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曹其真 | 19th Aug 2014 | 生活點滴 | (177 Reads)

     七月十七日(星期四)我從香港飛往葡萄牙里斯本看望在葡萄牙求學的同濟學生。我挑選星期四離開香港是因為,我可以在星期五到達里斯本,並和同濟的孩子們共渡週末。和過去一樣,我帶同孩子們於週五晚去了Sr.Vinho吃晚飯和聽Fado。我們同濟慈善會目前在里斯本求學的學生共有26位,除了其中兩名尚未到達里斯本外,加上我的秘書和我這次帶去的兩位已完成學業,並已離開里斯本回國的學生,我們今年共度週末的總人數高達30位之多。

     今年同濟慈善會新招收的學生總共是16名,除了澳門的6位在遠赴里斯本之前和我一起吃過幾次飯,所以已熟悉外,其餘的10位我和他們只在面試時見過一面,因此對他們的印象十分模糊。在去聽Fado前,我約全體學生來我下榻的酒店作了兩個小時的座談,但一下子要記住這些對我來說完全陌生孩子的名字和相貌,實在很不容易。但是我想他們都是同濟的孩子,所以即使用死背硬記的辦法,我也要在離開里斯本前把他們一一記住。感恩的是我的記性尚算良好,因此在三天後的星期一分手時,我基本上已可叫得出他們每個人的名字。

      今年葡萄牙的七月天氣特別好,除了藍天白雲外,氣溫總是徘徊在攝氏20度左右,因此給人特別涼爽和舒適的感覺。除了星期五晚上聽Fado外,我於周六和周日兩天租了一輛巴士及聘請了一位導遊帶學生們郊遊。在兩天中我們暢遊了Obidos、Queloz、Sintra、Pena、Nazare、Cabo de Roca等地方。我們也品嚐了葡萄牙的海鮮、烤乳豬等名菜。相信這一切對到達里斯本不足兩星期的同濟學生,都是特別新奇和非常美好的。

       孩子們在星期一上午都要上課,因此我約他們於下午3點到我下榻的酒店座談,座談後我們一起到Policia就餐。Policia的晚餐現在已成了每次我和學生們傳統的告別晚餐。在晚餐時學生們顯得特別的高興,餐廳裡笑聲此起彼落,氣氛十分融洽。在大家的鼓動下,有四位學生先後站起來唱歌助興,場面特別溫馨。但是當晚餐結束後,在餐廳後門告別的那一刻,孩子們都似變了個人,他們的臉上不再有笑容。他們逐一和我擁抱,並在我耳邊細語叫我注意身體、叫我放心他們一定會努力學習的。很多學生默默地流下了傷心的眼淚,有的更是泣不成聲。在那一刻,我雖然沒有落淚,但是心中卻是酸楚難忍。4天的相聚,對我們都顯得特別的短暫,和他們的分手,對我來說更變得是那麼的困難。為了快快結束這樣的場面,我很快地上了在一旁等候的汽車。當我的車子徐徐離開時,我隔著玻璃看到站在昏暗燈光下的揮著手的孩子們,心中更是湧上了一陣陣難分難捨的感覺。在那一刻,我想到的是,我和他們雖然非親非故,但是自從他們進入同濟大家庭的那一刻起,他們和我已有切不斷和割不開的關係。他們不但為我的生命增添了意義,而且也變成我的希望和我肩負的責任。為此,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誡自己,我務必要健康地活著,看著他們不斷成長、並成就事業。

      時間過得真快。在不經不覺中,澳門同濟慈善會推出【中葡法律雙語人才計劃】已歷時四年半了。想當初我們推出計劃時,世界上並沒有任何可借鑒和參考的經驗,所以我們是抱著【摸石頭過河】的心態展開了工作。最初我們找不到報名的學生,所以只要有學生來報名,我們就會雀躍不已,也因此凡是來報名的學生,基本上都是會被錄取的。不過四年後的今年情況有了很大的變化。今年報名的學生突然大幅度的增加,因此出現了不是學生挑選我們,而是我們在報名的學生中作出取捨的情況。

