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6th Jan 2014 | 一般 | (416 Reads)

      日前先後收到由一位好友轉發給我,取自網頁HiNet Web Mail的一篇名為《一個值得尊敬和學習的民族》的文章,和由兄長轉發給我的由我國教育家、企業家、雜文家信力建先生撰寫的博文《我們離日本有多遠》。在讀罷那兩篇文章後,我內心的感觸真的非常多。

      由於兩篇文章都很長,所以我只能把其中我認為最精彩的部分摘錄如下:

     《一個值得尊敬和學習的民族》這篇文章是描寫德國這個民族的生活細節。文章由一句【優秀民族,源於教養、修養!】開始。它說:

【德國地鐵裡沒有防止人們逃票的閘機和玻璃門。德國地鐵裡的人們不用手機上網,而是捧一本書靜靜閱讀。

德國人從不把愛國掛在嘴上,但內心深處卻有著與生俱來的民族榮譽感。

在德國的賓館和市政大廳的洗手間裡,都有兩卷衛生紙,一卷放在盒子裡,另一卷備用。

當我偶爾進入廚房,看到一疊疊整潔挺括、雪白如豆腐般的抹布,以及一排排如化學器具一樣標有刻度、貼有標籤的食品器皿時,才感悟到日爾曼民族對待生活的認真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汽車在市區裡行駛,時速不得超過30英里

也有個笑話說:如果半夜12點還有人在路上等紅燈,那個人肯定是德國人

他們的街面上永遠都是自己國家生產的汽車。

在餐廳裡,德國人來吃飯,走後不用換桌布,因為上面滴油不沾。衣服舊得不能再舊了,它的扣子依然還在。於是,有句玩笑的話說,德國鈕扣的壽命比婚姻還長。

售票處免費提供列車時刻表,按照字母排序,一個城市一張表。從凌晨 100 到深夜 2400,每個時間區域內,詳細列出往返目的地的雙向車次時間表,標明每趟列車,是否設有餐車、是否可攜帶自行車、是否有臥鋪、躺座或咖啡供應。最重要,這裡沒有「晚點」這個詞語。

德國曾能源緊張,冬天,人們寧願挨凍,也不願意砍伐樹木用來取暖。

Leo(一名德國幼童)一年級開學第一天領到一本環保記事本。封面是一片綠翠,上面有森林、草原、草地和田野。這個小孩在記事本上寫道「週一,我為瀕臨滅絕的灰鶴捐了1馬克的零花錢;週二,睡覺忘了關燈,浪費了大量的電,真不應該;週三,上圖畫課時連撕了3張白紙,老師說,造紙要消耗木材和大量的水,我感到慚愧……」

無論是現代都市還是鄉村小鎮,全國街頭巷尾的垃圾箱款式、造型、功能和顏色全部統一。四種顏色,四個投入口,醒目地標有玻璃、紙張、果殼和包裝材料,圖文並茂,小孩子也不會弄錯。

某電視欄目在德國的某一城市的街頭放置了2個公共電話亭,一個上面寫「男」,一個上面寫著「女」。然後工作人員就躲在暗處,觀察德國人的守秩序情況。整整一天下來,一切都是那麼井井有條,男人進寫著「男」字的電話亭,女人進寫著「女」字的,毫無差錯。即便有時一邊空著,而另一邊在排隊。正當工作人員準備收工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例外,一個男人在等待前面講電話的人5分鐘之後,終於忍不住鑽進女字電話亭。工作人員如獲至寶,趕緊跑過去採訪,原來那個人是法國人。】

      另一篇《我們離日本有多遠》的文章,是信力健先生在走訪日本時的所見所聞。信力健先生說:

【地理距離上,我們離日本很近,但在內心,卻無限遙遠。去日本最大的感受就是兩個字:乾淨!

