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4th Nov 2013 | 一般 | (293 Reads)

       2012128,我在新浪網上發表了一篇名為《熟人社會》的博文。在文中我交待了和當時正在香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澳門青年梁佳俊先生見面交談的原因和情況。

      正如我在《熟人社會》那篇文章中所說的那樣,自從我由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退下來後,我基本上是不接受任何人的訪問的。現在我除了見目前和我主持的澳門同濟慈善會工作有關的人士以外,一般是不會見和我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的。梁佳俊先生在求見時說他來訪的目的,是為了他正在寫的一篇關於我的文章。而我一直就對別人寫有關我的文章心存顧忌。因為我是非常不願意別人為我“寫傳立著”的。其實我除了不願意別人對我的舉止行為、生活隱私、工作作風和處世態度評頭論足外,更不願意讀到別人對我大加讚美的文章。因為我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是我自己。我內心是好是壞、是善是惡、是美是醜,只有我自己是最清楚的。別人能看到的,只是我願意讓人看到的表面。再說我一生重視隱私,我覺得我的生活純屬我個人。我願意說的、寫的,都是經過思考後,認為可以公開的東西。

      不過雖然我對見一個陌生人,談我自己的事情,心中有所顧忌。但是因為他是一名在香港大學供讀博士學位的學生,所以我肯定他是一個求上進的青年。而他求見的目的,是為了向我求證他撰寫的,並將於今年1215日在由香港大學,香港歷史博物館,香港中文大學聯合舉辦的題為「家族企業與婦女」(Seminar on “Women and Family Business”)的公開講座中的演講稿中的一些疑問。所以我想即使我不見他,他的那篇文章還是很有可能發表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倒不如見他,並由我親自解答他的疑問。另外我也真的不忍心,因我的拒見而對這位青年在撰寫博士論文時造成困難。沒想到的是,我們一坐下來就很放鬆地聊了起來,在談話過程中,我對坐在我面前的年輕人產生了無比的好感和信任。

      在梁佳俊來訪後不久的20137月,我收到了由梁佳俊先生送來的叁本,由鄭安泰和梁佳俊編的、中華書局出版的,名為《華人家族企業與婦女》的書籍。其中一本由梁佳俊書寫的“曹其真主席雅正”字樣和他的簽名。在收到書本的那一刻,我匆匆地揭開此書,並馬上翻到了由我秘書貼了標籤的第159頁第七章有關我的文章。文章的題目是:《“斯世多偽,吾曹其真”:曹其真與澳門》。文章的內容除了【引言】和【結語】那兩部分外,其它篇幅都是描述我的一生的經歷。文章雖然不算太長,但是作者幾乎將我幾十年的全部經歷,都濃縮在書籍裡的27頁紙上了。

      其實在梁佳俊先生來訪問我後,我一直期盼著閱讀他寫的有關我一生為人處世的文章。我在文章開始時已說過在一般的情況下,我是很害怕讀別人寫有關我的文章,特別是由這一個僅只和我交談過一、兩個小時的陌生人寫的文章。因為如果作者在文章中將我寫得太好、太神奇或誇大事實地讚揚我的成就,並揑造一些不符合事實的經歷的話,那麼我讀後不但會覺得很不自在,並且也會因為文章誤導讀者對我的認識而不快。而如果作者無緣無故地貶低我的人格、並錯誤引用和領會我的所思所想或太不符合我的為人處世和宗旨的話,我又會在內心覺得非常不舒服。

