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8th Jun 2014 | 一般 | (249 Reads)

      最近有一個經常上我的網讀我博文的朋友跟我說,他很同意我說人必須要心存感恩,譬如說要對父母、師長等長輩感恩,更要對社會和諧、生活安定而感恩。但是我在博文中聲稱心中對同濟慈善會培養的學生們很感恩的這些話,他就很不明白。其實,我相信就算是同濟的孩子們聽到我說我對他們感恩時,可能心中也是存在著疑問的。因為在一般人來說都會認為對父母、師長感恩是天經地義的,對自己能安居樂業而感恩於上蒼也是能理解的,但是對我感恩於助我創事業的同事、部下、朋友,甚至由我出錢供書教學的孩子們,很多人都是比較難以理解的。

      其實對於我必須對我生命中的一切人和事心存感恩這個想法,也不是從小時候就有的。它是隨著自己人生經驗的積累和年齡的增長而逐漸感悟到的。在我的心目中,自幼年起已對父母給於我們生命、供養我們長大成人,師長們教導我們為人處事的道理和授傳知識給我們,是心存感恩的。而且像我這樣一生沒有因遭受戰爭痛苦和安居樂業的人,對上蒼心存感恩也是很自然的。但是在漫長的人生中,特別是在過去的幾年中,在佛法的影響下,我越來越覺得除了要對父母師長感恩外,我還必須對一切生活在我周圍的每一個人和發生的事包括我認為不應該發生在我身上的“壞事”心存感恩。

      回顧人生,我過去對那些對我友好的兄弟姐妹、親戚朋友們一直是心存感激的。因為他們為我的人生增添了光彩,也給我帶來了真摯的愛和溫暖。我對生活中發生的好事、樂事也是一直感到特別地慶幸和安慰。但是一直以來,我對那些對我不友好的、甚至令我蒙屈、受騙的人和在人生中發生的我不樂見的事情,卻心存厭惡。不過最近這幾年來,我對自己過往的想法,在思想意識上有了很大的轉變。當然我覺得如果在我們的一生中遇到的都是對我們友善和愛護有加的人,或在我們的一生中都一帆風順,也從來沒有嚐過受挫折或失敗的滋味的話,可能是一個有福氣的人,他們的人生也可能是每一個人夢寐以求的理想的美好人生。但是,我的人生經驗告訴我,在養尊處優的環境中度過一生的人,他們的人生可能並不一定是最理想的人生。

      我們大家都知道鐵經過千錘百鍊才能成為堅韌的鋼,而沒有經過霜打的菜也不是最可口的菜的道理。所以我在人生路上慢慢地認識到了,在我們的人生中,每當我們碰見一些對我們不好,甚至令我們蒙羞、受騙和痛苦的人和發生了令我們飽受痛苦、挫折的是我們不樂見的事情後,我們會變得比以前更堅強和成熟。這就是常言道的經一事、長一智。也就是說我們每個人,只有在經歷了人生百味後,才真正地能辨別人生中甜酸苦辣的滋味。當然人生中挫折和困難雖然令我們感到痛苦。但是當我們在挫折過後,和服困難以後,我們能感到在此過程中,我們會迅速成長、成熟和變得堅強、理性,並感受生命的真諦和珍惜人生。所以我們受到的痛苦,其實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事的。當然我們每個人,都希望自己是一個受家人、朋友愛護和尊敬的人。但是我也逐漸地認識到了,對我們不甚友善、甚至令我們痛苦、對我們不尊重的人,是間接地幫助我們成長並在為人處事時增加智慧的。另外,他們對待我們的不友善態度,和令我們痛苦、蒙羞的行為也是我們人生中的反面教材,我們更可將他們令我們產生厭惡的舉和行為引以為戒,並不將它們用在對待別人的身上。正是因為我在觀念上有了這些變化,令我逐漸地認識到,我們不但是要對好的人和事感恩,也必須對我們遇到的我們不好的、或是發生在我們周圍我們認為的“壞事”感恩。

      1999年和2009年的十年間,我有幸擔任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一職。那十年可說是我人生中一個非常特殊的十年。在那十年中,我除了為自己能被選為澳門回歸祖國後的第一屆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感到非常的榮幸外,更為自己能為國家的一國兩制事業和為澳門老百姓作些貢獻而感到無比的興奮和光榮。不過在那十年中,我一直覺得它和我以往的任何時候都不相同,因為在這之前,我雖然也常常覺得自己的責任重大,和工作繁重,但是我做得好與壞都僅僅只影響我自己和我公司的員工,而對社會上的其他人的影響卻不大。不過立法會主席的工作卻完全不同。因為立法會的工作好與壞,直接影響一國兩制偉大事業的成敗、澳門社會的安定繁榮、和澳門人的福祉。也因此我深感壓力沉重和工作的難度大。為了專心一將立法會工作做好,我放棄了一切私人營利的工作。但儘管我非常努力地想把工作做得完美,我還是常常在工作中有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

