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6th Aug 2014 | 一般 | (1068 Reads)

      以前我也曾多次讀過《論語》,並且也觀看過不少由于丹教授在百家講壇上講述【論語心得】的DVD。其實儒家思想在中國已有兩仟多年的歷史,所以它多多少少地早就在我們每個中國人的心中紥了根。而即使像我這樣並非出生於書香門第,和從未系統地學習過孔孟思想的人,也自幼年起就深受儒家思想的影響。不過,由於我從未認真地學習和研究儒學,加上對《論語》中的精髓的理解不足,和以前在讀《論語》之時的人生經驗不足,因此對《論語》宏揚的一些基本精神一直是未能正確的掌握和理解。其中很明顯的一個例子是,以前我對儒家所提倡的“中庸之道”一直有些不以為然的感覺。因為我一直認為《論語》中“中庸之道”的解釋是,我們為了顧全大局,因此在處事時,必需採取委曲求全的態度。但是這次讀了弘一法師在《淡定》中引述論語思想的一節【適可而止,過猶不及】中說的:【《論語‧先進》中說:“過猶不及”意思是說:【事情做過了頭,就跟不做一樣,是不適合的。這就要求我們做事情要適度,即儒家所倡導的“中庸之道”:待人接物採取不偏不倚,調和折中的態度】這段文章後,我對論語“中庸之道”的精髓——過猶不及——有了比較正確的了解,也認識到了自己過去對“中庸之道”的理解是不正確的。

      在這本《淡定》中,還有一些有關描述儒學思想精彩的段落。

如:

【誠信過了頭,就變成了迂腐;敏捷過了頭,就變成了圓滑;勇敢過了頭,就變成了魯莽;莊重過了頭,就變成了呆板。因此,做人做事要學會適度,凡事要盡力而為,也要量力而行。】;

【凡事量力而行,適可而止,過猶不及。這個道理適用於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一個人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須做到適可而止,恰到好處。】;

【人生的智慧可以羅列出千萬條,但最重要的一條是凡是有度,過猶不及。】;

【孔子說:“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 意思是說:君子應該恪守本分,做好自己應做的事才是天地正道。】;

【本分做人,既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對每個人修養的基本要求,是做人的道德基石。萬丈高樓平地起。追求高尚的品格,首先就要安守本分。因此,要想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就應該從守本分做起。】;

【守本分就是要明白自己是誰,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找到最適合自己所做的事,把一生中所有重要的精力、所有重要的時間、所有重要的資源,都放在這件事上,以這件事作為生活的軸心,一心一意地去把它做好,而非異想天開,去追求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守本分是對於自己無能為力的事情及時放棄,以免打擾正常的生活和愉快的心情;而不思進取是對於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輕易放棄,導致本該擁有的成功與自己擦肩而過。】。

   其實,在我閱讀這本《淡定》一書前,雖然我無法像上述段落中那樣正確的描述【過猶不及】和【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但是相信因為自己在成長過程中不斷地受到長輩在有意無意中,向我灌輸的儒學思想的影響,因此,上述文章中所說的這一切早就在我的思想意識中生了根,並成為我人生觀和價值觀的一部分,和我為人處世的準則。

  和我上述摘錄的《淡定》中的一些語句,不謀而合的是,我在過去的三年時間中,曾無數次地告誡同濟的孩子們,在為人處世時,必須要堅守做人的“本分”,和在做任何的事情時都要掌握好一個“度”。因為為人“本分”和凡事有“度”,在我看來是一個人在這世上為人時應守的準則,和我們謀求成功的基本條件。

   我曾告訴同濟的孩子們,自從來到這個世界,我就覺得上天造人可以說是不太公平的。因為我們每個人在出生時,在先天上就有智力的差別,再加上後天的成長環境和條件的差異,因此我們每個人在這個社會上的起點都是存在著差距的,和在競爭中存在著不公平的因素的。但是在人生的道路上,我逐漸地明白了,我們必須接受這個客觀的事實,因為有很多事情根本不會隨我們的意願而改變的。不過我也逐漸明白了,雖然我們不能改變現實,但是我們能通過自身的努力,認識自己和創造條件以適應我們的環境和處境,從而做我們能做的和應該做的事情。這就是我向孩子們強調的,為什麼我們在做人方面要【守本分】和把握正確的【度】的原因。

   對我來說【守本分】就是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和身處的環境。這也就是我經常告訴同濟孩子們一定要充分了解自己,不能過高估計自己的能力,但是也不能對自己採取妄自菲薄的態度。要根據自身的條件,憑藉自己的本領就做事。在做任何事情時,要善於【揚長避短】,也就是說我們要盡量在別人面前顯示自己的長處,和掩蓋自己的短處。因為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所以我們千萬不要和別人攀比,因為人與人是不同的。別人能做的,我們未必能做;而我們能做的,別人也未必是能做到的。我向孩子們經常強調的是,在做任何事情時,必須把握好“分寸”,也就是我常常提到的這個“度”字。因為在很多的時候,我們成敗的關鍵並不在於事情的難度,而是我們是否能在做事時,正確地掌握“分寸” 和“度”。

