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6th Nov 2013 | 一般 | (207 Reads)

       日前收到一個友人轉來的名為《科技共業演變的可怕(我在你身邊,而你卻在玩手機)》的網上文章。文章中圖文並茂,除了文字很精彩外,還有好幾張照片。在那些照片中,我覺得有兩張顯得特別地有意思。

      其中第一張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妻女4人、美國副總統拜登夫婦在參加一次戶外活動中端坐在第一排的照片。把照片放上網的人在照片上打上了2009年的年份。而另外一張是美國總統奧巴馬和妻女4人在參加一次活動時坐在第一排的照片,那張照片上有2013年份的字樣。但是令人感到很有趣的是,在2013年的那張照片中,這個美國第一家庭的4位成員,各自聚精會神地玩著自己手上的手機。他們各有各的姿勢,並且很明顯地從照片上可以看出,他們專注程度令他們對周圍的環境是毫不感興趣的。因為我相信他們如果稍為留意一下周圍的環境的話,那麼他們在那一刻的神情,是不可能被他人的相機捕捉入鏡的。

     從照片上,我雖然看不出他們一家人是在參加什麼活動,但是從坐在他們身後的一排排座位上,坐滿著人的情況來判斷,相信臺上要麼是有人在演講,要麼是有人在作文娛表演。奧巴馬總統這個美國第一家庭的各成員,在參加集會/活動中的那種隨便的態度,我感到非常的驚訝。特別是總統奧巴馬的行為更令我感到很難接受。

      我認為領導人物對自己的言語/行動,特別是在公開場合,是應該抱非常謹慎態度的。因為國家領導人一般都是普通老百姓崇拜和敬仰的人物。領袖們的一言一行都足以影響國人的言行。我不知道美國人看到此照片時,心中如何感覺。但如果中國領導人作出此種行為,那麼中國老百姓一定是會嘩然的。而小孩看到這張照片的話,那麼心中一定會想,總統尚且可採取如此的態度參加集會/活動,那麼他們當然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而不受家長的責備。其實直到今天為止,我還沒有看見過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在公開場合玩手機的照片。相信這張照應該是極其獨特和個別的。這張照片或許真的是顯示了美國的與眾不同吧!

      兩年多前我在人民大會堂開會時,被在現場的記者拍攝到我聚精會神地玩弄我放在桌子上的Samsung galaxy tab的照片。那張照片被天津科技大學一位學生放上了網。記得那一次,我是在回覆一則急需回覆的郵件。當我看到那張網上照片時,我的內心感到非常地羞愧和不安。在那一刻我很自責,也對自己的行為很後悔。我想到了,當我在臺上演講或主持會議時,我是非常渴望臺下所有的人,都能專心一致地聆聽或聚精會神地開會。因為我覺得那是臺下的人對我最起碼的尊重。自那次起,我出席會議時再也沒帶過Samsung galaxy tab。而且在開會時,即使臺上的演講並不是很精彩,或玩自己手機的慾望非常強烈,但是為避免錯誤重現,我都能及時克制自己。有時我乾脆連手機也不從包裡拿出來了。

      順便在此一提的是,我不喜歡在港澳參加酒會或設有文娛節目的大型晚宴。因為在酒會或晚宴上,當有領導上臺講話,舞臺上有人表演時,臺下的聽眾/觀眾交談自如,甚至肆无忌憚地嘻笑鬥酒。當然在這種情況下,臺下呈現一片亂象,而且臺下的聲浪也一定比臺上的嚮亮。我對這種情景非常反感,因為這種情景令演講者或表演者陷入非常尷尬和窘迫的境地。另外我也不喜歡在澳門參加學術研討會和論壇,因為很多參加者都會在由領導主持的開幕式上亮了相後,隨著領導們的離開而離去了,而當真正由專家學者們探討議題時,聽眾席中往往是空蕩蕩的小貓兩、三隻。這種氣氛不但令臺上的講者感到非常沒勁,而且臺下的聽眾也會感到乏味無趣。我常常對那些為參與而參與的人感到出自內心的討厭。因為他們的出現,並非真正地參與,而是僅僅為了露面。在他們看來,在他們繁忙的日程中擠出寶貴的時間是,因為給主辦者面子。但是在我看來這是對臺上學者們不尊重的典型表現。