為什麼我們勤勞不致富?為什麼我們學習不進步?我一直在反省:我們的苦難,主要是內源性的,外患是次要的。

在日本感覺不到中國的地區發展不均衡:城市像歐洲,鄉村像非洲。日本的乾淨絕對是全面的乾淨,全國的乾淨,不像我們僅僅是中心區、面子區的乾淨。在日本,你看不到有人砍樹,他們國內的樹是絕對不能砍的。我在日本就沒有看見裸露的土地,全部要麼是柏油路,要麼是草地。

在東京三天,我們基本沒有遇到塞車,我問導遊為什麼?導遊說:在日本週一到週五,一般的人甚至是老闆,都不開私家車上班,全部坐鐵路和地鐵上班,因為時間絕對有保證。在街上跑的基本都是營業用車。

難道日本僅僅就是比較乾淨嗎?這乾淨背後難道真就那麼容易嗎?為什麼我們做不到?因為我們沒有公德心,所以我們亂扔垃圾。為什麼我們亂扔垃圾?因為我們的眼睛裡能容忍髒,為什麼我們的眼睛能容忍髒,因為我們的靈魂能容忍髒。一個人能容忍辦公桌上的灰塵,他就能容忍工作的不完美。

乾淨和貧富沒有必然關係,和追求完美有關。一個人可以穿一件打補丁的衣服,但可以乾乾淨淨。乾淨代表一個習慣,一種追求。廣島亞運會,開幕式結束時,全世界的人發現,幾十萬日本人退場後,在體育場裡,居然沒有發現一張丟掉的廢紙!是不是可怕的日本人?

我們的幼稚園不幹淨,小學肯定乾淨不了,小學不幹淨,中學乾淨不了,中學不幹淨,大學乾淨不了。我記得我1978年考上中大,當年的升學率很低,我們這些人也算是所謂「青年精英」,但當時男生宿舍之髒、之臭,實在是讓人至今難忘,我就明白:我們這些人走上社會,社會也乾淨不了。

日本人做事是以不給別人添麻煩、不影響別人為原則,這已經成為他們靈魂深處的東西,已經完全內化了。我們的孔子所講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僅僅是在嘴上講講而已,我們的五講四美三熱愛,也不過是寫在牆上而已。我們都是一群只會說,不會做的人,或者做也是做不到位的人,或做事打折扣的人,或者「說」是專門用來騙人的。

中國人就喜歡講這些大而不當的大話,就好像向天空射箭,一定命中目標,但是無用。講大道理很容易,但要明白大道理後面的小道理,小道理後面更小道理的,並能實行的人,才是真的深刻和偉大。王陽明有一句話我特別喜歡:知就是行,行就是知,知而未行,其實未知。很多道理我們好像是知道了,其實並沒有真正懂得,因為我們沒有起而行。

沒有比敬業更好的愛國主義。在日本接受日本人最多的就是日本人的鞠躬,據統計,一個日本百貨公司的電梯口的迎賓員,一天要鞠2500個躬。我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就非常明白,要天天這麼鞠躬多麼不容易,支撐他們這麼常年累月做的是他們視敬業為天職的理念。在網上做一個愛國主義者,不用付出成本和代價,太容易了。我要問他一句:你本職工作怎麼樣?這是分辨一個真正愛國主義者的放大鏡。

我們的生活水準上去了,生活品質沒有上去,我們的生活品質上去了,生活品位沒有上去。我這篇文章寫得特別艱難,因為你要寫日本民族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要說很多我們民族的很多劣根性,而且這些劣根性存在我們任何一個人包括我自己的靈魂深處和下意識的思維中。我曾在我公司內部就這個題目作過一次演講,已經引起抗日青年的激動,而後又在一家教育出版社做過一次,他們臉上好像沒有什麼反應(你這不是長敵人的威風滅自己的志氣?)讓我不敢深入講下去而轉向企業敬業精神,結果讓我這次演講有些邏輯混亂,主題不突出。一個人要否定自己而後自新自強都很難,何況一個有著5000年歷史一直以大中華自居的民族。強者永遠是霸道的,你為了超越他們,你就不得不忍受他們的霸道,就像韓信要受胯下之辱一樣。

我們一定要虛心,我們曾經是日本的老師,但今天他們是我們的老師,所以我們的心態要歸零,一定要把大中華、小日本兩個概念先去掉,這樣才學的快,超越的快。我們在說別人長處和我們短處的時候,並不表示我們自卑,而是表達我們的自新和自強。