      記得多年前的有一次,我的秘書在對外發表的、我的履歷中將我曾在法國巴黎修讀語言和文化課程中的文化之“化”字,誤寫成了“學”字,而又在由我過目後沒有發現問題的情況下,送了出去。隔了幾天當父親見到我的那份履歷後,特地由香港打了一個長途電話給我,向我指出錯誤,並囑我馬上糾正。父親平時和我說話的語氣都十分溫和,但是那次的語氣卻是特別的嚴厲和僵硬。由於我不習慣父親用這樣的語氣和我說話,所以在當時,我還覺得很委屈和不快。但是在囑秘書糾正後,我仔細想來,還是要謝謝父親的這個電話。因為在這裡,這個“化”字和“學”字之間的意思是天壤之別的。當然即使那次是我的秘書因為粗心而犯下的無心之過,但是也足以造成我揑造學歷之嫌的事實。也為此事,此後對一切經我手而送出去的文件,我都會格外地注意每一個用字。

      這篇文章:《“斯世多偽,吾曹其真”:曹其真與澳門》除了文筆非常好外,其內容也是比較中肯和符合事實的。因為作者引用了我大量自2009年年底起,在新浪網上公開發表的博文內容。而我的博文全部都是,我對人生中的點滴回憶而成文的。所以我在博文中所寫的一切,除了在某些很小的細節上可能有些小差錯外,基本上都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或發生在周圍的事情。

      在此,我要真心地感謝作者的是,他除了仔細閱讀和研究我的博文外,還將它們前後串聯成文,並忠實地反映我每件事發生時的所思所想。對不了解我的讀者來說,在讀完全文後,應該是會對我有比較感性的了解。另外,令我欣賞和感到自在的是,在那篇文章裡,作者沒有對我太多的讚揚,也沒用一些華而不實的詞藻,更沒有什麽誇大事實的描述。也因此在讀完全文後,我真可說是鬆了一口氣。

      我對文章【結語】中的幾段話是認同的,因為它們都是我平時經常思考的問題和說過的話,它們是:

【曹其真曾笑言她並不是「婦權主義者」。不要刻意為女性爭取權益、社會地位,或強調女性參與的百分比。她認為,女性不要看輕自己,除了一些體力工作外,男女之間在工作上沒太大的分別。】

【作為一個政治參與者,曹其真參與澳門政治多年,但沒有參與到傳統的社團政治當中,也不以此為舞臺,始終如一地保持著自己的獨立和清明。作為立法會主席時,更表現出其公正、客觀和很強的原則性。作為一個公民,她始終用她獨立的聲音默默推動著澳門的發展。

   從商、從政曹氏更愛何者?她認為:「人生沒有選擇,只是順其發展,如果沒有起草基本法,如果沒有參與籌委會,如果沒有澳門回歸和一國兩制,如果沒有參與到創建特區,我的道路會完全不同。人的際遇,可遇不可求,是歷史的際遇讓我自然地踏上了這條道路。這不是個人的選擇,只是機會來了,個人的條件符合當時的需要而已」。

  「斯世多偽,吾曹其真」,在這個多變、多偽的時局當中,曹其真以她的真誠率直、敢想敢做、低調實幹成就了她在澳門的一番事業。正如曹其真所說﹕「我一直相信天下只有想不到的事,而是沒有做不到的事的。辦法是要靠我們自己想的,而路也是要靠我們自己走的。只要我們努力,我們的命運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上的」。】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這篇文章的作者除了在香港的梁佳俊先生外,還有一位應該是身在澳門的澳門大學文學碩士黃勵瑩小姐。但直到那一刻為止,我除了和梁佳俊先生曾有一面之緣外,對黃勵瑩小姐的存在根本是一無所知。令我想不到的是這位黃小姐對我的一切竟然會是那麼地清楚明瞭。我真心感到從事研究工作的學者們的厲害。也再一次為自己脫離政界,並恢復平民百姓的身分而慶幸。因為如果我不曾任立法會主席,那麼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不會受人關注,更不可能被搜集起來作為研究資料。我又一次感到在眾目睽睽下生活的公眾人物,在私人生活上作出的犧牲太大,並且付出的代價也太高了。