      令人可悲的是,在澳門這樣的研討會、論壇幾乎每週都有幾次。政府各部門,特別是澳門基金會對這些研究會和論壇也都慷慨解囊,予以大力支持。當然我認為應該資助的,資助也無妨,而該花的錢,我們也不應該省。但是我認為做任何事情時,我們在花公帑時必須小心謹慎和講究實際效果。最近我在電視機中看到一個非常耐人尋味的鏡頭。那次電視上正在報導一次在澳門舉行的某一研討會。研討會會議場景很寬敞並裝修很講究。臺上坐著一長排講者,而臺下的聽眾卻坐得稀稀拉拉地,整個場地顯得特別的冷清。更奇怪的是在聽眾席上10個聽眾中,有9個都聚精會神地在玩手機。

     下列,我將朋友給我轉發來的《科技共業演變的可怕(我在你身邊,而你卻在玩手機)》轉述如下:

我在你身邊,而你卻在玩手機

一家咖啡館的牌子上寫道:

<我們沒有無線網絡,和你身邊的人說說話吧!>

哇!以上的幾句已經道盡一切......新世紀毒品

以後人們離婚的原因大部分是因為手機而不是婚外情..
現在跟很多朋友一起吃飯聊天,對方都在不停的Line

語音,自拍,刷屏,心不在焉,不由的悲從心生,看別人不停的擺弄手機,自己也就得玩,否則氣氛尷尬無比,回到家裡也是如此景象,夫妻之間懶得交流,懶得傾聽,各自忙著玩手機,所以我很認同下面這段話。

百年前躺著吸鴉片,百年後躺著玩手機,姿態有著驚人的相似,您可能沒時間親子,可能沒時間盡孝,然而卻花大把的時間捧著手機沉思,傻笑。

不知不覺中我們形成了一種可怕的習慣,早晨睜開眼第一件事是摸摸手機在哪裡,晚上睡之前最後一件事還是玩手機,似乎離了手機就與世隔絕一般的孤獨。

其實今日的智能手機與當初的鴉片一樣,蠶食著我們的熱情與靈魂,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在你身邊,而你卻在玩手機!】。

      上述這段文字雖然不長,但是它卻令我陷入深深的沉思。

      最近我曾寫過一篇名為《科學研究》 的博文。我認為我們人類的進步離不開科學研究。而且科學越發達,人類的生活就越來越好,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科技成果的享受者和得益者。為此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尊重科學研究人員,並支持他們的研究。

      智能手機的發明,無疑是科學家們的一項偉大科研成果。但是我們很多人都似乎猶如百年前染上鴉片癮,染上了這種“智能手機” 癮,似乎離了手機就與世隔絕一般的孤獨。其實我的情況也不例外,因為我每早睜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必然是會拿起手機,並檢查在我熟睡時,是否有電郵進入,或者在我的博客中是否有讀者留言。而在晚上熄燈睡覺之前的最後一件事,往往是坐在床上,上網瀏覽。其實在一般情況下,我上網瀏覽是沒有什麼急需查找的資料。但是我就是捨不得放下手中的智能手機睡覺。也就這樣,我的腦子在睡覺前都是處於極端興奮和活躍狀態。而興奮除了令我經常失眠外,也嚴重影響我的睡眠質量。最近在眼睛做了白內障手術後,睡覺時在必須帶上眼罩,所以不能上網了。也因此當我一躺下,就很快睡著了,而且睡眠的質量也特別好。

      自從我發現上網的樂趣後,我不太願意上街和會友,我獨處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其實我的性格一直是很好動的。年輕時,我除了工餘時在家閱讀和聽音樂時可以在家呆著外,在其它時間我在家中是呆不往的。我特別喜歡和朋友們一起聊天、逛街或旅行。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變得好靜,並且也很喜歡獨處。而當我獨處時,除了閱讀書籍外,我在網上的虛擬的世界裡,能感到無盡的樂趣。最近我和別人相處、聊天的時間更是越來越少。我甚至是連逛街的念頭都沒有了。最要命的是我好像離不開智能手機了,因為我如果發現找不到它時,心中會泛起陣陣的恐慌。