祖上的光榮不講或少講一些也並不表示它不存在,而且一個民族的自信也不能建立在祖上的光榮上。我們不自卑,也不自負,我們腳踏實地,虛心學習,勇於創新。

我們今天的心態決定我們的未來。】

      讀完兩篇文章後,我想起了大約在40年前,我第一次去我們設在德國漢堡分公司公幹的情形。當時我在一家離開公司非常近的小旅舍中留宿。公司每天8時上班,所以我於第二天一早剛過7點半,我就步行去了公司。當我到達公司時,大約是剛超過745分。當時我心想我可能到得太早了。但想不到的是,公司的德國同事都已到齊,並且也已端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工作。我對這種情況感到有些意外,因為在港澳或歐洲的其它國家,在上班時間前到達公司的工作人員,一般會趁此早到的機會相互聊天、或喝咖啡和吃早餐。我和在向各人說了早晨好後,也在經理指定的位置上開始了我的工作。由於在年輕時,我沒有吃早餐的習慣,所以到了中午,我的肚子開始餓了。我溜到公司茶水房,但是我只見到一架咖啡機。到了下午1點、2點公司同事沒有一個有吃午飯的動靜,更沒人離開座位。到了3點我餓得實在忍不住了。我走到經理身旁,問他為什麼沒有午休時間,也沒有人去吃午飯。經理看著我突然恍然大悟地說:【對不起!把你給忘了,我們公司的同事是不吃午飯的。】。說罷後,他隨手從桌子的抽屉裡拿出一小包餅乾給我,讓我充飢。第二天,公司的同事為我準備了一份三文治。

      那天放工後,經理請我回家吃晚飯。經理的家在漢堡近郊,他和太太及兩名子女住在一間兩層的獨立小洋房裡。房子雖然不大,但是屋子裡的一塵不沾,井井有條和樸素大方給了我特別舒服的感覺。那一次是我第一次到德國人家裡吃飯。德國人的飲食很簡單。兩個孩子雖然還處於幼年,但在餐桌上表現卻是非常的有禮貌。德國人吃的東西很簡單。那天餐桌上除了啤酒、白開水、麵包以外就是各種肉類香腸和酸黃瓜。但是由於那天我實在餓得夠嗆,所以吃時還感到特別的可口。經過那一次以後,德國人的勤勞和節儉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曾去過無數次日本,在從商時,也經常和日本人接觸,所以對他們的國家和民族也算是有一定的了解。記得1966年第一次去日本時,我為日本的乾淨和日本人的禮貌感到震撼。不過,最令人敬佩的是日本人的敬業精神和對工作的認真態度。在我來澳工作後,為提高公司產品的質量和員工的技術水平,曾從日本邀請日本專家Ishiyi先生來澳工作。Ishiyi先生外表是一個溫順謙和,彬彬有禮的書生。但是他對工作的認真勤奮,對生產技術的執著和對產品質量一絲不苟的要求,令他在工作中變成一個嚴厲、甚至有些吹毛求疵的人。(詳情在《Ishiyi》一文中有描述)。他是我真正認識的第一個日本人,但是後來和日本客戶接觸時,發現他們在工作中基本上,都擁有共同的優點。他們令我明白,只要我們的產品能讓日本人認同,那麼我們公司的產品,一定能攻克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市場。他們也令我明白,如果要把公司做好、做大、做成功的話,我們必須首先要敬業,並對自己和員工有嚴格的要求。

      其實可能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這兩個國家的侵略行為給我留下了極其深刻和惡劣印象,所以一向以來,我在內心對這兩個民族沒有太大的好感。但是我不得不承認的是,這兩個民族,的確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特別是他們的勤勞、敬業、儉樸、刻苦、踏實、團結、守時和守紀律等等優點,都是在我們中國人身上略嫌欠缺的。他們讓我真正認識到,一個國家強大的基礎是國民的素質、教養和修養。

      我非常同意信力建先生所指出的,我們這個擁有5000年歷史的大中華民族,在靈魂深處和下意識的思維中,都存在著一些劣根性。但是我們不用自卑,相信只要我們腳踏實地,虛心學習,勇於創新,我們還是一個屹立不倒,和值得世人崇敬的民族。

 

   曹其真寫於20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