      由於同濟慈善會純屬私人基金。因此根據澳門同濟慈善會的實力,和工作人員的工作負荷等問題,我們直到目前為止,基本上是只向在內地和澳門的三所大學開放。而今年儘管在我們沒有作出什麼宣傳的情況下,來報名的學生數目卻遠遠地超越了我們可以接納的數字。這一情況當然是我始料未及的。也因此我面臨了一個如何在報名的學生中作出取捨的難題。因為我知道單憑一紙申請書、學校的成績單和一次面試而作出的取捨,一定不會太正確,甚至還會出現一些不太公平的現象。也因此對我來說,必須在衆多報名的學生中作出取捨的決定的過程,是艱難的、甚至是痛苦的。因為我很明白我的取捨可能會影響孩子們的一生。但是由於我沒有辦法收下全部的學生,所以即使這種取捨是不科學的, 但是我還是不得不在他們中間作出取捨的決定,不過我對我們沒有接納的孩子都會在內心有一份歉意。那天在里斯本和孩子們座談時,有一學生說為我們沒能錄取她的一位很優秀的同學而感到可惜,可幸的是那位沒被我們同濟接納的學生現在循其它途徑也去了葡國求學。聽到那位學生遂了心願也去了葡國繼續求學的消息,我為她高興, 並突然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在那一刻,我又想起了人間的這個【緣】字的微妙。

     在里斯本我住了四個晚上,然後順便去了我非常喜歡的法國南部人稱藍色海岸的尼斯、康城和蒙地加羅,也去意大利的Verona看了兩場我喜歡的歌劇。總共在歐洲的八晚一轉眼就過去了。我很快就回到了我在港澳的正常生活。

      每次在旅行中,我都會帶上一兩本書籍閱讀。這次我帶了一本由張超著作的名為《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的書。作者在文章中通過引用了南懷瑾先生生前說過的很多話,和他的為人處世態度讓讀者從中領會為人處世技巧與方法,從而達到生活得好一些的目的。南懷瑾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集儒學、道學和佛學於一身的中國近代傑出的國學大師,也是我心目中的一位非凡智者。我很愛閱讀他的書籍,特別對他的《論語別裁》更可說愛不釋手。南懷瑾先生除了是國學大師外,還是一位苦心研習文學書法、詩詞曲賦、天文歷法諸學的奇才。他更是一位指引人生方向的好前輩和好老師,因為他說的每句話都是那麼地充滿人生哲理。正如本書作者在前言中指出的,只要我們正確理解他為我們指出的為人處世道理,那麼我們一定會在人生中多幾分機智與通達,少幾許愚鈍和迷茫。

     這本《圓融--聽南懷瑾講人情世故》雖然並不厚,但是內容極其豐富,要細讀才能品嚐其精華。因此如果真的要為這本書寫讀後感,相信是並非用數千字能完成的。今天我就我對其中的第一章【學習使人進步,思考讓人昇華】中南懷瑾先生的觀點寫下心得體會。

       南懷瑾先生說:

【做事先做人,萬事勤為先。】;

【立志宜思真品格,讀書須盡苦功夫。讀書是一種行為,讀書是一件長久的事情。有人立志長大了要有所成就、有所貢獻、有所作為、那麼讀書無疑是最快達到目的的捷徑。讀書是一件需要認真對待的事情。有人書讀得少,知識面就窄,那麼與他人談起話來就沒有了談資。有人書讀得多,與人交談,那種學識和修養就顯現無遺了,在別人心裡就會留下一個很有學問的印象】;

【只有幾個字“用其光”,看東西盡量少像探照燈一樣直射出去,要收回物的形象,把一切光芒的影像吸收到自己的眼神經裡去,慢慢你的視力腦力、聰明、智慧會恢復過來,這樣才會“復歸其明”。】;