   曾有人問我,為什麼我做什麼像什麼,並且在別人的眼中,我過去做的事幾乎都是成功的。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是不存在全能和沒有弱點的人的。我是一個普通的人,因此我和其他人當然也是一樣的,是有弱點的。不過在我的人生路上,我特別注意【揚長避短】和做事掌握正確的【度】。我對自己很了解,我很清楚自己的優點和缺點,因此我不會嘗試去做我有很大可能不會成功的事情。

   譬如說,我在初到澳門時,因為對商業和財政方面的工作完全不熟悉,所以為了增加自己的知識,我先後報讀了英國一些大學的商業英語、工商管理學、微觀經濟學和財政管理學的函授課程。其中的商業英語、工商管理學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難,所以我很順利地完成了全部課程。但是微觀經濟學對我來說就有了很大的難度,我比較吃力地將它讀完了。而財政管理學對我來說簡直是太難了,也因此我在剛開始學習這門學科的不久後,就將它放棄了。

   從那時起,我知道我對財政管理中的數字特別的不敏感,並且還會常常被那些財政分析圖表搞得頭昏腦脹和不知所措。也為此在幾十年從事公司管理的過程中,我除了學會閱讀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以外,基本上是不接觸和不過問公司具體賬戶操作過程的。也因為這個原因,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從未涉足股票和期指市場。就算是我個人的儲蓄,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也是交由我的一位相處多年、並深得我信任的同事代我保管和投資的。

   又譬如說,在澳葡時代文禮士任澳督期間,澳門政府計劃推出電召的士服務。當時這項計劃由澳督辦公室策劃並由當時任澳督辦公室主任山度士先生負責。澳督文禮士先生和他的辦公室主任山度士先生和我的私人關係都非常不錯。因此山度士先生在策劃推出該服務的初期,就向我介紹了政府對該服務的構想。他告訴我,澳門政府對我的實力和能力都很有信心,因此建議我成立公司,將政府的該項服務付之於實。

   其實,當時正是適逢我接手管理一家澳門土生家族創辦的綜合性服務公司。在我接手初期,由於這家公司長期存在著經營和管理不善的原因,公司面臨著倒閉的厄運。因此當時正是我為公司幾近倒閉和尋找商機而感到頭痛的時候。記得當時我經常和員工們說【除了黄、毒和賭及其它違反法律的不做外,只要能賺錢的生意,我們都應該做】的那句話。從這句話中可以想像到的是,我內心對公司前途焦急的程度。但是在我冷靜考慮了澳督和山度士先生的好意後,我拒絕了他們的邀請。聽到我的回絕,山度士先生表示十分的驚訝和不解。他多次向我詢問我拒絕的原因。

   其實,在山度士先生向我提出創立電召的士公司之時,我是看到這是一個可以賺錢的項目,也隱藏著巨大的商機。但是我考慮到,的士行業是面向為全澳門市民服務的公共事業,我除了沒有這方面專業管理知識外,還是一個公眾人物。而公眾人物的一舉一動在澳門這個小社會中,都是特別惹人注目的。由我主持的這樣的公司,作出的任何決定即使本來是符合商業常規的,也可能因為我是公眾人物而遭到非議。而這種服務全澳的公共事業,一旦遭受非議的話,不但可能會令我聲譽全毀,並極有可能是不會成功的。也因此我主動放棄了對我來說可能是得不償失的生意機會。

   再譬如,我在當選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主席後,立刻停止了參與我自己公司的管理工作。在十年任職立法會主席一職期間,我除了為了搬遷公司辦公室而回到公司一次外,再也沒有踏足公司半步,更沒有再過問公司的大小事務。其實,按法律規定,行政部門的官員是不能再經營私人營利的商業活動,而立法會的議員卻是不受限制的。但是我覺得立法會不但要擔當澳門的立法責任,並且也是監督政府施政的重要機構。所以雖然法律並沒有規定立法會主席不能參與營利的商業活動,但是在現實中,是不可能不惹來公私不分和利用立法會主席位置賺取私利的非議的。當然對於這類是否放棄了公司的管理上的取捨問題,是比較不容易作出決定的。但是為了維護立法會的尊嚴和我個人的聲譽,我在再三衡量利和弊後,作出了放棄公司管理的決定。並在十年時間中,我沒有為我的私事而約見過任何一位政府官員。

   我除了十分認同上述我摘自《淡定》書中的每一句話外,還對那一段【本分做人,既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也是對每個人修養的基本要求,是做人的道德基石。萬丈高樓平地起。追求高尚的品格,首先就要安守本分。因此,要想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低級趣味的人”,就應該從守本分做起。】特別的認同。

   在此我要特別強調的是,我知道我們同濟的孩子們,都有看我博文的習慣。我的博客現在可說,也已成了我和他們之間交流思想的平臺,所以我希望他們都能從這篇文章中體會到為人處世的正確道理。因為我花費不少的精力和金錢,供同濟的孩子們讀書,並教他們做人的目的,無非就是要想培養一批高尚的、純粹的、有道德的和脫離低級趣味的堂堂正正的人。

 

曹其真寫於201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