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nd Nov 2013 | 一般 | (253 Reads)

      最近閱讀了星雲大師撰寫的《談處世》一書。星雲大師將書中的“談財富” 一章,分成了下列的4個小節。它們分別是“從擁有到用有”、“真正的財富”、“賺到歡喜”和“用錢和藏錢”。這4個小節的篇幅在整本書中雖然不大,但是它們的每一句話,都會令我陷入深思,並感到受益匪淺。所以我在過去一個星期,已經將它們來回來回地讀了很多很多次。而每讀一次後,我對它們都會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今天提筆寫出讀後的心得體會,留待自己日後閱讀。

      在“從擁有到用有”中,星雲大師說:【河水要流動,才能涓涓不絕;空氣要流動,才能生意盎然。吾人之財物既然取之於大眾,必也用之於大眾,才合乎自然之道。一心想要擁有,不如提倡用有”和“真正的用有不易做到,一旦執著財物是我的,用的對象就不廣泛,用的心態就不正確,用的方法也有偏差。其實,吾人的一生空空而來,空空而去;吾人的財物也應空空而得,空空而舍;對於世間上的一切,擁有空,用於實,豈不善哉】。

      在“真正的財富”中,星雲大師說:【人生在世,錢雖然很重要,但卻不是絕對萬能的,因為除了金錢以外,還有許多東西對人生更有意義、更值得追求的東西。”和“除滿足、歡喜外、健康、智慧、慈悲、願力、懺悔、感恩,都是人生很值得追求的東西、也才是我們真正的財富】

        在“賺到歡喜”中,星雲大師說:【一生之中,能賺到幾仟萬的人並不多,但是我們能從工作中賺到歡喜,賺到尊重;從人我相處中,賺到禮貌,賺到關懷;從信仰中賺到心安,賺到慈悲,這些心內的法財,勝過銀行的利息和紅利。】

        在“用錢和藏錢”中,星雲大師說:【世間上所有的金錢都不是我們的,佛經說是水、火、官府、盜賊、財家子五家共有的,金錢要用了才是自己的。聚斂,做一個守財奴,終不是善於處理金錢的人。】

        自從讀了星雲大師的這篇文章後,他上述的那些話,開始反覆不斷地在我的腦中出現。我也開始了以星雲大師的說話為標準,對自己的一生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反思。而通過每一次的反思,我都對星雲大師言語中寄於的寓意有更深刻的領會。而且在更深刻領會這些言語中的寓意後, 我對在未來的歲月中,應該如何處理自己積累的、儘管不太多的財富有了更明確的方向。

         對我這個長年從商的人來說,我早就明白,在商場中成功並不是必然的。為此一直以來,我內心常常恐懼由我所管理的企業遭受倒閉的厄運。也因此在過去的幾十年從商路上,在處理一切事務時,我都一直抱著戰戰兢兢和步步為營的心態工作,並儘量防止自己在工作中出錯。當然和其他從商的人一樣,我也經常遇到困難、挫折,並且也常常感到非常的辛苦。而我內心的那種恐懼和身心上的辛苦,是鮮為外人所知的。也因此長期以來,我一直覺得賺錢是世上頭等的難事。不過和很多人相比,我是很幸運的,因為我一路走來還是相對順利和平穩的。

      其實我很明白在這個世界上,要做成任何一件事都不會是容易的。而對任何要賺錢和要做成功生意的商人來說,他們除了要擁有刻苦耐勞和艱苦奮鬥的精神外,更要擁有合理的邏輯思維、獨到的眼光和頑強的意志。根據我個人的經驗,從商的人在做生意、辦企業時,總會本著在商言商,不賺不做的原則。也就是說對任何一個從商的人來說,做生意或辦企業的目的是賺錢,和把能賺錢的生意越做越好、並越做越大。當然在生意和企業賺錢,並且把生活和企業做成功的過程中,人們會因為財富的積累和個人及家人生活素質的提高而感到喜悅。當然從商和做任何事情一樣,都是冒有很大風險的。而對從商的人來說,在企業不成功和不賺錢時,除了身心都會受到嚴重的打擊外,企業結業、關門、甚至倒閉都成了唯一的,也是必然的命運。