      在我收到此書的兩個月後,我除了又把那篇《“斯世多偽,吾曹其真”曹其真與澳門》重讀了一遍外,還仔細地將書中的其它的文章都讀了一遍。我從各篇文章中描述的主人公的事跡和成就中,吸收了不少其他女性,諸如香港的胡仙、伍淑清等,在人生道路上的成功之道,並深感受益匪淺。但在整本書中,最吸引我的卻是由鄭宏泰先生和梁佳俊先生撰寫的名為《婦女與家族企業的探索》的【前言】。

     這篇【前言】以韓國現任總統朴槿惠的言論【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因此被稱為「三無女人」),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為開場白。我對韓國總統朴槿惠,在2012年參加韓國總統競選時的上述競選宣言早已熟悉。因為當時在電視新聞和報章上聽到和讀到有關報導時,我內心除了充滿激動外,我的感覺也是非常錯綜複雜的。她的這番話深深的觸動了,我這個同性的事業型人的心弦。當然,和這樣的一位貴為一個國家之首的偉大女性相比,我只能算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是儘管如此,我還是能在她的那句話中體會到,一個掙扎在屬於男性社會的,低人一等的女性,為了要攀上事業顛峰,實現人生理想,除了道路坎坷和艱難外,往往要付出犧牲婚姻和家庭的痛苦代價。

     在這篇【前言】中,還有幾段令我深有共鳴的文字。它們是:

【在我們認識的社會中,都會不約而同地按照男女與生俱來的性別特徵,拒絕給予婦女某些權利和機會。】;

【在我們身處的社會中,家庭毫無疑問乃最基本單位,亦被視為私人場域,婦女則被認為應留在家庭,生育並看管孩子,料理家務和照顧家人。至於家庭以外的世界,則被視為公共場域,屬於男人的,指點江山,馳騁天下,獨領風騷。】;

【毋用置疑,在傳統中國社會,受「女子三步不出閨門」、「女子無才便是德」或女子須要恪守「三從四德」等封建禮教層層疊疊社會規範的制約,婦女既難進入公共場域,接觸大社會,亦不能讀書識字,掌握知識,甚至失去了獨立自主,令她們幾乎在人類歷史上銷聲匿跡--英語世界中「歷史(history)」一詞,拆開了乃「他的故事」(his-story),便是一個言簡意賅的註腳。】﹔

【由於古代社會只視女人為男人的附屬,因此刻意弱化或淡化前者的角色和貢獻,或者不難理解。但是,進入現代社會後,當婦女無論在家庭、教育、工作、社會服務,乃至政治參與等不同公私場域與層面上均已和男性一樣不分軒輊,平分秋色,某些情況更有過之而無不及時,對其角色、地位及貢献等方面的研究不足、認識不多,則無異於愚昧無知、視野狹隘,難以配合時代前進的步伐和社會的現實需要。】

      在讀罷上列幾段文字後,我非常慶幸自己並非生在古代的中國。也由衷地感謝我的父母親。因為我的父母親不但給了我生命,而且因為他們不重男輕女,所以他們除了給我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外,還給了我家中男孩一樣的公平待遇。在他們的呵護下,在我的一生中,我從來沒有為自己是女性而感到自卑。相反的,在深受父母自強不息、奮發圖強的教導影響下,在面對男女相對不公平的社會時,我一直抱著不懼不畏,迎難而上,努力地做好每一件事情。而且在做別人認為女人做不到的事情時,我始終抱著我一定能將事情做好的樂觀心態。

      可能是因為在遇到困難時,我從來沒有因為自己是個女性而示弱,所以很多人都會用“女強人”來稱呼我。在很多人的眼中“女強人”是一個對女性的尊稱,但是我內心對“女強人”這個稱號是很不以為然的。因為我覺得我們女性本來就不比男性差,所以我認為這個稱號在無意中,是貶低了我們女性的能力的。

      在結束這篇文章前我希望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女性,在這個男性社會中都要自強不息,並且依靠我們自身的先天天賦和後天努力,做個具有獨立人格和有尊嚴的女性。

 

      曹其真寫於2013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