     我從心底裡感激電腦技術的發明,因為這對像我這樣活動能力、精力都不斷在衰退中的老人來說,真可說是一個福音。但是我感到電腦的發明,雖然是將世界變小了,並令我們可在足不出戶的情況下,熟知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事情。但是電腦也讓人與人之間的感情疏遠了、人間的隔閡也增加了。因為有了電腦,每個人都能在虛擬的網上世界裡找到樂趣,因此人們不再為寂寞和獨處而感到恐慌和無聊。也因此親朋之間不再像以往在沒有電腦的日子裡那樣,需要經常見面說話並相互傾訴心事。當然在這種情況下,親情、友情自然會變得很淡薄了。

      現在每當和幾個熱衷玩手機的人一起吃飯時,我都會為大家坐在同桌上,卻出現的各吃各的和各玩各的而感到掃興。我更為很多人人將和親友一起吃飯變成了必須應付的差使而悲哀。但是在此同時,我的心情有時也很矛盾的。因為如果我的生活中缺少了電腦, 我肯定會覺得非常的不方便。而且我也會覺得至今尚不會用電腦的人不可思議。就像最近當一位和我同齡的朋友告訴我說,他雖有電郵郵箱,但是因為他不會操作電腦。所以每次他都讓他的助手代他收電郵,並將電郵內容打印後讓他閱讀。另外他告訴我,他除了不會覆郵件外,也不會打短信。所以想要和他聯繫,就必須打電話或寫信給他。在聽了他的話後,我的心中覺得他這個人可真的是太“老土” 和“落伍”了。因為相信在這年代裡,一定要通過寫信方式和別人聯繫的人應該是很少的了。

      記得在電腦和智能手機還未發明的歲月裡,我們的生活其實也是過得很不錯的。當然在那時,我們相互之間的聯繫沒有現在那麼方便,但是,在那時我們都會非常珍惜我們和親友們相見、相處的每一次機會。當我們有高興的事時會和他們分享心中的喜悅,而我們在有煩惱時,也會向親友們傾訴,並尋求他們為我們分憂。總之我覺得在那時,人和人之間的來往比現在更頻繁,而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比現在也是顯得更親密些。而每當我們收到來自遠方親朋好友的、盼望已久的信件,特別是當我們看到親友們熟悉的字跡時,都會感到發自內心的喜悅。我們更會將那些信件當成珍貴的東西收藏起來,並常常拿出來一而再、再而三地閱讀。當然我們在發出的電郵中,也能向收件人表達內心的感情,但是我覺得,我們再也找不到那種摸著紙張、看著親友們筆跡的那種親切溫暖的感覺了。而且現在的人在發郵件或信息時,常常為節省時間而用網上的簡潔語言。不可否認利用網上簡潔的語言的確可以達到快速的效果,但是對充分地表達書寫者的思想感情是有欠缺的。也因此在讀電郵或信息時和讀親友們親筆寫的書信時的感覺是存在著很大差別的。另外,因為我們為防電腦或手機的儲存量超標,而在讀完郵件或信息後,很快就會將它們刪除掉了。

      其實令我真正擔心的是,當人們沉迷在虛擬世界的時間長久了以後,人們會變得不習慣、不願意甚至不知道如何和別人溝通。更危險的是因為少和人溝通,所以最後造成人們不善於用正確的語言,向他人表達內心深處的思想和感情。因為在我看來,人是需要正確抒發思想感情的渠道的,而且人是特別需要緩解內心的焦慮、不安和痛苦的渠道。因為不然的話,當人遇到困難、壓力時的精神狀態,一定是非常脆弱和無助的。而在那種情況下,當人在受到巨大壓力而得不到舒緩時,人是不可能作出正確解決困難的決定和行為的。

 

曹其真寫於2013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