      但是無論我內心對生意失敗有多恐懼,我還是堅持不斷地為賺錢和成就事業而努力。我在心中也早已立下誓言,一定要賺錢並做大事業。 而且我也決定在賺了錢後,除了改善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外,還要將錢回饋社會,也就是說要將錢花在有益社會和幫助有需要被幫助的他人。當然我立下誓言時還很年輕,所以我無法預測自己的未來,因此也不可能為將誓言付之於實而作出妥善的安排。但隨著年齡的增長和財富的積累,我發現對一個人,特別是對一個上了年紀的人來說,滿足了基本生活要求的“用有”後,在正常的情況下,實際上需要花的錢是並不多的。當然我明白一個人如果缺乏正常生活所需的金錢是非常痛苦的。但是我更明白,對每個年長者來說,在生活無憂後,最重要的是保持身體的健康。特別是我在2006年患上一場大病後,我更深刻地體會到了“用有”比“擁有” 還要重要和實際。因為除了需要擁有足夠的金錢醫治可能染上的疾病外,對任何人來說,其他多餘的金錢都是在我們離開這個世界時沒法帶走的。換句話說,多餘的金錢對我們每個人來說是沒有意義,並且是“空” 的。

      說起2006年我患的毛病,實在令人奇怪。那一次我頸部以上的器官:眼、耳、鼻、喉都突然出現了問題。我的視力模糊、我的右耳失聰、我的喉嚨嚴重發炎、我幾乎發不出聲音。除此以外,多位耳鼻喉專家都認為我患了鼻咽癌。在那年生病的幾個月中,無論是我的家人、周圍的朋友,包括為我診病的醫生們,都對我的情況不抱樂觀態度。而我當時除了痛苦外,更多的是無奈。當然在當時我雖不至於想到自己已面臨死亡,但是那幾個月的經歷足以令我深深地感到,在我們生病的時候,無論我們擁有多少財產或權勢,都是無法幫到我們的。而且也深切地體會到了身體健康和精神愉快比權和錢都重要。從那時開始,我心中產生了“用有”比“擁有”更重要的想法。同時我真正感到生命是脆弱的。因此我下定決心爭取在剩餘歲月的、身體健康時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鐘,做我一直想做,而沒有來得及做的事情。我也第一次真切地體會到了,“四大皆空” 的真實意義。

      在我病體痊癒後,即刻著手籌備成立我自己的慈善會。但由於我要到2009年10月15日以後,才能離開立法會的工作崗位,所以我除了主持立法會工作外,是無法兼顧由我創辦的慈善會工作的。也因此我和好友林金城先生商量並獲得他的同意,在2006年成立澳門同濟慈善會,並由他主持一切會務直至2009年10月15日。儘管林金城先生的公、私事務都很繁忙,但是他不但欣然接受了慈善會的工作。並在慈善會成立之時,在慈善會裡投入了他的部分資金。我為林金城先生此一義舉而感動,並且在內心對他產生感激之情。因為在林金城先生的幫助下,我終於在踏入晚年後,將自己多年來的夢想付之於實,並完成創辦慈善事業的心願。雖然直至今天,我們的慈善會規模還是很小,但是我內心是充滿喜悅和感到萬分的欣慰的。

      在2009年10月16日,我如期地退下了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並於即日起,開始掌管同濟慈善會。在僅只短暫的四年中,我逐漸發現,儘管我的慈善會規模還是很小,但是要做慈善,並要把自己賺來的錢妥善地花在有益社會、真正幫助有需要被幫助的他人,並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而且我覺得要合理、正確地花錢,真的可能比正當地賺錢更加困難。

