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24th Jan 2014 | 一般 | (289 Reads)

      在2013年年底和2014年年初期間,我收到很多分散在全世界的親友們,向我祝賀聖誕和新年快樂的郵件。其中有兩則來郵特別引起了我的關注。

      這兩封郵件的其中一封來自一位年齡比我輕,但也已超過60的長者、而另一位是年齡剛超過20歲的大學生。她們倆位在祝我新年快樂後,都在電郵中向我簡單地介紹了她們的近況。而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向我訴說了,她們覺得活著很辛苦。

      那位年長的親友在電郵中說,由於她現在父母都已去世,她的孩子已經長大並也已有了自己的家庭,而她和她的丈夫之間,因為長年以來的感情比較淡薄,雖然現在是相依為命,但是兩人之間的隔閡還是較深,因此沒有太多共同的興趣和話題。他們過著雖不算富裕,但也卻是柴米不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生活。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這位親友會為她年輕時曾經受過高等教育和有過人生的理想,但是她的遺憾是人算不如天算,她竟然一輩子被綁在了她的小家庭的事務上。另外她現在在空餘的時間裡,也常常會想起在過去幾拾年的生活中,發生在她周圍的令她生活非常不愉快的往事。因此她總覺得自己是一個很不幸福的人。特別是在近年來父母雙亡、和孩子另立家庭後,她更覺得她作為女兒、妻子和母親的責任業以完成,而在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值得她留戀的任何東西,因此她感到她這樣活著,實在沒有意義,並且是活得太累、太累了。她在信中告訴我,她真的希望一睡不醒,平靜地、悄悄地離開這個世界。

      另一個剛過20歲而尚未大學畢業的小青年,也在電郵中向我訴說了,她在過去的一年中,因為墮入情網而難以自拔。她覺得有些委屈,因為在她付出真情後,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她陷入了痛苦的深淵。但是她說她正在努力走出困境,並相信她會調整心態,並以全新的姿態進入2014年。不過雖然她是那麼說的,但是我還可以從她的字裡行間感到她的痛苦。

      讀上述兩位的來信,令我百感交集。在那一刻,我心中想起了“幸福”這兩個字。也想起了在《相遇了就好好珍惜》這篇文章中的,那句【最難的是相知,最苦的是等待,最美的是幸福,緣是天意,份是人為。】中的【最美的是幸福】。我相信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用我們一生的時間去追求我們的“幸福”。我們每個人都努力地希望自己的一生都沉浸在幸福之“美”中。我們也都會說、並會常常用“幸福”這兩個字來祝福他人。但是如果我們問上述給我發郵中的朋友,他們是否幸福時,他們的答覆一定是她們不“幸福”。而如果我們再向生活在我們周圍的人提出同樣的問題,問他們是否幸福時,相信絕大部分的人對這個問題的答覆也可能是模稜兩可的。甚至還會有很多人對這個提問是找不到答案的。

      其實當我在回憶自己的一生時,我知道在漫長的歲月中,我也一直在追求“幸福”。在眾人眼中,我是一個在事業上略有小成的人。我從中年開始,就再也不需為自己在生活中的開門七件事擔憂。我也擁有令很多人羨慕的社會地位。在外人眼中,我在生活中沒有什麼煩心和特別需要操心的事情。所以大家都會認為我是一個很“幸福”的人。確實在我一生中,除了來香港定居後的短短幾年中,我感到身心疲勞和生活艱苦外,我在人生道路上,和其他人比較是相對順利的。不過雖然如此,我卻沒有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幸福”的人。

