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8th Jan 2014 | 一般 | (409 Reads)

       前些日子收到一位朋友轉來一篇令我百讀不厭的短文。我將它來來回回地讀了無數遍,而且每讀一次都會對它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今天我決定用它寫一篇博文,並寫下讀後的心得和體會。

       文章的全文如下:

【相遇了就好好珍惜。

五百年的回眸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一個緣字,包含了多少變數和偶然。是緣就珍惜吧!

有兩隻螞蟻在大漠上相遇,互相碰了一下觸角就走開了,爬出很遠,它們突然感到遺憾,茫茫沙漠,無邊無涯,兩隻渺小的、慢慢爬行的螞蟻竟然相遇了;

它們很後悔,但來不及了,它們就像沙漠中的一粒微塵,消失在大漠深處,不可能再相見了。它們帶著一絲遺憾繼續向前爬去……

我們人也一樣,相遇了請千萬珍惜,給別人留一份寬容,一份真誠,一份諒解,一份情意;給自己留一份平和,一份快樂,一份坦然,一份安寧;給彼此留一份眷戀,留一份想念,也為人們的人生苦旅留一份美好的回味。

相遇了,就好好珍惜,相遇最美。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點緣份。人和人相處,靠的是一點誠意。

思念別人是一種溫馨。被別人思念是一種幸福。

最難的是相知,最苦的是等待,最美的是幸福,緣是天意,份是人為。

知音是貼切的默契。知己是完美的深交。這個世界沒有誰對不起誰。只有誰不懂得珍惜誰。

男人的魅力不在於有多少錢,長得多帥,而是遇事有多大的擔當。女人的魅力不在於長得多漂亮,而是有溫柔善良的性格和一顆寬容的心!

真正的耳聰是能聽到心聲,真正的眼明是能透視心靈。

看到不等於看見;看見不等於看清;看清不等於看懂;看懂不等於看透;看透不等於看開。

當我們知道臉面最不重要的時候,我們就真正成長了。

       相遇最美:

今生能相遇就無比幸福,無論是擦肩而過,和諧共事,相扶相持。

相約百年都十非珍貴,永遠珍惜這份美好,感謝我相遇的每個人。】

      2013年12月22日妹妹其璋和妹夫如珊像往年一樣,來港和家人共度聖誕、元旦假日。在此期間的12月26日(父親過的是農曆生日)正好是父親他老人家的92歲足歲的壽辰日,因此全家人於當日為父親慶祝了生日。由於妹妹、妹夫如往年一樣住在我家中,所以在這段時間裡家中人來人往,不勝熱鬧。也由此我感到對我來說時間好像過得特別地快。

      12月28日妹妹、妹夫隨弟弟其銃去郊遊,所以只剩下了我一個人在家,家中也回復了平時的寂靜。我本來以為我一定會為家中回復平靜而感到高興。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非但沒有感到高興的感覺,而且內心還泛起一絲絲的傷感。事關這次和妹妹、妹夫相處已超過一個星期,我也已習慣家中人來人往的熱鬧。那天我再次有【人去樓空】的悲哀感覺。在那一刻我腦海中出現了在《相遇了就好好珍惜》文章中的那句【五百年的回眸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一個緣字,包含了多少變數和偶然。是緣就珍惜吧!】。如果真的像文章所述那樣,五百年的回眸換來的僅是今生的擦肩而過是憑一個【緣】字,那麼我想自己這一輩子能和其璋成親姐妹,我們的緣份真的可說是比天還高、比地還厚。儘管我和妹妹其璋雖然分多聚少,但是我們見面時,還是那麼地親熱。不過我常常因為擔心自己已經踏入古稀之年,而其璋也已不再太年輕,所以我們總覺得在今生今世中,這樣的相聚機會不會是太多的了。為此我常常默默地盼望讓我們的相聚延續下去。但是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想到這裡,我不禁黯然……

      那天我懷著一絲傷感,走進了書房。我打開電腦從電腦文檔中尋找那篇名為《相遇了就好好珍惜》的文章。雖然我對這篇文章中的每句話都早已熟悉,但是每次讀它,它都還能令我非常的感動。特別是讀到其中那兩句:

【相遇了,就好好珍惜,相遇最美。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點緣份。人和人相處,靠的是一點誠意。】和

【最難的是相知,最苦的是等待,最美的是幸福,緣是天意,份是人為。】時,我更會停頓下來,並仔細回味其中的意思。

      相信這篇短文的作者寫這篇文章時指的【緣份】兩字可能更多的是指男女之間的感情。但是我覺得【緣份】這兩個字,除了用在男女之間的情愛外,也是適合用在任何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的。譬如,我一直覺得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今生能相遇並有手足情份,是特別的【緣份】。我也一直覺得我的兄弟姐妹是我人生中最可依靠的朋友和親人。我除了深愛著我所有的兄弟姐妹和其他家人外,也特別珍惜和他們之間的這份【緣份】。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到的是我和弟弟其鋒之間的【緣份】。我和弟弟其鋒之間的感情是很多人難以明白和理解的。更是特殊的和非同一般的。當然我和其鋒的感情深厚,並不代表我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之間的緣份淺薄。但是隨著年齡增長、和限於客觀環境,特別是各自成立小家庭和忙於工作後,我和兄弟姐妹們的相聚、相處時間都相應地逐漸減少了。而由於相聚、相處的減少,所以相互之間的感情也相應地疏遠了。但是弟弟其鋒卻是一個例外,因為在過去幾近50年的時間中,無論我倆在世界哪一個角落,我們都一直保持著最緊密的聯繫。我倆之間可說完全沒有秘密。我們在遇到困難時互相幫助、在遇到挫折時互相鼓勵、我們在痛苦時互相慰藉、在歡樂時一起分享。而在我人生中最困難、最痛苦的時刻,最需要受到關心的時侯,弟弟其鋒總會在我身邊,給我鼓勵、給我安慰和給我力量,並助我度過難關。也因此我特別珍惜我和他之間的這份特殊的【緣份】。對我來說,我和他的相遇真的是太“美”了,這種“美”除了難以用言語表達和形容外,也時時刻刻地溫暖著我的心。

      其實人與人之間是否有緣份和緣份的深淺是奇妙的,也不是用常理來解釋的。有些人你處了一輩子,連朋友也稱不上,但是有些人雖是相識不久,但卻可成為生死之交。

      在此一刻,我想起了我的好朋友關翠杏。我曾在多篇文章中提起過這位好朋友、好姐妹。在澳門社會上很多人都不明白為什麼我和關翠杏能成為如此親密的朋友。其實就連我自己也常常為我能和關姐(這是社會上大家對關翠杏的稱呼)成為如此深交的知己,而感到驚訝。因為論家庭出生、論成長環境、論興趣愛好、論社交圈子、論…… 我和關姐都沒有相同的地方,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我和她成為知己的障礙。

      我正式認識關姐是在1996年的10月16日。那一天是澳葡時期澳門新一屆立法會的第一次會議。在那以前,我雖然知道她是誰,但是對她卻沒有太深的印象。那一屆立法會是1999年澳門回歸前,澳葡時期的最後一屆的立法會。在當時的立法會中,以葡文為母語的從事法律工作的議員在立法會中佔較高的比例。所以當那些議員在用葡語討論澳門法律時的,針鋒相對語氣常常令在場的同聲傳譯翻譯人員感到束手無策,因此常常出現翻譯員顧了這位議員的講話,而忽略另一位議員發言的狀況。在這種情況下,由於議員之間的對話出現不完整,因此像關姐這樣只懂中文的議員,就像給帶進了迷魂陣,往往是聽得一頭霧水而不得其解。也為此不懂葡萄牙文的議員,想要真正地參與討論在客觀上是存在很大困難的。也因此從1996年到1999年期間,我雖然和關姐在立法會中共同度過了三年的時間,但我和關姐在會裡說不上有什麼交流,在會外也沒什麼來往,因此我們根本算不上是朋友的。