【人的一生,不管是求學還是讀書,其目的都是為了充實自己。一個人在做學問的時候不應該忽略人品的修養,人品是一個人內在的本質和修養學識的體現,也是一個人綜合素質的體現,所以人在追求學問的時候,更應注重自己內在的修養。】;

【學問跟知識沒有任何的關係,哪怕一個字都不認識,也可能是有學問的人,因為做人好、做事好。不管是為人還是處世,都是絕對的好。這就是學問。】;

【講到學問,就須涉及兩件事:一是要學,二是要問。多向人家請教,多向人家學習,接受前人的經驗,從他人的經驗中得來的,便是學問。但“學而不思則罔”,有些人有學問,可是沒有智慧的思想,那麼就是迂闊疏遠,變成不切實際的“罔”了,沒有用處。有學識,但沒有真思想,這就是不切實際的“罔”了。相反地,有些人“思而不學則殆”,他們有思想,有才華,但沒有經過學問的踏實鍛煉,那也是非常危險的。】。

      記得我經常在和同濟學生座談時對他們說,他們目前還是過著求知識的學生生活,但是他們除了要將書讀好外,要吸收世界上不同文化的精華,從而令他們開闊眼界和增強獨立思考的能力。我培養他們不但是要他們在專業知識上過硬,最終的目的是要求他們將人做好。因為我同意南懷瑾先生的看法,求學和讀書的目的是充實自己,而人品是一個人綜合素質的體現。因此我也一直認為,求知識對每一個人固然很重要,但是一個即使讀到博士的知識豐富的人,如果內在本質和修養差的話,那麼這個人始終是一個沒文化、沒學問的人。這些人即使權高位重或富甲一方,也注定不會是眾人眼中的成功人士。近日廣大網民通過傳媒報導獲悉,周永康涉嫌嚴重違紀,因此中共中央決定,依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有關規定,由中紀委對其立案審查的消息後,在網上舖天蓋地的寫下“大快人心”的留言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們同濟慈善會的學生們,基本上都是學習努力,並有上進心的青年。但是在和他們接觸中發現他們都顯得比較單純,並存在和他們年齡不符合的稚氣。他們中有些雖然學習很努力,學習成績也很好,但是卻不善思考,並且對即將走上社會,在思想上沒有充分的準備。當然相信這種情況的出現是和現今社會生活水平較高,而每個家庭也因為孩子較少,因此父母對孩子們太寵愛、太呵護,及我們的教育制度傾向培養“聽話”的乖孩子等因素有關。當然我並不是說單純和聽話不好,但是大學已畢業的青年,如果沒有獨立於社會的準備卻是令人擔心的。因為社會不像他們的學校和家庭那麼單純,社會上不但競爭强、人脈關係複雜,社會上的人也不可能像他們的家長和師長那樣對待他們。而且【強食弱肉】是社會的普遍現象,因此我覺得沒有正確思維、不善獨立思考、沒有堅強拼搏精神的青年在社會上是會吃虧的。

      在這一刻我想起了走上社會即將兩年的陳函思。記得兩年前,當我告訴她,她雖然曾是一個很優秀的學生,她也曾在北京、星加坡、美國和葡萄牙受教育,並業已獲碩士文憑,但她什麼都“還不是”的時候,她很不以為然。但是當她踏上社會不到一年後,她寫信告訴我,她認同我的意見,社會和她原本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她雖然讀了很多書,但是她踏上社會後,她覺得她的確什麼也不是。

      其實我當然知道要求大學畢業但尚未踏上社會的年青學生擁有很豐富的社會經驗確實不易。但是我認為趁他們都還年輕時,他們應該努力學習知識,並要堅持多讀書、多了解世界。他們要通過接觸多元文化、豐富見識、活躍思維並開闊思路。當然像我這樣也曾年輕過的長者,應該盡量用自己的人生經驗為例,指導他們如何才能成為一個真正能立足社會,和一個好讀書並兼聽天下的人。

 

曹其真寫於2014818