      特別是對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之初,特區立法會在一夜之間,要從澳葡立法會根據葡萄牙三權(行政、立法、司法)獨立的政治體制,轉變為按基本法規定的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的問題上,感到很不適應。也因此在處理立法和行政的關係時,往往無法掌握正確的尺度。另外,由於擔任了澳門立法會的主席,所以我認識到,從事澳門法律研究和整理澳門法律的工作,對澳門未來長遠澳門立法工作的重要性。但由於澳門基本法規定,回歸後在澳門實施的法律制度基本不變,因此我深切體會到要研究和整理澳門法律,必須在澳門有大量精通中葡雙語的法律人才。而重新正確翻譯澳門法律根本的五大法典(刑法典、刑事訴訟法、民法典、民事訴訟法和商法典),也成了我日思夜想的夢想。很多人對我強調要對澳門法律作研究並將其整理和發展,必須有大量真正掌握中葡兩國語言的人才都不甚理解。但是其實並不是因為我自己略懂葡萄牙語,所以對它心存偏爱。而是因為回歸以後,我們澳門人當了家作了主,實行澳人治澳的政治制度,但是澳門老百姓普遍抱怨看不懂澳門的法律。其實看不懂我們法律中文本的,也包括了立法會中只懂中文的議員和澳門的法律工作者。有些法官和執法人員曾向我反映,他們在看五大法典的中文翻譯時,也會有看不懂的時候,所以他們有時需要看葡文本才能明白法律的真正意思。更有在大學攻讀法律的學生向我反映,他們即使讀了幾年法律,但是因為看不懂澳門法律的中文本,因此對法律的理解存在一知半解、甚至誤解的情況。作為澳門立法會主席的我,對這樣的情況感到非常著急。也因此,在我腦中逐漸形成了積極培養中葡雙語法律人才的緊迫性和必要性。因為我認為要真正理解澳門現有的法律,並將其整理及發展,必須要先理解法律的原始精神,也因此需要大量中葡雙語的法律人才。並在不曲解、和絕對尊重法律原意的基礎上,完善法律的中文本中的中文翻譯。當然,令我遺憾的是,直到我三屆立法會主席的十年任期結束時,我沒能在完善五大法典翻譯工作和研究澳門法律工作上作出貢獻。更為在我有生之年不可能實現我的願望而感到非常的遺憾。為了彌補自己在心理上不能實現願望的不足,在我離開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的位置不到三個月時間後,就開始著手培養中葡雙語法律人才的工作。但是我覺得這是一條沒有成功把握的長和艱辛的道路。所以我對它並不敢寄於厚望。

      四年多的時間過去了。我不能說同濟慈善會的中葡雙語法律人才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但是憑心而論,同濟慈善會的孩子們都很爭氣,也很聽教並知錯能改。而我眼看著孩子們從不懂葡語到基本掌握葡語,內心的喜悅是難以形容的。另外我和他們在相處中,除了和他們之間產生了濃厚的感情外,也對他們的一切都產生了興趣和關心。他們在生活中的喜怒哀樂也一直牽動著我的神經。對他們中有的已經成功踏上社會和有一些馬上就要走出社會,感到莫大的欣慰。在過去四年多同濟慈善會的工作中,我雖然再次嚐到了創辦一個新事業的辛苦和艱難,而且儘管慈善會還未能被稱為是很成功的,但是我的內心卻感到以前從未有過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其原因首先是我感到同濟慈善會中葡雙語人才培養的工作特別有意義,因為同濟的孩子們在未來有可能完成我未能完成的心願。另外同濟慈善會的員工們,特別是北京辦事處的年輕員工們,更給了我無比的希望和動力繼續不斷的開創慈善事業。

      我也知道當我離開澳門立法會的時侯,我的年齡已經不小了。很多人在我當時的年齡已經什麼都不做,而過著清閒和輕鬆的退休生活。其實我也早已不再需要為生活而憂愁和奔波,並且也到了什麼都可不必再做的境況。但一則是,我從來都是一個停不下來,也閒不住的人。二則是我還想在人生的最後階段,完成我計劃的20年從善的願望。也為此我在離開立法會的20091015的第二天,就正式走上了我的從善人生階段。20年從善是我人生中的願望,所以我當然希望並非常樂見同濟慈善會工作的順利開展。但是由於我和同濟慈善會的同事都是慈善行業的新丁,我們既無經驗,也沒有經驗可以借鑑,所以我的內心對自己能否將這件在人生中最後階段的工作做好卻是缺乏信心的。

      我在上面已說了,雖然4年半時間一晃就過去了,而且直到今天為止,我們同濟慈善會的規模還很小,成績也不大,但是我卻越做越起勁,也越做越有信心。和過去比較,現在的我可說是比過去任何的時候,都更熱愛自己的工作。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雖然也一直很認真和努力地工作,但是過去我做的每一件事,不是為了自己和同事們的生計、是為了個人聲譽、或是對社會的責任,因此我必須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把每一件事都做好並做得盡量完美。但是自從踏上慈善路後,我已經不需要為了生計、個人聲譽和社會責任而奮鬥。我最初也純粹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心願而工作,而且也是想能做多少就做多少,哪一天不想做或做不下去的時候,就算不做也是無所謂的。但是在過去的4年半中,我發現我已經徹底改變了我的“做不做無所謂” 的想法。我甚至可說是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熱愛自己的工作。並且我立志只要在自身體健康狀況允許的情況下,必須堅持完成自曾立下的20年從善的心願,甚至也可以超過20年從善的年限,直到生命終結的那一刻。因為我從同濟的年輕一代身上看到了希望繼續奮鬥的動力。我相信我的生命雖然有限,但是我的理想,我沒能完成的工作,是可以由他們或者他們的下一代、再下一代……來完成的。也因此他們讓我感到自己活得非常有意義,更讓我感到辛苦很值得。我從內心對他們每一個都非常的感恩。感恩他們堅定了我從善的信念,感恩他們令我看到了我理想和願望實現的希望,也感恩他們給了我繼續工作和奮鬥的巨大動力。。

 

曹其真寫於2014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