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7th Oct 2013 | 生活點滴 | (360 Reads)

      自從4年前從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以後,我是完全可以過上安享晚年的時光。因為我覺得,我應做的事和我該做的事也都已做了。而且我的經濟狀況也足以令我晚年的生活不憂,因此我除了要保護好自己的健康外,在人生中已可說沒有任何需要我擔心的事情了。但是我是一個一刻也閒不住的人,所以我又一次選擇了一條艱難和辛苦的人生道路。在過去的4年中,我全心投入了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雖說工作繁重而且困難重重,不過我的每一天,都還是在非常愉快的心情中度過的。

      但是在最近,我突然感到自己的情緒低落、心煩氣躁、並因為經常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而嚴重影響睡眠質量,也因此感到身心都十分的疲勞。對一向樂觀的、不怕辛苦並喜歡挑戰人生的我來說,處在這樣的狀態無疑是感到格外痛苦的。也因此為了不在同事和家人面前暴露自己的不良狀態,我最近經常選擇在家裡獨處。獨處時一般是用看電影、聽音樂或閱讀的辦法來打發時間。

      我相信令我情緒低落和心煩氣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家中發生了一些令人非常煩惱的事情。特別是其中的一對小輩夫妻,因離婚而鬧上法庭之故。當然,我知道這件事不是我可管得了,甚至可以過問的。但是每當一想起這件事,心中難免感到難過。因為我認為,他們當時既然因相愛而組成家庭,就應該好好珍惜這份緣份。當然人與人相處時難免發生磨擦,所以真正到了無法消除矛盾,並耗盡夫妻情份時,離婚也並不是什麼醜事。又何必非要把事情鬧大,而且一定要對簿公堂。夫妻反目成仇的結果,受害者不止兩個成年人,並且一定波及尚未成年的子女,令他們幼小的心靈受到嚴重的創傷。在這件事上,作為一個旁觀者,我除了對事件的發生感到很不解外,也可說別無他法。不過儘管如此,還是難免心中暗自傷心和難過。

      除了上述原因外令我情緒低落和心煩氣躁的是,因為在過去的4年中,我感受到了在工作中從未遇到過的巨大壓力,並在心理上背負著特別沉重的責任。其實仔細回顧我的一生,我從開始工作起,都一直是在超負荷的情況下工作的。不過我卻從來沒有因為超負荷的工作而感到心煩氣躁,更不會因此而出現情緒低落的情況。深究其中原因,我相信這一切都是因為“歲月不饒人” 所致。我一向以來都處在精力相對充沛、身體健康狀況基本良好的情況下,所以我從來沒有為自己年事已高而擔心過。我一直都似乎有一股使不完的勁,和心目中總有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的想法。也因此即使在工作量很大,困難重重的情況下,我都能應付如自,並把事情做得比較圓滿的。但是在過去的這4年中,儘管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和我過去的工作比較,並不能算是太超負荷的。但是我在“成功心切” 的趨使下,忽視了自己體力精力減退的事實,也因此令自己陷入了“力不從心”的苦惱感覺中。

      我的身體健康狀況和同齡人相比較,是非常好的。也為此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已經步入老年,因此在做任何事時,都必須放慢腳步。但是當我發現,我面臨工作時的力不從心、心煩氣躁和身心感到疲乏,是由於自己的體力和精力都出現衰退時,我內心除了感到有頹傷和悲哀外,還真切體會到了人不能不服老,和必須選擇做些適合自己年齡和精力的工作的道理。更認識到了凡事都不能强求,也不能太逞強。

      在這一刻,我突然想起每周和父親於周日晚共晉晚餐時,父親身體狀况的快速變化。在最近幾次的晚餐中,父親的視力和聽力越來越差,他的說話越來越少,而他的食慾也明顯地減弱。在最近去北京前的一次晚餐中,他更是在嘴裡嚼著東西時,還緊閉著雙眼。令我感到非常悲哀的是於吃完飯後,在送我去港澳碼頭的僅僅幾分鐘的路程中,他在車上已呼呼大睡起來了。當時的時間只是剛超過晚上的九點鐘。在我離開車子的那一瞬間,心中突然感到一陣酸楚,並熱淚盈眶而不能自已。