      1976年我為公司賺取了第一桶金。我們的公司也隨即成了澳門最大、最有實力的公司(除了當時獲專營的娛樂公司)、和全澳最大的僱主。在那一年,我進入了澳葡的第一屆立法會並成為澳門歷史以來第一位由直選產生的女議員,也從此踏足澳門政界。當然這些對我來說,不僅是代表著,我在澳門站穩了腳跟,並且也可說是名利雙收了。另外當時我的婚姻還算美滿,而我的丈夫在澳門也是一名稍有名氣,且長得十分英俊魁悟的醫生,所以很多澳門人都很羨慕我,而我的自我感覺在那時也確實比較良好。也就在那段時期的某一天,在和一位女朋友喝茶時,她問我是否感到很“幸福”。不知為什麼我突然覺得這個問題有些難答。在猶豫了一會後,我答道“我想應該算是的吧!”。我的這個答覆,不但令我的朋友感到有些奇怪,連我自己的內心都感到有些吃驚,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否真的感到幸福這個問題。

      在那一刻,我才感到原來我對自己是否幸福是那麼的不肯定。我對自己在回答這麼簡單的問題時,那麼的猶豫和那麼的模稜兩可感到不可思議?我問自己,我在人生中追求的“幸福”不是都想賺大錢?我的理想的“幸福”人生,不就是做個不愁吃、穿並成為一個在眾人眼中的成功的人士嗎?令我自己不理解的是,為什麼我在自己擁有這些我一生追求的金錢、名譽和地位後,我的答覆卻是遲疑的,並且僅僅是“我想應該算是的吧!”。我更問自己,難道我覺得自己不“幸福”?

      那一天的那場對話,給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因此我對那場對話的時間、地點直到今天都還是記憶猶新的。

      從那天開始,我經常思考“幸福”這兩個字究竟是什麼。但是我一直沒有找到肯定的答案。因為當我在公司越做越大、錢越賺越多的時候、我雖然感到很驕傲和興奮,但我並不覺得自己是幸福的;當我認為婚姻生活不適合我而毅然選擇離婚的時候,我感到在心靈上和生活上如釋重負,但我也沒有幸福的感覺;而當我被任命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副主任和被選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第1,2,3屆立法會主席的時候,我感到特別的光榮,並自傲地覺得我終於攀上了我人生中的顛峰,但是我內心卻並沒有很“幸福”的感覺。相反的,在我的心中,常常會出現莫名其妙的擔心和壓力。我害怕和擔心自己不能將工作做好,並在有朝一日嘗到失敗的滋味。我更害怕和擔心自己漸漸老去並面臨生病和死亡的時刻。

      在由立法會主席位置退下來時,我開始接掌同濟慈善會的工作。我想將這人生最後的階段貢獻給慈善事業。並在餘生有限的時間裡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由於自己已經進入人生的晚期階段,所以我認為不應該再想自己“幸福”與否這個問題,因為追求“幸福”的應該是年輕人的事。而像我這樣年齡的人,在人生中該做的都已做了,該追求的也早已追求過了,我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今後能健康地活著。我更認為在我這一生中,是不可能再有什麼“幸福”可言的了。

      在2009年退下立法會主席位置後,我除了積極開展同濟慈善會的各項工作外,我也開始在空餘時間裡閱讀各種書籍。在過去4年半的時間裡我對佛學書籍和有關人生哲理的書籍特別感興趣。因為我從中學到了很多我以前想不到的、也不懂的為人處世道理。特別令我高興的是在“幸福”這個問題上我找到了答案。

      我非常喜歡佛門大師聖嚴法師的著作,因為他的文章對我的啟發和幫助特別大。而對“幸福”的正確理解也是從由他撰寫的《放下的幸福》中獲得了啟發。在這本書的【編者序】中有以下一段非常精彩的話。它是:

【 幸福不是一種『獲得』,而是源自『放下』。幸福是每個人想要的。我們總是喜歡說追求或爭取幸福,彷彿幸福是一面高掛在牆上的獎牌,必須經過一番競爭與奮鬥才能獲得。

 這種普遍現像使許多人認為,幸福是來自於自己身心以外的某種東西。

  然而,您是否有過這種經驗,當自己得意地看著手中辛苦掙來的戰利品時,卻隱約察覺到有一種失落感,因為我們所期待的幸福並未隨之而來。

  為什麼一個人可能得到一切卻仍舊不幸福?因為幸福其實來自『放下』,而不是任何東西的『獲得』。

  真正的幸福,不必依賴任何外在的人、事、物,也不是來自變幻無常的情緒與感覺,而是心的清楚、愉快與平靜的狀態。因此,透視煩惱,進而運用方法化解、對治煩惱,到最後完全放下煩惱,即是追求幸福的下手處。