      做善事肯定是會牽涉到金錢,並花費精力。但在這個世界裡,令人厭惡的、打著慈善旗號招搖撞騙的事例比比皆是。而由於我內心一直對那些心存不良、招搖撞騙的行為深為痛恨,因此在捐錢給慈善機構之時,總是步步為營,深怕受騙。我非常不願意看到自己辛苦積累的金錢讓人給騙走了。也因此我也往往在捐了錢做了善事之後,還會憂心重重。因為我們實際上是沒有辦法去證實我們是否真的做到了【將賺來的錢花在有益社會、真正幫助有需要被幫助的他人】。從而我得出了慈善事業比做生意更不容易的結論。因為在生意來往中,一筆生意交易完成後,不論賺錢或虧本,一切都隨之而結束。但當我們做了慈善捐了錢後,我們是會擔心我們是否受騙並懷疑我們是否真的做到了【將賺來的錢花在有益社會、真正幫助有需要被幫助的他人】。

      我對上述我提出的【我覺得要合理、正確地花錢,真的可能比正當地賺錢更加困難。】真的深有體會。因為對每個從商的人來說,站在從商言商的角度,在企業無法賺錢時,可將生意結束並將企業關閉。當然我這樣說並不表示結束生意和關閉企業的決定是容易作出的。不過是完全可能的。而且生意失敗,最大的受害者只是我們個人,或我們的家人。但是對真正懷有愛心的從事慈善事業的人來說,情況卻有很大的不同。因為在慈善事業中,被我們資助或幫助的團體和人士都是急切需要獲得幫助的個人或群體。我們對他們作出的每一個承諾,都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如果我們作出了承諾而不兌現的話,承受其後果的將是弱勢的個人或群體。也因此,在過去的4年中,我比在從商時更加戰戰兢兢、更加怕犯錯誤。因為我知道我犯的任何一個錯誤,都可能導致很多人遭受痛苦和損害。

      除了上述的心得體會外,在過去4年從事慈善工作的過程中,我感到我最大的實際收獲是,我真切地體會到了如星雲大師所說的“除了金錢以外,還有許多東西對人生更有意義、更值得追求的東西。”相信星雲大師上述的說話,對我們每個人應該都不是陌生的。而我也早就知道它的意思,並常常會在和他人交流時應用它。不過我對它的切身體會卻從來沒有在過去4年慈善工作期間那麼地深刻。當然直至今天,我還是感到金錢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沒有金錢,我們不但一事無成,而且維持生活也會是有很大的問題的。但是我更明白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金錢以外,真的還有很多其它的東西,對我們是至關重要的。

      3年半前,我們的慈善會開始了中葡法律人才培養計劃。在過去的3年半中,我認識了很多和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和本來不相識的青年。在同濟慈善會接受他們申請的那一刻起,我向他們作出了,我將他們都當成自己的子女一樣培養的承諾。為將這份承諾付之於實,我和所有的孩子保持著緊密的聯繫,我更多次遠赴里斯本探望他們並和他們共度週末。我發覺在我對他們付出真心和無私的關愛後,他們對我也似對待他們至親的長輩一樣關心和愛護。他們對我的關心和愛護常常令我感動,更給了我精神上莫大的安慰。我深深地體會到,這份精神上的安慰給我帶來的內心歡愉和幸福絕對是用金錢買不到的。在過去的3年半中,我真正地認識到了金錢可以買到很多東西,但是它卻沒有辦法買到感情、幸福和人與人之間的愛。

      讀了星雲大師“賺到歡喜” 的這一節後,我回想起了自己任職立法會的10年生涯。在我1999年當選後,為了致力於立法會的工作,我放棄了管理自己所有的生意,我賺錢的熱忱也逐漸地減退。但是我一點也沒有後悔,因為像星雲大師所說的那樣,在那10年期間,我在工作中賺到了歡喜,賺到了尊重;從人我相處中,賺到了禮貌,賺到了關懷;從信仰中賺到了心安,賺到了慈悲。而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在那10年中,我賺到了自己內心的【心安理得】。


曹其真寫於2013年1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