起永遠的狂風巨浪,也不會因為別人不禮貌的行為,就在心底刻下無法磨滅的傷痕。像堅韌的竹子一樣,風過了,不留痕跡,像清澈的潭水一樣,濃雲勁風過了,也留不下痕跡。】;

【快樂其實只需要一個轉念,在忙碌的生活中更該學會自在。不要活得太累,不要忙得太疲憊。心態平和永遠最美,天天快樂才是大富大貴。 

我們轉身面向陽光,就不可能陷身在陰影裡,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一句溫暖的話,就像往別人的身上灑香水,自己也會沾到兩、三滴,因此,要時時心存好意,腳走好路,身行好事。

握緊拳頭時,好像抓住了許多東西,其實,連空氣都沒有抓到! 張開雙臂時,好像雙手空空,但是,全世界就都是在你手心!】

  曹其真寫於2013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