      1999年12月20日澳門回歸祖國,我被選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主席。當我在出任立法會主席10年後離開立法會時,我和關姐的關係有了180度的轉變,並且成為知交。在那10年中,我對她從不認識她到認識、從不熟悉她到熟悉、從印象不深到對她非常欣賞和敬佩、從和她之間的泛泛之交變成為無話不說的知交、好姐妹。現在每當我想到她時,她在我離任前和全體議員和立法會員工在一起的晚宴上,痛哭流涕地擁抱我,和我話別的情景就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而她當時的神情,還能激起我內心陣陣的溫暖和感動。

       我非常同意文章作者所言【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點緣份。人和人相處,靠的是一點誠意。】的觀點。我和關姐相遇完全是【緣份】的使然,但是並不是和我相遇的每一個人,都會在我的人生中留下和她一樣的痕跡。我覺得,我和關姐之所以可以成為那麼親密的朋友和姐妹,是因為我在和她的相處中感到她的【誠】。關姐是一個非常感性,但同時也很理性的人。她的愛國愛澳、為澳門市民服務的情懷常常令我感動;她的正直無私、敢言直言、堅持原則、愛憎分明的品德常常令我敬佩;她的勤於思考、迎難而上、不畏權勢、好學上進的性格也常常令我折服。她待人的真誠、處世的坦然、對生活的熱愛、和對理想追求的執著都是我為人處世的榜樣。當然她在我的眼中,和所有的人一樣,也並非是一個完全完美無瑕的和沒有缺點的的人。不過我覺得她的優點足以將她的缺點掩蓋掉。所以和她相處時,我不但不會計較她的一些缺點,並且非常樂意和她相交、相處,因為說心裡話她有太多太多的地方是值得我學習的。

      我和關姐對澳門社會上發生的很多事情,常常有很不同的看法。因此我們會因為看問題的觀點和立場不同而爭論。由於我倆的主觀都很強,對於自己的見解也很堅持,因此我們之間的爭論有時也是劇烈的。但是我們之間的感情並不會因此而受損傷。我想這是因為我和他之間,除了有緣份外,我們的感情是真誠和無私的,而最主要的原因相信是因為,我們的友情是建立在我們為祖國、為澳門、為澳門老百姓服務的共同願望上的。

      由於關姐對社會的忠誠、對他人的真誠,所以在社會上獲得了普遍的認同。也因此她成了澳門最受尊敬的議員之一。但是由於她在立法會中針對某些社會現象和政府政策發表意見時,言詞比較尖銳,態度比較強硬,立場比較鮮明,有時更帶有一些偏激和個人情緒,所以在受到一部分社會人士讚賞的同時,也引起了社會上和她持不同意見人士的不滿。因此在過去的2、3年期間中有人四出散佈對關姐不利的負面消息。這些謠言的散佈,除了嚴重損害了關姐的形象外,還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關姐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威信。

      在謠言開始傳播時,有好幾次關姐向我訴說心中的不悅。當時,我還勸她不要理會,更不用為此而生氣。因為我們做人的宗旨是【身正不怕影子歪】、【真金不怕火燒】。再說我深信【謠言止於智者】的道理。但是最近我也開始有些擔心。因為謠言的散播非但沒有停止的跡象,而且還有越來越猖獗的勢態。看著關姐為澳門、為澳門市民服務的一片真心被如此地糟蹋,我為她叫屈和感到不值。我除了感到這種造謠生非的無恥和無聊外,還感到特別的痛心。我也為自己無法阻止有關關姐謠言的散播而感到有些自責。

      我認為在眾目睽睽下生活的政治人物,雖說會因此而成名,並可能獲得很大的成就感。但是所謂有得必有失。在現實生活中,即使像關姐那樣有良心和良知的政治人物也不能避免受到攻擊,並且還必須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在這一刻我為自己脫離政治圈,回復一個普通市民身份而感到慶幸。

      不過我還是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的道理。我相信關姐為服務澳門市民的這顆赤誠之心,最後一定會得到市民的肯定的。最後我要向關姐說的是:“關姐,對我來說,和你相遇真的很【美】”。

曹其真寫於2014年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