  聖嚴法師在第一篇首先探討的正是煩惱的来源--情緒。他指出三種“情”--情操、情感與情緒的不同,並强調:任何情緒都是情感無法滿足所造成的衝擊與困擾,都是煩惱。】

      讀罷聖嚴法師這本書,特別是其中的編者序,我登時有茅塞頓開的感覺。這段話好像特別是針對我的情況而說的。我不就是一直能心想事成、並在他人眼中應該是特別幸福的人嗎?然而我在獲得他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如願的一切時,卻仍舊沒有幸福的感覺。聖嚴法師令我明白“幸福”並不是我們能刻意追求而得的。因為人是否幸福是沒有既定標準的。它是不能用我們所擁有的金錢、地位、名譽、學術來衡量的。而人幸福與否是由這個人的心態和對人生的態度決定的。

      我認識到了,在那之前我之所以沒有感到幸福的原因, 是我一直不斷地在追求著來自於自己身心以外的某種東西。回憶自己的一生我確實從來沒有完全放下心中的煩惱。即使在我事業最高峰、生活最美滿的時候,我都會有若有所失的感覺。我常常為過去生活中的缺陷而遺憾,也會為明天或許會發生的,並可能導致我失敗的事情而擔心。我其實一直不懂得聖嚴法師說的『放下』,所以我一直是活在昨天的陰影和明天的不確定因素中。也因此我雖然也會為自己人生的略有小成而感到慶幸和自豪,但由於心中總是揣著這樣和那樣的煩惱,因此我雖身在福中卻不知福,並且總感覺不到我實在是一個非常幸運和幸福的人。

      自從我明白了聖嚴大師的放下就是幸福的道理後,我不再允許自己活在過去的遺憾中。我告訴自己,過去的就讓它成為人生中一去不復返的歷史。我也儘量不再為不可預計的明天而擔心,因為這種擔心只能增加我內心裡莫名其妙的煩惱,並且也一定會令自己的今天,成為明天的遺憾。在想通這些以後,我覺得以前認為幸福只屬於年輕人的想法是多麼的可笑和幼稚。我告訴自己雖然生命是有限的,但是只要我們活在世上,我們都能感受幸福。因此重要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活好每一天。而我必須要用平靜的、無煩惱的心迎接美好幸福的每一天。

      在聖誕新年的假期裡,我幾乎回覆了所有收到的電郵。我告訴上述那兩位給我來郵的親友我對幸福的看法。我不得不承認在生活中,活著的過程有時很辛苦,活著的感覺也很痛苦,但是我們每個人都必須努力地活著,因為我堅信痛苦是短暫的。而且我覺得只要我們學會放下,學會知足,那麼我們一定能通過痛苦尋找到幸福和快樂的。另外我也告訴他們,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珍惜我們寶貴的生命,更要珍惜你可能已經獲得或將獲得的幸福。因為我們每個人都只能活一次。

 

曹其真寫於2014年1月23日


[1] 有幸福

曹小姐,春安,朋友向我推介,要分享你對閱讀聖嚴師父著作的心得,很真摯、撇脫,作為一位讀者,感到您和聖嚴師父應該也是高瞻遠觸的人,能夠高高山頂立,深深海底游。
以您的根器,不妨進一步研究禪修書籍,尤其是話頭禪及默照禪,這類師父禪七期間的指導筆記,雖然大部分是海外弟子的英語筆記,現今再翻譯成中文,但是正正可以西方的思維理解方法來詮譯中國漢傳佛教的精髓。誠意推薦之 祝福您 得心自在

mbyc
[引用] | 作者 mbyc | 12th Feb 2014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