      4年前,當我開始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工作後,我為了完成我為自己訂立的人生最後階段的20年從善的目標,而拼命地工作。我一直在心中告誡自己,由於我的年齡已不小了,所以我必須要和時間賽跑,並要在我生命中剩餘的有限的歲月中,為自己開闢一片新天地,並成功建立自己的慈善事業。我的願望是要在人生中可能有的最後20年中,將我主持工作的同濟慈善會做大並做得成功。但是最近這些天,我認識到了,我要將同濟慈善會做大並做成功的想法雖然沒錯,但是我要和時間賽跑的想法,卻是值得商榷並可能是不正確的。當然我不是說,老年人什麼都不能做,但是我們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須在自己的年齡和精力的允許範圍,萬萬不能違反自然的規律。

      在同濟慈善會同仁的努力下,在過去的4年時間裡,我們做出了令人驚喜的成績。特別是在過去的1年中,我們除了在人才培養和辦長者活動中心方面取得可喜的成績外,還在北京設立了辦事處。北京辦事處在年方26歲的澳門女青年陳函思的領導下,在國內慈善領域中展開了工作,並在同行的小型慈善機構中引起了關注和獲得了好評。在9月末的澳門同濟慈善會理事會會議中,我們理事會的理事們在聽完工作人員所作的工作報告後,都驚喜地表示對同濟慈善會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獲得那麼快速的發展、壯大而感到無比的驕傲。我的拍檔林金城先生更興奮地告訴我,連他都沒想到我們可以在那麼短暫的時間中,做那麼多的事情。當然,同濟慈善會理事會的同仁,特別是林金城先生的讚揚令我感到萬分的欣慰。他們的態度增加了我對同濟慈善會未來的發展的信心。更給了我要將澳門同濟慈善會做好、做大,增加了無比的動力。

      不過,雖然我為我們取得的成績感到很欣慰,也在內心增添了走向成功的信心和動力,但是我內心還是感到很糾结。我面對工作時吃力和不勝負荷的感覺在我心中還是揮之不去。我陷入了矛盾的深淵中。一方面因為我認為,我在過去的4年中,為將同濟做好做大已經花費了大量的精力,所以我絕對不能就此放鬆而前功盡棄。再說我自覺在慈善行業中我們澳門同濟慈善會要壯大、要成功暫時還需要我。而陳函思雖然能幹,但她畢竟年輕且人生經驗淺薄,她的團隊需要壯大,她的工作還須有人引領。而另一方面,我又想到當年我26歲剛到澳門時,如果沒有獲得自由發揮和鍛鍊的機會,那麼我相信我的成長是不可能那麼快速和順利的。其實,我內心非常明白北京辦事處在那麼短的時間裡能做那麼多事情,並非是我的貢獻,而是靠陳函思和她團隊的努力。另外,我覺得今天陳函思的能力比當年的我,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所以我深信當我面對這樣有潛質的青年,是應該放手讓她去拼博,去發揮潛質,追求理想,展示才能和成就事業。上述兩種相互矛盾的想法在我的腦中不斷碰撞後,我所得出的結果是我在今後要更放手讓像陳函思這樣的優秀青年做事,並讓他們順利地成為我的接班人。但是其實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在我的心底裡真正擔心的並非是陳函思和北京團隊的工作,而是即將踏上社會的同濟學生們的前途。

      同濟慈善會的人材培養計劃已進入了第4個年度。所以我們的學生也將陸續地走上社會。他們今後的人生和他們的前途,在最近也成了我心中不斷思量和牽掛的事情。當然我們同濟慈善會,在完成我們的既定任務後,對學生們再也沒有任何的義務和責任。而他們和我之間也可說是無關連了。但是在過去4年中,我為同濟慈善會所付出的精力、情感,比過去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多,所以同濟慈善會的一切都成了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那些即將走上社會的同濟學生們的前途更是我心目中急切關心的大事。因為在我心目中,他們都是我自己的子女,所以我和他們在情感上,已不可能再成為互不相干的陌路人了。

      澳門同濟慈善會招收的學生雖然都是很優秀的青年。但在我心目中,他們都還是一群不太成熟的大孩子。當然我們不能要求一個還沒走上社會的年輕人有很豐富的人生經驗和閱歷,但是現在的年輕人和老一代的人相比較,確實好像是嬌嫩了些。譬如說我父親和他同齡的那代人,在他們20多歲時,都已子女成群,他們不但身擔養家活口的重責,並且也都是白手興家、創業有成的。到了我們家屬的這一代,由於生活條件相對優越、平均學歷較高,走上社會和結婚生子的年齡相對地比父親較遲,所以和父親相比我們兄弟姐妹們的拼摶精神已經是及不上他了。當然在我年輕時,社會的繁榮程度還不能和今天相比。而大部分的青年還都生活在經濟不充裕的環境中。特別是我初到澳門的時候,因為澳門太窮,所以澳門的大部分青年都無法接受高等教育。特別在傳統封建思想的影響下,家庭經濟條件尚好的男孩子們可在高中畢業後出來就業,但絕大部分的女孩子們都在1213歲時就出來當童工,並分擔著養家活口的重責。艱苦的環境,令當時的澳門青年們得到了很好的磨煉,他們都不斷地發奮圖強、努力工作。也因此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他們中的很大一部分,靠自己的本領白手起家,並成就了事業。

      不過近年來,無論是在內地或澳門的經濟都有了高度的發展。現今社會物質豐富,知識水平普遍提高,而且在每個家庭中的孩子都是處在一個起、兩個止的狀態。所以家長們只要有辦法,都會供子女接受高等教育。而且在中國傳統思想“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 的影響下,家長們對孩子們的唯一要求是孩子聽話、將書讀好、考上名校、名大學。當然我並不反對孩子們聽話並將書讀好的想法。不過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書本教育雖重要,但如果忽視通識教育,只知道聽話而不會獨立思考和不能獨立生活,不懂和人相處、更不識交朋友的年輕人,在踏出社會時,必然在五光十色的社會的大染缸中感到無可適從。

      我們同濟的絕大部分學生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他們的書都唸得很好,考試也都獲高分。但是在我看來他們都相對單純。他們中的大部分都局限於課本知識,而缺乏通識。他們對社會情況了解不足,也不太善於和人相處,更多時還會糾纏在一些小糾紛中。他們中有很多個,對即將走上社會沒有充分的心理準備,也因此更不會在思想上產生應該如何跨好第一步的緊迫感。我內心也常常奇怪,為什麼他們好像一點不著急,他們在一年或兩年後會怎麼樣?為什麼他們總給我“船到橋頭自會直”的感覺。這一切都成了最近令我擔心的大事。因此我只要有機會,就會向他們講述我成長中的點點滴滴,希望我自己一路走來的心得能給他們一些啟發。

      但是,由於我獨處和獨思的機會多了。當我的心安定下來後,在我回憶了我成長、成熟的過程中,我發現其實在他們的年齡,我和他們是一樣地“矇喳喳” 的。我開始意識到了自己在這段時間裡是過份的多慮了。我明白了不能用我目前的標準去衡量年輕人的成熟程度。因為包括我自己在內,每個人都會有一個由不成熟到成熟的階段。我可以期待這些青年們早些成熟,但是我是不能操之過急的。因為我相信他們經過人生中的各種磨煉後,是一定會快速成長和成熟的並且在未來的某一天都會成為服務社會的棟樑人才

 

  曹其真寫於2013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